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你不要过来啊 > 第 87 章
    第八十七章

    叶朗朗鬼哭狼嚎,深觉他们的宝贝老四背叛了革命,把他们三个丢下还当面刺激简直是毫无人性!

    “晨老四你怎么能这样!”任航也跟着嚎,“妈妈不记得有教过你这种事!!”

    晨老四你不是人!你根本没有心!

    叶朗朗和任航嚎得此起彼伏,节奏感十足,两个人硬是嚎出了菜市场的效果。

    厨房里的晨熙脑子嗡嗡响。

    什么?什么小雨伞?

    啥玩意?怎么会有小雨伞?

    你们怎敢凭空污人清白!!

    晨熙把小甜饼从烤箱里取出来,手上还套着隔热手套,冲出厨房,满脸怒容,刚要开始骂人,就看到那一抽屉的小雨伞。

    晨熙浑身一震。

    草!这个分量怕是得用个几年才用得完吧!几年都过期了!

    楼狮有毛病吗搞这么多放在这儿,他自己啥时候回来都说不上呢,有钱人怎么这么能花钱!

    不不不,不对。

    楼狮买这么多小雨伞放这干啥?!

    晨熙头皮一炸,目光扫过那个抽屉,深吸口气:“我□□们两个傻逼香蕉棒棒锤!你们开错抽屉了!”

    哥俩一愣。

    晨熙深吸口气,隔热手套扔到一边,把他俩挤开,在左侧拉开了一个隐藏抽屉,把里边的泡椒凤爪辣条魔芋爽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全都拿了出来。

    然后哥仨吃着小甜饼配辣条,苦大仇深的看着他们意外收获,满脸悲苦。

    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啊!

    哥仨不约而同的这样想道。

    然后叶朗朗和任航看向晨熙。

    晨熙嘎吱嘎吱嚼着一包魔芋爽,神情忧郁。

    别看老子!

    老子也不知道!也不敢问!

    叶朗朗深沉道:“楼狮毕竟年纪也不小了,有了个喜欢的对象就想要那啥也不意外对不对?”

    任航福尔摩斯式叼着辣条,认真点了点头:“老房子着火,确实。”

    我确你mua个头!

    晨熙不敢置信的看着叶朗朗和任航。

    楼狮给了你们多少钱,你们就这么急着给他洗地!

    严格意义上来说,我还没跟楼狮确认关系呢!

    晨熙否认:“不,你们错了,这必定是给飞机杯准备的!”

    叶郎朗:“……”

    任航:“……”

    神他妈飞机杯。

    楼狮这种人物会需要靠飞机杯过日子?

    不知为何,竟对楼狮升起了几分同情的心思。

    跟晨熙这种臭弟弟谈恋爱,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够熬得住的。

    哦,不对。

    他们两个单身狗,有什么资格同情楼狮跟晨熙这两个只差临门一脚的脱单人士?

    叶朗朗和任航感觉心口上被狠狠的扎了一刀。

    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疼死个人。

    叶朗朗恶向胆边生,缺德建议:“要不你问问楼狮呗,这玩意儿是用来干嘛的?”

    晨熙冷笑一声:“我管他干嘛的。”

    这样说着,晨熙一伸手,把整个抽屉抽出来,抱着抽屉站起身,正准备把里边的东西都倒进垃圾箱里去,门口就传来了开门声。

    晨熙一愣,登时手忙脚乱的要把抽屉塞回去,一边塞一边小小声嘀咕:“搞快搞快,白姐姐回来了,快把这玩意藏起来!”

    叶朗朗和任航一听,顿时也跟着变得紧张了几分,七手八脚的帮着晨熙把小雨伞和抽屉塞回去。

    “操,叶哥你撒手,挡到我了!”

    “臭弟弟放着我来!”

    “谁把剪刀放那儿的,快拿开,抽屉塞不进了!”

    “不是,这玩意儿抽出来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塞进去这么难。”

    “我日,谁把泡椒凤爪放进去了,缺德吗!”

    “你妈啊臭弟弟撒手啊!!!”

    白露女士和保镖先生走进门,看到的就是三个青年相互骂骂咧咧几乎要扭打在一起的样子。还有一地乱七八糟的垃圾食品和小甜饼,中间还混着几个画风诡异的盒子。

    白露和保镖先生目光扫过那几个盒子,露出诡异微妙又一言难尽的神情。

    晨熙:“……”

    不!你们别这样啊!

    我可以解释的!这都是楼狮的阴谋!

    白露女士不愧是见过大世面的女人。

    她一抬手,扯着保镖先生后退两步:“打扰了?”

    哥仨瞬间跳起来,跟彼此远远隔开,异口同声:“没有!”

    晨熙麻溜的把东西全收好,塞不进去的全扔进垃圾桶,迅速把抽屉复原,拿了小零食和几支感应笔出来。

    “来来来。”晨熙仿佛无事发生一般招呼道,“人都来了,那就来琢磨一下咱们屋子怎么收拾。”

    白露女士和保镖先生相互看看,走了进来。

    ……

    冬天来得特别的快。

    似乎一夜之间,内陆高原而来的寒流就席卷了整个海城。

    在这座滨海城市里居住的人们瞬间就在薄薄的衬衫短袖外边套上了外套。

    海城的冬天不冷,而每年新年,更是各地人们赶往海城旅行的高峰期。

    随着巨大人流的到来,白露的精神明显变得格外的紧绷起来。

    但好在,晨熙两点一线的生活还是没变,只是家里隔三差五的会变得热闹许多。

    白露看着晨熙给他的猫爬架糊上一层喜庆漂亮的红顶,又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画着线正剪到了一半的剪纸。

    晨熙在跟云飞扬语音聊天,云飞扬语音,晨熙敲字。

    云飞扬还在为他的恋情努力,他努力的方向是非常明确的,那就是云涟漪的活动到哪,他就拿下去哪的公司任务。

    这两个月里,云飞集团的产品成交额飞速上涨,远超了上一个季度。

    这其中,云飞扬的成果占了一大半。

    晨熙甚至暗戳戳的拿了二十万去买了云飞集团的股票,短短两个月就翻了两倍。

    那边云飞扬喝醉了,正大着舌头抱怨他们家臭老头竟然想把他调到新开发星系去。

    狗子一拍桌子:“他这一定是想拆散我跟云涟漪!”

    晨熙翻了个白眼,刷完猫爬架的顶,从梯子上爬了下来。

    白露问:“他怎么了?”

    晨熙:“吃了两碗甜酒冲蛋,醉了。”

    “……”

    白露嘴角一抽。

    外边花园里,叶朗朗和任航两个小年轻鬼喊鬼叫的往树上挂灯。

    晨熙看着那两个举起手都哆嗦的废柴,把手上的漆往地上一放:“白姐姐你慢慢来,我去帮他们了昂!”

    白露点了点头,目送着晨熙也变成了鬼喊鬼叫的一员,放下手里的剪纸,看了看自己布满粗茧的双手。

    她从未体会过这种分明吵闹却又格外平静的生活。

    就好像她是个普通的女人,拥有三个孩子,然后他们正在为了即将到来的新年而努力一样。

    白露抬手轻轻碰了碰脖子上的项圈。

    晨熙最近不太关心新闻了,因为那里捕风捉影的内容太多,实在是太搞人心态,但白露还是会通过新闻来确认一些情报的。

    楼狮的赢面很大,非常的大。

    她的怨愤很快就要消失了――准确来说,在与晨熙相处的这段时间里,她几乎很少会再升起如当时一般的灭顶的绝望和不忿。

    她每每想起来的,都是曾经与她的孩子相处时,最为快乐轻松的时光。

    白露女士重新拿起了剪子和红色的纸,“咔擦”一下剪断了最后一点粘连,慢慢的将这个“新”字铺开。

    这个项圈,戴得不亏。

    她想。

    这房子三层,平时晨熙会用到的却只有两层,所以他们装饰的也只有两层,再加上楼上的大露台和外边的花园。

    叶朗朗和任航宛如两条咸鱼一样躺在地毯上,艰难喘气。

    “我太天真了。”叶朗朗双目无神,“大房子好累,我这辈子都不想要大房子了。”

    任航脸朝下趴在那里,一动不动,宛如死了。

    叶朗朗看了一眼仍旧活蹦乱跳的晨熙,艰难抬手,捏了捏自己酸痛到碰一下都宛如生撕自己的手臂,踢了踢旁边的任航。

    任航应声惨叫。

    叶朗朗感到心里快慰了许多。

    他说:“你说老四体力怎么这么好。”

    任航:“他年轻。”

    叶朗朗心说晨熙也就比他们小了一岁。

    区区一岁,哪能有这么大区别。

    但他嘴上却深表赞同:“确实,年轻。”

    任航翻了个白眼,看了一眼用落地窗外的花园。

    花园里树上缠着一些小星星形状的小灯,灯外包着一层柔光薄膜。

    入了夜,关掉花园大灯,点亮这些柔和的小灯泡,花园里就是一片影影绰绰的星河景象,好看极了。

    他们大学三年里,每年的装饰里都少不了这个。

    白露看看累垮的两个普通人,叫来了两个护理机器人,把这俩人抬去做按摩护理。

    叶朗朗和任航躺在担架上感动落泪。

    任航痛哭流涕:“呜呜呜谢谢白姐姐!晨熙那臭弟弟就是没有姐姐贴心。”

    叶朗朗不甘落后:“就是就是!吾恨不能以身相许!”

    白露女士眉头一挑,目送着口花花的哥俩满脸安详的被带进客房里享受护理。

    晨熙在花园外边挂风铃,手里刚一系上活结,就听到房子里传来了叶朗朗和任航的猪叫。

    那叫一个凄厉,杀猪的时候都没听过这么惨的。

    晨熙一个哆嗦,慌里慌张的冲了回来:“怎么了!敌袭吗!”

    “没有。”白露女士不动声色,“他们毕竟是普通人,这段日子太累了,有些肌肉劳损,护理机器人正在给他们揉药油,你继续忙吧。”

    “好的呀,谢谢白姐姐,我都忘记这一点了。”

    晨熙非常信任白露女士,他点了点头,头也不回的跑了回去。

    白露女士看着晨熙哼哧哼哧的又继续去挂灯了,于是收回视线,看了一眼护理机器人控制面板上被她调整成“力道:重”的选项,慢吞吞地关闭了面板。

    一天到晚口花花的小弟弟,吃点教训长点记性。

    白露女士想。

    不然带坏了晨熙可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