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你不要过来啊 > 第 79 章
    第七十九章

    客厅里一片安静。

    云飞扬盘腿坐在地毯上,手里还拿着犯罪证物小鱼干,跟薮猫女士面面相觑。

    被楼狮挂断了视讯,晨熙低头看看终端,愣了两秒,随即瞪大了眼!

    槽!!

    楼狮竟然敢挂我电话!!

    晨熙愤怒的一摔终端,转头冲旁边一人一猫喵喵叫。

    云飞扬后知后觉的想起了楼狮所行的禽兽不如之事!

    他迅速放下了手里的小鱼干,一把把小猫猫举了起来。

    他语重心长:“小楼熙!你跟楼狮这样是不对的你知道吗!”

    旁边的薮猫女士微微一怔,抖了抖耳朵。

    ……楼熙是什么玩意儿?

    这年头难道还有随对象姓的陋习?

    “虽然现在婚姻的自由度很高,但你要知道,哥哥和弟弟还是不可以在一起的!”云飞扬说完,眉头一皱,惊觉不对。

    靠,婚姻法里好像并没有明确这个规定,只是民间约定俗成的伦理观念。

    云飞扬发现了法律漏洞,顿时心头巨震。

    说不定楼狮正是以这样的理由为借口,欺骗了幼年无知的小猫猫!

    小孩子多纯洁啊!

    错误的引导,看似有理的诡辩,有意的诱惑,但凡有其中一项,就足够让小孩子踏上歧途了。

    当代法制不行啊!!!

    竟然还有这么大一个漏洞!!

    云飞扬痛心疾首,十分窒息,满脑子都是小猫猫被变态看上,多年潜移默化反复洗脑之下,被诱骗上了不归路的剧情。

    云飞扬脑子里狗血瓢泼,一路火花带闪电,已经从恶性引诱一路发展到了囚禁黑化。

    云飞扬举着猫,满脸沉痛的怒斥:“楼狮该死!!”

    晨熙满头问号,他扭头看了一眼白露女士。

    白露女士也有点反应不过来,还在想什么哥哥弟弟乱七八糟的。

    云飞扬看着满脸茫然什么都不懂的小猫猫,心中小小的啜泣了一声,疯狂辱骂楼狮一万遍,然后柔声道:“小楼熙,你千万不要相信楼狮跟你说的什么哥哥弟弟谈恋爱是正常的话……”

    晨熙:“……”

    不是,我老板也没说过这话啊。

    晨熙愣了两秒,然后一蹬腿,恍然大悟。

    对了,在云飞扬这里,他还是楼狮的弟弟来着。

    忽悠了狗子这么久,晨熙心里不免升起了几丝愧疚,但下一秒,他就飞速的把那点愧疚扔到了一边。

    因为当初告诉云飞扬,晨熙是楼狮弟弟的人又不是他,是楼狮啊!

    楼狮讲的话,跟他晨熙有什么关系!

    晨熙迅速把那点愧疚揉吧揉吧扔到了一边,然后随着云飞扬对楼狮的抨击,跟着点头嗯嗯嗯嗯的叽叽咕咕。

    白露女士联系了一下上下文,好不容易搞明白了这中间的曲折,缓缓回过神来,看着跟云飞扬一起给楼狮激情扣锅的晨熙,慢吞吞地抬爪敲字:「你们这么搞,楼狮说不定会回来把你带走。」

    晨熙和云飞扬齐齐一顿。

    晨熙是一万个拒绝被楼狮带走的,而云飞扬却想到要是楼狮知道他给晨熙上眼药,那不死也要被扒层皮。

    云飞扬:“……继续来说我朋友的事吧!”

    晨熙听着云飞扬慷慨激昂的编完他跟云涟漪的初遇,然后像是怀春少女一样,期期艾艾的看着白露,小心翼翼地问:“就是……如果我、我朋友给他女神送什么比较合适呢?”

    晨熙翻了个白眼。

    你这个已经在做空间站的直男在说啥呢?

    白露女士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向她询问感情问题的男性――就别指望她平时相处的那些星盗能问出这种纯情的问题了。

    那群男人别谈喜欢了,基本上都是靠下半身思考,思考完就提裤子走人,对情情爱爱半点兴趣都没有。

    哦,当然,绝大部分女性星盗也是这样,像她这种渴望拥有一个稳定家庭的才是少数――虽然在她的概念里,家庭里有没有男人都一样,但她承认,她的确是非常喜欢她孩子的父亲的。

    可惜人死得太早。

    白露回过神来,她并不讨厌这种诚恳的感情,于是她敲字:「其实我也不太擅长这方面,你本身有什么想法呢?」

    狗子掷地有声:“我准备亲手做个手工空间站模型送给她!我可擅长这个了。”

    白露微怔:「我觉得很好。」

    晨熙扒拉终端的爪子一顿,不敢置信的看向那两个人。

    ?

    认真的?晨熙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对女孩子有误解。

    海城大学校园论坛里明明频繁有女孩儿发帖抱怨男朋友送的礼物太直男,其中被骂排第一的就是理工男的手工制品!

    但在座的两位都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狗子被哄得十分开心,信心满满的摸出了感应笔,打开他的工作台,美滋滋的把制作好的建模投影拽了过来。

    这人完全忘记他那个相逢和送礼的故事里,主人公是他朋友,而不是他本人。

    云飞扬高高兴兴的跟他们分享自己的巧妙构思。

    主要是说给白露听的,他想知道从女性的角度出发的话,他的这份礼物还需要添加一点什么。

    白露也不特意戳穿,只是安静的听着。

    晨熙一个文科生听得云里雾里,但仍旧坚强的竖着耳朵。

    云飞扬:“因为不知道她喜欢什么类型,所以这个空间站的模型是军民两用的设计。”

    白露仔细看了看设计图,指了指军用那边:「军用飞船型号不对,武器配备也是错的,尖峰型号的战机需要弹射通道而不是跑道,配备的弹头应该是CF-23、SL-44以及……」

    云飞扬恍然大悟,紧急修改。

    晨熙眼睁睁的看着原本还能称得上是明朗浪漫的空间站模型,一点点变成了冷冰冰的微缩钢铁军备站模型。

    ……不是,我觉得人家是不会喜欢这种臭男人的浪漫的。

    云姐姐当个爱豆真的很不容易,你怎么还给她增加人生难度。

    晨熙欲言又止,止言又欲,最后眼巴巴的看着越来越投入的一人一猫,放弃了挣扎。

    云姐姐不容易,熙熙好像比她更不容易一点。

    毕竟云姐姐玩脱了可以读档重来,熙熙的生命却只有一次。

    晨熙低头打开自己的终端,正准备点开寝室群叨叨两句,就看到了社交号上,被他置顶了的楼狮的头像。

    楼狮的头像是黑的,这还是头一次。

    他看着那个黑下来的头像,心里有点犯嘀咕。

    楼狮对他从来都是隐身可见的,现在突然黑了是几个意思。

    总不能是因为看到他跑到云飞扬家里来了,于是小心眼到把他的特权取消吧……

    晨熙一边敲字,一边想。

    不就是享受了一下猫猫的快乐,至于吗!

    晨熙轻轻叹了口气,然后把敲好的字发给了楼狮。

    晨熙熙:「老板不在的第一天,想她。」

    坐在飞船上皱着眉的楼狮扫了一眼这一条消息,还没来得及反应,就看到晨熙把这条消息迅速撤回。

    晨熙熙:「老板不在的第一天,想他。」

    楼狮气笑了。

    隔了这么久才来找他就算了,这得多不走心才能敲错字?

    他楼狮很好哄吗!

    楼狮抬手,无情的挪到了关闭按钮上,然后手腕一转,把跟晨熙的窗口拽到了墙面的投影仪上,放大,低头继续处理工作。

    晨熙等了半天都没等到楼狮的回复。

    楼狮不仅没有回复,头像也没有亮起来。

    晨熙愣了好一会儿,恍然。

    哦,这应该是有什么事,暂时不能跟他联系吧。

    毕竟宇宙中的危险那么多,楼狮一介星盗头子,又不可能走正规安全的航道。

    就是嘛!

    老板这么喜欢我,怎么会挂我通讯!

    肯定是遇到事了!不然不会头像都黑了!

    晨熙想到这里,想要说点什么,又不知道能说点什么。

    在真的遇到危险的时候,他又能怎么办吧。

    小猫崽子有点着急,抓耳挠腮好一阵,然后一拍猫腿,找到了自己能帮上忙的地方。

    他深吸口气,下定决心,打开论坛,把黑曼巴和瑞比的人物卡片上的信息删删减减,发给了楼狮。

    接着,他又复制删减了一堆这两边的得力干将的资料,一股脑的打包扔给了楼狮。

    别的他也帮不上,万一真有什么后果他也懒得想。

    这种事情跟忽悠云飞扬不是同一个等级的,一个不好楼狮真的会死。

    他又不是玩家,这游戏的攻略组玩家能做得出试探新的隐藏线路而杀死男主的事,因为他们在做过之后读个档又能重新开始,但晨熙不行。

    他的世界里,什么都只有一次。

    楼狮没了就没了。

    晨熙越想越觉得不安,闷头发了一堆东西过去,发完之后看着楼狮黑着的头像,仍旧忧心忡忡。

    然后在忧心忡忡之中,他看到楼狮飞快的接收了文件。

    晨熙愣住。

    他看了一眼依然黑着的头像,又看了一眼上一秒接收结束的文件,缓缓打出了一个问号。

    晨熙熙:「?歪?」

    楼狮没有回应。

    晨熙熙:「在?我知道你在!你都接收文件了!」

    楼狮不说话。

    晨熙迟疑了一瞬,又试探着发了个文件过去。

    那边又飞速接收,但仍旧一声不吭。

    晨熙愣住。

    晨熙瞪大眼。

    操!

    楼狮竟然真的把他的隐身可见取消了!

    晨熙瞪着聊天窗口,满心不敢置信,爪子一伸,给楼狮上了个在线对其隐身,然后愤愤的关掉了社交号。

    楼狮看看投影上的窗口,等了半天也没等到晨熙的下一句话。

    他一边阅读着刚到手的情报,一边不时关注着跟晨熙的聊天窗,一直到他把信息量巨大的情报文件读完了,又给狮心的情报组织下达了命令,也仍旧没等到晨熙的下一句话。

    奇怪。

    楼狮皱起眉来。

    晨熙怎么不继续哄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