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你不要过来啊 > 第 55 章
    第五十五章

    楼狮喊来机器人,把那些箱子整理扔掉。

    晨熙下意识的伸手抱住了那些箱子。

    楼狮挑眉:“怎么?”

    晨熙愣了两秒,摇了摇头,松开手:“没什么。”

    他看着周围堆得乱七八糟的箱子被撤走,叹了口气。

    哎。

    还是乱糟糟又狭窄的小空间比较让猫有安全感。

    晨熙把地上乱七八糟的碎布条收拾好,拿着那个丑绝的公仔,上下左右看来看去,然后再一次露出被辣到的表情。

    淦。

    这玩意不能细品,一细品,就感觉自己的审美遭受到了惨无人道的蹂.躏。

    但晨熙还是没把这玩意扔掉。

    真的猛士,永远敢于面对自己的黑历史!

    晨熙思来想去,拉了条凳子过来。

    楼狮看着他:“你在做什么?”

    “把叶朗朗一号摆上猫爬架。”晨熙说。

    楼狮看看那个公仔,觉得这玩意儿摆在大厅里,简直让整个大厅都染上了一层迷蒙的灰色。

    晨熙还在叭叭:“让这个猫爬架记录我进步的脚印!”

    这是以后叶朗朗……或者别的什么二三四五号,也会被摆到猫爬架上的意思。

    楼狮看着晨熙把公仔放到墙面上的木板上边,心中竟然生出了一丝后悔的情绪。

    ――他当初定制猫爬架的时候,为什么要在墙面上钉木板呢?

    不对,他当初为什么要弄这么豪华的猫爬架呢?

    普通的猫爬架它不香吗?

    “好了!”晨熙把叶朗朗一号放好,跳下椅子,确认不使劲抬头就不会看到那个辣眼睛的玩意之后,十分满意。

    楼狮看着晨熙美滋滋的跑去洗澡,也跟着不去关注了。

    眼不见为净。

    楼狮想,也转头上侧卫里洗澡去了。

    狮子对于水的厌恶程度不比猫差多少,楼狮洗澡总是很快。

    但晨熙在保持人类体型的时候,却沉迷庄园里的大浴缸不可自拔。

    等到晨熙洗完出来,楼狮甚至已经从书房里拿了本大部头,看了几十页了。

    晨熙洗完澡之后没有变成猫。

    楼狮一顿,有些意外。

    晨熙穿着松松垮垮的睡衣,抱着一堆细细碎碎的工具,迈着两条大长腿路过楼狮的房间,刚踏上楼梯的第一阶。

    在卧室里的楼狮眉头一皱:“你去哪?”

    “?”晨熙愣住,答道,“回屋睡觉啊。”

    楼狮“啪”地一下合上书,拍了拍自己的床。

    晨熙这才反应过来,嘴上嘀咕一句,缩回了脚,转头往楼狮房间走去。

    楼狮重新打开了书:“怎么不变回觉醒体?”

    “觉醒体总是想睡觉,而且也没法做手工。”

    晨熙拉开床头柜上的折叠桌面,把手里零零碎碎的东西往上一放。

    “沈深大后天一早就要启程去帝星了,我要搞点东西送给他们。”

    楼狮想到外边的叶朗朗一号,代入了一下,觉得收到这玩意的人恐怕不会觉得多高兴。

    想鲨人才是真的。

    “不是已经送过了吗?”楼狮问,“云涟漪的碟。”

    晨熙:“啊,那不一样。”

    楼狮:“有什么不一样?”

    晨熙挠挠头:“他们看到云涟漪的碟的时候,会想到‘云涟漪’、‘楼狮’、‘值钱’之类的事,我都不知道要排到多往后了,但是如果我送他们这公仔,他们看到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肯定是我。”

    不,第一个想到的应该能是丑才对。

    楼狮想。

    晨熙挑选着布料:“而且,礼物这种东西,谁会嫌多嘛。”

    这倒是。

    楼狮重新看向了手中的书,耳边是晨熙悉悉索索的动静。

    手中的书许久没有翻过第二页。

    楼狮的目光轻飘飘的在柔暖的灯光与温柔的夜色之间擦过,最后落在自己如今身处的床上。

    床很大,甚至足够他变回觉醒体,在上边滚上个三四圈。

    楼狮对这种规格的床习以为常。

    但今天的区别在于――床的另一边,还有一个人。

    这跟枕头边上有只猫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这种体验新鲜而陌生。

    楼狮的视线落在被子一拱一拱的地方。

    那是晨熙在晃脚丫子。

    他的目光顺着那脚丫子拱出来的鼓包往上,就能看到正半趴在桌板上,小心翼翼拿线穿针的晨熙。

    晨熙穿好了线,打上结,正要揉棉花,就察觉到了旁边楼狮的视线。

    他偏过头,听楼狮问道:“你很习惯跟别人同睡一床?”

    晨熙:?

    晨熙愣住。

    晨熙迟疑。

    他觉得楼狮这问题,有点怪怪的。

    “还好吧。”晨熙一时也没想到哪里怪怪的,他十分诚实地答道,“因为从小到大,学校里都会做一些危机模拟,还有春游秋游露营之类的,大家都睡一个帐篷来着,没什么不习惯的。”

    楼狮对普通学校到底是怎么样的一无所知。

    但孤儿院也好,觉醒学校也好,从来都不是这样的。

    孤儿院条件有限,床铺这种东西,谁拳头大抢赢了就是谁的。

    到了冬天,总有那么几个抢不到被褥的孩子冻死在角落里。

    觉醒学校就是另外一个极端了。

    看看蓝湾那个酒店就知道了。

    学生多的一届前来训练的时候,住宿上,每人单独一层楼是有的。学生少的时候,每人一个独栋别墅是有的。

    晨熙说的那种集体出行的露营,楼狮没见过。

    楼狮合上书:“说说看。”

    “什么?”

    “危机模拟,露营……之类的。”

    晨熙愣了两秒,然后恍然。

    男寝夜谈嘛!

    每次搞集体活动的必备项目,这个熙熙可熟练了!

    夜谈小王子,讲故事大王!

    “危机模拟,就是模拟各种各样的突发灾情如何应对,每年暑假寒假之前,都会进行一周左右的模拟课程。”

    楼狮问:“目的呢?”

    晨熙想了想:“应该是尽量防止学生在寒暑假期间遭遇意外吧。”

    毕竟,极偶尔的时候,也会有星盗冲进客运航道搞劫持的事情发生。

    但这个概率,跟航行事故发生的概率差不多一样低。

    楼狮一针见血:“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身上没有装备的普通学生,除了等死之外是做不了什么的。”

    “……”

    晨熙哽住。

    老板你也不必如此现实。人家搞危机模拟的心是好的啊!

    晨熙试图为普通学校正名:“那是超小概率的宇宙遇难,更多的还是针对普通灾情,地震火灾落水掉冰窟窿什么的……”

    楼狮听得认真,张嘴又想说其实也并无卵用,但马上就被识破了他打算的晨熙截断了话头。

    “我们来聊点别的吧。”晨熙说。

    楼狮看看晨熙,点头:“嗯。”“聊聊咱们的家乡吧?”晨熙顺口道,“老板,你老家是……”

    晨熙说到这里,突然卡住。

    楼狮哪有什么老家。

    他人物设定卡片上清清楚楚的写着“榕雪星某孤儿院长大”。

    晨熙舔了舔嘴,有点懊恼自己提了不该提的话题。

    楼狮并没有觉得这话题有什么不好的。

    他说:“我老家是榕雪星,终年低温,吃的东西除了土豆就是土豆,没什么意思。”

    晨熙一愣,赶紧接过了话头:“我老家在江原星,是颗农业星球,四季分明,每个季节都有好吃的……”

    楼狮听着晨熙讲他的家乡。

    春天万物发生。

    夏天繁花满地。

    秋天硕果丰收。

    到了冬天,一家人凑在一起,围在火炉边上吃橘子柚子,讲这一年的点点滴滴。

    楼狮听得仔细。

    像这种聊天经历,他还是头一次。

    ――哦,头一次这个词汇,在跟晨熙认识之后,出现得似乎有些频繁。

    楼狮想。

    这小朋友,似乎就总是能弄出一些奇奇怪怪的新鲜事情。

    楼狮看着讲得眉飞色舞的晨熙,猜测着这人是不是从小到大,都是这样鲜活而快乐的色彩。

    就好像从未感受过悲伤为何物一样。

    晨熙讲得七零八落,想到哪说到哪,零零碎碎的。

    他说起小时候去桥洞里掏河蟹,用芦苇棍探进桥洞缝隙,捣两下,然后抽出来,芦苇棍上就齐刷刷的夹着一大串螃蟹。

    “我当年十里八乡独一份的英勇!”晨熙慷慨激昂,“别人用芦苇棍,我直接伸手掏!谁看了不说一声牛逼!”

    然后就带着满手夹着他肉不放的螃蟹,一路哭回了家。

    但这一段,晨熙是不会讲出去的。

    要脸的!

    晨熙说:“春天最大的乐趣其实是抓毛毛虫。”

    楼狮一顿:“我看你挺怕虫子的。”

    “胡说!”

    熙熙以前小到豆虫大到菜花蛇,什么东西没玩过!

    “是觉醒体太小了!用觉醒体看一个蟑螂,好像都比我脑袋大,谁看了不怕!”

    晨熙说:“狮子看到大象不会怕吗?!”

    楼狮眉头一跳。

    这怎么还拉别人下水?

    楼狮实事求是:“虫子跟大象区别还是很大的。”

    晨熙:?

    你也大可不必这样杠我!

    讲故事很累的,你怎么还杠我!

    晨熙把手里的针针线线一放,转头把抱枕抱怀里:“不讲了!”

    楼狮:“嗯?”

    晨熙气鼓鼓:“老板你讲,我也要听老板讲你的事。”

    你讲!

    你看熙熙怎么杠你!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晨熙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叫etc自动抬杠机!

    楼狮微怔。

    他还从来没有跟别人讲过自己的事。

    他也不知道应该怎么样把一件事讲得很有趣。

    至少跟晨熙一样讲得绘声绘色是不可能的。

    晨熙等了好一会儿也没等到楼狮讲话,他抱着抱枕转头,眉头皱着:“老板你不讲吗?”

    “嗯……”楼狮想了想,说道,“我有一个朋友,是个星盗……”

    啊哈!

    看我杠上开花!

    晨熙瞬间来了精神,张口就杠:“你说的那个朋友是不是你自己!”

    楼狮刚起了个头的话倏然一滞。

    晨熙这才反应过来刚刚楼狮说了啥,愣了两秒,心中登时一凛。

    草!

    稳住!熙熙稳住!

    车还没翻!稳住!

    楼狮打量着晨熙。

    毫无预兆的,他想起了晨熙先前知道云飞扬喜欢吃甜品的事。

    过了半晌,楼狮才慢腾腾地问:“你怎么会这么想?”

    晨熙:“……”

    我怎么会这么想?!

    我怎么想了?我没有怎么想啊!

    这只是个平平无奇的抬杠姿势而已!

    你不要这么认真!

    熙熙都感觉到杀气了!

    好吓人的!!

    “我没这么想啊。”晨熙十分冷静,“我只是普普通通的杠了一下。”

    楼狮点了点头:“这样。”

    也不知是信还是没信。

    “昂。”

    晨熙点了点头,正想嬉皮笑脸的把这个话题带过去,却突然想起了楼狮个人恋爱线的设定。

    在好感度达到进入恋爱线的标准之后,会有一个转折剧情。

    即,主角发现了楼狮秘密的端倪。

    而楼狮的秘密,就是他的过去。

    ――曾经作为星盗、作为狮心头领的过去。

    ……我日。

    晨熙愣住,而后倒吸一口凉气。

    我的个龟龟,出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