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你不要过来啊 > 第 85 章
    第八十五章

    “……”

    晨熙怀疑楼狮的思想出了问题。

    谁能想到这么一个伤痕遍布、浑身都透着血与硝烟的痕迹的男人,竟然是个恋爱脑呢!

    谁能想到!

    这一点都不酷!

    晨熙觉得楼狮这人脑子里来来回回的怎么全都是谈恋爱。

    这事……有那么重要吗?

    “我没有啊。”晨熙小小声说道,“我……”

    他说到这里停顿两秒,然后迅速反应过来,迅速变得理直气壮起来。

    “你还没回来呢。”晨熙说,“你回来我告诉你。”

    “好啊。”楼狮意味不明地轻笑了一声,“那我等着。”

    那你可等着吧。

    这场混乱可持续了六年呢!

    晨熙心里嘀嘀咕咕,视线撇开,“咔擦”一口咬断了狮子翻糖饼干的脑袋,带着几分警惕的神情,关注着楼狮的下一步动静。

    楼狮看着投影里哼哧哼哧啃着饼干,眼神飘来飘去的晨熙,觉得他的猫这会儿不像猫了。他这会儿,像只随便有点什么动静,就会惊慌的弃饼而逃的松鼠。

    猫可爱,松鼠也可爱。

    楼狮这样想着,抬手脱掉了身上几近报废的战斗服。

    关注着楼狮动静的晨熙浑身一震!

    他紧急挪开视线,余光撇见红色时,又紧急转了回来。

    楼狮身上的伤更多,新的旧的伤疤纵横交错,血迹已经结成了血痂,进行过初步的清理,看着并没有那么可怕,但也能让人直观的感受到这人曾经经历过多可怕的事情。

    晨熙不是没见过楼狮身上的伤疤,但当代社会,疤痕修复的手段其实已经相当的完备了。他以前看到的,就是一些明显进行过修复的浅白色痕迹,并不如现在这样,伤疤如同丑陋的多足虫一样,肆意的攀爬在楼狮的身上,耀武扬威。

    晨熙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肚皮。

    放松状态下的肚子软绵绵的,一路摸过去,半点代表伤痕的起伏都没有。

    楼狮看到晨熙的动作,挑了挑眉:“回去之前我会去做修复的。”

    楼狮可没有什么伤疤是男人的象征这种思维。

    这些伤疤的确怪丑的,也怪吓人的。

    晨熙微怔,摇了摇头:“我不是说丑。”

    楼狮抬眼:“嗯?”

    晨熙又按了按自己的肚皮,抿了抿唇:“你……疼不疼啊?”

    这话问完,晨熙就觉得自己根本就是在说废话。

    这能不疼吗!

    楼狮再怎么牛逼哄哄,也是个正常人啊。

    是人,都会疼的。

    晨熙觉得楼狮身上任何一道疤,放到他身上,都能让他生不如死。

    我晨熙,这辈子,二十二年,受过最重的伤,就是小学六年级的冬天踩到冰瓷片,脚一滑把自己手给摔骨折了。

    其实骨折的时候痛感并不特别强烈,因为人体在遇到这种突发情况的时候,会本能的分泌肾上腺素来掩盖痛感。

    但就这样,晨熙都鬼哭狼嚎了一整天。他妈带他去找医生做矫正的时候,人家手还没碰到他,他宛如杀猪仔一般的哭声就已经响彻了整栋楼,把人医生和别的病号都吓得不轻。

    晨熙看着楼狮被清理伤口时眼都不眨的平静态度,想着楼狮得经历过多少次这样的事情,才会有这样波澜不惊的态度。

    一定是非常非常频繁的吧,频繁到受伤就仿佛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跟呼吸一样自然。

    天哪!

    老板这都是过的什么日子!

    晨熙越想越觉得楼狮好惨。

    没有朋友,找不到人一起吃饭就算了。

    怎么承受了精神的蹂.躏之后,连肉.体都要遭受这样的摧残!

    狗日的制作……不对,辱云飞扬了,天杀的制作组!

    我们老板做错了什么你们要这么搞他!

    楼狮看着晨熙逐渐扭曲的表情,有些不明所以。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伤口,刚想说这些都上了麻药的,早八百年没感觉了。但一看晨熙扭曲中带着浓重担忧的表情,他话到嘴边转了一圈,就变成了:“疼的,很疼。”

    晨熙看着竟然对他说出了疼的楼狮,浑身一震,整个人更扭曲了。

    天哪!

    他怎么这么惨啊!

    我老板多高傲一人,竟然会说出这种话!

    文案你简直不是人,你根本没有心!

    晨熙内心疯狂辱骂傻逼策划和傻逼文案,面上满是关切。

    “……”

    楼狮观察着晨熙的反应,惊奇的发现装可怜的效果竟非常显著。

    他微微一顿,开始思考着要不要管理一下表情,显得苍白虚弱一点。

    于是楼狮尝试着回忆了一下自己以往的经历,好找到那种苍白虚弱的感觉,结果他却发现,他打从觉醒起,就一路披荆斩棘,少尝败绩。

    整个宇宙中,一对一的前提下,能跟他五五开的,也就只有那位暂时消失了的战神一个而已。

    这样细细想来,他竟然完全没有苍白虚弱这方面的经验。

    楼狮顿时感到了几分扼腕。

    晨熙没发现楼狮的小心思,他只觉得他老板真是惨绝。

    表面牛逼哄哄,实际上是个小可怜!

    晨熙挠着头想来想去,却怎么都想不出一句能够宽慰到楼狮的话。

    可恶啊!

    熙熙引以为傲的哄人口才,在此刻竟毫无用武之地!

    晨熙抓耳挠腮,思来想去,最终干巴巴的憋出了一句:“老板你疼的话吃点糖……”

    楼狮一怔,看着一向机灵的晨熙有些无措又稍显笨拙的样子,忍不住笑了一声:“好。”

    晨熙被这一笑笑得头皮一麻。

    他看着楼狮,对方眼里的血色已经被清理干净,刚刚被滋润过的眼睛里还残留着一些药水润出的光,连金棕色的兽性瞳孔都显露出了几分柔和来。

    被楼狮这样的注视着……

    晨熙感觉呼吸停顿了一瞬,躲开了对方的目光。

    他抬手薅了薅自己的头发,试图把那点过电一般的麻痹感给驱散掉。

    这滋味,奇奇怪怪的。

    晨熙含含混混的这样想道。

    楼狮也任由他揪着自己的头发出神,他们保持着视讯,直到海城这边的天黑下来了,楼狮的治疗才算结束。

    晨熙回过神来,愣愣地看了一眼开始翻看起文件和影像资料的楼狮,又看了一眼楼狮正观看的影像:“这些是什么?”

    楼狮答道:“战争记录,用来确认一些情报和战损的。”

    晨熙一愣:“这些怎么是你做啊?”

    楼狮:“舰队长们都带伤,后勤已经忙不过来了。”

    晨熙听完,说道:“可是你也受伤了啊……而且,不是还有李哥吗?”

    楼狮手一顿,看了一眼时间:“今天是周末。”

    晨熙理直气壮:“周末怎么了,996是福报!最好007!愿意在公司007的员工才是真正的好员工!”

    楼狮一想,觉得很有道理。

    他本来也不喜欢处理这些琐碎的工作。

    只不过现在特殊时期,偶尔搭把手也不是不可以,但现在明显还是陪晨熙视讯更重要一点。

    楼狮想到这里,把投影一关,干脆的把任务发给了保镖先生。

    晨熙见他放下了工作,问:“老板,你说你什么时候能回来?”

    楼狮想了想,答道:“明年开春。”

    晨熙一愣,看着楼狮这么笃定的样子,迟疑了一瞬,还是点了点头。

    横竖也没事做,晨熙干脆撩起袖子,站起身来,走到厨房里去:“来,老板,我给你看看我臻至化境的杀人厨艺!”

    晨熙至今没品过自己做的菜是什么味道,每次他想尝试的时候,白露女士总是神出鬼没,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阻止他。

    “趁着现在白姐姐不在……”晨熙嘟哝着,看着冰箱里剩下的鳕鱼块和牛肋眼,犹豫再三,还是选择了他练习得最多的牛肋眼。

    有一说一,他基本每天都做一次这个牛肋眼,怎么也会有点进步的吧。

    毕竟白姐姐和云飞扬两个,都已经能吃完之后对他竖大拇指了。

    虽然表情很扭曲,但至少没有像今天吃鳕鱼排一样晕过去,也完全不需要洗胃了!

    晨熙想着,觉得自己的希望还是很大的。

    他抖擞起精神,开始热锅。

    楼狮撑着脸,好整以暇的看着晨熙在厨房里忙忙碌碌。

    刚准备下班的保镖先生打了个喷嚏,打开终端,看着他们头儿新发来的任务,沉默片刻,习以为常的坐了下来。

    他还能怎么办呢?

    他们这种财务官,一旦进入了一个势力,就是无法退出的,因为资金流向就等于情报。

    要么干活要么死,他能怎么办呢?

    他能怎么办嘛!唯一的出路大概就是鲨了楼狮自己上位。

    但楼狮是他能鲨的吗?

    真打起来,他连云飞扬都不一定搞得过。

    “李特助,还忙啊?”

    保镖先生抬眼,对加班结束的几个创技部程序员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狰狞又带着点虚弱的笑容来,隐隐约约的透着一股子杀气!

    几个程序员缩了缩脖子,警惕四顾,一溜烟的跑了。

    保镖先生怒气冲冲的坐下来,深呼吸。

    莫生气莫生气,气出病来无人替!

    南无阿弥陀佛,北无耶稣基督!

    清!心!静!气!

    保镖先生给自己作了套法,然后十分平和的看着他们头儿发来的战争记录,刚要点开,楼狮就又发来了新消息。

    消息是一串地址,而楼狮的命令只有一个字:「去。」

    保镖先生定睛一看,是个医院。

    他神情一肃,迅速站起身来,以标准的出任务姿态,迅速赶往了现场。

    也许是情报那边发现了什么间谍,又或者是什么敌对势力的秘密据点。

    竟然就在海城,掩藏得这样深,所图必然不小。

    甚至可能已经收集了不少头儿相关的情报……

    保镖先生一边分析,一边给楼狮发消息了解情况。

    他一连询问了好几条,楼狮那边的消息才姗姗来迟。

    保镖先生目光一扫,看到楼狮回复道:「晨熙食物中毒进医院了。」

    保镖先生:……

    保镖先生:???

    保镖先生脸上严肃的神情一点点凝固。

    看来是时候了。

    保镖先生面无表情地想。

    是时候找个良辰吉日,抓个幸运的舰队长,劝他鲨了楼狮篡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