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你不要过来啊 > 第 75 章
    第七十五章

    云飞扬心中激动万分,恨不得楼狮当场滚蛋,把两只猫都留给他吸个爽。

    别说什么本质是人类之类的屁话。

    他常年不着家养不了宠物,现在好不容易有猫吸,哪管是真猫还是觉醒者。

    觉醒者怎么了,觉醒者就不是猫了吗!

    有本事被吸当场变人啊!

    金毛理直气壮。

    他兴致勃勃,正准备回去搜罗一堆猫玩具猫零食猫草猫薄荷之类的东西,就瞥见自家花园的灌木丛[email protected]@的晃动了两下。

    一小截黑色的尾巴尖从开始枯萎的灌木间露出来,然后一蹿,转瞬消失了。

    大金毛一顿,尾巴晃得更快了。

    是那只薮猫!!

    嗨呀!

    云飞扬眉飞色舞。

    快乐金毛蹦q着回了屋,喜滋滋地换上衣服,摸出感应笔来,继续建模。

    好好做送给云涟漪的模型,再好好养猫。

    云飞扬觉得自己马上就能获得爱情和猫双丰收的快乐,人生巅峰近在眼前!

    晨熙被楼狮揣在兜里,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他扒着楼狮口袋的边缘,抬爪摸了摸自己粉色的鼻头。

    鼻尖湿润,十分健康。

    是哪个小可爱在念叨熙熙?

    晨熙想着,然后唏嘘着叹了口气。

    身为一个芳心纵火犯,会想念他的人,那可是太多了。

    晨熙想着,又打了个喷嚏。

    楼狮垂眼:“病了?”

    晨熙摇了摇头,扒着楼狮的口袋边缘,看着楼狮走进自家庄园。

    保镖先生留在了庄园外边。

    晨熙从楼狮的口袋里探头看他,“喵喵”两声,跟保镖先生告别。

    留在庄园外边的保镖先生对猫崽子点了点头,然后满脸复杂的站在了车边上。

    等到楼狮和晨熙都进了屋,保镖先生偏头看了一眼跟上来的薮猫女士,深吸口气,忧愁的点了支烟。

    他早该知道的。

    早该知道,他们头儿对这小猫崽子的态度不对劲。

    现在想想,他应该在很早之前就发现的才对――应该早到当初在酒店,发现猫崽子竟然能钻到头儿肚皮底下、躺在头儿脑袋上睡得四脚朝天的时候,就发现的。

    不,不对,其实还能更早一点。

    他想起他们头儿让他报警去举报瑞比那个临时据点的事,那锦旗那奖金,犹如昨日,历历在目。

    怎么会这样呢?

    我们狮心以后要是变成了这种画风,还怎么混啊……保镖先生更为忧愁的吸了口烟,拿烟的手,微微颤抖。

    薮猫女士转头看他一眼,被烟味熏到,往后退了两步。

    保镖先生一顿,捻灭了烟:“不好意思。”

    白露微怔,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这人怎么回事?这人是星盗吧?

    星盗里还能有这么会体恤他人的角色?

    星盗团不都是上梁不正下梁歪的,就楼狮那种半点绅士风度都没有的人,怎么会有这样的下属。

    保镖先生大约能猜到这位女士的心态。

    “没办法啊,要吃饭的嘛。”他说,“都洗白走到明面上了,就得讲究一点。”

    白露:“……”

    倒也是。

    她收回惊异的目光,又听保镖先生说道:“不过,头儿可能准备回去了,晨熙是肯定会被留在安全的后方的。”

    白露敲字:「嗯,好事。」

    看来楼狮也并没有特别人渣。

    “……”

    保镖先生沉默片刻:“我把晨熙的资料给你吧,他有点特殊。”

    他说着,把晨熙的档案资料删删减减,留下一些可以对白露公开的信息,发了过去。

    收到资料的薮猫女士目光扫过终端页面,然后看着年龄,陷入了茫茫然的震撼之中。

    ……

    屋内。

    晨熙无比乖巧的蹲在了茶几上,仰着头看着楼狮。

    楼狮随手拆了包小鱼干,慢腾腾的撕成条,喂猫。

    晨熙有点紧张,见楼狮不说话,他干脆主动问道:「老板,你要去哪里?」

    楼狮答道:“回宇宙中去。”

    这个回答相当的委婉了。

    晨熙自己翻译了一下,这其实是要回去当星盗的意思。

    晨熙敲字:「不带我吗?」

    楼狮眉头一跳:“你要跟我去当星盗?”

    ?你说什么梦话呢?

    晨熙:「我去星际旅行,跟星盗有什么关系!」

    “旅行可以,但这次不行。”楼狮笑了一声,一边喂猫一边说道,“我准备回狮心去。”

    晨熙一愣,抬起脑袋看着楼狮。

    “我解散了狮心之后,宇宙之中的流言很多,绝大部分是说我有了爱人金盆洗手隐居的,还有一部分觉得我死了。”楼狮跟猫崽子对上视线,“不过现在来讲,前者的猜测倒也是差不离。”

    “……”

    晨熙没敢说话,低头哼哧哼哧啃鱼干。

    楼狮也不在意。

    他又拆了一包冻干,继续说道:“我收到舰队长的消息,说已经有人打狮心要塞的主意了,我得回去一趟。”

    这个晨熙倒是知道。

    就是主线剧情的最后一个大剧情,那位跟云涟漪同行的大影帝背后的阴影,指的就是笼罩在整个宇宙之中的混乱和黑暗。

    《星辰罅隙》这个游戏的主线剧情说起来也不复杂。

    整体来讲,就是原本稳定的宇宙局势,随着几方对峙势力的轰然倾塌而变得混乱丛生。诸方群雄逐鹿,最终结局是随着玩家的抉择与进度,其中一方得胜,收拢了诸多势力,从此宇宙再一次恢复清明的故事。

    但晨熙也很清楚,如今已经已知的五十多个主线的普通结局――即女主不谈恋爱不掺和主线的路人结局中,最后胜利的那一方里,都是没有楼狮的名字的。

    不仅没有他的名字,在主线剧情里,狮心这两个字其实都出现得很少,存在感极低。

    现在想想,楼狮身上大概还有一大堆跟主线有关的隐藏剧情,并没有被玩家挖出来。

    晨熙敲字:「最近局势会比较混乱,老板你不回去比较好。」

    晨熙琢磨了一下现在的剧情,应该是进展到了□□的阶段。

    黑曼巴和瑞比的争端,拉开了宇宙混乱的序幕。

    知道剧情的晨熙半点不慌,因为这些混乱的影响绝大部分都是边境星球,只要身在腹地,几乎没有任何影响。

    他的老家和如今所在的钴蓝星都属于国家腹地,并不在遭受影响的范围之内。

    楼狮看看晨熙敲出来的那排字,问:“你知道些什么?”

    晨熙:「其实也不是很清楚,但我知道你不回去的话,肯定不会有事,回去的话就说不定。」

    这用脚想都知道,楼狮要是回去重组狮心,十成十是直接滑进了隐藏剧情。

    问题楼狮的隐藏剧情,晨熙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样。

    这万一嗝屁了……

    晨熙想到这里,顿时变得无比焦虑:「老板你别回去了,咱们搞钱发展集团不快乐吗?」

    楼狮嘴角一翘,把猫举起来,举到眼前:“你怕我出事?”

    晨熙一爪子糊在楼狮嘴上。

    操,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乱拎重点!

    楼狮把猫爪子扒下来,握在手里捏了捏肉垫,笃定:“你怕我出事。”

    猫崽子深吸口气:「是啊!我怕你出事。」

    楼狮微顿,脸上显出了几分意料之外的惊愕,然后又迅速被他掩盖,透出一股格外轻松的愉悦来。

    “但我必须回去,如果这一次不趁机去争一争,我是不会得到安宁的。”

    晨熙一愣,觉得十分费解。

    “我就算不参与这些,也仍旧为人所忌惮,明里暗里的事情不会少。”楼狮揉了一把猫脸,“比起引颈待戮,我比较倾向于主动出击。”

    晨熙微微睁大眼。

    楼狮的担忧不无道理。

    主线剧情结束,对于玩家们来说,这个游戏就已经结束了。

    他们收获了结局,拿到了cg,最多最多再有短短一行字提到结局之后的故事。

    但玩家的历程结束了,晨熙他们这些土著的世界却仍旧还会继续前行。

    楼狮所说的事情,是很有可能发生的。

    楼狮是多牛逼的人物,白手起家拉起了一个狮心。

    他一天不死,对最后的胜利者都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一山不容二虎。

    从混乱之中厮杀而出的人会想尽办法弄死会对他有威胁的对手,这是用脚想都能想到的事情。

    “白露是个很合适的守卫,经验丰富,战斗力不弱,逃脱和藏匿能力也是一流。她平时会躲起来不让你发现,也杜绝有人发现她的存在,绕过她来伤害你。”

    白露晨熙当然知道,就是那位薮猫女士。

    但晨熙并不放心。

    不放心楼狮,也不放心他自己。

    现在楼狮的个人线他已经不认识了,隐藏主线要是也被触发,他就是个睁眼瞎,两眼一抹黑,啥都不知道。

    事情本不该如此。

    晨熙想。

    当初他怎么就倒了这么个血霉,觉醒当场被楼狮逮住了呢?

    晨熙不想跟着楼狮去见识硝烟与鲜血,但也不想楼狮离开去涉险。

    晨熙纠结的咬住了尾巴。

    他抬头看看楼狮,知道这头大狮子已经做出来的决定,也并不是他能够撼动的。

    晨熙不甘心:「你真要去?」楼狮点了点头。

    晨熙:「你真的有可能会出事的哦!但是不回去就不会!」

    “会让你有这样的担心,是我太无能了。”楼狮搓了搓下巴,“我不认为自己会失败,而且我也并不畏惧死亡。”

    晨熙瞪大眼,然后瞬间气死。

    你他妈会不会说话!

    什么叫不畏惧死亡?你他妈还想死?

    淦,你们人类真的很不负责,你怎么不想想你死了你养的猫怎么办!

    晨熙感觉自己要被气毙了。

    傻逼楼狮!

    不要管你了!你死吧!熙熙要想办法自保了!

    熙熙要去找个个人线还没跑偏的男主苟一苟!

    我看云飞扬那憨狗就挺合适。

    云飞扬毕竟是个点击就送的年下小奶狗,超可爱一蜂蜜味小甜饼,还是一个全部结局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人。

    没有一个死亡结局,非常安逸!

    安全感极强,跟你楼狮完全不是一个style!

    蹲在茶几上的猫猫努力深呼吸。

    不生气不生气,气出病来无狮替。

    晨熙敲字:「你去吧,我有备用铲屎官。」

    楼狮眉头一皱:“云飞扬?”

    「不然呢?」晨熙敲着字,又气起来了,「反正,你要去主动出击了。」

    他敲完,越想越气,一转头就要跑出去。

    楼狮一顿,一抬手按住了猫:“你生什么气?”

    被按住的猫蹬着四只爪爪,大声喵喵叫。

    楼狮把终端放到了猫爪边上。

    晨熙爪子一蹬,把终端蹬下了茶几。

    脾气还挺大。

    楼狮把终端捡回来,又放到了猫爪子边上,再一次问道:“你为什么生气?”

    晨熙再一次把终端一脚踹飞。

    楼狮还是头一次遇到敢这么跟他对着干的人,偏偏这人还不能打不能骂。

    他甚至没明白为什么晨熙会这么生气。

    他沉默片刻,又俯身,把终端捡了起来,放到了晨熙爪子边上。

    晨熙看也不看,仍旧把终端扔到一边,拒不交流。

    楼狮不厌其烦的把终端捡了起来,不厌其烦的问:“为什么生气?”

    晨熙火气半点没下去,甚至上了头。

    他尾巴一扫,又想把终端扫下去,却被楼狮按住了终端。

    楼狮又问:“为什么生气?”

    晨熙气笑了,他抬爪摸上终端:「你去主动出击,想没想过你人没了,我怎么办啊!」

    楼狮一怔,下意识答道:“……守寡?”

    晨熙:???我可去你妈的吧!

    你有病啊?有病去治啊!

    晨熙气疯。

    楼狮按着猫崽子,愣了两秒,突然福至心灵:“你这话,是以什么身份问我的?”

    我他妈的,我以……

    晨熙突然卡住。

    楼狮感觉自己马上要起飞了,他摸着猫,再一次问道:“是以什么身份问的?”

    晨熙:“……”

    以一只柔弱无辜可能将要失去铲屎官的小猫猫的身份问的!

    楼狮勾了勾猫崽子的下巴:“什么身份?”

    晨熙爪子摸上终端,感觉按着他不给走的手掌力道松了,急速敲字:「以社会主义接班人的身份问的!」

    楼狮愣住。

    晨熙一跃而起,以楼狮都反应不过来的速度,“唰”地一下,瞬间消失了身影。

    楼狮眯了眯眼,轻啧一声,站起了身。

    庄园外边,白露女士还沉浸在小猫崽崽已经22了的震撼之中不可自拔。

    她瞥见一团白色从屋里飞速冲出来,以惊人的跳跃力直接蹿上了花园里树,瞬间消失了身影。

    她神情一凛,时刻谨记自己的职责,紧跟着跑了出去。

    保镖先生突然变成孤零零的一个人,不由愣了两秒。

    靠哦,就你们觉醒者牛逼,人说不见就不见的。

    他心里抱怨了两句,准备趁着女士不在再抽根烟,结果烟刚点燃,就看到他们头儿满面春风的从屋里走了出来。

    满面春风。

    保镖先生深吸口气,这词跟他们头儿真的很不搭。

    但楼狮看起来,心情当真是好极了。

    是那种,前所未有的、突破历史记录的好。

    好到保镖先生觉得他现在凑上去,跟楼狮说以后不许砸飞船了,也不会被暴打,他们头儿甚至还会欣然同意。

    身为财务官的保镖先生觉得十分心动。

    他在楼狮走过来的时候迎上去,说道:“头儿,准备大规模作战的话,财政有些问题,你恐怕不能像以前那样自由了。”

    楼狮看他一眼:“你是说我出去打架的问题吗?”

    保镖先生小心的点了点头。

    楼狮干脆颔首:“好。”

    他答应完,就转头走向了云飞扬的庄园。

    保镖先生被落在后面,猛抽了一口烟。

    操!

    从今天开始,他们头儿恋爱这回事,他就是头号支持者了!

    谁他妈敢反对,就让他尝尝工资为负的滋味!

    保镖先生几口把烟抽完,长长的吐出口气。

    淦,没别的,就你妈爽!

    云飞扬欢天喜地。

    因为小猫猫在短短半个小时之后就去而复返!

    云飞扬站在窗边上,看着又把自己的脑袋卡进树洞里,在他院子树上自挂东南枝的猫。

    他拿着晾衣架,伸出去,轻轻戳了戳猫屁股:“楼狮走这么快啊?”

    晨熙像只死猫,被戳到了也一动不动。

    云飞扬觉得自己应该是猜错了。

    他又戳了戳猫屁股,问:“难不成楼狮养第三只猫了?”

    谁料正主不请自来。

    楼狮干脆利落的黑进了云飞扬家里,眉头一跳:“谁养第三只猫了?”

    云飞扬一转头,对上楼狮的视线,一个哆嗦,迅速缩了回去。

    然后蹲在窗户边上,抱着晾衣杆,竖起了偷听的小耳朵!

    楼狮看一眼二楼窗口探出头来的晾衣杆,懒得理这憨批。

    他收回视线,看向挂在树上的猫,慢吞吞道:“承认喜欢我这么难吗?”

    ?

    ??

    ???

    见证骨科现场的云飞扬差点没把晾衣架当成标枪扔出去,插死楼狮这禽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