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你不要过来啊 > 第 65 章
    第六十五章

    楼狮活这么久,这么些年,都极少做道歉这种事。

    他自小生活的环境之中,所适用的都不是什么公平公正的社会准则,大都是弱肉强食的丛林环境。

    从小,他对有人死去这种事情,就完全没有同理心。

    连死亡都不放在眼里,就更不用说做错了事情、伤害了他人之后去道歉了。

    在他的观念里,弱小就是原罪。

    不过经历这么多年,普世概念里哪些事情是错的,哪些是对的,楼狮心里是有数的。

    这事的确是他不地道。

    别说是身为普通人的晨熙了,哪怕是放在任何一个星盗身上,这也是很不地道的行为。

    就是黑曼巴都不会做这种事。

    楼狮没坐摆渡车,慢吞吞的往校园深处走。

    晨熙在摆渡车还没挺稳的时候跳了下去,把摆渡车上的广播安全提醒远远的甩在后边,怒气冲冲的杀回了寝室。

    他走的时候,叶朗朗和任航陷在沙发里当咸鱼,沈深在那里打游戏。

    他回来的时候,叶朗朗和任航已经“噢啦啦啦啦”的打起了游戏,率先摸出手柄的沈深已经被挤到了一边,抱着一袋子零食在啃。

    晨熙一脚踹开门,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冲了进来。

    沈深转过头来。

    叶朗朗和任航还在激情对战。

    沈深:“回来动静不要那么大。”

    任航:“就是就是,怪吓人的。”

    叶朗朗一声大喝:“给老子死!”

    任航怪叫一声,噼里啪啦左右左右ABAB一顿操作,正要反杀的时候,晨熙长腿一跨,直接坐在了他们对面的沙发上,挡住了他们的视线。

    晨熙脸上的怒气太明显了,让沉迷游戏的三个人齐齐一愣。

    晨熙脾气有多好,他们几个简直再清楚不过了。

    叶朗朗瞬间扔掉手柄:“怎么了?怎么了这是?”

    任航眉头一皱:“出什么事儿了?”

    沈深把手里的零食往旁边一放:“谁搞你了?”

    不怪沈深会问出这个问题,因为这事是有前科的。

    曾经有人私底下开过盘,就是如何使晨熙生气,成功把晨熙惹毛的人可以通杀全盘。

    这个赌局相当的恶劣,也不知道是哪个瘪犊子搞出来的。

    晨熙并不知道这回事,因为跑来挑战这个赌局的人,全都被寝室里的哥仨给通杀了。

    开玩笑。

    他们寝室这个年纪最小的弟弟,虽然有点傻乎乎的,但他不仅脾气好,还是个小开心果。

    有的人就是有那种天赋,只要一笑起来,就让人忍不住也跟着乐呵。

    晨熙就是这种人。

    天天活蹦乱跳生机勃勃的,好像有用不完的精力和源源不绝的快乐。只要释放一点点友好,这颗生机勃勃的小树苗就会精神抖擞的,瞬间开花结果,把所有的果实都捧出来送给你。

    可好养活,也可招人疼。

    这臭弟弟,他们自己欺负一下就算了,别人凭什么欺负?

    叶朗朗麻溜的去倒了杯水,递给晨熙:“谁招你了?”

    “楼狮!”晨熙掷地有声。

    哥仨一愣。

    嚯!大事!

    都直呼“楼狮”,不说“我老板”了!

    就算是之前让他们出主意怎么拒绝楼狮的时候,都是一口一个“我老板”呢。

    看来是真的生气。

    叶朗朗问:“楼狮来了?”

    晨熙:“他在停车场堵我!”

    任航一惊:“他堵你干什么?”

    晨熙:“他表白!”

    沈深警觉:“表白你不至于生气,他欺负你了?”

    晨熙点头:“对!”

    哥仨大惊!

    靠!大半夜的在停车场堵人表白,还把脾气这么好的晨熙给欺负到生气了?!

    楼狮你到底在停车场对我们老四干了什么?!

    停车场那么暗!人那么少!

    任航拍案而起!

    “他mua的!走,找他麻烦去!”任航气势汹汹。

    晨熙一愣,伸手揪着任航坐下:“你们打不过他的。”

    “我们仨凑起来还打不了一个楼狮?!”

    “大不了不就是不要这份工作,工作可以再找,宇宙那么大,但老四只有一个!”

    “确实。”

    晨熙十分感动,然后拒绝了哥哥们的好意:“楼狮是觉醒者。”

    ……我日。

    兜头一盆冷水,哥仨瞬间冷静下来。

    任航小心提问:“他怎么招你了?”

    “他……”晨熙张口就要叭叭,但话到嘴边又紧急停住,咽了回去。

    这种隐私侵.犯严格来说是犯罪,对曾经是星盗的楼狮来说不算什么,但对生活在法制社会之中的几个普通人而言,却是绝对不妥当的。

    楼狮现在只是个大老板,要让人知道他干这种事,怎么想都不好。

    晨熙瘪瘪嘴,感觉抱怨都顾忌这个顾忌那个,更加委屈了。

    “就委屈。”晨熙反手把靠枕抱怀里,叽叽咕咕,“就是委屈。”

    叶朗朗看着晨熙这副样子,叹气。

    他们老四这是造了什么孽:“不委屈了不委屈了,要不咱们出去嗨几个小时再回来?”

    “不去。”晨熙哼哼唧唧,“你们明天还要上班呢。”

    哥仨顿时感觉心口一痛。

    你康,你康康我们老四!

    被楼狮欺负了还不把其丑恶的嘴脸曝光出来,自己心情不好却还关心他们明天要上班不出去嗨!

    多好一男孩子,楼狮你竟然也狠得下心欺负他!

    任航愤愤,但他也知道自己跟觉醒者对上是送菜。

    他把叶朗朗那个游戏手柄塞到晨熙手里:“走,爸爸带你飞,2v2来感受快乐!”

    晨熙拿着手柄,沉默两秒:“我比你强。”

    任航想也不想:“那爸爸你带我飞,有什么问题是鲨人不能解决的呢?一个不够就鲨两个,两个不够就鲨一群!”

    晨熙一想,觉得有理,于是挤到三个哥哥中间坐下,正要开始一局,门铃就响了。

    晨熙转头:“谁啊!”

    门外答道:“楼狮。”

    握草!!

    寝室里倏然一静,四个人面面相觑。

    任航有点慌:“怎、怎么办!”

    这背地里讲人家,跟人家当面出现在你面前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参考之前他们在群里说楼狮如何如何侃得飞起,但上一次见面的时候一个个安静如鸡,一个字不敢多说。

    那时候他们还不知道楼狮是个觉醒者呢。

    不是觉醒者倒还有一战之力,是觉醒者那基本只能躺平挨打了。

    沈深眉头一皱:“哪个傻缺带他进来的。”

    海城大学的宿舍进出管理还算严格,带宿舍系统认证之外的人进来,出了事情是追责到个人的。

    虽然一般也不会出什么事情,但因为追责制度,一般人都会选择带个话而不是放人进来。

    叶朗朗嘀咕:“要进来花点钱不就进来了。”

    刚刚得知了楼狮的黑科技手段的晨熙,却一点不觉得楼狮是花钱找人带进来的。

    ……我怀疑这人就是直接黑进来的。

    任航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开门吗?”

    “开啊,为什么不开!”晨熙一扔手柄,气势汹汹的去开门,“我倒要看看他还想干嘛!”

    被他扔在后边的哥仨一愣,看着晨熙的背影,相互看看,凑在一起嘀嘀咕咕。

    任航:“……老四拒绝楼狮了吗?”

    沈深:“看这样子应该是拒绝了。”

    叶朗朗一咂嘴:“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突然觉得老四……”

    他话语未尽,抬眼看了看另外两个。

    沈深奇妙的明白了叶郎朗没说完的话:“你是不是觉得老四像个在男朋友那里受了委屈,跑来跟朋友逼逼的狗粮制造商?”

    叶朗朗满脸深沉,点了点头。

    耳聪目明的晨熙听到他们的对话,脚步一顿,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任航一手按住一个,眉头皱起来:“你们瞎说什么呢!真要这样,老四干嘛费心拒绝人家?”

    就是啊!!

    晨熙悄悄给任航点了个赞。

    沈深叹气:“可是老四也不说为什么要拒绝,也没说他自己不喜欢楼狮啊?”

    任航愣住。

    晨熙手搭在门把手上,也是一愣。

    叶朗朗两手交叠,侦探附身:“合理推测一下,说不定老四其实没那么排斥楼狮,但却有什么不可言说的缘由,才让老四选择了这么一条路。”

    沈深满脸深沉:“确实,比如楼狮的家庭压力什么的。”

    “对,未婚妻什么的。”叶朗朗火速赞同,“小说电视剧里不都这么说的?”

    “那我们老四岂不是拿了个苦情剧的剧本!”

    任航脑子嗡嗡响。

    怎么你们人生赢家谈个恋爱都这么复杂。

    “……”

    晨熙脑子嗡嗡响。

    你们不去念戏剧学院真的是屈才了。

    这从剧本到演技,你们半点都不比人家专业的差。

    晨熙面无表情,打开了门。

    楼狮站在门外。

    寝室里哥仨齐刷刷停下了编剧本的行为,竖起耳朵。

    晨熙气鼓鼓的:“有事?”

    “要给你送的东西你还没拿走。”楼狮把手里的革袋拿起来,却在晨熙伸手要去接的瞬间举高了。

    “……”晨熙瞪大眼,“你举高了我也抢得到的。”

    我告诉你,我现在跳起来的高度我自己都怕!

    楼狮当然知道:“还有话想对你说。”

    晨熙瞬间警觉起来,转头看看后边六只亮晶晶的眼睛,正要直接关上门,就被楼狮一只手按住了。

    楼狮偏头看了一眼人来人往的走廊:“不请我进去坐坐?”

    “老板。”

    “嗯?”

    “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人这么坏。”

    “现在你知道了。”

    ??

    你还挺理直气壮昂?

    晨熙深吸口气:“脸皮也挺厚的。”

    楼狮摆出了一副“你说什么都对”的无奈样子。

    后边吃瓜的三只猹倒吸一口凉气。

    天哪!

    楼老板这是什么宠溺温柔包容的情根深种的表情!

    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会欺负熙熙的亚子!

    苦情剧本是真的!

    这其中定是有什么误会!

    楼狮抬眼看向三只猹。

    猹们迅速起身,纷纷钻进了叶朗朗的房间,为楼狮和晨熙腾出空间来。

    晨熙再一转头准备求助的时候,却发现哥仨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了踪影。

    晨熙:???

    你们怎么回事啊?!我还是不是你们最爱的弟弟了!?

    楼狮站在走廊里的时间有点久,久到都有不少人驻足好奇观望了。

    “进去聊?”他问。

    晨熙深吸口气,让开了门。

    楼狮走进去,合上门,看着晨熙去倒了杯温水端过来。

    他把手里的革袋交给了晨熙:“收好。”

    晨熙气鼓鼓的收好,然后坐在了楼狮对面,抱着靠枕:“还有事?”

    楼狮点头:“有。”

    “说。”

    “之前的事是我做错了,对不起。”

    晨熙一愣。

    他看着认认真真跟他道了歉的楼狮,张了张嘴。

    他是想让楼狮道个歉他好有台阶下,但楼狮真道歉了,他又感到了几分无措。

    之前不马上道歉,现在追过来道歉又算什么啊。

    晨熙心里嘀咕着,并不想放过这个下台阶的机会,又觉得就这么下了就亏了。

    晨熙把小半张脸都藏到了靠枕后边,看着坐在沙发上的楼狮。

    “我也没……不,我很生气!”

    楼狮看着小心观察他的晨熙,于是又一次说道:“抱歉。”

    晨熙磕磕绊绊:“我……你以后不准再这样。”

    楼狮点头:“好,抱歉。”

    “……”晨熙呆住。

    也、也不用这样一直道歉啊!

    但是老板现在看起来超好说话!

    晨熙微微瞪大眼,小心试探:“你真的删掉了哦?”

    “嗯,删了。”楼狮想了想,把手腕上的终端摘下来,“你要看看么?”

    晨熙一惊。

    他看看那终端,又看看楼狮,抱着靠枕,小心戒备的试探着伸出手,把楼狮的终端拿了过来。

    楼狮甚至体贴的把锁给解了。

    他的终端里东西实在是多,晨熙完全不知道应该翻哪些,而楼狮全然是一副随便他检查的样子。

    “……”

    搞得好像是熙熙无理取闹一样。

    晨熙心里犯嘀咕。

    晨熙放下手里的终端,又说:“也不准再威胁我。”

    “……”楼狮突然卡壳。

    ???

    你怎么回事??

    怎么你还想威胁我?!

    晨熙神情逐渐不平静。

    楼狮飞快点头:“好,之前抱歉。”

    晨熙抱紧了怀里的靠枕,小声嘀咕:“也用不着一直道歉……”

    楼狮问:“你原谅我了吗?”

    晨熙点了点头:“我本来也没多生气。”

    叶朗朗的卧室里的三只猹齐齐“操”了一声。

    你放什么屁呢!

    这话说得,好像之前怒气冲冲杀回来的人不是你晨老四一样!

    晨熙听到动静,转头看过去,发现叶朗朗的卧室门开着一条缝!

    晨熙愣住。

    晨熙开始扭曲。

    晨熙“噌”地一下站起来:“你们怎么偷听啊!!”

    不偷听怎么知道你这臭弟弟怎么回事!

    亏哥哥们这么担心你!你却在这里打情骂俏还撒娇!

    三只猹愤愤,“嘭”地一下关掉了卧室门。

    楼狮眉头一跳,将终端拿过来,给那位出主意的舰队长转了一笔钱过去,心情无比明朗。

    楼狮托着腮看着站在叶朗朗门前抓耳挠腮的晨熙。

    真的是在撒娇啊。

    怪可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