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你不要过来啊 > 第 94 章
    第九十四章

    晨熙感觉自己真的有被白姐姐的眼神冒犯到!

    什么意思?

    这眼神什么意思?

    是不是看不起我小猫猫?

    是不是!

    我告诉你莫欺猫猫小,我晨熙可是连楼狮都敢骑的猫!

    晨熙身上的毛都炸起来,喉咙里咕隆咕隆的,白露听了一耳朵,一听就感觉晨熙这只小猫猫八成是在骂骂咧咧的。

    猫也听不懂猫在说啥,这很正常。

    动物与动物之间最多也就分辨得出情绪和大体意思。毕竟在自然界中,除了人类之外,别的动物是没有一套完整的语言体系的。

    而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其实野生环境下,很多动物都是非常安静,轻易不会出声的。

    出声的时候,往往大都是示警、奔逃挣扎和发生冲突的时候。

    平时动物们都是十分安静的,而被人类驯养的猫猫狗狗却经常喵喵汪汪的叫。

    有人说狗叫猫叫,其实是为了跟人类交流才这样频繁,这个说法其实挺有道理的。

    野猫除了争地盘和发情的时候之外,也不怎么叫的。

    猫跟猫之间只需要通过动作、气味来交互,就能够明白彼此是怎么一回事,是什么意思。

    晨熙喉咙里还在咕噜咕噜。

    白露女士越发的确定这小猫崽子八成是在骂骂咧咧了。

    她无声地翻了个白眼,然后轻飘飘的买下了南丰庄园对面的那个庄园。

    她们干星盗的,缺啥都不可能缺了钱财去。

    房子买好,白露逗晨熙,她敲字问:「我的确也算母猫,这可怎么办呢?」

    晨熙被问得一愣,细细一想,发现竟然也想不出什么方法来。

    白姐姐可是楼狮给他留下来的保镖,总不可能把她也赶出去。

    小猫猫眉头皱了起来,一时间也没想出什么解决办法,最后谨慎敲字:「那白姐姐你小心克制!」

    白露差点笑出声。但她看着晨熙满脸严肃正经的样子,摆正了脸色,十分配合的点了点头。然后在第二天干脆的带着她稀少的行李搬到了旁边的庄园里去,轻易不露面了。

    晨熙还慌了好久,以为是自己的话伤害到了白露女士。后来从保镖大哥那里得知了白露在南丰庄园对面的庄园里好吃好喝舒舒服服的待着,才大大的松了口气。

    晨熙头天买的驱猫药剂,第二天一早就到货了。

    这种驱猫药剂是喷雾瓶的,挺便宜,销量也高。

    据说是对猫的身体无害,平时除了用来做社区清理之类的事,还会用来做流浪猫救助。

    不过晨熙买这玩意来可不是为了圈住流浪猫的活动范围好捕捉救助的。

    他是实打实的想把野猫都赶走。

    这社区占地这么广,只要把社区和公司里的猫都赶走,熙熙就是绝对安全的!

    尤其是公司!

    因为他在公司里是一直都保持觉醒体的,觉醒体的身体机能几乎与猫没有什么差别,某些方面甚至还要更为强一些。

    想到要离开安全的车子和房子出门,晨熙又像是过年那晚上一样,浑身上下都揣满了防身设备。

    用不用得上,能不能用上不知道。

    反正能跟不知道存不存在的敌人同归于尽就行了,白姐姐会把他的尸体捡回去的!

    晨熙拿着一瓶喷雾,深吸口气,雄赳赳气昂昂的走出了屋门。

    为了自己的未来而奋斗!

    白露不远不近的缀在他后边,小心隐藏。然后惊愕的看着晨熙举着喷雾呲出第一泵的时候,就两眼一翻,当场去世。

    白露一惊,正欲靠近,一阵风刮来带来了一股难言的刺激性臭味。

    饶是白露精神恍惚的倒退了两步,回过神来之后,看了一眼晨熙手里的驱猫喷雾,露出了一言难尽的复杂神情。

    她忍着那股气味,招来了搬运机器人,把晨熙的尸体捡了回去。

    晨熙从昏迷中醒过来,缓缓回过神,一个鲤鱼打挺,怒气冲冲的去给这药剂打了个长达一千字的差评。

    什么鸡掰东西!!

    要是能看到这家店的老板,熙熙一定要在他腿上刻一个大写的“臭”字!

    果然便宜没好货!

    晨熙愤怒的换了一种药剂下单。

    于是白露女士观摩了足足十天的“让猫咪当场昏迷的十八种方法”,终于让晨熙试出来一种香香的,却让猫莫名避之不及的药剂。

    晨熙买了十箱,快递到了公司,拜托了保镖大哥帮忙洒了。

    而他自己则飞速在社区里洒了一圈,惊出流浪猫无数,全都让他带着机器人给清出去了。

    过完年就该重新上班了。

    晨熙从书海里拔出脑袋,满脑子都是刚刚看的《觉醒者产后护理》,浑浑噩噩的踩着虚浮的猫步,从楼氏总部的董事长办公室里探出个脑袋。

    他一抬头,就看到了眼底青黑眼中血丝遍布的保镖大哥。

    晨熙看到他嘴上都冒出燎泡了。

    小猫猫从猫门里钻出来,抖了抖毛,又钻进了保镖先生的私人办公室,悄咪咪打字:「李哥,你看起来不太好。」

    保镖大哥深吸口气:“确实。”

    晨熙打量着保镖大哥,觉得这哪里只是不太好啊,简直就是一只脚踏进了猝死的棺材。

    晨熙敲字:「怎么了?最近事情很多吗?」

    应该也不至于。

    逢年过节最忙的其实是服务业才对,楼氏又没涉及服务业。

    保镖大哥喝了口咖啡,活动了一下肩颈:“你最近没怎么注意新闻?”

    小猫崽子点了点头:「我不太敢看。」

    打从楼狮回去之后,一天到晚霸占时政和军事版面的头条,相关的小道新闻更是数不胜数。

    在那些乱七八糟的新闻里,楼狮一天要交往至少十个红颜蓝颜,还得死个七八次,再不济,重伤个十五六次是有的。

    如果不是跟楼狮是特殊关系,晨熙非常乐意当一只在瓜田里上蹿下跳的猹。但他现在显然无法,那些新闻实在是太搞人心态,晨熙干脆两眼一闭,眼不见心不烦,不看了。

    保镖大哥想想也是,晨熙跟他们这种能从五花八门的消息里提取情报的专业人士又不一样。哪怕白露对他有过这方面的训练,但到底是没有实战过的,而且没经历过什么风浪,胆儿小,老慌。

    “也不知道头儿到底怎么回事。”保镖大哥抱怨,“他最近就跟发了疯一样四处点炮。”

    晨熙没明白:「什么啊?」

    “他一口气点炸了五条战线。”保镖大哥用最粗浅的话解释了一下,“星盗这两周已经收拢得差不多了,黑曼巴跟瑞比都已经溃败,但另外盘踞着的一些势力才刚开刀,不应该这么急的。”

    这一着急吧,资金就容易跟不上。

    不过楼狮有钱是真的有钱,从狮心领地和外边遍布的产业里这里抠抠那里抠抠,倒也不用担心陷入没有钱打仗的窘境。

    晨熙对这些不懂,但是他知道除了星盗之外还有几方灰色势力,专门干走私、洗钱和雇佣兵这类行当的。

    根据主线来讲,楼狮要把这些都收拢了,才算完。

    小猫崽子对打仗一窍不通,他抬头看看保镖先生,一眼就知道肯定是财务方面让他感到万分头秃。

    毕竟是狮心财务方面的总负责人。

    保镖大哥叹了口气,看向蹲在他工作桌上的小猫猫:“头儿是在新年头一天突然做出这个决定的,他说他赶时间。”

    晨熙心里咯噔一下。

    保镖大哥看着桌面上这只小猫崽子,幽幽道:“你说他赶什么时间呢?”

    晨熙:“……”

    保镖大哥看着僵住的猫崽子,语气更加空灵幽怨了:“你跨年的时候跟头儿说什么了?”

    晨熙回忆了一下,无比心虚的缩了缩脖子。

    他说什么了?他也没说什么啊!

    不、不就是说了一句想老板了……

    晨熙心里叽叽咕咕,一边心虚,又一边泛上了一丝甜滋滋的窃喜。

    保镖大哥看着晨熙心虚低头的样子,心中一哽。

    草!果然!

    妖猫误国!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保镖大哥感觉喉头含着一口血,看着疑似罪魁祸首的猫半晌,一摆手:“你工作去吧,我看他们刚收假回来,情绪和工作热情都不怎么高。”

    晨熙领了任务,夹着尾巴灰溜溜的跑了。

    肥肥倒是没有什么激发工作热情的作用,但是投喂他的人的确是会在接下来一到两周里都情绪高涨。

    情绪上来了,工作积极性和效率自然而然的也会上来。

    晨熙感觉自己好像也没法帮楼狮什么,最多就是在楼氏总部的庄园里,努力多接受点投喂,当个情绪充电宝。让大家好好工作多给楼狮赚点钱去打仗也是好的。

    蚊子腿再小也是肉不是?

    只需要他多吃点就可以赚来的钱,简直跟白捡没有区别!

    白露眼睁睁的看着晨熙短短一个月里,脸圆了一圈。

    她难得出现在了一回家就埋头看书的晨熙面前,欲言又止,止言又欲,看着孩子略显圆润的脸,想了想,最终还是没说什么。

    孩子天天上班工作下班看书也怪辛苦的,胖点也好。

    晨熙算着时间,营养师证是在每年三月份考核,觉醒营养师是进阶考试,在次月,除了笔试还有面试。

    如果今年不考的话,他的时间其实还挺富裕的,但他觉得自己现在横竖也没事,比起去看楼狮每天的十个红颜蓝颜七八次嗝屁和十五六次重伤,还是《营养学》更有价值一点。

    等到晨熙再一次从忙碌之中抬起头来,窥见窗外枝头攀上新绿的时候,他才恍然想起,现在已经算是到了开春的日子了。

    那安定备考的心,突然间就鼓噪一片。

    晨熙深吸口气,拍了拍脸,起身去洗了把冷水脸,一抬头,就看到了镜子里的自己。

    白露女士听到了监控里传来的一声惨叫。

    她心中一凛,瞬间撞开门蹿出去,一冲进南丰庄园,就看到晨熙站在体重秤上,满脸天崩地裂。

    胖了!!

    胖了十斤!!!

    晨熙掀开衣服,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肚皮,发现腹肌也消失了!

    晨熙看到他的终端一闪,弹出了楼狮发来的视讯神情,晨熙想也没想,飞快的选择了挂断。

    挂完他拍了拍自己的肚皮,看到上边一层肉晃晃荡荡的。

    晨熙愣住。

    晨熙傻了。

    这怎么回事!

    我的老天鹅!

    我也不是橘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