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你不要过来啊 > 第 80 章
    第八十章

    楼老板照着钴蓝星海城的时差算着日子。

    他离开的第一天,他的猫没有找他。

    他离开的第二天,他的猫没有找他。

    他离开的第三天,他的猫没有找他。

    ……

    他离开的第八天,飞船通过几次弹射加速,在狮心要塞安全着陆了,他的猫仍旧没有找他。

    楼狮走下飞船,看着晨熙八天前发来的文件包,沉思片刻,给晨熙拉了个分组,拍了张照片,发了条动态,只给他的猫看。

    晨熙也在算日子。

    老板走的第一天,没有回他消息。

    老板走的第二天,没有回他消息。

    ……

    老板走的第八天,仍旧没有回他消息。

    小猫猫下班回家,摊着肚皮躺在猫爬架上,瞪大眼看着天花板,掰着jio算了算。

    第八天了!

    沈深都已经到了帝星,报好名要搬进新宿舍了!

    第八天了!

    三个公仔都缝完送出去了,甚至还给云飞扬和白露女士都缝了一个!

    第八天了!

    云飞扬的设计建模都已经完成,准备投入正式建造阶段了!

    可是垃圾老板还没有回他消息,还没有对不理他这事做出回应!

    晨熙憋着气,正想跳起来输出一波,让楼狮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被他扔在旁边的终端就滴滴滴的响了起来。

    猫崽子一愣,随即一喜!

    他一翻身坐起来,爪子一勾,把终端捞过来,得意洋洋。

    行叭。

    看在你来道歉了的份上,姑且原谅你这一次……

    晨熙点开终端,发现未读消息并不是来源于楼狮,而是来自他寝室群的一个@所有人。

    晨熙:“……”

    草。

    早不艾特晚不艾特,这会儿艾特干蛋。

    晨熙点开了群,一眼就看到了沈深发出来的寝室照片。

    小型单人公寓,没有室友,家电齐全,拎包入住。

    住在员工宿舍的叶朗朗和任航在下面酸出了几条街。

    晨熙整只猫往后一趟,抱住尾巴,幽幽的叹了口气。

    垃圾楼狮,不值得。

    晨熙点开社交动态,随手一刷,就看到了楼狮发的照片,发表时间是三分钟前。

    照片里灯火通明,钢铁建筑冷硬残酷,气势恢宏,隐约可以看到远处与草坪相接的巨大平台上停着几架战机的轮廓。

    晨熙没见过这样的场景,他抬眼一看,发现配图的文字是狮心。

    晨熙恍然。

    这里是狮心要塞。

    因为目前所出现的攻略里,游戏整体对狮心这个存在的着墨都不多,所以玩家们对狮心的了解,绝大部分就仅限于游戏初始设定之中提及的那些。

    反倒是晨熙这个土著居民知道得更多一些。

    比如狮心的势力范围足有六个超星系之多,几乎比一些小国家的疆域还大。

    比如曾有正规联军想要捣毁狮心星盗团,在吞并了其中两个星系之后,折戟于狮心要塞之类的。

    晨熙仔细看了看那张照片,半晌,惊觉这张照片里,那恢宏璀璨的巨大场地之中,竟然一点人气都没有。

    ――不是说流量方面的人气,而是活生生的那种人类的气息。

    这照片里,一个人都没有。

    这么空荡荡,怪可怕的,那亮堂的灯光一下子就显得无比苍白起来。

    猫崽子挠挠头,刚准备敲字问,又想到楼狮八天不理他的行为,面无表情地关掉了社交动态页面。

    然后他点开了保镖先生的通讯号。

    晨熙:「滴滴,李哥李哥,老板安全到达了,但我看那里怎么一个人都没有的?」

    保镖先生警觉:「你怎么知道的?」

    晨熙:「?他发了社交状态。」

    保镖先生满脑袋问号。

    社交状态?

    楼狮会发社交状态?

    他怀抱着不可思议不敢置信的疑惑,点开了他们头儿的社交号,动态一片空白。

    晨熙截了张图给他发过去。

    保镖先生确认了照片,的确是他熟悉的狮心总部,但他又看看自己这边的空白,懵了半晌,沉痛地接受了他们头儿的动态只对晨熙一人可见的现实。

    算了。

    只有晨熙可见就晨熙可见吧,谁让晨熙在楼狮那里地位特殊呢。

    保镖先生看着晨熙发来的问题,回复:「你怎么不直接去问老板?」

    晨熙面不改色:「那多不好意思。」

    保镖先生一愣,神情一动。

    喜事啊!

    晨熙都会不好意思了!

    保镖先生放下了手里的文件,非常认真的给他们头儿的爱情添砖加瓦:「这照片里的只是头儿的住所,因为某些原因,这里通常都是不会有人来往的。」

    晨熙一愣。

    他不敢置信的看着这几乎称得上是一座钢铁堡垒的建筑。

    住所?

    你把这玩意儿称做住所?

    那南丰庄园算什么?玩具房吗?

    晨熙:「这住所也太大了,这么大就他一个人……」

    晨熙微顿,想到楼狮先前的情况,突然就明白了过来。以前的楼狮,没人愿意靠近,毕竟谁都不会嫌命长。

    但这也太大了。

    小猫崽抖了抖耳朵,看着那张照片。

    这座堡垒大得过于开阔空旷,一个人呆在里边,可能连风声都听不见,也太……寂寞了。

    保镖先生并不知道晨熙想到哪里去了,他解释:「住所代表权势和地位,这是正常的。」

    晨熙应了一声,转头看了一眼自己所在的大房子。

    这个庄园接近4000平的面积,房子占地六百平左右,叠式架构,架空的一层又一个巨大的阳光房,但因为家里两个对绿植都没有什么兴趣,所以阳光房里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余下的部分就是花园、仓库、凉亭和一些琐碎的东西。

    就这,晨熙在一个人住了一周多之后都觉得空荡荡的有些难捱了,联系一下楼狮一个人在那么大的房子里,晨熙光是想想都觉得头皮发麻。

    他甚至觉得楼狮的狂躁表现,说不定有一半是独处时间过长憋出来的。

    晨熙挠了挠头,但这也没办法。

    楼狮思维失控,于是没人靠近他,没人靠近他,于是更加失控,这是个死循环。

    要不是他意外觉醒突然出现,楼狮到现在还在这个死循环里呢。

    那种情况显然就不适合主线剧情里最后的争端。

    晨熙敲字:「好吧,权势地位的象征确实要牛逼一点,可是老板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吧,应该用不着这么隔离了。」

    保镖先生回复得很快:「恐怕不行。」

    晨熙:「?」

    保镖先生:「除非你一直跟在头儿身边,不然谁都不能保证他会不会突然就失控。」

    晨熙愣住。

    他敲了一排字,删掉,敲了一排字,又删掉,最后什么都没说,关掉了聊天窗。

    晨熙一个鲤鱼打挺,看了一眼时间,发现云飞扬该回来了。

    晨熙迅速坐起身,从猫爬架上跳了下来。

    他姿态轻盈,像是一片白而绵软的羽毛一样,轻柔无声的落在地上。

    这得益于这几天的白露妈妈小课堂。

    白露女士也是个没有进行正规登记的觉醒者,她没有念过觉醒学校,却有一套自己的锻炼方式。由于她教导过自己儿子的关系,对于如何训练一个猫科觉醒者这件事,她相当的熟练。

    云飞扬作为一个接受过正经教学的狗子,在旁边一边捣鼓他的恋爱利器,一边查漏补缺。

    晨熙把终端往脖子上一挂,蹿上二楼,到了大露台上,无比熟练的几个腾跃,从露台飞向了花园里的乔木,找准了落点,爪下一勾,轻飘飘的落在了乔木的树冠上。

    白色的大尾巴从树枝上垂落下来,刚刚承受了冲击的树冠却半点摇晃都没有。

    晨熙低头看了看自己踩着的细小树枝,又看向树下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薮猫,得意洋洋的“喵”了一声。

    白露女士也回了一声,然后紧随着自树冠之间无声飞过的白影,飞速抵达了云飞扬家的院子。

    云飞扬院子里的安保系统,对于星盗女士和被星盗女士教出来的小猫猫一点用处都没有,以至于云飞扬每天回来的时候,总是能看到一大一小两只猫在他家院子里疯狂乱窜。

    云飞扬回到家里打开门,看着坐在机器人头顶上,喵喵叫着指挥机器人把今天新供货的小羊排送去厨房的猫,由衷的希望楼狮别回来了。

    接这个弟弟盘,他可是太乐意了。

    ……

    楼狮今天仍旧没能等到晨熙的消息。

    他点开自己的社交动态看了看,发现晨熙也没有给他点赞。

    但很快,他收到了保镖先生的视讯。

    楼狮接通视讯,走进了住所里:“什么事?”

    “头儿,晨熙找我了。”保镖先生说道。

    楼狮脚步一顿,偏头看向保镖先生,双眼微眯:“他找你?找你做什么?”

    保镖先生倏然警觉,发现气氛好像有点不对。

    他停顿了瞬间,稍微含糊了一些意思,说道:“他找我来了解您的事。”

    楼狮神情顿时放松了些许:“他要了解什么事?”

    保镖先生瞬间卡壳。

    晨熙其实也没了解什么。

    保镖先生思来想去,然后福至心灵:“他关心你孤身一人,会寂寞。”

    他说着,把跟晨熙的聊天记录发给了楼狮。

    楼狮看了一眼聊天记录,神情完全放松了。

    他捏了捏眉心:“他不好意思自己来问我?”

    “对。”保镖先生点头,异常笃定,“这一定是害羞。”

    楼狮显出了几分愉快,一边打开了跟晨熙:“他这几天在干什么?”

    宇宙航行之中的信号传输量有限,自然不能随随便便联通家里那边的监控。

    但保镖先生是可以的。

    他偶尔会注意一下猫的动向,但下班之后的绝大部分时间里,晨熙不是在跟随白露学习,就是在房间里乖乖睡觉。

    保镖先生诚实回答:“晨熙最近在跟随白露学习侦查与反侦查的技巧,非常努力,成果显著。”

    楼狮点了点头,干脆的向晨熙发送了视讯。

    晨熙蹲在灶台上,盯着锅里的小羊排,发现终端上的视讯通知,呆怔片刻,然后回过神,气势汹汹按下了接通键。

    视讯刚一接通,楼狮就看到投影中一张血盆大口啊呜一口咬过来,然后是猫崽子咕噜噜的威胁声。

    楼狮眉头一跳:“口腔清洁保持得不错。”

    晨熙一收嘴,超大声的“喵”一声,然后愤怒敲字:「八天了!今天是第八天了!你有空收文件没空理我!我生气了,你道歉也晚了!」

    楼狮一愣,然后沉默下来。

    他觉得他要是把他一直在等晨熙继续来哄他的实情说出来,刚开了个头的感情可能会遭遇到毁灭性的打击。

    楼狮正了正脸色,一脸肃容:“之前宇宙航行,信号不好,我想回复的时候已经进入无人区了,你看我这一落地就给你发视讯了。”

    晨熙闻言,惊疑不定的看着眼前的投影。

    的确也是有这样的情况的,毕竟宇宙那么大,通讯基站也不是哪哪都覆盖了。

    尤其楼狮走的还不是正常航道,正常航道里基础通讯是可以保证的,但非正常航道,晨熙一无所知。

    小猫崽子迟疑敲字:「真的?」楼狮点头:“真的。”

    晨熙心里有点犯嘀咕:「……行叭。」

    楼狮迅速转移了话题:“我听说你最近在跟随白露学习,还挺努力。”

    「是啊。」晨熙确认了楼狮的说法,「还不都是因为你。」

    楼狮没想到自己会听到这种话:“因为我什么?”

    「你看你回去了,都只能一个人呆着,这么可怜的。」晨熙认真敲字,「我只好勉强努力变强,让你不那么可怜了。」

    楼狮愣住。

    晨熙想起那张毫无人气的照片,又想起保镖先生说的话,不由唏嘘叹气:「老板,没了我,你可怎么办啊。」

    你连吃饭都没人陪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