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你不要过来啊 > 第 62 章
    第六十二章

    楼狮已经很久没有关注晨熙终端那边的消息了。

    看过之后没什么兴趣是一方面,晨熙觉醒之后不太经常用终端也是一方面。

    反正这猫崽子,每次提起他,总是一些没营养的话。

    ――楼狮所说的没营养,是指晨熙并没有暴露什么隐秘。

    于是楼狮很久之前,就把晨熙终端上安装的那个小玩意的特别提醒给关掉了。

    但这会儿,工作摸鱼加上还没猫撸,楼狮闲极无聊,又点开了晨熙终端上的小监控。

    一打开,他就看到消息刷了屏。

    彩虹屁指挥中心(4)

    叶朗朗:「熙熙吾儿!」

    任航航:「有事你说!」

    沈深深:「爸爸做主!」

    楼狮往上一翻,眉头一跳。

    这四个人还真是,这一个敢喊,那三个也敢应。

    晨熙深吸口气。

    算了!

    为了这条猫命,当一次儿子算什么!

    晨熙熙:「此事说来话长,我们见面再细细详谈!」

    叶朗朗:「好,爸爸回家路上去买个瓜来!」

    沈深深:「记得买无籽的。」

    晨熙:??

    草,熙熙都这样了你们还吃瓜!

    你们有没有良心!!

    晨熙愤怒敲字:「要我老家出产的!」

    叶朗朗:「谋闷台,交给爸爸就好。」

    行。

    不亏了。

    晨熙抬头看了一眼逐渐靠近的学校大门,关掉聊天窗,顺手点了学校外边小炒的外卖,到店自取。

    然后收好终端,揣着包下了车。

    楼狮看着黑了屏的监控,面无表情。

    这小猫崽子,有事情解决不了,怎么不来找他,却去找他那几个并没有什么能量的室友。

    楼狮心里不大爽利,抬眼看向回来的保镖先生,透着一股子明显的不愉快。

    保镖先生心中一凛,神情严肃:“头儿,我去野渡接装备的时候,看到了几架黑曼巴的飞船。”

    野渡是他们这些在灰色和黑色地带混生活的人所建造的空间站。

    相较于正规空间站来说,因其出入的人和物资都不那么光明正大,野渡的混乱和危险程度是非常高的。

    通常来说,除了在宇宙之中打出了名声,会令人选择退避的那些团体之外,几乎没有人会选择在野渡停留。

    但黑曼巴作为排行前三的团体,作风又是一贯的张扬高调。他们的船就算是不做任何防护的扔在野渡,也不会有多少人敢上去动。

    所以他们大喇喇扔在那里的飞船,就被保镖先生发现了。

    楼狮对此倒是并不意外。

    瑞比能找到他的位置,那黑曼巴找到他的位置也不奇怪。

    “那些飞船都是普通的斥候型号。”保镖先生说。

    但楼狮不关心这个。

    他只是问:“炸掉了吗?”

    “炸掉了。”

    “嗯。”楼狮点头,“把人搜出来宰了,给黑曼巴发过去,然后你去保护晨……”

    楼狮说完沉默片刻,不耐烦的一咂舌:“我自己去。”

    保镖先生一顿,正想说什么,却发现他们头儿已经起身,拿上了那一革袋的新装备,二话不说扭头就走。

    保镖先生:“……”

    有一说一,头儿。

    你倒也不用这么粘着你的猫。

    犬科觉醒者都没你这么粘人。

    而且猫科动物,是需要自己的空间的。

    保镖先生看着楼狮走进电梯,垂眼把玩着那一袋子给猫准备的装备,深吸口气,跟了上去。

    “不用您亲自出马。”

    “黑曼巴家的那只薮猫出来了,你打不过。”楼狮怏怏地把那一袋子装备塞进口袋里,说道,“而且那猫崽子要是遇到事了,比起你,他肯定更需要我。”

    保镖先生听到这话,张嘴就吐出了一串省略号:“……”

    虽然这话说出来比较大逆不道。

    但是头儿,你确定是他需要你,而不是你需要他吗?

    保镖先生心明眼亮。

    他感觉他们头儿现在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没有猫吸我要死了”的腐朽气味。

    他欲言又止止言又欲,最后还是把满肚子话憋了回去。

    算了。

    吸猫而已,还是特定的猫。

    总比沉迷奇奇怪怪的爱好来得让人放心。

    保镖先生眼观鼻鼻观心,啥也不敢说,啥也不敢问。

    楼狮下了楼,坐在车里,看着保镖先生离开,抬手慢吞吞地输入了海城大学这个目的地。

    ……

    晨熙拎着外卖,在寝室楼底下跟拎着瓜回来的叶朗朗碰上了头。

    正值晚饭的点,寝室楼周围人来人往。

    叶朗朗远远的看到了晨熙,当场发出一声鸡叫:“熙熙吾儿!阿爸来了!”

    草!

    叶朗朗你死了!!

    晨熙感受到周围齐刷刷转过来的视线,抬手压了压鸭舌帽的帽檐,扭头就走。

    叶朗朗大步冲过来:“儿砸你跑什么!明天咱寝全都搬出去了,正是见一面少一面的时候!”

    晨熙加快脚步!

    叶朗朗紧随而至健步如飞!

    叶朗朗边飞边喊:“儿砸让爸爸看看你瘦了没有!哎我可怜的熙宝宝!”

    瘦屁瘦!

    我他妈昨天才见了你!

    晨熙深吸口气,低头从外卖里拿出了一个赠送的葱油饼,转头往叶朗朗脸上怼过去。

    臭傻逼!给老子死!!!

    叶朗朗张嘴咬住,叼着饼,嬉皮笑脸屁颠屁颠的跟在晨熙后边。

    沈深在寝室小客厅的桌子上铺上了桌布,在晨熙踹门而入的时候,抬眼看过来:“三楼都听到了朗朗的鸡叫。”

    晨熙把外卖往桌上一放:“不早习惯了。”

    也是。

    沈深点了点头,帮着摆外卖,然后发现饭有四盒。

    “我点顺手了。”晨熙转头看了一眼任航房门前挂的名牌,过去把它摘下来,放在了他旁边的空位上。

    然后他把多余的那盒饭在名牌面前放下,一拍手:“航航的精神与我们同在!”

    叶朗朗咬着饼,看看对面竖着的牌子,又看看牌子面前那盒饭,把吃了一半的饼放到了任航的名牌面前。

    沈深看了看那牌子,又看看那半个葱油饼,想了想,切了一瓣瓜,放到了牌牌面前。

    任航急匆匆吃完饭回来准备拯救他的宝贝儿子的时候,就看到三个人坐在桌前排排坐吃着瓜,沉默而肃穆的看着另一边桌上竖着的牌子。

    牌子前边,瓜、饭、菜和水一应俱全,甚至因为没有蜡烛而竖了个小手电筒。

    任航缓缓打出了一个问号。

    “我看你们宵夜是不想要了!”

    排排坐的哥仨齐齐一震:“任航你敢!”

    任航走过去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扔了,又把晨熙拎起来,赶到桌子对面坐好,然后自己挤到叶朗朗和沈深中间,脸一板,桌子一拍:“升堂!”

    叶朗朗一愣,迅速接戏:“威――”

    沈深:“武――”

    晨熙:“……”

    任航:“堂下何人!报上名来!”

    沈深:“大人,此人晨熙,林原人氏。”

    任航:“有何冤情?”

    晨熙:“……”

    草!

    你们戏瘾这么重怎么不他妈去读影视学校!

    海城大学欠你们一车小金人!

    叶朗朗给任航和沈深一人续了一片瓜,催促:“搞快点搞快点!”

    晨熙深吸口气:“我没瓜吗?”

    叶朗朗想了想,把切瓜的刀交给了晨熙:“你是负责造瓜的,尊重一下自己。”

    晨熙:?

    老子这就一刀捅死你们你信不信!

    晨熙愤怒的切了一片瓜自己吃:“我老板可能喜欢我。”

    升堂三人一愣,手松瓜落,随即大惊!

    任航撕心裂肺:“我就知道!!!”

    叶朗朗捶胸顿足:“我说什么来着!!”

    沈深吃了口瓜:“你怎么突然这么觉得了?”

    “他表白了?”

    “他对你做什么了?!”

    “他……”

    “都没。”晨熙迅速拦住了哥仨的脑洞,“就是,可能……”

    哥仨顿时露出了索然无味的表情。

    晨熙:???

    你们怎么回事?!你们在索然无味什么?!

    晨熙决定假装没看到:“我就怕他哪天突然表白了怎么办吧!”

    叶朗朗:“拒绝!”

    任航:“对,拒绝!”

    沈深:“拒绝,再不然就辞职。”

    “……辞职是不可能辞职的,拒绝应该也没用。”晨熙头疼。

    楼狮怎么可能让他辞职啊!

    楼狮一个霸总人设,是表白拒绝就能打发的角色吗?

    他又不是云飞扬!

    晨熙在哥仨发问之前迅速说道:“总之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辞职不可能,拒绝也没用,原因我不好说,你们想个办法让他移情别恋或者是不喜欢我!”

    哥仨都不是喜欢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类型。

    晨熙这么说了,他们也就不问,纷纷陷入沉思之中。

    任航深思片刻:“知道了!”

    哥仨转头看他。

    任航:“你现在去找个对象,让他知难而退!”

    “?”晨熙满头问号,“我找谁啊?”

    他说着,目光落在了对面三个人身上。

    出主意的任航和叶朗朗都是一愣,随即惊恐的抱住了彼此:“我们不行!我们不能跟楼狮做情敌!要被穿小鞋的!”

    于是晨熙看向了沈深。

    沈深满脸深沉:“你怎的想凭空污我清白?”

    晨熙:??

    你们他妈的能不能行!

    危急关头一个都靠不住!

    垃圾!

    竖子不足与谋!

    晨熙愤怒地一拍桌子:“下一个!!”

    叶朗朗皱着眉,然后一打响指:“有了!”

    “说!”

    叶朗朗:“我姐之前的两任对象都是渣男,她分手的时候当街把人从祖宗十八代骂到还没出生的第三代,对其恨之入骨――所以,成为渣男的代名词吧老四!”

    任航一想,觉得可行:“我觉得可以,谁不讨厌渣男呢!”

    沈深:“……你们怎的想凭空污老四的清白。”

    晨熙:“就是!被我渣的男男女女何其无辜!”

    沈深点头。

    晨熙期待的看向唯一一个还没出主意的沈深。

    沈深沉默片刻:“其实……”

    晨熙满脸希冀:“嗯嗯。”

    沈深:“实不相瞒,我母胎单身,无能为力。”

    晨熙脸上的笑容一点点消失。

    “想个办法啊!!”

    不想个办法,熙熙可能不知道哪天就突然暴毙了!

    “没办法了,当渣男吧老四!”叶朗朗一拍晨熙的肩膀,“是上天选中了你!”

    ?

    你有病病!

    “其实也不用。”沈深略一思考,说道,“你只要表现得流连花丛,像个渣男就行了,又不用真渣。”

    任航和叶朗朗闻言,一拍大腿:“我操,对啊!你多去搞几次联谊,搞几个弟弟妹妹的社交号,当一个中央空调不就成了!”

    晨熙浑身一震!

    草,爸爸说得对!

    晨熙豁然开朗!

    “这要是成了,你们都是我的救命恩人!!”

    晨熙火速摸出终端,正准备多加几个学院群,就听到隔壁寝室人来敲门,说楼下有人找。

    “找谁的啊?”

    “晨熙啊,不然还能找你?”

    应声的任航瞪大了眼:“滚!”

    晨熙几口把手里的瓜吃完,起身:“我出去康康!”

    任航酸溜溜:“快滚!肯定是哪家小妹妹小弟弟。”

    晨熙擦干净脸:“没办法,长得好,天生的,羡慕不来。”

    任航反手就想把手里的瓜扔晨熙脸上,但晨熙一阵风似的刮跑了。

    结果这一等就等了十分钟都没回来。

    叶朗朗眉头一皱:“干嘛去了这是,就是造人十分钟都该造完了。”

    任航啧啧有声:“粗鄙之语!”

    沈深:“污秽不堪!”

    叶朗朗翻了个白眼,拿着瓜站起来。

    任航和沈深也起身,打开了寝室门。

    这门一开,就听到口哨声和吵嚷声扑面而来。

    哥仨相互看看,凑到走廊边上往下一探头,就看到晨熙被人层层叠叠的包围着,脚两边堆满了各种各样的礼物。

    任航倒吸一口凉气:“是谁走漏了风声!”

    海城大学学制自由,正式上课的时间只有三年,跟高中似的。

    于是每年,大四的学生准备搬出寝室的时候,就有不少人狠下心去向喜欢的学长学姐表白送礼。

    一开始只是觉得,反正人都要走了,没成不亏成了血赚。

    后来就渐渐的变成了一个传统。

    但是人搬走又不是定时的,通常也就只有消息灵通的人才赶得上趟。

    海城大学的学生将最后这次机会称为“最终的缘分”。

    任航看着被包围住的晨熙,再一次问道:“到底是哪个鬼崽子走漏了风声!”

    叶朗朗想到他刚刚在楼下遇到晨熙的时候那一声吼,缩了缩脖子。

    哎,好像是本爸爸喊漏了嘴。

    沈深探头看看,捅了捅旁边的任航:“我看老四还应付得来。”

    “他哪次应付不来?”任航说,“拒绝别人表白这么多次都没被挂上学校论坛,怎么可能应付不来。”

    叶朗朗见话题跳过去了,顿时摇头晃脑:“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甚至还使人交口称赞,我们老四……”

    叶朗朗说到这里,诡异的停下了。

    沈深也意识到不对。

    “……他这不是挺擅长当个渣男的吗?”

    寝室母胎单身的哥仨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顿时一哄而散。

    晨熙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跑过来给他送礼物的人实在是太多,最终出动了搬运机器人,才把东西都搬回来。

    叶朗朗撑着脸:“你这是准备跟我们分赃吗?”

    “?”晨熙转头看他,“开什么玩笑,这些东西都是别人的心意,我准备带回去好好保存的。”

    哥仨听到这发言,满头省略号。

    都是别人的心意。

    你品品!你品品这话!你还用学怎么当渣男?

    我看你就是中央空调的化身!

    沈深沉默两秒:“……你带回去,是带回楼狮那里吗?”

    “对啊。”晨熙点了点头,“不然还能带哪里去?我老板又不会介意我这些东西占他地方。”

    草!!

    你品!你细品!

    把别的追求者送的礼物带回另一个追求者那里,还理直气壮的说那人不会介意!

    哥仨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杀人诛心。

    你手段可以啊,晨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