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你不要过来啊 > 第 44 章
    第四十四章

    毕竟我太强了。

    草。

    你听听,这是人话吗??

    别说302的哥仨了,就是站在楼梯口的那五个都惊了。

    不过话是这么说了……

    他们看着晨熙,从对方膨胀的语气里嗅到了拒绝的味道。

    这就奇怪了。

    晨熙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以前遇到踢馆的人,晨熙就跟嗅到肉味的狼一样,每次都是第一个蹦出去的,气势汹汹,战意熊熊。

    讲批话归讲批话,但肯定是不会避战的。

    但晨熙现在却一副不想打的样子。

    晨熙还真就不怎么想打。

    开玩笑,海城大学的设备和建筑虽然都是按照战时标准的建的,遭得住绝大部分觉醒者的疯狂造作,但篮球还是普通的篮球。

    人,也是普通的人。

    晨熙怕他一上手,对方的脑袋就连着篮球一起,被他打爆了。

    晨熙想想自己现在的破坏力,觉得人怎么都没有钢板硬吧?

    熙熙现在可是牟足劲,连两厘米厚的钢板都可以一拳砸凹的人。

    就这力度,谁看了不说一句牛逼!

    那边为首的人嗤笑一声:“也太怂了。”

    晨熙眉头一皱。

    小老弟,我现在给你个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

    任航也跟着搓搓下巴:“老四,这不像你。”

    怎么就不像我了?

    熙熙这是为他们好!

    活着不好吗?活着不快乐吗?

    晨熙重新夹起一颗花生米:“我们都要是成为社畜的人了,成熟一点,跟小朋友计较什么?”

    叶朗朗惊奇地看着晨熙。

    “以前怎么没见你这么好讲话?”

    “因为鲨人犯法。”

    “什么?”

    “哎,你们就不懂。”

    生活的重担来得太汹涌,压迫着小猫猫幼嫩的肩膀。

    就苦,就真的很苦。

    熙熙早已经被傻逼觉醒磨平了棱角,承受了这个年纪所不该承受的力量!

    你们根本就不会懂!

    晨熙深深地、深深地叹了口气。

    那边五个人翻白眼,找了个位置坐下:“嘁,不敢打就不敢打,认怂嘛,找那么多借口怪好笑的。”

    ?

    说什么呢?

    你这话熙熙就不爱听了。

    “真想打也不是不行。”晨熙说。

    “我一个。”他抬手指了指自己,然后又指向对方,“打你们五个。”

    那边人愣了愣两秒,显出几分怒气:“你看不起我们?”

    那倒不是。

    主要是,不能痛击友军。

    现在的友军可不是云飞扬,反反复复进医院,不但活蹦乱跳,还能自由自在的发胖。

    换了一般人,命都没半条了。

    晨熙对云飞扬充满敬意。

    “你管天管地管踢馆,还管我看不看得起你们呢?”晨熙说着一敲碗,“先吃饭,吃饱饭爸爸陪你们玩!”

    那群人怒气冲冲的点了菜。

    这边沈深也熟练的报了一串菜名,然后跟另外俩兄弟一起盯着晨熙看。

    任航摸着自己大腿:“看不出来啊老四,一个月不见,你都膨胀成这样了?”

    “一打五。”叶朗朗啧啧,“输了我给你收尸?”

    晨熙不高兴了:“你们就不能想点好!”

    任航:“一打五,这能往多好想?”

    叶朗朗摸出终端来:“批话可以说,但比赛不能输,哥给你叫几个人来。”

    “用不着。”晨熙扶了扶自己头上的鸭舌帽,得意道,“都跟你们说了我神功大成了!”

    任航闻言,目光往下一挪:“还在?”

    他这么一说,叶朗朗和沈深的视线也跟着往下一滑。

    叶朗朗凑热闹:“还真就绝育了?”

    晨熙:?

    草。

    熙熙不发威,看把你们给能的!

    晨熙冷笑一声:“要不要本爸爸给你们传个功?”

    任航搓搓手:“怎么说?”

    晨熙做了个手起刀落的手势:“先把你那多余的二两肉切咯!”

    任航两腿一夹。

    沈深:“真不用叫人?”

    晨熙点头:“真不用。”

    叶朗朗放下终端:“行,你说了算。”

    回头他们寝室四个人上也不是不行。

    ……

    楼狮到晚饭点的时候,扫了一眼晨熙的位置。

    位置上显示晨熙还在校区。

    小朋友的活动范围着实不大。

    楼狮想着既然在饭点,就起身去看了一圈新建的食堂,还坐在食堂里吃了顿饭。

    楼狮吃得很慢。

    他上一次坐在这种人挨着人的地方吃饭,都得追溯到他觉醒之前了。

    楼狮其实不太记得自己觉醒前的时光了。

    他无父无母,在一个并不好但也不坏的福利院里,靠自己摸爬打滚长大。

    13岁那年冬日,觉醒阵痛到来的第一天,楼狮就直接离开了福利院,上觉醒所做了登记,干脆的离开了他出生的星球。

    觉醒学校里,作为顶级掠食动物,在绝大部分理智都被本能所影响甚至支配的觉醒期里,也不会有多少觉醒者凑到他跟前来一起吃饭。

    后来觉醒学校被意外入侵,他受到入侵者带来的药物影响导致精神紊乱难以自控,就更加没有机会再感受什么叫集体了。

    就连狮心的篝火庆功宴,他也是从来都不出现的。

    楼狮不急不缓地吃着饭,漫不经心的回忆了一下他离开觉醒学校之前的日子,却发现全都是干巴巴的灰白色。

    倒是进入宇宙开始组建狮心,记忆才渐渐有了点别的点缀。

    不过那大多是硝烟与鲜血的颜色。再顺着深究下去,铺天盖地而来的,就全都是时时刻刻与混乱的情绪作斗争的焦躁。

    楼狮动作一顿,中止了回忆。

    周围的交谈声与餐具的碰撞声渐渐回笼。

    他抬眼看了周围一圈。

    这里嗡嗡闹闹的,饭菜与人的气味纠缠着,食堂的装饰和人们的衣着都很单调,但落在此刻的楼狮眼里,却格外明晰绚烂。

    像极了他最开始确立了与晨熙的饲养关系时,那突然拨开雷暴乌云的天光。

    漂亮。

    漂亮得他本性之中翻涌作祟的领地意识都被安抚了下去。

    楼狮指尖微动,总感觉这时候,他的手边应该有只睡得四仰八叉的猫。

    要不是那猫,他这会儿可品不到这样的平静。

    楼狮略一思考,放下筷子,无视了几个试图跟他搭话的人,起身离开了食堂。

    楼狮没带保镖。

    他自难得坐上驾驶座,看了一眼定位,发现晨熙仍旧在一个地方,并没有移动。

    楼狮眉头一皱。

    这是没去吃晚饭?

    他定好位置,按下了自动驾驶的开关。

    跟所有学校的现行政策一样,海城大学的校区是不给私家车进的。

    楼狮对学校的规矩多少还有点印象,他把车放在停车场,顺着定位,不紧不慢的走向了目的地。

    今天似乎是有什么活动,周围的学生都往一个方向涌。

    楼狮抬眼看看,发现人潮跟他的目的地是同一个方向。

    “一号篮球场热闹死了嗷!”

    “我听说是个大四的学长叭!长真好看。”

    “可惜已经大四了。”

    “英年早四!垃圾海大,大四凭什么没课!吸学长都吸不到!”

    楼狮停下脚步。

    他抬眼看着一号篮球馆,隔着老远,就看到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着一大帮人,叽叽喳喳叫嚷个不停。

    楼狮看看终端显示的定位。

    他的猫在里边,看来是跑来凑热闹了。

    楼狮点开聊天窗,正准备把他家小朋友喊出来,人群就传来一阵哗然。

    楼狮抬头,发现不知道谁搞了个投影,看起来像是球场里边的画面直播。

    从楼狮的角度看过去,一眼就看到了投影里上下两层占满了球场内部的人。

    可巧的是,投影的主镜头,正是他要找的小朋友。

    晨熙还穿着早上出门时套的大t恤和运动裤,浑身汗湿了也乖乖的没有摘掉鸭舌帽。

    此时,他站在半场线上,微微俯身,控着手里的篮球,看着防守他的五个人。

    那五个人脸色苍白,看起来下一秒就要昏过去了。

    随着哨响,晨熙停止运球,举起手里的球,姿势标准,手腕一扣,手里的球横掠过半场,直直的落进了球框里。

    周围欢呼声大起!

    晨熙看着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的那五个人,一咧嘴:“认输吗?”

    那五个人干脆直接躺下,转头看了一眼记分牌。

    一打五。

    说一打五就真的一打五。

    一打五就算了,一打五还打出这种两百多的分差就很侮辱人了!

    虽然这两百多的分差,是因为他们超出比赛时间之后也不服输,于是就被蹂.躏了一整个下午的结果。

    但不管怎么说,他们好歹也是个正儿八经的篮球校队,被打成这样,几乎已经要怀疑人生了。

    晨熙在他们旁边蹲下:“真的不是你们太弱,是我太强。”

    普通人跟觉醒者打就是这样的嘛。

    晨熙想。

    而且他真的很收敛了,一个篮球都没爆呢。

    篮筐也好好的,地板也好好的。

    不枉他委屈自己,让了这么多球给他们。

    那边队长语气无比虚弱:“你这就不是人!”

    “哼哼!”

    晨熙得意得尾巴都要翘起来,半点没有堂堂觉醒者欺负普通人的心虚。

    嘁。

    我凭本事觉的醒,我凭本事开的挂,我为什么要心虚!

    傻逼觉醒坑我钱财毁我青春,要是连装逼的用处都失去了,还有什么价值!

    晨熙可理直气壮。

    他活动一下四肢,一溜小跑到了自己三个哥哥面前。

    “快点快点,夸老子!”

    三个哥哥这一下午,已经从震撼我妈到震撼我全家到震撼钴蓝星到满脸麻木。

    叶朗朗缓缓回神:“老四,你这是吃了猪快长吗?”

    “?”晨熙龇牙,“给你个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

    叶朗朗张了张嘴,半晌,憋出俩字:“牛逼。”

    就这?

    晨熙露出几分嫌弃。

    他转头看向任航。

    任航脑子嗡嗡响,复读:“牛逼。”

    晨熙一顿,看向全村最后的希望。

    “……”

    沈深思考许久,缓缓说道:“卧槽?”

    ?

    草!

    你们怎么回事啊!

    有没有文化,夸人都不会!!

    晨熙抬手撩起衣摆,抹了把脸上的汗,正准备当场进行彩虹屁教学指导,手腕上的终端就响了一下。

    晨熙低头,看到发件人是楼狮。

    老板:「结束了就出来。」

    晨熙一愣,还没反应过来,楼狮又发了一条消息过来:「带上你朋友,去吃晚饭。」

    晨熙呆怔片刻,一蹦起来,揪着哥仨就往外跑。

    任航被扯得一个趔趄,咬到了舌头:“怎、怎怎么了?”

    晨熙:“老板来了!”

    任航一愣:“什么老板?谁?”

    晨熙回头:“我老板,还有谁!”

    哥仨齐齐一惊。

    “楼狮?!楼狮怎么会来啊?!”

    晨熙心里也在犯嘀咕:“我不知道啊!”

    晨熙带着哥仨杀出围观群众的重围,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场馆外边的楼狮。

    晨熙松开哥仨,冲到楼狮面前:“老板你怎么来了?”

    楼狮抬眼:“来接你回去。”

    “可是我不是说了今天在宿……”晨熙话说道一半,想到今天中午在宿舍楼门口受到的冲击,把未尽的话头咽了回去,火速改口,“谢谢老板!”

    楼狮有些意外的看向晨熙。

    晨熙不好意思地低头,小小声:“觉醒者嗅觉太敏锐了嘛。”

    楼狮挑眉:“受不了气味?”

    晨熙心有戚戚地点头:“是哎。”

    楼狮扫了一眼忐忑着靠过来的另外三个年轻人,从口袋里摸出一小片东西:“抬头。”

    “啊?”晨熙抬头。

    楼狮把手里的东西撕下来两片,单手托住晨熙的下巴,微微凑近,把手里极细小的透明贴片贴在了晨熙两边鼻翼的下侧。

    晨熙愣住:“这是什么?”

    “过滤气味的小玩意。”楼狮说完,托着晨熙的下巴左右看看,确认贴好了,才慢慢松开,偏头看向晨熙的三个室友。

    叶朗朗哥仨木愣愣地看着刚刚分开的俩人,心中齐齐一操。

    完了完了完了。

    我们冰清玉洁傻了吧唧的晨老四,好像被他老板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