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你不要过来啊 > 第 64 章
    第六十四章

    晨熙浑身紧绷,颈侧的动脉随着急促的心跳而鼓噪着,落入楼狮的掌心,那些慌张无措所带来的跃动便显得清晰无比。

    楼狮摩挲着掌下的皮肤,柔软滚烫,又带着年轻人所特有的勃发的生机与力量感。

    他指尖在晨熙后颈轻碰着,从鼻腔中发出一声细微的轻哼:“你不知道?”

    晨熙感觉自己要死了。

    熙熙明明只是一只小猫咪,可怜弱小,与世无争。

    熙熙为什么要经历这些!

    晨熙不禁感到悲伤。

    但晨熙仍旧坚强:“……我不知道啊。”

    他垂着眼,不敢去看楼狮,声音更是小得几乎听不见了。

    楼狮也不跟他纠缠这个问题,他轻笑一声:“那你现在知道了。”

    晨熙:“……”

    草!!

    熙熙上当了!

    晨熙瞪大了眼,抬头看向楼狮。

    楼狮却并没有放松手上的力道,反而是眯了眯眼,更用力了些。

    “我倒是挺想多感受一下你的渣男行为,让我当你第一条船怎么样?”

    楼狮嘴上说得这么大度,却满脸都写着“敢乱上船腿都给你打断”。

    听到这话,晨熙的视线还没来得及与楼狮对上,就瞬间缩了回去。

    晨熙垂眼,盯着楼狮扣着他手腕的那只手,肩膀耷拉着,连总是乱翘着的头发也怂怂的贴下来,像极了一只被意外触碰到就缩回壳里去的蜗牛。

    车里的空间明明很大。

    车里的换气系统也在正常运作。

    恒温器始终无声的维持着舒适的温度。

    仪器运行的细微声音落入耳中,证明它们仍旧在辛勤的工作。

    但晨熙有些恍惚。

    他就是觉得,这昏暗的车厢里,氧气似乎要耗尽了,空气也燥热得不像话。

    连地方也变窄了,但以往让他感到安全而舒适的狭窄空间,此时却变得格外的危险。

    强烈的压迫感扑面而来,危机降临的预感让小动物浑身戒备。

    脑子里像是有只手,强而有力的将思维搅成了一团浆糊。

    我哪敢说话啊。

    晨熙混混沌沌的想。

    熙熙又不想嗝屁,熙熙又能怎么办呢?

    跟楼狮谈恋爱这种事,简直就是在死神的镰刀上跳舞,是想都不敢去想的。

    晨熙轻轻挣动了一下,想要从楼狮的钳制之下逃出去,却换来了更为有力的压制。

    楼狮可不是会退缩的人。

    他的字典里,每一页每一行都写满了进攻。

    何况晨熙还没拒绝呢。

    楼狮眯了眯眼。

    成年人的世界里,没有拒绝,就是可以继续的意思。

    楼狮扣在晨熙后颈上的食指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擦着那一点肌肤。

    那点轻柔的触碰酥酥麻麻的,电流一般的迅速过遍了全身,连同四肢都变得绵软无力起来。

    晨熙感到楼狮的手指一顿,而后眼前的黑影愈来愈近,几乎要将他吞噬进去。

    晨熙脑子嗡嗡响,感觉自己像是一个溺水的人,迫切的想要抓住点什么依靠,脑子里却空茫茫的,什么也握不住。

    温热的气息一点点的贴近。

    晨熙喉咙发紧,慌张无措,手心都沁出汗来。

    晨熙垂死挣扎,磕磕绊绊:“老、老板,我……我不要你当我第一条船。”

    楼狮一滞。

    晨熙缩了缩脖子。

    熙熙明明只是一只普普通通的小……

    晨熙浑身一震!

    他福如心至,恍然大悟,灵台空明,醍醐灌顶!

    下一秒,楼狮就感觉手下一空,紧接着眼前也是一空。

    他低下头,看到白色的猫崽子如同一道闪电,从一堆衣服里钻出来,飞速蹦下座椅,藏进了椅子底下。

    楼狮深吸口气,阖上眼。

    “出来!”

    “喵!”

    呵,有本事你进来!

    “你躲什么?”

    “喵!”

    你放屁!

    熙熙这是躲吗?熙熙这是在找时光机!

    楼狮听不懂这会儿的猫语了。

    但成年人的活动被打断,心意还惨遭拒绝,楼狮相当的不爽。

    他把晨熙落下的衣服团吧团吧扔到了一边:“就你这心理素质,还想当渣男?”

    躲在座椅底下的猫崽子一愣,被搅乱的思维一点点被捋直,然后缓缓地僵住了。

    不是。

    楼狮怎么知道他要学当渣男的来着?

    这不是他们寝室四个人的小秘密吗?

    晨熙愣住。

    晨熙感觉自己抓住了盲点!

    草啊!

    有内鬼!寝室里有内鬼!!

    楼狮你缺不缺德啊!竟然在我寝室里收买内鬼!

    是谁?!谁!

    哪个逼出卖老子!

    出卖老子就算了,还拱火让熙熙来给楼狮送人头!

    熙熙这就出去鲨了他!!

    晨熙愤怒的从座椅底下探出了头,被楼狮眼疾手快的揪住后颈,拎了出来。

    猫崽子四只爪爪疯狂乱蹬,大声喵喵叫着,猫眼瞪得老大,看起来生气极了。

    这怒气来得没头没脑的,小肉垫甚至直接蹬到了楼狮脸上。

    楼狮都要气笑了:“我还没生气呢,你气什么?”

    晨熙不敢置信的看向楼狮,缓缓冒出了一个问号。

    你还生气?

    你还想生气?

    你还有脸生气?!

    晨熙蹬着腿去够终端。

    楼狮把猫放下,看着他一捞终端,噼里啪啦:「老板,你解释一下你为什么知道我要当渣男!」

    楼狮扫了一眼那一排字,又看向晨熙,没说话。

    晨熙疯狂扫射:「?在?你为什么不说话?你解释!」

    朗朗深深航航多么单纯的三个孩子,竟然就这么被金钱腐蚀!

    你怎么能对他们干出这种禽兽不如之事?!

    熙熙这就去把那个内鬼揪出来鲨了,至少要鲨出一个云涟漪限量手办的钱才能平我心头之恨!!

    让你们恰烂钱!

    楼狮沉默片刻,说道:“我在你的终端里装了个小玩意。”

    晨熙内心激烈的谴责戛然而止。

    晨熙愣住。

    晨熙渐渐瞪大了眼。

    晨熙:「你在我终端里装了监控?」

    楼狮:“嗯。”

    晨熙:「……什么时候装的?」

    楼狮:“刚认识的时候。”

    猫崽子张了张嘴,又闭上,又敲字:「所以你一直看得到我终端上的动静?」

    “对,但我只看了几次。”楼狮试图给自己正名,“这次是意外。”

    ?

    意外?

    我看你就是个意外!

    还只看了几次?

    你还想看几次?

    晨熙气死。

    他开始疯狂回忆这段时间里,他拿终端干了些啥。

    那个论坛他已经一年多没有打开了,安全。

    平时口嗨基本上对觉醒者相关的内容只字不提,安全……

    晨熙给自己大大小小的秘密都过了一遍,感觉应该是没出什么致命漏洞。

    但没出漏洞他还是生气!

    就算是熙熙,终端里也是存着一些这样那样那样这样的嗯嗯小视频的好吗?!

    虽然已经很久没看了,但是要是被老板发现看小x片,光是想象一下,这种尴尬感都要穿透脑子覆盖全身了!

    晨熙怒瞪着楼狮,气着气着又觉得无比委屈。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

    我这么相信你!你怎么还在我终端里搞名堂!

    「你怎么这样???」

    晨熙委屈到爆炸!

    他长这么大,从没受过这种委屈。

    还喜欢我呢!我看你根本就不喜欢我!

    你根本就是馋肥肥的天赋!

    楼狮你这个臭渣男!

    楼狮看着满脸委屈的晨熙,迟疑一瞬,伸手想要把猫抱起来,却被一爪子推开了。

    莫挨老子!

    猫崽子的力道实在不大,甚至于在这个时候,他还小心的收敛着指甲,只用柔软的肉垫来抗拒。

    楼狮低头看看被推开的手,没有再继续。

    晨熙叼起被楼狮扔到一边的衣服,转头把挡板往下一拉,穿上衣服,把挡板收回去,终端递给楼狮:“删掉!”

    他声音还是小,但跟之前细如蚊呐一般的气短不同,他说这话的时候带上了一点鼻音,光听声音都能清楚的捕捉到他委屈的情绪。

    “……好。”

    楼狮接过终端,把那个小玩意删掉。

    晨熙拿回终端,盯着楼狮,半晌也没等到楼狮说话。

    他瞪大眼:“你就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楼狮顿感棘手。

    他哪见过这阵仗。

    哪有人敢在他面前用这种语气,讲这种话?

    楼狮看着晨熙,破天荒的感到了无措。

    晨熙要气死了。

    道歉啊!!

    道歉你都不会吗?!

    道个歉熙熙就原谅你了!

    还是你连道歉都不愿意啊!

    晨熙简直就没见过楼狮这种人!

    他转头打开了车门,下车,迈着怒气冲冲的步子,跑走了。

    楼狮看了一眼晨熙的背影,发现他是回寝室之后,便收回视线,沉思片刻,拨通了唯一一位有家室的舰队长的视讯。

    舰队长飞速接通了视讯:“头儿!出什么事了吗?!”

    楼狮是很少主动找他的舰队长的,一般主动找了,就是告诉他们要准备出发去大闹的时候。

    舰队长看着楼狮微蹙的眉头,心中十分严肃。

    楼狮沉吟片刻,说:“我有一个朋友……”

    严肃的舰队长缓缓打出了一个问号。

    朋友?

    您有没有朋友,您心里没数吗?

    舰队长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没说。

    楼狮粗略的把情况说了一下,然后问:“他是想让我朋友说什么?”

    舰队长都不知道是先震惊“我们头儿有对象了”,还是先震惊“我们头儿对象跑了”,又或者是震惊“竟然有人敢对我们头儿态度如此嚣张”。

    最终他满脸镇定,半点看不出震惊的样子,对楼狮说道:“那位女士……”

    楼狮纠正:“先生。”

    “……”

    舰队长的镇定出现了一丝裂缝。

    楼狮仿佛没发现一般,做出了倾听的模样。

    舰队长定了定神:“那位先生,应该是希望您……朋友道个歉,或者是哄他。”

    楼狮眉头皱起来:“哄他?怎么哄?”

    “……”

    舰队长无声的吐出一串省略号。

    我竟然也有手把手教导头领怎么谈恋爱的一天。

    这谁想得到啊。

    舰队长一边震惊,一边非常干脆的给出了建议:“道个歉,或者是在床上滚一晚。”

    楼狮一顿。

    舰队长解释:“他很信任您,而您这个行为辜负了他的信任――另外,我认为他会主动提出让您说点什么,是想要个台阶下来,好跟您达成和解。”

    “这种行为,我一般称之为撒娇。”

    舰队长分析得有理有据。

    “所以我觉得,还是直接滚一晚最干脆。”

    楼狮没点头也没摇头,只是慢吞吞地纠正:“不是我,是我朋友。”

    “……”舰队长镇定,“抱歉,是我口误了。”

    楼狮点了点头,挂断了视讯,下车,决定顺了晨熙撒娇的意。

    至于舰队长的建议。

    楼狮觉得他大概承受不住滚的对象突然变猫的冲击。

    觉醒期还没过呢。

    楼狮想,半点没把晨熙拒绝的话放心上。

    不要他当第一条船而已。

    第二条船也不是不行,第三条第四条,楼狮也不在意。

    反正炸了别的船,他就是唯一一条了。

    小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