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你不要过来啊 > 第 95 章
    第九十五章

    被挂断视讯的楼狮看着漆黑一片的投影,感到了几分疑惑。

    他看了看自己跟晨熙聊天窗的记录,他们上一次视讯都是一个半月之前的事了。

    这种频率实在是有点低。

    尤其是对于两个相互看对了眼,回来再见面的时候都能直接滚到一起去的人来说。

    但这其实是楼狮自己做的决定。

    他跟晨熙说,暂时不要主动联系他,等他的联络就好。

    楼狮很清楚他最近的动作很大,这种猝不及防直接把人一套打死,一点机会都不给直接埋死的行为,很容易刺激到那些失败者。

    人不理智的时候就会做些不理智的事,比如开始走平日里自己也不屑的路子。

    找不到楼狮的麻烦,找楼狮身边人的麻烦是可以的。

    大一些的势力其实都不爱干这种事,哪怕是出了名手黑的瑞比,也有那么一些矜持。

    但兔子急了还会咬人呢。

    所以楼狮为了不暴露晨熙的存在,跟晨熙视讯的频率低到令人发指。

    也就是眼看着晨熙的考试时间要到了,他才动用了宝贵的加密渠道,给晨熙拨通了个视讯。

    然后被挂断了。

    楼狮抬眼,看了一眼挂在视野窗边上的丑娃娃。

    娃娃经过这么些个月份的折腾,变得更丑了。

    上边沾了洗不掉的血迹和硝烟的灰黑,少了只手,缝在上边的小西装破了个洞。

    楼狮不会补,也不想叫别人来动这个,所以他索性自己拿胶水给黏上了,免得里边的毛爆出来。

    黏是黏上了,丑也是更丑了。

    楼狮收回视线,又看向了黑漆漆显示被挂断的投影,眉头微微拧起来,实在不解自己为什么会被挂断视讯。

    晨熙这小猫崽子,难道就不想他吗?

    楼狮这样想着,又拨通了视讯。

    晨熙在那头,瘫在沙发上,抱着靠枕,灵魂出窍,眼神无光。

    怎么就胖了呢?

    是,他最近是吃得比较多,运动也比较少,那没办法,毕竟又要上班又要考试嘛对不对?

    而且吃得多的是他的觉醒体,就猫那点胃口,再多能有多少!换成他正值壮年的人类模样,最多也就是个三分饱!

    再说了,肥肥吃的东西,跟他晨熙有什么关系!

    这觉醒就离谱,觉醒体吃那么点东西就吃饱了,变回人的饱腹感跟觉醒体竟然是一致的!

    这就很不科学,就很不符合能量守恒定律。

    晨熙感觉到手腕上的终端震动着,目光僵硬的转过去,又看到了楼狮发来的视讯邀请。

    晨熙捏了捏自己的肚皮,无情挂断,敲字过去:「最近不要跟我联络,很危险!」

    可能会发生感情危机的那种危险!

    晨熙深吸口气,把怀里的靠枕往旁边一扔,一边滴滴云飞扬,一边冲向了家里的健身房。

    白露女士看着晨熙噔噔噔的跑了,等了一小会儿,果不其然的收到了楼狮发来的问号。

    楼狮看着晨熙发来的那条消息,觉得怪熟悉的。

    他随手往上一拉,果然,他之前就是这么给晨熙留言的。

    这是在闹脾气?

    但是在白露和老李那边发来的报告上,一切都很正常。

    楼狮迟疑了一瞬,还是决定先问问白露发生了什么。

    白露回复得很快:「他胖了一点,所以不想跟你视讯。」

    楼狮眉头一挑。

    晨熙还有这包袱呢?

    他想了想,慢悠悠的敲字:「但我想见他。」

    白露女士翻了个白眼,走向了健身房,在晨熙抄云飞扬的减肥作业的时候“喵”了一声。

    晨熙转过头。

    白露敲字:「难得楼狮找到机会和渠道跟你视讯,不见见他?」

    “我胖了!”晨熙超大声,然后声音转小,还带着点委屈,“我怎么就胖了……”

    白露冷静:「你变回觉醒体就看不出来了,毕竟觉醒体毛绒绒的。」

    晨熙心中一动,想想十分有道理。

    他麻溜的变回了觉醒体,蹭了白露姐姐的前爪一下,就迈着小短腿,屁颠屁颠的跑回房间里去了。

    白露女士终端微震,她打开面板,发现是保镖先生给她发来的消息。说是让她最近当心些,有线人发现野渡上来了几艘来源不明的飞船,人他们抓了几个,但因为人手不足还是有了几条漏网之鱼。有几个直奔着楼氏的园区去了,还有两个没找着。

    白露看完,删掉了消息,看了一眼房门,转头悄无声息的离去,会到自己的庄园,跟保镖先生商量对策去了。

    这世上毕竟是没有不漏风的墙,但晨熙跟楼狮的关系,知道的也没几个,让那几个闭紧嘴,再散播一点谣言忽悠一下,问题就不大。

    但即便如此,白露还是加强了对南丰庄园的监控。

    楼狮对这些事情很清楚,但并没有打算说出来吓猫。

    因为晨熙这猫,胆子是真的不大。

    楼狮看着投影里的确是圆润了不少的猫,笑了一声。

    晨熙警觉地竖起耳朵,敲字:「你笑什么?!」

    楼狮轻咳:“没有,看你觉醒体更好看了,都发腮了。”

    晨熙一愣,然后脑子一嗡,浑身毛都炸了起来:「你这人怎么满脑子有色废料!」

    楼狮微怔,没反应过来。

    晨熙脸上心上都臊得慌,噼里啪啦敲字:「说好开春回来,现在都能踏青了,你人呢!骗子!」

    楼狮被晨熙一顿输出,思维被带偏了一瞬,又迅速被他拽了回来。

    他托着下巴,看着还在噼里啪啦谴责他说话不算话的小猫崽子,思考了半晌,好不容易才明白过来晨熙怎么突然就炸了毛。

    楼狮把他稀薄的、对觉醒学校的记忆刨了出来,想起初级觉醒课程的老师曾经的教导。

    部分男性的小型猫科觉醒者到了成年前后,会出现发腮的现象,这很正常,无需惊慌,这是男孩子性成熟的象征……

    看来晨熙这段时间的确是在认真学习。

    楼狮想着,缓缓回过神来,看向了瞪圆了猫眼看着他的晨熙。

    晨熙:「你跑神?」

    楼狮:“没有。”

    晨熙:「你有!不然你说我刚刚说了什么!复述一遍!」

    楼狮一挑眉,看了一眼他家傻了吧唧的猫,然后慢吞吞的看着晨熙发来的满屏幕消息,一条一条的读了出来。

    晨熙:“……”

    草,失策了!

    楼狮读完,强调:“我没跑神,我只是在思考你怎么突然生气了。”

    晨熙莫名其妙:「生气?我什么时候生气了?」

    楼狮:“发腮。”

    晨熙:“……”

    “你想得还是比我多一些。”楼狮意味深长,“到底是年轻人。”

    ?

    你说你mua呢!

    晨熙不敢置信。

    楼狮竟然嘲讽他满脑子黄.色!

    这只臭猪滚蛋的前一天晚上可不是这个态度!

    晨熙气得终端都要被他敲坏:「什么年轻人不年轻人的,难道你就不想了吗?」

    楼狮对答如流:“想啊。”

    晨熙卡住。

    楼狮看着愣住的小猫猫,给他搭台阶:“你现在应该问我什么时候回去。”

    晨熙脑子嗡嗡响,下意识敲字:「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楼狮见他这么听话,眼中透出的笑意几乎要融到身上去。

    他答道:“海潮花开的时候。”

    晨熙闻言,有些呆愣。

    海潮花不是植物,是海城蓝湾那边的一个非常特殊的景点。

    蓝湾有个潮汐湾,这个湾区的地理条件很特殊,常年有着涡流暗涌。每年秋冬时,寒暖流在蓝湾交汇,再配合上西北而来的季风,涨潮时,潮汐湾里会形成一个巨大的旋涡,周边浪涛一层层的,像是重重叠叠的花瓣。

    海潮花这个经典就是因此而得名的。

    但气候这个东西,其实是说不好的,合适的风可能来也可能不来。撞上运气好的时候,六月就能看到,运气不好的时候,全年都没有。

    这意思不就是,什么时候回来,楼狮自己也有点吃不准。

    投影那头的小猫崽子低下头,显得十分失落。

    楼狮伸手轻轻碰了碰投影里的猫脑袋,正准备说点什么,就看到猫崽子已经重新抖擞起了精神,噼里啪啦的敲字:「那你最好搞快点,不然我好友列表里的几百个弟弟妹妹想看我发腮!」

    楼狮两眼一眯。

    晨熙理直气壮。

    对啊。

    他难过什么?

    该着急的该难过的是楼狮才对!

    本海王……呸,本海大小王子难道还缺他一个铲屎官吗!

    呵,不过区区一只臭猪罢辽。

    晨熙感觉自己豁然开朗,看着投影里的楼狮,无比得意的一抖毛。

    楼狮看着他这副得意洋洋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他倒是并不担心晨熙真去找什么弟弟妹妹,他的猫胆子小得不行,过年的时候要不是他出声告诉他可以出去玩,这猫八成就怂在家里不出去的。

    就这胆子,还想开鱼塘?

    楼狮直接连着地基都给炸了,他晨熙都不敢多喵一声。

    楼老板慢条斯理:“你可以试试,运气好的话,今年六月我就能回来看看你养了几百条鱼的鱼塘了。”

    晨熙一愣,惊疑不定地看着楼狮。

    这人怎么回事?

    哪有人会让喜欢的人去当海王的!

    你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我!

    猫崽子感觉有点气。

    他啪啪敲字:「那你也得六月回得来才行!现在都已经三月了!你放我鸽子你还有理了!」

    楼狮微顿,迅速道歉:“抱歉,这是我的错。”

    他道歉得实在太快,快到让晨熙都感到猝不及防。

    小猫崽子猫眼微微瞪大了,磕磕绊绊:「也、不用这么认真,打仗嘛变动大很正常,而且我现在也在准备考试,你就算回来了,我也没有什么时间的。」

    楼狮:“考试准备好了?”

    晨熙:「准备好了,先考营养师证,然后考进阶觉醒证。我四月份报了个烘焙班,先去搞个烘焙师证,再去考进阶证。然后六月要返校去拿毕业证搞毕业典礼……」

    晨熙把自己的生活安排得井井有条,楼狮听着,莫名生出了一丝危机感来。

    他的猫把自己的生活排得紧密而充实,竟然完全没有什么他能够插进去的余地。

    而晨熙也完全没有意识到,要给他留下点缝隙来。

    ――晨熙可是今天才知道他可能归期不定的!

    他的日程却已经安排到了今年年底。

    就好像楼狮在或者不在,有或者没有,都是影响不了晨熙的节奏的。

    楼狮意识到这一点,看着一点点细数他的生活一二三四的晨熙,眼中升腾起星星点点的焦躁来。

    晨熙没发现楼狮的变化,他还在敲字,敲到今年过年的安排时,愣了老半晌,看着之前发出去的消息,嘴一撇。

    「老板,我本来以为你今年年初就能回来,想着毕业之后就辞职,带你回……」

    晨熙敲到这里,盯着还没发出去的消息,觉得牙怪酸的。

    楼狮垂眼看着猫,心头越来越躁:“你在想什么?”

    晨熙干脆补上最后几个字,发了过去:「……带你回去,你之后回来了,要不要见见我爸妈啊?」

    楼狮一愣,那汹涌而来的焦躁转瞬就被一阵怪异的甜腻所取代,像极了贮藏许久的蜂蜜开罐时,那扑面而来的、过于浓郁的腻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