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你不要过来啊 > 第 84 章
    第八十四章

    宇宙之中的斗争如火如荼。

    晨熙慌里慌张的努力学习。

    云飞扬生不如死水深火热。

    云飞扬在白露的注视下,切开了桌上的鳕鱼排,却犹豫再三没有吃下去。他沉默许久,问道:“我真的一定要吃吗?”

    白露:「吃,死不了人的。」

    云飞扬:“?”

    那你要求也太低了!

    白露认真敲字:「这鳕鱼排没放什么调料其实。」

    云飞扬大大的松了口气,左右四顾,没发现猫崽子的身影:“他人呢?”

    白露:「在跟楼狮视讯。」

    云飞扬露出了几分微妙的神情,欲言又止止言又欲,最后还是没说什么。

    他低头看了一眼鳕鱼排,深吸口气:“为了让楼狮也感受这份绝望!”

    旁边的薮猫满脸严肃的敲字:「对,为了让楼狮也感受这份绝望!」

    云飞扬两眼一闭,飞速把鳕鱼排吃完,刚准备腿一蹬摆好姿势承受这生命不可承受之重,却发现并没有之前的各种各样的肉类那么难吃。

    甚至还能品得出鳕鱼本身的甘甜。

    云飞扬大惊!

    竟然还真被小猫猫找到正确的烹饪方式了!

    这怎么行呢!这不可以呢!

    楼狮还没有品尝过小猫咪亲手做出来的生化武器,楼狮没倒霉,那他们两个的牺牲不就白费了吗!

    这不可以,得让小猫猫继续琢磨别的方法才行!

    白露抬头看了一眼云飞扬。

    云飞扬两眼一翻,飞速假装昏迷。

    白露女士拍了张照,发给了晨熙。

    摆拍完,云飞扬爬起来,满脸唏嘘:“小楼熙为什么不自己试菜呢?”

    当然是因为我阻止了他。

    白露女士想着,把晨熙连着鳕鱼排一起做好的翻糖饼干拿了出来。

    云飞扬看了一眼做成枫叶和银杏样式的翻糖饼干,算了算时间。

    云飞扬浑身一震!

    算算日子,他过几天就该出发去云涟漪在别的星系的演唱会了!

    云飞扬面色一喜,眉飞色舞,对白露女士说道:“我大后天要走了,你试菜加油噢,要坚强!”

    白露面色一变,“咔擦”一声踩断了爪子底下的翻糖饼干。

    她低下头,发现是一朵雪花。

    算算日子,距离冬天也不远了。

    海城滨海,纬度也不高,处在温带,冬天通常不下雪,唯一会带来难捱寒冷的,只有从海岸线边吹来的风。

    晨熙盘腿坐在沙发上,叼着块塑形失败的翻糖饼干,抱着饼干篮,看着自己显示正在视讯中的终端,走神。

    这段时间他一直不太敢主动给楼狮发视讯,因为新闻里隔三差五的有狮心的报道,对晨熙来说都是好消息。

    但怎么说,战场是很严肃的地方,晨熙总是找不准什么时候才适合给他老板发视讯。

    宇宙航行的时候,时差是把不准的,更何况狮心一直都在急行军。

    晨熙就总是在想,这个时候发视讯的话,会不会打扰到老板休息?

    会不会影响到他们的作战会议?

    会不会打断老板的思路?

    会不会影响到什么重要的谈话?

    晨熙叹了口气,把怀里的饼干篮放到一边,抱着靠枕,继续瞅着眼前投影发呆。

    就在刚刚,晨熙又看到了狮心星盗团的火力撕裂了长空至海渊的三个超星系,硬生生将黑曼巴和瑞比两个星盗团的地盘捅了个对穿的新闻。

    有关专家说,狮心这摆明了就是要血祭这俩给自己搭条通天道的样子。

    各国正规军都相当的紧张,生怕狮心下一步目标就是开始进入自己的国境线来点燃战火。

    晨熙没忍住,终于还是向楼狮发出了视讯。

    楼狮几乎是在瞬间就接通了视讯,但遮住了镜头。

    楼狮受伤了。

    晨熙能清楚的听到那边医疗机器人核对伤情并开始清理治疗的机械声音。

    什么清理弹片、消毒、切除息肉、止血、缝合……一听就让人头皮发麻。

    晨熙抱着抱枕,听到视讯那头传来器械碰撞的轻微响动,半晌,轻声问道:“真的有必要这样嘛……”

    “有的。”楼狮的声音沙哑低沉,“我不做到最厉害的话,等到争端结束,我们身边就经常会发生半夜枪击或者是出行飞船被爆破的事。”

    楼狮身份的隐秘性之所以能够保持得这样好,还不是因为没人能够轻易动摇狮心的地位和势力。

    背靠大树好乘凉这个道理,哪怕是用在楼狮身上,也是非常合适的。

    一旦狮心的存在压不住别人了,哪怕狮心上下齐心如铁桶一样,也根本挡不住汹涌而来的敌人。

    晨熙也明白这个道理,他闷闷地应了一声,垂下眼,看着自己的脚尖,轻轻晃了晃,然后问:“那我现在能看看你吗?”

    楼狮那边包扎,听到这话,抬眼看向他那边的晨熙的投影。

    晨熙并没有盯着什么都没有的投影看,而是垂眼看着自己左右晃动的脚尖,大半张脸都藏在靠枕后边,看不清什么表情。

    楼狮沉默一瞬,看向一旁镜面中的自己。

    额头上横拉出的一道长长的伤口才刚缝好,耳侧与颧骨处的伤还大喇喇的暴露在空气中,刚做完消毒。

    但这些的视觉冲击其实也还一般般,远不及因为撞击而充血成一片通红的眼球要来得可怖。

    这要是给晨熙看了,八成是会要做噩梦的。

    但他的猫说想看他。

    楼狮一边给医疗机器人下达了加快速度的指令,一边问:“怎么突然想看我了?”

    晨熙没说话。

    楼狮算了算时间,这才恍然惊觉他上一次跟晨熙视讯,已经是一个月之前的事了。

    他拉开了话题:“牛排学会了吗?”

    “没有。”晨熙想起自己的丰功伟绩,说道,“老板,我觉得你还是换个菜色比较好。”

    “嗯?”

    “我好像真没有什么厨艺天分,我觉得云飞扬都快死在我手上了。”

    而云飞扬的反应太惨烈了,以至于晨熙始终没有勇气自己去尝试一下。

    ――白露女士也并不允许他自己碰那些菜。

    楼狮不以为意,他小时候为了填饱肚子,什么难吃的东西没吃过:“总不会吃死人的。”

    “……行。”

    人都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的,熙熙明白。

    晨熙微微放松了一些,抬眼看了一眼仍旧黑着的投影,再一次问道:“我现在能看看你吗?”

    “怎么要现在看呢?”楼狮问。

    “……”

    晨熙张了张嘴,有些卡壳。

    然后他又听到了那边医疗机器人滴滴确认治疗效果的声音,以及某些器具碰撞的动静。

    晨熙抿了抿唇:“看你有没有缺胳膊少腿之类的,我好在家里趁早准备好相关的残障设备。”

    “哦。”楼狮躺下来,配合着医疗机器人进行眼球的清理和修复,声音听起来有些模糊,“我还以为你是想见我了。”

    晨熙一愣,嘴唇翕动着,嗫喏着似乎想要说什么,却又一个字都没憋出来。

    楼狮在洗眼睛,没看到,只是慢吞吞地说道:“我倒是挺想你的。”

    ……那、那不是当然的吗。

    你喜欢我,怎么能不想我呢?

    晨熙眼球微微颤动了一瞬,含含混混地哼哼了几声。

    楼狮没听清:“你说什么了?”

    晨熙脸藏在靠垫背后,沉默半晌,瓮声瓮气:“是……是有点想。”

    楼狮那边声音骤然安静了下去。

    “……”

    晨熙感觉一股火从头烧到了脚,他手上用力,紧紧的抠住了怀里的靠垫,感觉气血上涌。

    他深吸口气,解释:“就……这房子挺大的,我一个人住太空了,也许两个人住就不会觉得那么空……就、就是……不知道白姐姐能不能住进……”

    晨熙磕磕绊绊地说到这里,惊觉气氛好像有点不对,于是默默闭上了嘴。

    我日啊,我说的啥啊!

    我怎么就没管住我这张嘴!

    晨熙有那么一丝丝的崩溃。

    他紧张地一抬眼,看向那个黑漆漆的视讯窗口,却发现摄像头的遮挡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撤掉,露出了楼狮的身影。

    他的眼睛还没完全清洗干净,淌着点粉色的残留,金棕色的兽性瞳孔灼灼发亮。

    “眼、眼眼眼睛!老板!你眼睛怎么了!”

    晨熙慌了,他手里的靠枕往旁边一扔,看着楼狮身上还没有被剥离下去的带着血迹与破裂痕迹的战斗服,哆哆嗦嗦:“你……你眼睛还能看见吗?”

    他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这是几?”

    “一。”楼狮看着松了口气的晨熙,翘了翘嘴角,牵动了伤口,又迅速拉平,“白露不能住进来,但你可以继续想我。”

    “……”

    晨熙看着心情明显特别棒的楼狮,一时不知道是先紧张他身上的伤还是先紧张自己心口泛上来的那点小酸胀。

    最后晨熙把靠枕抱回来,盘腿坐在沙发上,拿了个做变了形的狮子翻糖饼干,“咔擦咔擦”的啃了起来。

    看天看地看饼干,就是不看楼狮的投影。

    楼狮接受着医疗机器人后续的治疗,心情好得可以哼起歌来。

    “我之前买了一些稀奇的小玩意寄回去了。”他说道。

    晨熙啃着饼干,也不抬头看他,哼唧应道:“什么啊?”

    “女巫的好感度药水,女巫的快乐饼干,女巫的温暖巧克力,女巫的返老还童软糖……”

    晨熙:“……”

    晨熙听完了楼狮报出来的一大串商品名,缓缓打出了一个问号。

    “是我的舰队长在这几年里找到的,本来目的是看看能不能利用这些东西来治疗我……”

    楼狮看着晨熙满脸震惊地样子,若有所思,“这个女巫的身份和地址非常隐蔽且多变,你有她的情报吗?”

    晨熙:“……”

    草!

    我有啊!我知道啊!

    我当然知道啊!!!

    《海的女儿》听说过没有?

    人鱼相关的故事里总是会有那么一个女巫存在,而在这款游戏里,女巫充当的就是游戏引导的人工智能,兼任内购商城的奸商的形象。

    游戏商城里的商品名,一水儿的“女巫的xxx”,效果不一,从好感度上涨到好感度清零,从情绪感受型药水到生理干扰型药水应有尽有,满足玩家们的一切需求。

    唯一的限制就是一个存档里,玩家自身只能使用三个药水,不然氪金大佬把商城扫一通就能直接通关了。

    云姐姐!!

    云姐姐啊!!您可真是个商业鬼才,竟然能想到把游戏商城里的东西拿到游戏里卖这种绝妙的主意!

    草。

    这游戏卖你们699简直就是跳楼上吊价。

    横看竖看上看下看,就突出一个全方位无死角的血亏。

    晨熙抬头:“……你买这个给我做什么啊?”

    楼狮指尖哒哒地敲着医疗床的边缘,明示:“因为听说这些东西对追人很有用处。”

    晨熙:“……倒也不必。”

    “嗯?”

    楼狮微顿,然后迅速做了一道阅读理解:“你的意思是……我不用这个,你也会喜欢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