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你不要过来啊 > 第 60 章
    第六十章

    楼狮的那一眼看得晨熙心里一凉。

    小动物的本能让猫炸起了毛,感觉像是被大型掠食动物盯住,随时要从什么地方跳出来,咬断他的喉咙。

    晨熙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噤,回过神之后,再去追逐那头大狮子的身影,却发现楼狮已经走到了办公桌后,坐了下来。

    晨熙缩了缩脖子,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在鬼门关走了好几遭了。

    晨熙觉得自己这个猜测是相当有道理的。

    他稍微代入一下楼狮的角度,堂堂前星盗头子,秘密被人发现了,第一反应肯定是杀人灭口啊!

    别说洗白了就不鲨人了,正因为洗白了,才更要守住这个秘密才对。

    想想那些好感度还没刷够、却意外触发了转折剧情的云涟漪吧。

    她们无一例外,全都被楼狮或者其下属手起刀落,干脆利落的解决掉了。

    楼狮真不愧为有“杀鱼狂魔”之称的男主。

    “……”

    ???

    等一下!

    没刷够好感度就意外触发了转折剧情的云涟漪会死。

    而现在,意外触发了转折剧情的熙熙却没有死!

    那、那不就是……

    晨熙想到这里,感觉自己发现了盲点。

    他愣愣地看着坐在办公桌后的楼狮。

    触发了恋爱线剧情却没有嗝屁,那不就是……好感度到位,已经完美进入恋爱线了吗?

    “……”

    槽。

    晨熙开始慌了。

    不不不,熙熙冷静一点。

    说不定只是平平无奇的普通友情线呢!

    退一步说,好感度到位了也比像云涟漪那样嗝屁来得好吧!

    毕竟云姐姐可以反复读档反复重来,但熙熙不可以啊!

    好感度到了就到了嘛,有什么了不起的!

    最多也就是走上楼狮个人线的不归路罢辽!

    “……”

    我日。

    晨熙更慌了。

    他想起楼狮个人线的那么多个死亡结局,感觉自己整只猫都要晕过去。

    目前论坛已经打出来的楼狮线结局有108个,清一色的都是BE,连个NE都没有,其中死亡结局多达五十来个。

    而这五十来个死亡BE中,误伤死亡――也就是死于楼狮之手的结局,只有四个。

    另外的几十个,归类一下,大约就是分手、人祸、意外三大类。

    而其中人祸又是最多的。

    想那种粉丝因为得知偶像恋爱而崩溃报复,趁乱枪杀偶像,这类使人窒息的结局就不谈了。

    就说因为恋爱关系而衍生出来的那一部分。

    楼狮以前的身份摆在这里,想宰他的人多了去了,跟他谈恋爱――或者只是作为被他喜欢的人,自然会被当成一个突破口。

    云涟漪的战斗力设定算是很强的了,如果对手没有进行特殊的防备,她的次声波攻击发起威来,一个人能吊打一个团。

    晨熙想到这里,不禁低头看了看自己小小的、软软的、毛绒绒的爪子。

    然后又想到了他完全不能依靠爪子和牙齿捕猎的羸弱现实。

    晨熙哽住。

    草!

    垃圾觉醒!

    想一次骂一次。

    想想吧,那么牛逼的人鱼小姐,都被捶出了五十多个死亡结局。

    而熙熙,只是一只弱小可怜无助的肥肥!

    你不如干脆一点,现在就一刀鲨了我叭!

    晨熙感觉自己要窒息了。

    他深吸口气,跳上桌面,蹲在楼狮面前。

    楼狮在听舰队长汇报战况。

    他开了隐私模式,晨熙是听不到通讯内容的。

    只是猫突然凑过来,把他的注意力拉开了些许。

    楼狮反手把没他两个巴掌大的猫按住,翻过来,捏起了肉垫。

    晨熙一愣,抽回爪子,一翻身从他手掌底下钻了出来。

    楼狮目光一偏,看向了晨熙。

    视讯那头的舰队长发觉楼狮的注意力没在他那里了,于是停下了话头。

    楼狮掀掀眼皮:“你继续说。”

    舰队长微怔,又继续道:“黑曼巴属下的那只薮猫不见了,她很擅长潜伏和反侦察,我们最后查到她的踪迹是在三天前,她带着足够进行三次跳跃推进的燃料离开了。”

    “黑曼巴没有进行追击,应当不是叛逃。”

    “我知道了。”

    楼狮若有所思,点了点头。

    跳跃推进是只有小型侦查飞船才能进行的一种高速移动方式。

    以燃烧巨量的能源为基础,迅速缩短航行时间。

    这种急速推进的手段,对燃料和飞船本身的损耗都非常的大。

    放在正规军里,这都是在战时才会使用的斥候手段。

    但星盗们只要手里有钱,就敢随便放肆。

    而那只薮猫,多半是冲着他来的。

    楼狮觉得八.九不离十。

    黑曼巴最好面子不过,被拒绝了会面的邀请,肯定是要出气的。

    狮心的领地跟黑曼巴的领地中间隔着十几个超星系,他们之间的冲突很少。

    但楼狮仍然知道黑曼巴有多要面子。

    因为瑞比跟黑曼巴的领地接壤的地方很多,几条重要航道也有交叉,摩擦相当的频繁。

    瑞比又是那种表面笑眯眯弱唧唧,背地里暗搓搓下黑手的类型,没少跟黑曼巴明里暗里的交锋。

    每次黑曼巴一时不察吃了亏,总是会找机会恶心瑞比,还张扬得人尽皆知,让瑞比暴跳如雷。

    就比如这一次,他直接对瑞比的家乡下手了。

    对于黑曼巴要找场子这事,楼狮自己倒是无所谓,一只薮猫而已。

    但是他身边的人,能被伤害到的……

    楼狮挂断了视讯,偏头看了一眼晨熙。

    猫崽子叼着终端过来,十分严肃:「老板,你有没有那种……」

    晨熙敲到这里,思考了一下用词,不怎么确定地继续敲:「……适合猫又适合人的武器,或者是保护用具?」

    楼狮有些惊讶,他扫了一眼自己的终端,确定的确是隐私模式之后,又重新将目光落在了晨熙身上。

    “你知道什么了?”他问。

    晨熙严肃:「我觉得可能有人想搞我。」

    楼狮眉头一跳:“嗯?谁?”

    晨熙:「不知道,总之就是这样那样的人物,这样那样的可能……」

    鬼知道是不是真的进了老板的个人线。

    不对。

    比起琢磨是不是真的进了,明显是保命要紧啊!

    晨熙觉得自己好苦。

    他万万没想到,他绕开了觉醒学校,绕开了全宇宙的中心云涟漪,最终却一脚踩进了楼狮这个泥坑。

    简直前有狼后有虎!

    老板你也太不矜持了,你怎么是个这么随便的男人!

    晨熙内心发出无比激烈的谴责。

    但他嘴上一个屁都不敢放。

    到底进没进恋爱线,熙熙也不知道,熙熙也不敢问。

    问了进了,那就是掐灭了最后侥幸的希望。

    问了没进,又显得非常的自作多情!

    晨熙揣着爪爪,眼巴巴的看着楼狮。

    “你怎么知……”楼狮这话到一半,看着猫崽子的样子,改口,“你又知道了?”

    晨熙疯狂点头。

    楼狮开始觉得FF说不定真的有什么预知或者是直觉类的天赋了。

    “武器给了你也不会用,不如一直待在我身边。”

    楼狮虽然嘴上这么说着,却还是打开了自己的军备储存库,认真翻找起来。

    晨熙蹲在桌面上,爪子按着终端,心脏扑通扑通的。

    在戴上有色眼镜之后,晨熙只觉得如坐针毡。

    好像楼狮的一言一行,对他的好,看他的眼神,嘴角微微弯起的弧度,都带着一股……死神的气息。

    草。

    不然呢?!

    不然还能是什么好气息吗!

    想多了吧?!

    熙熙上有快五十的爹妈,下有还没出生的崽!

    熙熙的未来还很长!

    熙熙不想死!

    晨熙发誓,他对他的老板真的半点非分之想都……

    誓发到一半,晨熙看着楼狮那张正在认真给他挑选武器的脸,想到他老板健壮完美的身材,不禁卡了两秒。

    但晨熙很快就从美色之中回过了神,他深吸口气,重新抖擞起精神,继续发誓。

    熙熙发誓!

    熙熙对老板的感情生活真的半点非分之想都没有!

    楼狮的脸,楼狮的身材,楼狮的财富,跟楼狮的感情生活有什么关系!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爱财之心人皆有之!

    美丽的外表,美好的□□,有钱的生活,谁不喜欢!

    没有人!

    根本就没有人能拒绝高富帅和白富美!

    超大声!

    “这些是小型便携武器,安全装置完备,走火故障几率无限趋近于零,但是杀伤力相对没那么大。”楼狮指着投影出来的那些武器说道,“为了防止你把自己也搅进去,这些都是以让人失去行动能力为目的的武器。”

    毕竟晨熙是个学缝纫都能把自己缠成一个球的小傻子。

    这小傻子情急之下使用武器,很有可能武器扔出去了,自己也躲闪不及被波及伤害。

    所以杀伤性大的装备,楼狮都没有纳入考虑范围。

    “哪怕你没来得及跑,被迫落入可能会要同归于尽的地步,也不会受到什么严重的伤害。”

    虽然只要不是当场死亡,以楼狮拥有的资源和财富,怎么样都能救回来。但从实际出发,楼狮是不希望晨熙遭受到半点伤害的。

    他并不指望晨熙能够大发神威击杀对手,一切都以晨熙自保为前提。

    毕竟晨熙这辈子,见过最血腥的场面,可能也就是杀猪而已。

    杀猪可不会把猪炸得四分五裂脑浆迸裂。

    指望晨熙击杀敌人,不如指望晨熙努力努力,别慌乱之下把自己炸晕了,直接白给。

    所以综合各方考虑,最终楼狮挑选的,都是以让人失去行动力为最终目的的武器。

    晨熙对这些东西懵懵懂懂的,但也明白这是楼狮对他的关切和体贴。

    以前只觉得我老板真的好好。

    现在可能真的进了恋爱线了,晨熙就感觉哪哪都不得劲。

    就方,就很方!

    晨熙慌里慌张,却又不知如何是好。

    最终他看着那些他见所未见的武器,“喵”了一声,给楼狮敲了个“谢谢”。

    “倒也不用总是谢。”楼狮说道,“一定要说的话,我对你的感谢,应当要更多一些。”

    困扰他近二十年的病一朝解决,这对于楼狮来说,意义等同于再一次赋予了他一个人生。

    楼狮看着愣在桌面上的猫,伸手戳了戳猫脑袋,看着晨熙被他戳得仰倒,在桌面上滚了个圈。

    晨熙晃着脑袋重新爬起来,又被戳了个滚。

    楼狮像是发现这个新玩法很有趣,把猫崽子从桌子这边,一路戳到了那边。

    ???

    你有病啊!

    晨熙四脚一蹬,伸出两只爪子挡住了楼狮盖下来的手掌。

    “喵!”

    再戳加钱!

    楼狮捏住猫崽子的爪子,揉了揉软绵绵的肉垫,轻飘飘地说道:“你应该知道的,你的存在对我来说就是最大的福音。”

    晨熙听到这句台词,浑身一僵,猛地转过头,毛瞬间炸了起来。

    草!!

    你矜持一点啊老板!

    你吃回去!你把这话吃回去!

    不许说!!!

    每一个听到你说这话的云涟漪,全都走上BE的道路了你知道吗!

    晨熙两眼一闭。

    完了,全完了!

    晨熙心如死灰。

    熙熙真的进恋爱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