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你不要过来啊 > 第 42 章
    第四十二章

    把楼狮睡了!

    这事说出去,晨熙能吹一年……不,十年!

    制作组听了会崩溃,云涟漪听了会流泪!

    猫崽子得意得尾巴尖都翘了起来。

    他拉开了寝室群,带着不可宣之于口的隐秘兴奋,慢吞吞的拼出一行字。

    晨熙熙:「唉,无敌最是寂寞。」

    过了几分钟,寝室群里才有了反应。

    沈深深:「?你又无敌了?」

    任航航:「深深你这就不对,我们熙熙的关键词明显是寂寞。」

    叶朗朗:「那我来点首歌温暖寂寞!」

    叶朗朗:「分享音乐-单身情歌」?

    大家都是单身狗,你何必呢?

    你放地图炮你快乐吗?

    晨熙叹息,他低头看看时间,觉得这群人八成是刚醒。

    入职之前的时间就等同于假期,谁会在大好的假期里早起呢!

    想早起,以后当社畜的时候多的是机会。

    何况……

    晨熙算算日子,这也是他们最后几天自由自在的日子了。

    这个周末过去,他们就都要成为半个社畜了。

    管培生有些时候可比正式工还要累无数倍。

    晨熙十分唏嘘:「看在你们马上就要变身社畜的份上,本爸爸不跟你们计较,你们仁慈的爸爸甚至还给儿子们准备了大宝贝!」

    就在这时,保镖先生拿着三张碟走过来,放在了桌上。

    晨熙听到动静,转头看过去。

    保镖先生对晨熙行了三秒注目礼,在猫看过来的瞬间,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一下。

    晨熙:“咪?”

    保镖先生指尖微动。

    他想起之前托着这猫时的手感。

    毛绒绒,软绵绵。

    小肉垫热烘烘的,皮毛像锦缎一样顺滑,尖耳朵带着凉意轻轻擦过皮肤,亲昵又绵软,像是云朵轻飘飘的落在了心上。

    那是非常、非常让人放松的滋味。

    保镖先生面无表情地盯着猫,陷入回忆。

    晨熙被盯了好一会儿,抖了抖耳朵,缓缓打出了一个问号。

    他从不因为被人盯着而感到不自在。

    毕竟熙熙长得帅。

    变成猫之后也贼可爱。

    晨熙这个人,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就收到过还带拼音的情书,长到这么大,被人堵着表白的次数,两手两脚加起来都数不过来。

    这让他在外貌方面自信得一批。

    在厚脸皮这方面,也相当的得天独厚。

    保镖先生扫了一眼面板上的问号,视线又重新落在了晨熙身上。

    猫崽子规规矩矩的蹲着,微微歪了歪脑袋,软绵绵黏糊糊的,再一次发出了疑惑的喵呜声。

    硬汉保镖呼吸一滞,目光瞬间挪到了一边,指了指桌上放着的三张碟。

    他干巴巴地:“给你的。”

    晨熙闻言,跳上桌面探头看了一眼,猫躯一震!

    天哪!

    是三百万!

    晨熙转头,看了一眼站在桌子旁边的保镖先生。

    对方的手垂落下来,与桌面平齐,手背上有几道并不特别明显的疤痕。

    晨熙拿脑袋蹭了蹭那只手,“喵呜”一声表示感谢。

    保镖先生下意识的撸了两手猫,然后瞬间回神,一个激灵,抬头看向了他们头儿。

    楼狮坐在花园的亭子里,手里拿着一份文件,目光却正落在他身上。

    准确来讲,是手上。

    那表情,像是在评估着什么一样,以保镖先生多年经验,楼狮八成在思考是剁手还是剁人。!!!

    我巨冤!

    是这猫先勾引我的!!

    保镖先生心中悲愤,然后麻溜的缩回手,抬脚走了出去。

    晨熙没发觉什么不对。

    他晃了晃脑袋,跳下桌面,迈着小短腿钻进了楼狮的房间里。

    片刻,青年人晃晃悠悠的从房间里走出来,身上套着明显不合身的睡衣。

    他从桌上拿了两颗止痛药吃下去,在沙发上咸鱼瘫了一会儿。

    等到等药效上来了,就一个鲤鱼打挺蹦起来,冲花园里两人挥了挥手,转头出门,上外边搞破坏去了。

    保镖先生看着晨熙身上套的睡衣,脸都绿了。

    那是他们头儿的睡衣!

    真是作孽!!

    楼狮看着晨熙的背影,一手托着下巴,另一只手抖了抖手上的文件:“这猫挺可爱,是吧?”

    保镖先生哽住。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刚刚胡来的手。

    我哪敢说话!

    楼狮也没什么追究的意思,他重新低头,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想着多年没有以觉醒体的姿态睡觉了,竟然还挺舒服。

    也不知道是因为觉醒体睡觉舒服,还是因为有这只猫崽子在身边才舒服。

    于是当天晚上,发现其实是因为晨熙睡他旁边才那么舒服的大狮子,大半夜闯进了猫崽子的房间,把吓醒的猫崽子叼了出来。

    “喵!”

    晨熙蹬了蹬腿。

    楼狮在自己房间和客厅之间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了客厅。

    他把猫崽子放到客厅的地板上,然后慢吞吞地趴下了。

    晨熙看着落地窗外的夜色,懵了好一会儿,转头看向楼狮。

    大狮子的鬃毛几乎将他整只猫都笼罩在里边。

    猫崽子扒开厚实的鬃毛,从深棕色的毛毛里探出个头,伸爪子拍了拍狮子的下巴。

    楼狮低头,看着被鬃毛带得一个踉跄的晨熙,低头拿鼻尖轻蹭了一下猫崽子的脑袋。

    第二天清早,保镖先生过来的时候,又一次梦回昨天早上。

    而今天的猫崽子比昨天嚣张了许多。

    他直接爬到了狮子背上,躲进了厚实的鬃毛里,躺在狮子头上,仰着肚皮,睡得耀武扬威!

    头儿啊!!!

    保镖先生痛心疾首。

    但楼狮今天没让晨熙一觉睡到中午。

    他抖了抖脑袋,把在他头顶上睡着的猫崽子抖了下来。

    保镖先生一顿,揪紧的心头微微放松了些许。

    楼狮记得今天晨熙要跟他那几个室友去吃饭。

    他看着迷迷瞪瞪的猫崽子,低头叼起晨熙,转头进了房间。???

    刚松了口气的保镖先生愣住。

    房间里,楼狮把猫往床上一放,叼着衣服进了浴室。穿好衣服之后,在终于清醒的猫崽子的注视下,拿出了之间就准备好的假体。

    晨熙还是不要意外暴露的好。

    虽然他意外暴露的话,对楼狮来讲其实是件好事。

    ――毕竟晨熙要是真的咬死了不想登记,意外暴露之后能求助的人,也只有他了。

    到时候还不是楼狮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但如果发生这样的事,他的小朋友大概会很难过的。楼狮想着,拿了之前给晨熙准备的衣服,把猫扔进了浴室。

    “这些是假体。”

    楼狮简短地对换好了衣服的晨熙介绍了一下用途。

    说是假体,其实是一层轻薄透气的半固态模拟皮肤。

    就像是薄膜一样,套在四肢和脸上,过个两三分钟就会固定成型。

    这样,不管身上突然多点什么少点什么,都会被完美的遮掩住。

    晨熙吃过止痛药,新奇地看着逐渐固定的假体。

    等到成型之后,他握了握拳,蹦q了两下,又满脸狰狞的活动了一下面部肌肉。

    除了有一层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隔膜感之外,对他的动作没有半点影响。

    好家伙!

    “那我这就出发啦!”晨熙轻快地说道。

    楼狮一顿:“不吃早饭?”

    “我拿个面包路上吃,蓝湾离市区还挺远的,进了市区我还得转车去学校呢。”

    晨熙说着打开了门,想到自己都已经可以自由自在的变人了,又说道:“我之后直接回南丰庄园吧?”

    “就回庄园?”

    “因为也没有继续待着的必要了嘛,而且快要正式上班了哦。”

    楼狮终于想起晨熙来蓝湾的这两个星期,其实就是为了来掌控觉醒体机能的。

    像觉醒学校后续的天赋开发的高级课程,他是半点兴趣都没有的。

    讲得更直白一点。

    晨熙懒。

    他半点不觉得觉醒有什么好的,只真情实感的觉得麻烦。

    机器人送来了早餐,晨熙拿了个面包,往嘴里一塞,小心翼翼的把三张碟分别用厚实的海绵层层包住,塞进了背包里。

    然后背包往背上一甩,准备跑路。

    楼狮坐在餐桌边上:“回来。”

    晨熙退了回来:“?”

    楼狮慢吞吞地摸出一顶鸭舌帽。

    晨熙恍然,戴上了帽子:“谢谢老板!”

    楼狮点了点头,看着晨熙往外走了一截,才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又一次说道:“回来。”

    晨熙转身,噔噔噔地跑了回来。

    楼狮把止痛药塞给了他。

    晨熙收好药,又要转头走。

    楼狮慢条斯理:“回来。”

    “……”

    晨熙一顿。

    楼狮这逼是不是在搞我?

    晨熙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又拐了回来。

    楼狮给晨熙的手腕上扣上了一个跟终端非常相似的玩意,上边还印有楼氏的logo。

    晨熙上手摸了摸:“这是什么?”

    “定位器。”楼狮说道,“鉴于之前我一时不察你就被绑架,你带上这个,这玩意能保证我知道你在哪。”

    晨熙愣住。

    楼狮收回手:“只要没有离开钴蓝超星系,我就能找到你。”

    靠!

    晨熙的心脏都跟着楼狮这句话哆嗦了一下,感动得不行。

    不愧是整个游戏里最有人气的男主!

    怪不得几十万云涟漪拼着那么多be和死亡结局都要前赴后继的来攻略楼狮!

    晨熙吸吸鼻子。

    我们老板也太让人有安全感了!

    楼狮好笑地看着晨熙瘪着嘴满脸感动的样子:“去吧。”

    晨熙应一声,背上包,转头噔噔噔的跑了。

    楼狮偏头看了一眼走进来的保镖先生,然后看向晨熙身影消失的拐角:“这猫挺乖,是吧?”

    这一次,保镖先生敢讲话了。

    他点了点头:“是。”

    乖,且傻。

    保镖先生想道。

    定位器这种东西,说保护也是保护,但是在他们这种星盗的眼里,还有另外一个意思。

    狗牌。

    只有将自己的全部――性命、身体、忠诚乃至于尊严――都奉献给上首的星盗,才会戴上定位器这种东西。

    虽然给晨熙的那个定位器并不是狗牌的规格,是可以随意的取下来的那种,但就这么随随便便把自己的行踪交给他人掌握……

    保镖先生一咂舌。

    这哪是恃宠而骄的祸团妖猫哦。

    这明明是被他们头儿牢牢把握着的掌心美人。

    啧啧,头儿不愧是头儿!

    保镖先生重新抖擞起精神,开始汇报工作。

    楼狮漫不经心的处理完今天的工作,看了一眼时间,把手里最后一份文件盖上私章,说道:“收拾一下,回市区去。”

    保镖先生一愣。

    “新总部过两天就投入使用了,去看看。”楼狮这样说道。

    说是过两天就要投入使用了,但其实园区里另外一些部门的楼还在建。

    在已经建好的总楼里,却已经有人开始投入工作了。

    后勤保障、人事行政还有一些杂事部门早在一周前就开始正式运转。

    楼狮坐在自己有一大半都被改造成猫房的办公室里,扫了一眼晨熙现在的位置。

    他的小朋友才刚结束在公共交通上的辗转,进入了海城大学。

    楼狮又看了一眼放在角落里,还没有拆箱的一箱子猫玩具,想起晨熙说今晚就在寝室睡的话。

    不行。

    楼狮轻轻敲了敲桌面。

    晨熙是个好孩子。

    既然是好孩子,怎么可以夜不归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