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你不要过来啊 > 第 78 章
    第七十八章

    猫迈着小短腿,踩着六亲不认的步伐走出了房间。

    这要是还保持着人类的姿态,八成是怒气冲冲骂骂咧咧的样子。

    可惜。

    楼狮十分遗憾,然后也变成了觉醒体,从床上一跃而下,跟着走了出去。

    晨熙蹲在猫爬架上,居高临下的看着那头大狮子。

    大狮子不以为意,他懒洋洋地甩了甩头,趴在了猫爬架下边,打了个哈欠。

    晨熙趴在猫爬架上,压低身子,探出半个头来,细细观察。

    结果观察着观察着,楼狮就非常自在的睡了过去。

    晨熙惊了。

    靠,楼狮牛逼啊。

    跟老板一比,熙熙真是弱爆了!

    这才是能屈能伸(物理)的真男人,连个凉水澡都不用冲!

    谁看了不说一句牛批。

    晨熙唏嘘,看着猫爬架下边睡着的那一大坨,也一点点放松了,打了个哈欠,尾巴一甩,伸出爪爪抱住,刚打了个滚,仰头迎面就看到了一张放大的狮脸。

    “喵嗷――!!”

    晨熙吓得浑身毛“嘭”的一下炸开,其滚圆的程度简直堪比河豚!

    猫崽子爬的地方实在不高,狮子直起上半身就能轻易够到。

    楼狮一探头,直接叼住猫,把他从猫爬架上叼了下来。

    晨熙疯狂蹬着四只爪子,喵嗷喵嗷叫得仿佛楼狮在虐猫。

    楼狮一爪子把猫按住,给他一下一下的舔着毛。

    住、住口啊!

    猫崽子被舔得东倒西歪,好不容易挣扎着从狮子爪子底下站稳了,挥舞着两只前爪,按在了又一次凑过来的狮子的鼻尖上。

    晨熙不客气的伸出爪子,噼里啪啦一顿捶。

    但楼狮皮厚。

    大狮子顶着猫崽子宛如挠痒痒一样的抗议,脑袋一点点凑过去,然后轻轻碰了碰小猫猫的鼻尖。

    “……”

    晨熙脑子一懵,愣住,挥过去的爪子直接怼进了楼狮嘴里。

    大狮子非常顺嘴的舔了下猫爪,然后爪子一挥,把怀里的猫翻过来,看着猫猫的小肚皮,终于还是没忍住,埋头猛吸,做出了那等于云飞扬一般无二之事!

    晨熙四只爪子疯狂踢打着楼狮的脑袋,但仍旧没能阻止这头大狮子把他从头舔到尾,最后还团吧团吧抱着睡。

    楼狮第二天一早起来,神清气爽。

    晨熙看着他这副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但到了下午,楼狮跟他说拜拜的时候,还是呆怔片刻,给楼狮叼来了他忘记的公仔。

    楼狮接过公仔,一捏,却发现手感变了不少,再仔细看看公仔缝合的线头和先前爆开的地方,是已经做过修改的。

    楼狮有些惊讶:“你今天还把这个改了?”

    晨熙“喵”一声:「把里面的棉花换成了我的毛毛。」

    敲这排字的时候,晨熙还沉浸在那股奇怪的羞耻感里。

    其实如果是真正的猫咪的话,用猫毛代替棉花其实是挺正常的事,但问题联想一下他的本质其实是个人……

    不行,不能细品。

    一细品就觉得自己好像是个变.态一样!

    晨熙试图清理一下内心那种怪异的羞耻感,他敲字解释:「我也不知道有没有效果吧,但是反正收集起来的那些毛毛放着也是放着……」

    楼狮看着蹲在沙发靠背上的猫,笑了一声,转头去拿了梳毛刷出来:“过来。”

    晨熙两眼一亮,迅速从椅背上蹿下来,蹦到了楼狮腿上,躺好。

    梳完毛,楼狮就干脆利落的走了。

    他做事情一向雷厉风行。

    晨熙站在庄园门口,转头看了一眼在旁边叼着烟的保镖先生。

    保镖先生也被留下来了。

    他察觉到晨熙的视线,满脸沧桑的吸了口烟,说出了令社畜们闻者伤心见者流泪的话:“老板让我留下来加班。”

    晨熙:“……”

    一时间竟说不出他是惨还是幸运。

    不用上前线,是好事。

    但被留下来是为了加班这种事,也太悲苦了。

    “行了,这是你的新装备。”保镖先生重新摸出了一个小领结,给晨熙戴上,然后跨上了车,“有事找我,注意安全。”

    “喵呜。”

    晨熙目送着保镖先生开着车离去,看了一眼后边的房子,整只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快乐起来。

    耶!

    今天老板不在家,公司请了假!

    熙熙想去哪就去哪,想干啥就干啥!

    晨熙狂喜蹦Q,在庄园门口快乐的追了好一会儿尾巴,然后抖了抖毛,一路小跑到昨天埋牛排的地方,刨了刨那些枯枝落叶,然后刨出了一个空荡荡的纸袋。

    晨熙两眼一亮,转头四顾,却仍旧没有找到他的那位守卫女士。

    但晨熙并不在意,甚至还美滋滋的。

    小猫崽叼着纸袋,把它扔进了垃圾箱里,转头想着云飞扬家冲过去。

    晨熙从树冠上一路飞驰,“呼啦”一下落在了云飞扬卧室的窗户外边,伸出两只爪子哒哒哒的敲窗户。

    云飞扬!云飞扬!

    出来嗨啊!

    但很可惜,云飞扬身为堂堂总裁,跟小猫猫这种摸鱼怪完全不一样。

    云飞扬不在家。

    晨熙敲了半天没人应,才缓缓意识到了这一点。

    晨熙愣住。

    晨熙转头看了一眼云飞扬的这个庄园,庄园的格局跟楼狮的相差不大。

    风吹过庭院,那些常青的树种飒飒的响。

    真奇怪。

    晨熙想,前不久他刚住进来的时候,还因为这么大一片庄园是他一个人住而感到无边的快乐呢。

    现在突然就觉得冷冷清清的。

    晨熙傻愣愣地蹲在窗台上,低头舔了舔爪子,擦了两把脸,仰头对着周围可怜兮兮地喵呜喵呜叫了起来。

    让熙熙康康能不能把白姐姐骗出来玩!

    白露听到风中带来了奶猫的叫唤。

    可怜、柔弱、无辜,在安静得只剩下风声的环境里还显出了几分小小的寂寞。

    薮猫隐藏着身形,小心翼翼的在灌木间穿行。

    她直观的看到了她所要保护的那只小猫猫,正蹲在窗台上,可怜兮兮地叫着。

    是怎么了呢?

    白露想。

    不是爬上去跳不下来了,也不是受了伤,更加没有什么危险。

    但晨熙就在那里,叫得一声比一声可怜。

    ……到底是怎么了呢?

    白露女士疑惑,又有点微不可查的焦急。

    ……

    云飞扬最近一改他工作狂的形象。

    打从度假归来,云飞集团的小少爷就天天准时到点打卡,班也不加了,差也不出了,一到下班时间就一阵风一样刮走,不给他的爱慕者们丁点余光。

    云飞集团的员工纷纷猜测他们的小少爷是怎么回事。

    一说是豪门家族恩怨――因为大少爷最近进了董事会,所以一直努力证明自己能力的老幺自暴自弃了。一说是家中长辈身体出了状况――江湖传闻董事长之所以让大少爷进董事会,就是因为他身体不行了。

    众说纷纭,但在今天,支持率最高的,却是他们的小少爷谈恋爱了。

    据秘书亲眼所见,他们冷酷寡言的总裁,在今天下午会议结束的时候,看了一眼终端消息,然后露出了一个特别开心的笑!

    特别开心的笑!

    据目击者形容,就是那种遇到心爱之人,看到心系的人发来的消息时,带着些许稚气与少年纯粹的快乐的笑容。

    这本该是跟云飞扬这人半点关系都扯不上的形容,却得到了一众目击者一致的赞同!

    老天鹅啊!

    云飞集团最大的黄金单身贵族脱单了!

    总公司上下一片愁云惨雾。

    云飞扬感觉自己要起飞了。

    他搞到了云涟漪演唱会的贵宾票。

    就是那种――超前排,有座椅,视野极佳,还能进后台的那种贵宾票!

    时间在两个月之后。

    两个月的时间,够他把空间站的模型搞好了!

    云飞扬感到无与伦比的快乐,感觉自己迎娶女神的未来近在眼前。

    而在他到家之后,发现他的快乐并不仅仅是如此!

    他的院子里有两只猫!

    一只大的,一只小的,在玩躲猫猫!

    白露女士也不明白,她到底是为什么要出现在这只小猫崽面前。

    大概是晨熙叫得太可怜,又或者是她被猪油蒙了心。

    反正,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叼着咪咪叫的小猫猫跳下了云飞扬的窗台,钻进了灌木丛里。

    事后,白露女士深刻的反思了一下自己,并且迅速的给自己的行为找准了理由。

    ――明明是楼狮说让她教一教这宝宝侦查和反侦察技能的来着!

    没错。

    这是楼狮的意思!

    白露女士迅速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优雅而轻灵的跳了下来,目光如水的看着好奇的围着她转来转去的小猫崽子,敲字:「玩躲猫猫吗?」

    然后晨熙就被追着撵了一下午。

    云飞扬回来的时候,晨熙像是发现了救兵一样,腿一蹬,向着云飞扬一蹦。

    云飞扬接住了飞奔过来了流泪猫猫头,愣住:“怎么了?”

    “喵!”晨熙躺在云飞扬掌心,以一种高难度姿势捂着自己的猫屁股,“喵喵!”

    云飞扬没听懂。他抬眼看向习惯性藏在好逃跑的角落里的薮猫女士。

    白露满脸慈爱的敲字:「玩躲猫猫,输了就被打屁股而已。」

    云飞扬看着捂着屁股的小猫猫,小心问:“那他输了几次?”

    白露算了算:“83次。”

    云飞扬顿时用一种“你好菜啊”的眼神看向了晨熙。

    晨熙崩溃大哭:“喵!!”

    谁菜!谁菜了!

    你他妈才菜呢!

    你们一个个的怎么这样啊!

    给我等着,我告我老板去!

    等我老板回来,就把你们都鲨了!

    云飞扬就算再傻也感觉到了猫猫的愤怒。

    他赶紧哄猫:“没事了没事了,我们晚上吃小羊排开心一下!”

    晨熙喵喵的哭声一顿,揉屁股的爪子一收,运爪如飞:「好!我要双份!」

    晨熙看着云飞扬答应了,转头看了一眼正准备走人的薮猫女士,赶紧喊住了人,然后紧急敲字:「一份给她!」

    云飞扬当然不会有意见,他点完头,才问:“这是?”

    晨熙从他手心里跳下来:「这是白姐姐!」

    白露看了那个称呼半晌。

    嘴倒是甜,她想。

    云飞扬发现这是位女士之后,顿时像是饿了三个月的狗发现了肉骨头一样。

    “白女士你好!”云飞扬热情的迎了上来,“是这样的,我有一个朋友……”

    晨熙木着一张脸,听着云飞扬慷慨激昂地瞎编了一套他朋友跟某位偶像女神的相遇。

    他编得还挺长,长到白露都开始给小猫崽舔起了毛。

    薮猫的体形相比起FF来,也相当的大。

    但到底是不跟狮子一样,能让猫猫被舔摔好几个屁墩。

    晨熙头一次体会到被别的猫科动物舔毛的正确姿势。

    头顶上的舌头像把小刷子,舒服得小猫崽垂下了耳朵眯起了眼,喉咙里发出咕噜噜的声响。

    云飞扬顺手拆了一包昨天买的猫零食,一边继续发表演说,一边美滋滋的投喂小猫猫。

    晨熙迷迷糊糊的享受着这双重的快乐,感觉脖子上的终端震动了两下。

    他扫了一眼视讯来源,想也没想,点击了接通。

    楼狮看着投影里左手边是云飞扬,右手边是白露,有人舔毛有人投喂,被伺候到爽得尾巴都翘上天去的晨熙,差点当场病情复发。

    他冷笑一声:“舒服吗?”

    晨熙喉咙里“呜咕”一声,甚至懒洋洋的翻了个身,露出了小肚皮,显然是爽翻了。

    楼狮都要气笑了:“看来我不在,你好像更开心一点。”

    !!!

    有杀气!!

    晨熙一个激灵清醒过来,看着楼狮的投影,乖乖坐直了。

    但他嘴角还有云飞扬刚过投喂的鱼干片碎屑,头上的毛毛还有点湿,爪子欲盖弥彰的踩着一根逗猫棒,俨然就是一个猫猫出轨被铲屎官捉奸现场。

    楼狮感觉自己真的有被气到。

    他一抬手,挂断了通讯,看着飞船内壁的反光,感觉自己头顶隐隐约约像是有点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