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你不要过来啊 > 第 86 章
    第八十六章

    晨熙躺在床上,啃着今天份的营养药片,双目无神。

    这日子没法过了。

    晨熙想,并决定放弃一切与“适量”、“适当”和“大致”有关的菜谱。

    不是菜的错。

    都是我不配。

    晨熙转头看向在旁边给他削苹果的白姐姐。

    晨熙第一次亲眼看到白姐姐真正的样子,利落的短发,笔挺的坐姿,比起人物卡片上的样子,她真正看起来显得更为锋利和英气。

    晨熙注意到她脖子上仍旧戴着觉醒体时的那个项圈。

    黑色的项圈在白色的皮肤上显得格外的扎眼。

    晨熙愣了两秒:“项圈……”

    “嗯?”白露抬起眼来,察觉到晨熙的视线,面上毫无波动,睁眼说瞎话,“遮伤疤。”

    她说着,抬手把项圈轻轻往下拉了拉,露出一道狰狞的伤疤。

    脖颈是要害,这道疤的来源一定不是什么多好的回忆。

    晨熙迅速闭上嘴,跳过了这个话题。

    他开始抱怨:“你们都怎么吃下去的啊,你之前还拦着我试……”

    白露坚定:“凭信念。”

    晨熙:“?”

    白露直言不讳:“凭让楼狮也进一次医院的信念。”

    晨熙愣住。

    晨熙惊呆了。

    不是,你们倒也不必如此。

    我老板又做错了什么呢,他已经这么惨了,你们怎么还这个样子!

    白露并不觉得这个样子有什么不对。

    她削完了苹果,然后自己咔擦咔擦啃了。

    晨熙:……?

    白露抬眼看他,利落道:“你想吃?”

    什么?

    这难道不就是削给我的吗!?

    在病床边上削的苹果是给病人吃的,这难道不是常识吗!

    晨熙愣住。

    白露的脑子里完全没有这样的常识。

    她咔擦咔擦啃完了苹果,才说道:“很遗憾,你不能吃,只能喝白粥。”

    晨熙:“……”

    ……彳亍。

    白露问:“你还要继续尝试吗?”晨熙丧了吧唧的看着他白姐姐:“不了。”

    白露顿时露出了几分遗憾的神情:“可惜。”

    晨熙:……

    不要老想迫害楼狮啊!

    同是天涯NPC,何必呢你们!

    “不过也好。”白露说道,“正好云飞扬也要走了,我不用继续试菜。”

    晨熙微怔:“他去哪?”

    “去追随爱情。”白露答道。

    哦!

    晨熙想起来了。

    云飞扬要去看云涟漪的演唱会。

    晨熙收回视线,听着白露在旁边咔擦咔擦啃苹果的动静,想起楼狮之前跟他说明年开春回来,忍不住打开终端日历,开始算起了时间。

    现在已经是深秋,算算时间,再有小半个月,海城就该正式步入冬季了。

    四五个月听起来有那么点点长,但冬天都要来了,春天怎么都不远了。

    白露看了一眼翻看着日历的晨熙,问:“你在看什么?”

    “算老板回来的时间,他说他明年开春回来。”晨熙划拉着日历,看一眼天数。

    现在十一月初。

    距离明年立春还有一百零三天。

    但楼狮说的开春可能并不是立春。

    也许要更久一些,说不定要到春芽初绽,春雨绵绵的时候。

    所以可能还会要更长。

    “还有很久。”白露说道。

    晨熙点了点头。

    白露看着晨熙,想了想,建议到:“你可以跟云飞扬出去玩,一起去看看演唱会之类的。”

    晨熙这段日子一直都是庄园公司两点一线,一直跟随着他的白露很清楚。

    年轻人一般不这样。

    哪怕再多么死宅,两个月也怎么都该跟朋友相约着出去吃个饭玩耍一下。

    去云飞扬家搅风搅雨并不能算在常规的活动里,因为晨熙来来回回活动的范围,仍旧只有这么点。

    他每天就是,从一个四处满布着保护措施的地方醒来,钻进一个经过了特殊安全改装的交通工具,然后进入另一个满布着保护措施的地方上班。

    就连云飞扬那边,在发觉楼狮回归了宇宙之后,云飞扬都迅速做出了应对,给他的庄园防御系统做了升级。

    晨熙每天的生活几乎毫无死角。

    白露自己扪心自问,如果当初她来的时候面对的是这么一个密不透风的保护圈,而不是一只叼着小饼干的小猫猫,她很难找到下手的机会。

    这不止不符合年轻人的习惯,这还非常不符合一个猫科觉醒者的天性。

    猫是好奇心非常旺盛的生物。

    猫科觉醒者看待事物的态度多少都会受到一点觉醒体的影响。

    但晨熙就一点点想要去外界的表现都没有。

    “你大可以出去玩一玩,我会保护好你的。”白露有些担心。

    “啊,那不用……”晨熙摆摆手,手轻轻擦过日历,日历便恰巧滚到了新年的那一栏。

    晨熙一愣,突然就有点说不下去了。

    算算时间,他也有三年没有在家里过年了,因为从家里到钴蓝星的航程实在太长,来念大学之后,几乎只有暑假能够回去一趟。

    虽然也有经常跟爹妈视讯,但跟见面还是不一样的。

    而且也的确两个多月没有跟叶朗朗和任航他们出去玩过了。

    虽然隔三差五就去公司里看看他们,但单方面的见面,还是没内味儿。

    说来的确是有些寂寞。

    可是不行。

    至少今年――或者说,楼狮回来之前,他是不能回去的。

    毕竟宇宙之中的不定因素太多了,航行路上要是真出点什么事,那是真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晨熙胆子小,被之前的瑞比和白露连着搞了这两次之后,也有点不大敢随随便便出门了。

    “不用的。”晨熙接上了之前说的话,“我觉醒期嘛,还不稳定,万一在外边露出马脚就不好了。”

    白露闻言,迟疑的看了一眼晨熙,不大确定的提到:“我猜,你的觉醒期大概已经快到尾声了。”

    晨熙一愣,火速一个翻身坐了起来:“快结束了吗?”

    “失去意识还没有变回觉醒体,这是身体正在恢复稳定的象征。”白露解释道,“你最近变回来是不是也没那么疼了?”

    晨熙闻言,在自己身上四处摸摸按按:“真的啊!”

    白露确信:“那就是了。”

    晨熙面色一喜。

    他算了算时间,从他觉醒到现在也有五个多月了,按照觉醒期大约为三到六个月来算,他已经是觉醒期超长的那一挂了。

    也的确是时候进入尾声了。

    老天鹅啊!终于要结束了!

    平安度过觉醒期,还没有因为异常的觉醒年龄而经历那些乱七八糟的状态!

    一直担心着会不会经历发.情期这种令猫想要自杀的包袱终于可以放下了!

    晨熙眉飞色舞,高兴到可以在病床上当场表演一个劈叉!

    白露不明所以地看着晨熙:“……你怎么这么高兴?”

    “因为老板说我可能会经历发.情期!但我没有!”晨熙无比快乐,“而且他说有很多觉醒者都会在恢复人类生活之后,感到不习惯而露出觉醒体的样子。”

    “对。”白露点了点头,“觉醒者通常都是这样。”

    晨熙说着,贼骄傲的一挺胸:“但我不会!”

    白露微怔,这才意识到这只小猫猫虽然一天24小时至少有16个小时都保持着觉醒体,但在不必要的时候,他绝对是以人类的模样出现的。

    这其实很少见。

    因为觉醒者们大多都以自己的特殊为傲,尤其是在觉醒期的那些,都是小孩子,一个个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他们是亿里挑一的觉醒者,骄傲的享受着别人羡慕的目光和吹捧。

    但晨熙就不。

    他在上班的时候就假装自己是只小猫猫,只有自己在家的时候,才变回人来,不给别人知道。

    ――哦,其实有个例外。

    白露问:“你不准备告诉云飞扬你不姓楼吗?”

    晨熙竖起一根手指,晃了晃:“白姐姐,你想象一下,当你天天抱怀里一口一个小楼熙的猫猫,突然变成一个22岁的壮硕大汉,你会不会羞愤欲死?”

    白露打量了一下“壮硕大汉”小楼熙,想了想,说道:“不,我觉得他会继续吸。”

    晨熙一愣,然后沉默下来。

    日啊,好像还真是。

    他都快脑补出云飞扬理直气壮的说“又不是女孩子吸一下怎么了”的样子。

    这个话题实在是太有画面感了,晨熙迅速把云飞扬抠出脑子。

    他看了一眼日历,说道:“出去的话就算啦,我可以喊别人来玩啊!”

    晨熙这三年在海城念大学,因为寒假只有两个月不到,实在是赶不回去,所以这年,晨熙都是跟一些同样赶不回去的同学一起过的。

    但这里到底是楼狮的地方,晨熙不可能把以往那群哥们儿全喊过来,但寝室的小伙伴是可以的。

    在海城的人还剩下两个,叶朗朗是本地人,沈深去了帝星,那就只剩下任航了。

    晨熙心里叽叽咕咕的算着时间,打开了终端,点开了寝室群的聊天窗。

    彩虹屁指挥中心(4)

    晨熙熙:「@叶朗朗@任航航,你俩今年过年什么安排?」

    任航航:「么得安排,也没时间回去,只能自己在宿舍里煮个自嗨锅这个样子。」

    晨熙熙:「那我们一起过好了!我们在南丰庄园过叭!老板今年不在家!」

    任航航:「!!!他同意你造吗?」

    晨熙熙:「同意昂,他说随我高兴。」

    虽然当初老板嘴上是这么说的,但从他连白姐姐都不太愿意让进的表现来看,等老板回来,他们可能是会要搬家的。

    但老板同意让他随便造了,只要不进他书房就可以。

    任航航:「我来我来我来!熙爸爸8要抛弃我!需要准备什么!需要跟以前一样把家里搞得花里胡哨吗!」

    晨熙熙:「要的要的,过年还有两个月,我们按照惯例自己搞昂!」

    叶朗朗:「???你们孤男寡男凑一起怎么可以!考虑过楼狮的感受吗?!」

    晨熙熙:「你怎的凭空污人清白,家里还有个姐姐呢!超飒!」

    叶朗朗:「?!还有个姐姐!我也要来我也要来!」

    沈深深:「」

    但没有人在乎远在帝星的沈深了。

    晨熙一个鲤鱼打挺,从病床上起来,活蹦乱跳的,半点看不出刚洗过胃的样子。

    “白姐姐我们走!回去量尺寸搞设计图,然后买新年墙纸新年花图新年灯罩新年各种!”晨熙喜气洋洋,“亲手做!”

    白露站起身:“做这些干什么?”

    “我老家那边的传统,我们农业星嘛,到了冬天,每家每户都会开始琢磨新年的临时装饰,还会评选出哪家的最好看,街道上会给颁奖!”

    晨熙觉得这八成是到了冬天大家没事干,都太闲了,就没事找事。

    但亲手把家里收拾得焕然一新,再搞点自己亲手做出来的装饰,在这种环境里过年,那的确就是有不一样的快乐。

    “我们寝室几个对这个传统挺感兴趣的,就每年都一起搞,今年的话再提前一点,因为庄园很大!”晨熙兴致勃勃,“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弄啊,到了回头过年的时候老开心的,吃饭都更香。”

    白露看了一眼晨熙,英气的眉眼微微弯了弯:“好。”

    第二天正巧是周日。

    叶朗朗和任航一大早就抱着一大堆去年剩下的材料杀了过来。

    普通人家的孩子精打细算,其中还有三米丑了吧唧的大红布,是大一那年买的,但因为实在是太艳了,艳到有点辣眼睛,所以一直都没被用上。

    叶朗朗把这块也带上了,琢磨着万一今年就用上了呢?

    兄弟两个刚进社区就像进了大观园,羡慕得要死要活的,看向晨熙的眼睛红得滴血。

    晨熙嬉皮笑脸:“没办法,人长得好,运气好,天生的,你们学不来。”

    哥俩“操”了一声。

    你mua的!这是人话吗!

    长得好怎么了?长得好就了不起了吗?!

    对,长得好就是了不起。

    俩人酸不拉几的坐在沙发上剥松子。

    晨熙在厨房里烤小甜饼,就听见叶朗朗扯着嗓子问:“老四!说好的姐姐呢!超飒的那种!”

    “不知道啊!”晨熙也扯着嗓子回,“我跟你讲你说话注意点,人白姐姐是觉醒者,回头你说错话,她一巴掌把你脑袋给飒掉!”

    叶朗朗迅速闭紧了嘴。

    晨熙继续扯嗓子:“大茶几左手边最下边,有个隐藏抽屉,抽屉里有我好久之前偷偷藏的垃圾食品!楼狮不知道!”

    叶朗朗和任航闻言,在大茶几下头摸来摸去,好不容易摸到了隐藏按钮,然后拉开了那个抽屉。

    两人定睛一看,随即瞳孔地震,感觉世界观收到了剧烈的震荡。

    “晨老四!这他妈一抽屉的小雨伞,你跟老子说是垃圾食品!!!”

    叶朗朗声嘶力竭:“你到底跟楼狮干了什么!!!”

    你竟然抛弃了我们雏鸟联盟,还让我们看小鸟雨伞!!

    晨老四你太过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