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你不要过来啊 > 第 72 章
    第七十三章

    云飞扬被晨熙蹬在脸上,舒爽的长叹口气。

    唉,可惜,为什么他的觉醒体不是猫呢!

    云飞扬想。

    猫多好啊,小小软软的一只,老可爱了。

    “不过那只猫怎么回事啊,好像是只薮猫?”云飞扬对自己那惊鸿一瞥不大确定,“是来找楼狮麻烦的人吗?”

    晨熙气冲冲地“喵”了一声。

    对啊,没错!

    “那楼狮把那只猫带走,应该是有别的用处……”云飞扬话说到一半,意识到后续发展可能会比较血腥,于是收了声。

    晨熙当然知道有别的用处。

    但有用处,跟老板把熙熙扔下,却带走另一只猫有关系吗?!

    没有!

    老板明明可以把我一起带回去的啊!

    明明并不用托付给云飞扬!

    晨熙想着,更气了。

    呵,你们人类根本没有心!

    晨熙深吸口气,从云飞扬手上蹦回桌子上。

    云飞扬在桌子上放了个七成新的软软狗床垫。

    云飞扬:“这是我以前觉醒期的时候用的,保存得还挺好。”

    这个小狗窝对晨熙来说还是有点大,但四四方方又绵软暖和。

    小猫猫跳进去,滚到一个角上,迅速团成了球。

    这世间人情冷酷,只有小狗窝还有一丝残余的温暖。

    云飞扬重新拿起感应笔,却没继续搞建模。

    他轻轻戳了戳晨熙:“你怎么了?”

    晨熙头也不抬,把自己怼在狗窝的小角落里,只是尾巴一甩,轻轻打了一下云飞扬的手。

    起开,让熙熙静静!

    云飞扬不。

    他撸了一把猫尾巴,又戳了戳晨熙:“有什么青春期的烦恼,跟哥哥说一说?不然楼狮把你暂时交给我,你回去的时候心情那么不好,我怕是要倒霉的哦?”

    晨熙终于舍得从角落里抬起头来。

    他伸爪子,勾到放在旁边的终端:「他为什么让你照顾我,不把我也带回去啊?」

    云飞扬一愣,看着这只也就他两个巴掌大的小猫猫,欲言又止。

    晨熙翻身坐起来,仰头看着他。

    “这个……”云飞扬挠了挠头,最终还是委婉道,“因为你太小了。”

    晨熙心里叽叽咕咕。

    小什么小?变回人类之后吓死你!

    “你太小啦,要是有个万一的,很难做出什么反应。”

    体型小意味着战斗力低下。

    云飞扬感觉小猫崽伸个爪子,也就能抓点小型的鸟雀和昆虫玩玩。

    而云飞扬,他的战斗力虽然没有楼狮那么强横,但怎么说也是在觉醒学校里受过专业训练的。

    再加上云飞扬好歹是云飞集团当代掌权人的幺子,别的不说,短暂的保护一只猫那是简简单单。

    晨熙听出了云飞扬的言外之意。

    不就是因为熙熙太菜所以安全问题被暂时交给云飞扬了。

    晨熙嘴一瘪。

    这个觉醒体又不是我愿意的!

    晨熙敲字:「那那些小型草食动物的觉醒者,是怎么变强的啊?」

    云飞扬说:“他们一般不变强。”

    晨熙:“?”

    云飞扬:“他们的高级课程里,基本上都是学习如何快速逃离危险,收拾细软卷铺盖跑路速度堪称一绝。”

    晨熙愣住。

    晨熙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你们觉醒者都他妈……

    哦,不对。

    晨熙想起来了,瑞比其实也是这么个德行。

    垂耳兔在装备不够充分的情况下,战斗力还不如一个特战士兵。

    但论起逃跑,他绝对是超一流选手。

    云飞扬说:“绝大部分小型食草动物,都是拥有其自身特有的躲避天敌的技巧的,高级课程一般就是针对这种特殊技巧进行强化,你多看看动物纪录片,核对一下你的觉醒体最擅长什么就好啦!”

    晨熙听了,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四只爪爪。

    那不是完犊子了吗?

    熙熙上哪去研究肥肥是怎么躲避天敌的啊?

    这傻逼觉醒体,特殊技巧它也不是逃命啊!

    晨熙想到自己那个忘忧的被动天赋,感觉一阵窒息。

    这个怎么强化?

    对上敌人,先试图萌混过关吗?

    先卖个萌,打个滚,露出小肚皮喵喵叫,让敌人给买猫零食吗?

    靠,有病吧!

    这心脏得是糊了多厚的猪油才会做出这等惊天地泣鬼神的弱智事情!

    晃晃脑子都能引起海啸了吧!

    晨熙第一万次在心底疯狂辱骂自己的觉醒体。

    要啥啥没有,干啥啥不行!

    晨熙骂骂咧咧。

    不不不,熙熙不能就这么轻易放弃!

    晨熙转头看了一眼窗外。

    他们现在在二楼,窗外有细小的枝杈随着风轻轻地摇晃,在房间里投射出倒影来。

    晨熙浑身一震!

    对啊!本肥肥爬树一流!

    晨熙把终端挂脖子上,从狗窝里跳出去,一跃跳上窗台,转头对云飞扬“喵”了一声。

    云飞扬没懂,正准备起身去把猫崽子拎回来,就看到晨熙瞄准了外边一根细小的树枝,当场一个信仰之跃,在窗台上一蹬腿,却因为窗台瓷砖的摩擦系数问题,脚下一滑,直接滚下了窗台。

    云飞扬愣住,云飞扬大惊!

    云飞扬扔下笔,冲到窗户边上,探头出去,发现晨熙挂在了下边一根枝杈上,两只爪爪紧紧的抱着树枝,尾巴一甩,圈住了旁边的枝条,勾着枝条一翻身爬了上去。

    云飞扬浑身一震!

    小猫猫这尾巴上树的技巧哪学的,怎么跟个猴儿似的!

    晨熙成功攀上了树枝,左右看看,几个腾跃跳到了云飞扬窗台边上的枝条上:“喵!”

    云飞扬猜测:“你要回去了?”

    晨熙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什么回去不回去的!

    熙熙要去侦查一下敌情,再做决定!

    云飞扬满脑袋问号:“那你等等啊,我送你回去。”

    想到晨熙刚刚才遭受到袭击,云飞扬当即揣上了一堆防身装置和安全性武器,下了楼。

    晨熙在树木交叠的枝杈间来回跳跃,时不时转头看看跟在后边的云飞扬。

    云飞扬仰头,一眼就看到猫崽子撅着屁股,蓄力,一跃而起!

    他四只爪子张开,直接飞越过两面墙,落在了大约八米之外的另一颗树的枝杈上。

    云飞扬愣住。

    云飞扬傻了。

    云飞扬木愣愣地站在楼狮庄园的围墙外边。

    我靠,这猫怎么会飞啊!!

    那根枝条是从楼狮的院子里探出来的,晨熙探头看了一眼云飞扬,小小声的“喵”一下,然后头也不回的猫进了茂盛的枝杈间。

    楼狮这个大萝北在哪里!

    让本猫猫康康,这个大萝北到底是不是花心的!

    晨熙四处嗅嗅,在树枝与树枝之间飞跃,悄无声息的,就连树枝的颤动都格外的轻微。

    然后他远远的发现了,在庄园正门口的大道上,站着两人一猫。

    分别是楼老板,保镖先生和薮猫女士。

    楼狮若有若无地往花园的方向看了一眼。

    薮猫耳朵竖起来,敲字:「他很有天分,在侦查与反侦察这方面。」

    楼狮没意见:“如果他想学,你愿意教的话。”

    反正技多不压身。

    薮猫女士点了点头,仰头看向从一个小箱子里取出了颈圈的保镖先生。

    的视力,哪怕隔着近百米,也清楚的看到保镖先生拿了个装饰性的颈圈,蹲下.身,给薮猫女士套上了。

    晨熙愣住。

    晨熙不敢置信。

    ??

    你还给项圈?

    你还真想养别的猫?

    我就知道!!

    熙熙就知道!!

    你们人类都是这样的!

    朝三暮四,朝秦暮楚,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猫猫有了第一只,就会想养第二只!

    养不了第二只,就会去猫咖撸别的猫!

    还会像现在这样,看到别家的猫或者路过的小.野.猫,都会拿着猫零食,冲着别的猫“咪咪”叫!

    简直无耻!

    这可是之前想绑走熙熙的坏猫!

    楼狮你没有心!!

    晨熙心态瞬间爆炸。

    他摸出终端,啪啪敲字:「我离家出走了。」

    把这话发出去之后,晨熙犹觉不够,紧接着打出一长串感叹号,刚准备发出去,又觉得这样显得十分不矜持。

    晨熙删掉那一串感叹号,愤愤地转头,一路蹿出庄园。

    你先不仁,休怪我不义!

    你敢养第二只猫!熙熙就敢找第二个饲养员!

    狮狮可以,熙熙为什么不行!

    晨熙向着云飞扬的背影一个纵跃,“喵呜”一声。

    决定就是你了!云飞扬!

    云飞扬听到动静,转过头来,下意识的伸手,接住了飞过来的猫。

    云飞扬感觉摸不着头脑:“不是回去了吗?”

    晨熙愤怒敲字:「我离家出走了!」

    云飞扬:“……”

    那你也挺能的。

    从你家离家出走到我家,直线距离足足八百米呢,真厉害。

    你们兄弟两个闹矛盾,不要把无辜的金毛卷进去啊。

    云飞扬心里这么抱怨着,身体却诚实得不行。

    他把猫往怀里一揣,美滋滋地走了,甚至还缺德的希望这兄弟两个闹矛盾的时间久一点,越久越好。

    发觉晨熙猫猫祟祟的过来又飞速离开的楼狮,看着终端页面上晨熙发过来的离家出走宣言,微微一怔。

    饶是楼狮再见多识广,也想不明白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保镖先生疑惑:“头儿?”

    楼狮眉头微微皱着:“晨熙……他离家出走了。”

    保镖先生满头问号。

    薮猫女士抬头看看茫然的两个男人,心中轻啧,给出了专业的看法:「小孩子内心很脆弱,领地意识和独占欲都很强烈,大概是因为我的出现让他感到不愉快了,我藏起来就好。」

    楼狮一顿:“你的出现让他感到不愉快了?”

    薮猫女士:「对。」

    楼狮又问:“独占欲?你的意思是,他对我有独占欲?”

    薮猫女士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但还是迟疑着敲字:「……对。」

    楼狮皱起来的眉头顿时一松。

    这是喜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