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你不要过来啊 > 第 54 章
    第五十四章

    哪怕后来上的菜都很正常,有些菜品的设计甚至配得上“瑰丽”二字,也无法挽救晨熙被第一道烤鱼所冲击的内心。

    不应当。

    怎么会有那么可怕的东西被端上桌。

    你们追星族一个个的怎么回事,粉得像个黑还就算了,其实无所谓,但甚至像个anti就很离谱。

    天哪,云姐姐平时过的都是什么日子!!

    是熙熙小看当一个女主……哦不对,爱豆所要承受的东西了。

    晨熙看着桌子正中间咕嘟嘟沸腾着的烤鱼,感觉自己心肝脾肺肾连着大脑一起在疯狂颤抖。

    他预约的时候是粗略看过菜品投影的,但投影都只会展示菜品刚上桌的造型,并不包括这种类似于彩蛋的食用方式。

    毕竟人鱼之歌这个店的成分里,还有自创菜品这一点。

    人家的摆盘、食用方式和制作原料,都有注册专利版权。

    该有的保密性是有的。

    这种追星衍生的餐馆,对晨熙这种并没有深入过人家粉丝群体的人来说,就是个巨大的谜。

    晨熙叼着做成了烟卷样子的甜品,忧愁的吸了一口。

    烟卷里的汁液入口,沁凉清甜。

    但晨熙心情并没有因为甜食而快乐多少。

    他把烟卷吃掉,看着眼前这碗布丁。

    布丁是半透明的,里边有云涟漪的互动投影。

    碗的边沿大概有什么感应设备,被布丁困住的小人鱼会随着食客的动作而做出相应的反应。

    晨熙抬眼看向桌上另外三个憨批。

    叶朗朗在吸氧,氧气瓶是店家提供的,小人鱼对他露出了关心的神情,敲着布丁的边际,看起来像是要跳出来关心他。

    叶朗朗吸氧吸得更大口了。

    任航捧着布丁在晃,里边的小人鱼被晃得摔在碗底,生气的冲他挥起了拳头。

    任航发出了快活的猪叫。

    沈深正不停的把盘子的盖子拿起来又盖上,小人鱼的投影不停的重复着刚刚苏醒的茫然姿态。

    沈深没忍住,抬手捂住了脸,看起来被萌得不轻。

    晨熙:“……”

    我日。

    你们是变.态吧你们。

    晨熙低头,跟自己布丁里的云涟漪大眼瞪小眼。

    晨熙深吸口气,拿勺把布丁切开,无视了从布丁里游出来,扒在碗边上请求互动的小人鱼,三下五除二把布丁吃得干干净净。

    怪不得这餐厅得预约。

    晨熙看了一眼时间,他们一顿饭都吃了两个半小时了。

    这两个半小时里,有半个小时是等上菜,半个小时是吃饭,还有一个半小时,都花在了类似这种事情上。

    这要是不搞预约制,一天份的排号估计就能排到明年去。

    晨熙又看了一眼账单。

    这帮憨憨,知道他有钱了之后半点不客气,点了五千多。

    晨熙发现自己跟着楼狮过了一个月之后,真的是膨胀了很多。

    五千块一顿的饭,他都觉得只是“还行”的程度。

    当然,也可能是他如今身怀百万巨款的原因。

    晨熙摸摸自己瘪瘪的肚皮,筷子伸出去,刚想夹一筷子菜,发现筷子的落点竟然是那盘烤鱼之后,紧急转了个弯,换了青菜碟。

    一顿饭下来,哥仨红光满面肚皮滚圆。

    只有晨熙面如菜色肝胆俱裂身心俱疲,并且没有吃饱。

    晨熙幽幽的叹了口,在送哥仨回去的路上,没忍住对这仨采访了一下。

    “你们是出于怎样一种心态,去吃那种活像杀人现场的菜的?”

    而且晨熙查了查,那道烤鱼竟然是高居人气榜首的菜!

    你们有毒吧!

    “你不懂。”叶朗朗小心翼翼的拿着海报,舍不得有一丝折痕,“这道菜刚出来的时候,闹得很大,主厨差点被告上法庭,但是云涟漪出来说……”

    “我们云云说,爱是平等的,任何方式的爱她都照单全收!”任航满脸感动。

    晨熙:???

    草。

    云姐姐你也太敬业了吧!

    不愧是事业型女主。

    简直化腐朽为神奇!

    晨熙震撼。

    叶朗朗和任航坐在后边,开始一唱一和的吹起了云涟漪动人事迹一二三四。

    晨熙脑子嗡嗡响,在被洗脑入教之前,把车停到学校门口,把那俩人撵下了车。

    沈深看了满脸遗憾的叶朗朗和沈深,俯身敲了敲车窗。

    晨熙放下车窗。

    “我后天一早走。”沈深说,“之后不出意外的话,大概会一直待在帝星,去帝星的话记得来找我。”

    晨熙微怔,点了点头:“……好的哦。”

    哥仨拿着海报,勾肩搭背的走了。

    晨熙坐在车里,扒着车窗,看了他们的背影半晌,拍拍脸,开着车回了南丰庄园。

    回去的时候楼狮还没回来。

    晨熙回了自己在二楼的房间,翻了他大包小包的行李好一会儿,总算从里边找到了他那台拍立得。

    他把拍立得装进了背包里,又往背包里装了明天会要用到的衣服,然后把包带下楼,放到了沙发上。

    接着,晨熙把今天白天到的包裹全都拆了,一屁股往地上一坐,打开教程,开始学小物件的手工缝纫。

    晨熙一边努力压制着自己变回觉醒体去玩线的冲动,一边长吁短叹。

    如果可以的话,哪只猫猫会想学手工呢?

    是毛线团不够好玩,还是撕布料不够爽快!

    可谁让熙熙一开始闯了那么大一个祸!

    晨熙低头看看自己的脚,恨铁不成钢的一蹬。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我当初怎么就没管住我这双jio!

    晨熙愤愤的拿起了新买的蕾丝布料,看了一眼自己之前没事干的时候,给自己描绘的手工个体户的蓝图,试图从中汲取一点安慰。

    其实想想,学一学手工,有一门手艺,也不是什么坏事。

    毕竟他大学期间去考的那些证,什么会计证、证券证、保险证都是奔着去坐办公室考的。

    现在楼狮横插一杠,那些证书暂时也派不上什么用场。

    平胸而论,那个心理抚慰员的职位,其实跟摸鱼怪没什么区别。

    哪个公司有这种天天吃吃喝喝玩玩睡睡就能拿巨款的职位!

    当然了,晨熙对这种摸摸鱼就能拿钱的工作并没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

    但架不住一天下来太闲。

    总得搞点别的东西来打发一下时间,要是能赚点外快,岂不是更加美滋滋。

    晨熙看了一眼教程投影里正在手工缝制的娃娃衣服,又打开购物界面,看了一眼自主设计和手工制作的定制娃衣的定价。

    虚空幻想了一把自己以后靠这个发大财的未来,埋头学了起来。

    ……

    保镖先生坐在驾驶座上,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后座上的楼狮。

    今天下午,他们头儿突发奇想,跑出来视察了一下公司现状,顺便旁听了好几个会议。

    然后沉下去的脸色就没好起来过。

    保镖先生觉得那个突发奇想,可能得打个问号。

    他觉得他们头儿,八成是猫跑了自己回家又没事干,闲得蛋疼了才从办公室里走出来。

    以前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见过楼狮的人,除了秘书处几个资历深的秘书之外,就只有公司高管。

    绝大部分人都不认识他。

    这也导致楼狮一路溜达旁听下来,知道了许多不那么好的事情。

    楼狮直接拉了个临时回忆提出了这些问题――但他真的极少极少出现在集团事务上,所以有小部分人选择了推卸和敷衍。

    再然后吧……

    等到暴怒的楼狮当场把那几个胆敢敷衍他的人直接开掉,并旁观着剩下的人把该搞定的事情挨个敲定解决方案之后,天都已经黑了好久了。

    保镖先生不觉得楼狮这种行为有什么不好。

    他不会跟楼狮说什么“水至清则无鱼”、“正值用人之际随便踢人会很难做”、“项目交接很麻烦”之类的话。

    狮心的人从来不会质疑他们的头领。

    在星盗的概念里,头领的目的就是团体的目的,头领所遭受的蔑视就是团体所遭受的蔑视。

    所以即便楼狮不踢人,他自己也会动手踹掉。

    只不过,因为这种事影响到楼狮一直以来都保持得很好的情绪,就很不值当了。

    毕竟别人心情不好最多砸砸东西。

    楼狮一个心情不好,可能就直接去砸飞船去了。

    砸飞船带来的损失,可比开除几个企业高管要高昂得多。

    负责狮心财务统筹的保镖先生,光是想想以前在这方面付出的钱财,心就在滴血。

    他真是被养叼了。

    以前在狮心的时候,他还只是期盼他们头儿烦躁起来跑去找路过的无辜星盗团麻烦的时候,别直接开走团里最顶尖配备的飞船。

    现在,他连一架快要退休的飞船都舍不得让他们头儿拿去嗨。

    要不是今天他们头儿心情明显不好,他现在估计还在加班,而不是抽出空来给头儿当司机。

    保镖先生看着渐渐近了的庄园,发现院子和门廊里都亮着灯。

    “头儿,要到了。”他提醒。

    楼狮闻言,抬眼看向了前方。

    社区的道路灯光非常明亮,但庄园里只留了一条主道的灯光。

    主道尽头的门廊上,橙黄色的光亮在夜色中显出了几分温柔。

    看了半晌,楼狮突然说道:“这灯是晨熙开的。”

    保镖一愣:“嗯?”

    “机器管家没这么抠门。”

    楼狮慢吞吞地说道:“机器管家会把院子里所有的灯都打开。”

    保镖先生又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楼狮,却窥见他们头儿嘴角翘起了一丝弧度。

    嘶――

    这猫,了不得了!

    楼狮在门廊下了车。

    有人在等待他――这种经历,在楼狮身上,少到几乎没有。

    狮心的基地永远亮着璀璨的灯光,随时欢迎外出的成员凯旋。

    但楼狮是从来不走那条凯旋大道的。

    他总是远离人群,人群也因畏惧而远离他。

    楼狮总是孤身回到自己的住处。

    那个建造得大到空旷、象征着地位和权势的住处,灯光也总是亮如白昼。

    只不过里边安静得落针可闻,只间或能听见ai和机器人运作的声音。

    现在这庄园暗归暗,但并不空寂。

    因为有只过于活泼的猫在里边等着。

    楼狮几乎可以预见,门后又是一片过于热闹的狼藉。

    楼狮打开门,换上鞋,环视了一圈大厅。

    他试图用他敏锐的视力,从某个角落、某个架子、某个沙发缝隙里,找到他那只总喜欢把自己塞到奇奇怪怪的角落里的猫。

    结果猫没找到,却一眼看到了被堆得乱七八糟的快递箱,还有在地上被扔得更为乱七八糟的布料。

    晨熙从那一堆箱子堆成的堡垒后边探出个脑袋,高兴地打了声招呼:“老板你回来啦!”

    楼狮一顿。

    晨熙身上还穿着他的衣服,松松垮垮的,一头短碎发因为被帽子压了半天而四处乱翘。

    灯光落在他身上,像是月华如轻纱笼下来,盖着一层薄薄的光晕。

    楼狮心中倏然升起了几分恍惚的陌生感。

    晨熙半点没察觉到楼狮的恍惚。

    他兴奋地举起了一个丑了吧唧不知道什么玩意的东西,可得意:“老板你康,我缝的叶朗朗!”

    楼狮缓缓回神,目光从晨熙身上挪到了那个丑不拉几的东……公仔上。

    “……”

    楼狮陷入沉默。

    晨熙从楼狮的沉默中嗅到了现实的味道。

    他低头看看自己手里的公仔,然后露出了被辣到的表情。

    操。

    怎么这么丑!

    不对,才不丑。

    熙熙亲手缝的娃娃怎么会丑!

    说丑的绝对是审美没跟上熙熙的步伐!

    麻烦觉得丑的人都反省一下!

    此处点名批评楼狮先生!

    晨熙梗着脖子:“好看吧!!”

    猫猫人绝不认输!

    “……”

    楼狮始终沉默。

    晨熙感受着楼狮的沉默,感觉自己要被扑面而来的现实气息压垮了。

    真有那么丑吗?

    晨熙迟疑。

    感、感觉也没有丑到连老板都说不出话的程度吧!

    眼睛是眼睛鼻子是鼻子的!

    最多不就有点点歪!

    歪怎么了!

    写实!

    叶朗朗大小眼,每次笑起来还只邪魅的翘一边嘴!

    操。

    就,写实啊!!

    晨熙试图说服自己,同时也说服楼狮:“虽然的确有点丑,但是看久了其实还是有那么点……丑萌丑萌的味道?”

    这话晨熙自己说出来都有点不信。

    楼狮想了想,觉得这话他没法接。

    晨熙越说越没底气。

    最终他低头,看着手里丑了吧唧的公仔,绝望的闭上了眼。

    淦啊!

    怎么会有这么丑的公仔!

    晨熙脑袋往成堆的快递箱后边一缩,自闭了。

    楼狮:“……”

    ……行吧。

    晨熙还是晨熙。

    刚刚突然恍惚,八成是因为今天下午被气到了。

    楼狮面无表情地想。

    都气上头了,搞得他看只猫都眉清目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