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你不要过来啊 > 第 47 章
    第四十七章

    楼狮抬脚走过去,把被线缠得花花绿绿的晨熙从洞里拎了出来。

    拎出来的猫嘴上多叼了个针包。

    被拎着的晨熙下意识的看了一圈犯罪现场,大惊!

    他惊恐的看向了一旁的单人沙发。

    沙发靠背上,熟悉的西装外套正安稳的挂在那里。

    以晨熙5.3的视力看过去,那件西装外套上,除了多出几根猫毛之外,并没有什么别的问题。

    晨熙大大的松了口气。

    西装没事就好!

    西装没变成布条,熙熙就不算犯罪!

    晨熙迅速放下了心。

    他叼着针包不放,含混着对把他揪出来的楼狮咪咪叫。

    楼狮倒也不是不能理解。

    大抵猫科动物都对圆形的、毛绒绒的、还会滚动的东西毫无抵抗力。

    线团又是其中最令猫无法拒绝的一类。

    楼狮没有伸手去拿晨熙咬着的针包。

    他拎着猫,往沙发上一坐,俯身捡起一把剪刀,开始给猫剪他身上缠着的线头。

    猫玩这种线还是有点危险的。

    尤其是晨熙这种小傻猫,就是一不小心把自己吊死,楼狮都不会觉得意外。

    甚至觉得非常符合晨熙这傻了吧唧的猫设。

    而晨熙,也早已经习惯了楼狮作为饲养员,给猫猫修剪指甲或者毛毛。

    他咬着针包,还没从追逐线团的快乐之中回过神来。

    怎么会有线团这么令猫快乐的东西呢!

    会滚来滚去就算了,还会留出线头!

    晨熙私心觉得线团这种东西,比猫叼不走的逗猫棒要快乐得多。

    毕竟线团,猫猫可以自己玩,自己动手获得快乐,而逗猫棒……

    晨熙正想着,仰头看向被楼狮放在高处的逗猫棒。

    深色的羽毛捆垂落下来,安安静静的悬在半空,不知从何而来的风吹着它柔软的尖端,微微颤动了两下。

    晨熙一愣,两只爪爪一松。只觉得嘴里叼着的针包顿时变得索然无味!

    猫崽子爪子微微缩着,小肉垫无意识的拍了拍正在帮他剪线头的楼狮。

    楼狮刚给晨熙剪完了身上的线头,把猫崽子身上的线都摘掉,被轻轻一拍,便顺着猫的目光看过去,眉头一挑。

    不多时,逗猫棒尖端上的小铃铛就叮铃铃的响了起来。

    晨熙浑身一震!

    他看着拿起了逗猫棒的楼狮,瞪大了猫眼。

    我靠!

    老板你是会读心是吗?!

    楼狮看着还躺在沙发上发愣的猫,又晃了晃手里的逗猫棒。

    “不玩?”

    玩!!

    晨熙一个鲤鱼打挺从沙发上蹦起来!

    楼狮晃着手里的逗猫棒,看着猫崽子兴奋的俯下.身,左右扭着毛屁股做出捕猎的姿态,便又开始思考先前想过的那个问题。

    他得想个法子,让猫崽子天天陪他睡觉才行。

    楼狮看着咬住了羽毛捆不松口,被钓在半空的猫,略微的有了几丝苦恼。

    他堂堂狮心首领,要谁□□不都是简简单单一句话的事。

    虽然以前情况特殊,并没有过这类想法,但楼狮还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有这样的苦恼。

    这么一想,这猫崽子还真是身负了无数殊荣。

    楼狮把猫放下地,拎起还咬着羽毛捆的猫搓揉了好一会儿,目光擦过猫爬架边上的睡衣睡裤时,微微一顿。

    咬着羽毛捆的晨熙惨遭抛弃。

    他看着楼狮走进书房里去的背影,愣了两秒,放下嘴里的羽毛捆,“喵呜”一声。

    楼狮敷衍的摆了摆手,没回头。?

    晨熙看看灯亮起来的书房,又低头看看羽毛捆。

    怎么突然就不玩了!

    晨熙伸爪子扒拉了两下羽毛捆,呆怔了两秒,正准备叼着逗猫棒跟去书房找老板,旁边的终端就滴滴的响了两下。

    晨熙放下逗猫棒,转头找出了被他甩到一堆碎布条里去的终端。

    发来消息的是晨熙的爸妈。

    小熙佩奇(3)

    猪场主:「礼花.jpg」

    饲养员:「礼花.jpg」

    往上翻,就是晨熙说自己找到了实习工作的消息。

    晨熙算了算时差,这会儿在家里,刚好是起床上班的点。

    猪场主:「在哪上班?」

    熙佩奇:「楼氏!」

    猪场主:「嚯!做什么?」

    心理抚慰员。

    晨熙心中这样回答道,然后敲字:「严格来讲不是楼氏企业,是在楼氏的老板那里当小管家昂!」

    那边停顿了许久,晨熙猜他们是去洗漱了。

    果然,过了十几分钟之后,他妈又一次出现了。

    猪场主:「好。」

    晨熙叭叭了一串上班地址、待遇和老板人贼好的话题,顺便打开了购物面板买了一堆海城特产给家里的两个饲养员寄了回去,琢磨着得找个时间,给二老发个视讯过去才行。

    晨熙基本上保持着一个月给家里发一次视讯的频率,文字聊天倒是挺多。

    而他爸妈基本上是不主动向他发视讯的,因为时差问题,担心打扰到他。

    晨熙抱着终端打了个滚,突然意识到,他如果确认了往后要待在钴蓝星的话,就很难找到回老家去的时间了。

    宇宙的交通情况跟同一星球之中的往来是无法相提并论的。

    同一星球来往,哪怕是超大行星,要从星球这头到那头,最多也就十多个小时就可以到达。

    可一旦进入宇宙,哪怕是如今已经达到了超光速水平的飞船,想要在星系之间肆意往来也并不容易。

    从钴蓝星去帝星要横跨三个超星系,需要花费一个星期的航行时间。

    而从钴蓝星出发,到晨熙的老家,要横穿六个星系,还没有直达,中途需要转机。

    不延误的前提下,全程需要十六天,往返一趟需要一个月。

    一个月。

    按照现行制度,全勤一年才有十天的年假。

    要回一趟家,光花费在路上的时间,晨熙就至少得干三年。

    之前还没仔细想过这么回事,现在掰着爪子这么一算,晨熙就呆住了。

    楼狮在这个时候走出来,手里拿着一份文件,走到晨熙面前。

    猫崽子抱着终端在出神,直到楼狮把他拎起来,才蹬了蹬腿,“喵”了一声。

    “看看这个。”楼狮说着,把手里的文件放到了猫崽子面前。

    这是一份实习协议。

    晨熙还没毕业,没法签正儿八经的劳动合同,但实习协议大小也算个正式协议了。

    晨熙看了一眼这协议,仰头看向楼狮。

    “你现在掌握了觉醒体机能,已经可以签字了。”楼狮说道。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对哦!

    晨熙恍然。

    他搓了搓爪子,从楼狮腿上跳下去,叼着被他扔到一边的睡衣睡裤回了房间,重新套上之后走出来,拿着实习协议坐到了一边,认认真真翻阅起来。

    楼狮拿了支笔递给晨熙,对晨熙这么认真的态度感到了几分意外。

    晨熙接过笔,一眼就看到了楼狮脸上意外的神情。

    他一愣:“怎么啊?”

    “没想到你会认真看。”楼狮说得十分真实。

    毕竟晨熙怎么看都像是那种拿到了合同之后,就会直接大喇喇签上自己大名的人。

    这种人其实挺多的,绝大部分都是抱着“大家既然都签了那就肯定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心态。

    其实楼狮没想错。

    晨熙还真就是这种人。

    尤其是给出这份合同的人是楼狮,晨熙就更加不会戒备了。

    协议才刚看了个开头的晨熙不大好意思的挠挠头:“其实真有陷阱的话,我也根本看不出来啦。”

    还真就在协议里偷偷多加了一排字的楼狮一挑眉:“哦?那你看这么仔细。”

    晨熙有点小不安的转了转手里的笔。

    “我就是突然想起,如果我留在海城的话,要回一趟家会很麻烦。”

    楼狮闻言,一想,点头:“的确。”

    晨熙一惊,迅速抓住了华点:“老板你知道我家在哪?”

    楼狮眼也不眨:“我查过你的履历。”

    “……哦。”

    晨熙迟疑着点点头。

    现在信用社会,讲究信息透明化,企业用人单位在需要的时候,打个申请,就可以获得准确的个人履历。

    履历上是有出生籍贯之类的内容的,楼狮能够得知也不意外。

    晨熙迅速把这事放到了一边,愁眉苦脸的揪了揪自己一头短毛。

    “再揪秃了。”

    “……”

    晨熙沉默的放下了手,叹气。

    “年纪轻轻的,叹什么气?”

    “我就是在想,全勤一年,年假十天,我至少得干个三年,才能凑够来回的天数呢。”晨熙趴在桌子上,声音闷闷的。

    但是晨熙也很清楚,楼狮肯定是不会放他走的。

    因为他的疗效看起来比云涟漪要好得多。

    楼狮:“把你爸妈接过来。”

    晨熙摆摆手:“他们不会过来的啦。”

    还没退休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来讲,他们在那里生活了一辈子,人际关系和交往圈子都在那颗星球上。要让他们扔下一切来钴蓝星,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我要是让他们过来,我都能想象我妈会说什么了。”

    晨熙直起身,摇头晃脑,学着他妈的语气,手指一翘:“小猪仔好不容易养肥可以出笼找食了,还想吃饲料呢,休想!自己拱土去!”

    楼狮:“……”

    晨熙:“就这样。”

    ……行。

    怪不得能养出晨熙这种活宝。

    楼狮看着重新趴回桌面上,脑袋滚来滚去的晨熙,不动声色:“反正实习只一年,先签着。”

    “那等我毕业,正式上班,休假问题可以谈谈吗?”晨熙可怜巴巴地看着楼狮,“我可以少拿钱昂,老板。”

    “到时候再说。”楼狮说道。

    晨熙点头,随意扫了一眼待遇方面,看到一堆甲方乙方根据义务承诺保证之类的词汇,脑壳一阵发晕,他一眼扫过那几个关键的数字,确认自己能拿到手的钱钱之后,干脆的放弃了仔细研究协议的想法,直接在最后一页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一式两份,全签上。

    楼狮拿回来,去书房盖了他的私章。

    晨熙情况特殊,是走不了公司帐的。不过楼狮本身也没想过让晨熙走公司帐。

    楼老板拿着要交给晨熙的那一份协议出来,一出来就撞上了叼着逗猫棒自投罗网的猫崽子。

    楼狮俯身拎起猫,把逗猫棒放到一边:“晚了,该睡觉了。”

    晨熙看看时间,十点半。

    这就睡觉了。

    夜生活明明才刚刚开始!

    黄金档的电视剧甚至还没放完!

    楼狮才不管什么夜生活什么黄金档,他拎着猫,转身就进了屋,把猫往床上一扔。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晨熙在软绵绵的被褥上打了个滚,满鼻子都是楼狮身上的茶香气。

    他从软乎乎的被褥里抬起头来,懵逼地看着上了床铺,俨然准备睡觉的楼狮。

    楼狮对上猫崽子的视线,慢吞吞地翻开实习协议,指了指“实习岗位及工作内容”这一栏。@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晨熙凑过去一看。

    上边第五条明明白白的写着:乙方在实习期内,有陪同甲方睡觉的义务。???

    嗯???

    晨熙仰头看向楼狮,一张猫脸上每一根毛都写满了震惊。

    老板你……怎么回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