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你不要过来啊 > 第 59 章
    第五十九章

    晨熙简直惊了。

    把人家衣服拿走锁上衣柜是什么弱智的威胁?

    楼狮是刚看了牛郎织女吗?

    可就算他把自己代入牛郎,熙熙也不是织女啊!

    恕我直言,当代社会要是还干跟牛郎一样的事,是找不到老婆的,不止找不到老婆,还要被报警吃官司的!

    而且你以为你能够威胁到我吗?

    啊哈,天真!

    就凭熙熙的身材,裸着往外那么一戳,说是行为艺术也是有人信的。

    晨熙裹紧了小被子,看着楼狮,一时间竟然分不清拿虫子威胁猫和拿裸.奔威胁人,到底哪一个更幼稚一点。

    其实都幼稚。

    晨熙裹着被子,目光在休息室门底下的猫门上转来转去。

    楼狮顺着他的目光低头看了一眼,于是把猫门的按钮也给关掉了。

    晨熙沉默片刻:“老板你也不必如此。”

    这不就从牛郎织女变成奇怪的小黑屋了吗?!

    楼狮坐在沙发上,视线轻轻擦过把自己裹成个球密不透风的晨熙。

    楼狮垂下眼,看看自己的右手,手掌心似乎还有些许温热的残留,让他禁不住又摩挲起来,带出了些微的痒意。

    楼狮感觉那痒意自掌心渐渐蔓延到了喉间,像有柔软的猫毛轻搔,却又挠不到痒处。

    他将手握成拳,轻咳一声:“你乖乖回答我的问题。”

    晨熙:“……”

    ……行吧。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我倒要看看,楼狮到底知道了些什么。

    “你想问什么啊?”晨熙嘀咕,把自己又往被子里缩了缩,“至少给件衣服。”

    楼狮闻言,偏头看了一眼衣柜,又看了一眼晨熙,假装成没听到的样子。@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晨熙瞪大眼:“你都看衣柜了老板!你别装没听到,我看到了!你给我件衣服啊!”

    楼狮不赞同的皱皱眉:“这也是威胁之一。”

    晨熙:???

    草。

    你有病啊!

    你都给门锁上了,你还不给衣服穿!

    晨熙生气的把脑袋往被子里一缩,一副拒绝沟通的样子。

    严肃点,这正在拷问呢!

    楼狮试图摆正脸色,让晨熙认识到这事情的严肃性。

    但晨熙半点不觉得前星盗头子有什么可怕的。

    他把自己整个儿裹进被子里,在被褥里闷声闷气的得寸进尺:“要衣服穿!给衣服穿!不给不讲话!”

    楼狮:“……”

    胆大包天。

    这还耍上赖皮了。

    楼狮轻啧一声,感觉有些哭笑不得。

    他无奈的叹了口气,向后靠在沙发背上,懒洋洋的发出一声鼻音的轻哼:“回答一个问题就拿一件衣服。”

    晨熙听觉敏锐。

    他从被窝里探出头,咂咂嘴:“行吧,骗人一次肥十斤。”

    楼狮眉头一跳:“幼稚。”

    晨熙:??

    这个人怎么好意思说我幼稚??

    楼狮:“如果骗人一次肥十斤,那你应该早就胖成球了。”???

    你污蔑!

    你血口喷人!

    晨熙摸了摸自己的良心,反省了一下自己,发现别的不说,他还真没骗过楼狮。

    最多也就是隐瞒了一点小秘密。

    晨熙有点不高兴:“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楼狮的目光落在晨熙身上。

    对方从被子里钻出来的脑袋上头发乱翘,脸上是再明显不过的委屈,半点心虚都没有。

    看来的确是没有欺骗过他。

    楼狮有些愉快的想道。

    “我可没有说你骗的是我。”

    晨熙一愣,然后心虚的想到了寝室哥几个,缩了缩脖子。

    “第一个问题。”楼狮握成拳的手微微松开,两手交叠,抬眼看向坐在床上的晨熙,“你知道我是谁吗?”

    晨熙心里咯噔一下。

    还真就暴露了啊?

    晨熙垂死挣扎:“……你是楼狮啊。”

    这也不算说谎!

    熙熙说的仍旧是实话!

    这么一想,晨熙顿时理直气壮起来:“衣服!”

    楼狮挑眉:“行。”

    他起身去衣柜,打开锁,拿了件衣服出来,然后……带着衣服坐回了沙发上。

    晨熙缓缓打出一个问号:“给我啊?”

    “我只说‘拿’衣服,可没说给你。”楼狮笑了一声,“你的回答让我满意的话我就给你。”

    晨熙哽住。

    草!

    上当了!熙熙上当了!

    楼狮你这只臭猪!!

    不愧是前任星盗头子!

    脏路子一套一套的!

    楼狮晃了晃手里的衣服:“说吧,我是谁?嗯?”

    晨熙悲伤地裹紧小被子,放弃治疗:“楼狮,楼氏新清洁能源董事长——”

    他拉长了尾音,观察着楼狮的表情,发现对方脸上始终淡淡,半点变化都没有之后,蔫头耷脑的接上了最后一句:“已经解散的狮心星盗团的头领。”

    果然知道。

    但并不特别全面。

    楼狮把手里的衬衫扔到了床上,看着晨熙把衬衫拖进被窝里套上:“第二个问题。”

    晨熙窸窸窣窣的穿衣服。

    “你从哪里知道的?”

    一个论坛。

    但打死晨熙,他都不会把真正的情况说出来。

    就算是晨熙也知道,像楼狮这种骄傲的人,跟他这种注定平凡的普通人是不一样的。

    要是让楼狮知道了他的一生——从出生到成长、遭受的苦难、获得的成就、拥有的势力甚至于未来的伴侣都是被安排好的,指不定会搞出什么大事来。

    楼狮能搞出什么事,以晨熙的眼界来说,是想象不到的。

    他所能想到的,就是非常粗浅而天真的一个事实。

    楼狮会不高兴。

    他会暴怒,会不愤,会充满负面情绪,会非常的不高兴。

    晨熙并不想楼狮不高兴。

    这人对他的好他都记着,哪怕那些钱那些小事对于楼狮来说也许不值一提,但是对晨熙来说,这都是非常重要的心意和帮助。

    一个人的善意,不论大小,对于被帮助的人而言都是无价之宝。

    晨熙从被子里露出半张脸,看着等他回答的楼狮,闷声:“我就是知道。”

    楼狮一顿,有意追问,却在与晨熙对上视线的一瞬间,把话咽了回去。

    这小朋友的心思实在好读。

    满脸都写着“别问这个再问自杀”。

    好在,楼狮的目的只是确认,又不是真的要把晨熙的小秘密完全挖出来。

    把他人的私密完全挖得一干二净,是对敌人才运用的手段。

    晨熙不是敌人。

    只要晨熙不骗他,他就非常乐意继续把晨熙的情报来源归于朏朏的未知天赋。

    于是楼狮起身,拿了盒内.裤出来,扔给了晨熙。

    晨熙躲在被子里,像只小仓鼠一样,窸窸窣窣的拆盒子。

    “第三个问题。”楼狮说。

    “没有问题了!”

    晨熙把被子一掀!

    啊哈!

    熙熙自由了!

    他套着件衬衫,穿着条短裤,一翻身下床,光着两条大长腿奔向了门口。

    楼狮没动,他的目光落在晨熙那两条腿上。

    也许是有意锻炼,也许是天生如此。

    晨熙两条腿上的肌肉,一点也不像常年需要跑动的人那样鼓囊,它的线条匀称而流畅,紧绷时的力量感又肉眼可见。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虽然也有觉醒的因素在,但就视觉效果来说,实在是好看。

    晨熙在门口试图手动开锁。

    楼狮坐在沙发上好整以暇。

    晨熙转头。

    楼狮嘴角微扬。

    晨熙:“……”

    你笑屁!!

    臭猪!!

    “第三个问题。”楼狮旧话重提,“你知道很多情报吗?”

    晨熙非常光棍的一屁股坐到楼狮对面的沙发上。

    沙发很大,晨熙腿一抬,盘膝坐好。

    楼狮目光一滞,交扣的双手微微抽动了一瞬,不禁深吸口气,想要提醒晨熙别这么坐,但话到嘴边,却怎么都没说出来。

    晨熙感觉背后凉凉的。

    他转头看了一眼后面,什么都没有,于是又转回头来。

    晨熙觉得无所谓了,反正都已经暴露了一半了。

    虽然不知道楼狮是怎么考虑的,但是晨熙很清楚,楼狮真要认真起来,他根本不是对手。

    普通人哪能是星盗头子的对手呢?

    但是情报量多少这个问题,晨熙自己心里也没个准数。

    他不太确定:“我也不知道我知道多少。”

    实际上,在刚得到论坛的那大半年里,晨熙都沉浸在一股虚幻感中,业余时间全都用来刷论坛看攻略了。

    最终也就是把这游戏一百多个男主的人物卡和个人线、主线剧情给记了下来。

    这些东西里暴露的信息还挺多,但是真要跟楼狮平时接触的情报信息相比,晨熙也不知道算不算多。

    晨熙的不确定来得十分真实,楼狮略一端详就确定了晨熙是真的对自己没个数。

    楼狮:“之前瑞比你认出来了?”

    晨熙嘴一撇,点头。

    “胆子还挺大。”楼狮似笑非笑,“我看你跟星盗相处,倒是一点都不怕。”

    晨熙一愣,仔细一想,惊觉的确如此。

    但真的,这也不能怪他。

    这得怪楼狮太好相处了。

    跟楼狮的相处让他有了一种“星盗好像也没什么可怕”的感觉。

    当然了,也可能是因为楼狮跟瑞比都是正直……咳,就是不滥杀的星盗。

    换了黑曼巴就不一定了。

    晨熙嘀咕:“我看老板你对我知道这些也没有多惊讶的样子。”

    楼狮慢吞吞地:“这世上值得我惊讶的事情很少。”

    但有一说一,这些事情里,你晨熙的惊奇操作独占八斗,简直一骑绝尘。

    “行了。”楼狮把衣柜门和休息室的门都解了锁。

    晨熙一愣:“这就行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楼狮颇感意外地看向他:“不然?”

    没有被身.体.虐待也没有被精神逼供,这小鬼怎么还一副不知足的样子?

    晨熙愣住,小小声叽叽咕咕:“搞这么大阵仗……”

    楼狮听他这么说,挽起袖子,抬脚走过去,停在晨熙坐着的沙发前边。

    而后他俯身,将沙发上的人裹进了他投落的阴影里。

    “你要是想体验真正的大阵仗,也不是不可以。”

    晨熙往后一缩,疯狂摇头:“不用了老板!感谢体贴老板!”

    楼狮看着晨熙,嗤一声,直起身,扫了一眼大咧咧盘腿坐着的小鬼。

    “下次不要在对面有人的时候这么坐。”他转过身往外走,漫不经心地说道,“这很危险的,小朋友。”

    晨熙闻言,低头看看自己的坐姿。

    这又有什么不对了?

    晨熙心生茫然,呆怔了两秒,然后顿悟。

    一定是因为一个姿势在面对袭击的时候不好反击!

    刚刚被老板怼在沙发上,不就根本没得挣扎余地!

    原来如此!

    晨熙恍然大悟,一拍大腿,迅速把脚放下,变回猫,屁颠屁颠的跟在了楼狮后面。

    楼狮听到动静,转过头看向身后,却发现人已经变成了猫。

    楼狮垂眼看着猫。

    猫仰头看着他,歪了歪脑袋。

    楼狮:“……”

    楼狮深吸口气。

    觉醒期快点结束吧。

    不然心仪的对象是只猫这事,听起来还……怪变.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