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你不要过来啊 > 第 99 章
    第九十九章

    日常①

    楼狮回来没有带人,也没有通知谁。

    他只是将战果交给了后勤,然后就像从前无数次一样,并不参与任何胜利的庆祝,也无意于露面,就这么悄无声息的自狮心要塞离开了,无人发觉。

    如今知道楼狮回来的,只有一直蹲守在附近的白露。

    楼狮走进屋里,看着还傻在原地的晨熙,正要说话,就看到晨熙往后退了两步。

    楼狮顿住。

    晨熙:“臭死了,你快去洗澡。”

    楼狮有些呆怔,被晨熙推进了浴室,才反应过来。

    他想起自己为了快速赶回来,是乘坐驱逐舰一路疯狂推进跳跃狂烧燃料烧回来的。

    驱逐舰这种东西吧,基本都是当斥候的作用,自然是不会有什么别的设备。

    楼狮看着晨熙把门关上,侧耳听了一会儿,发现晨熙一路“噔噔噔”的走远了。

    楼狮转身,打开了浴室门。

    晨熙进楼狮房间的脚步一停,探头:“你出来干什么,洗澡啊?”

    楼狮看了晨熙好一会儿,目光擦过他耳尖的粉色,才收回视线,慢吞吞地开口:“打个招呼,我回来了。”

    晨熙怔愣片刻,小声嘀咕:“不是说海潮花开的时候才回来吗……”

    楼狮于是从衣兜里掏出一个水晶球来:“这也算开了。”

    晨熙看一眼那个巴掌大的水晶球,一个微缩版的潮汐湾安然的待在漂亮的球里。

    这是蓝湾工艺品小摊上随处可见的小玩意,只是跟楼狮的画风相去甚远。

    尤其是现在楼狮的形象实在是有些狼狈,隐约还能从其衣服下窥见一点绷带和新伤愈合的痕迹,要再疏于打理一些,跟流浪汉都是可以比一比的。

    楼狮现在捧着这小水晶球,像极了一个遍体鳞伤的肌肉猛汉在小心细致的护着一朵柔弱的菟丝花。

    晨熙被自己的脑补震了一下,觉得有点好笑。但看了那水晶球好一会儿,目光擦过那些被楼狮藏起来,却仍旧露出来些许的、不知新旧的伤,又感觉鼻头有点酸。

    这都过去多久了……算了。晨熙想,能完完整整的回来就很好了。

    回头要去游戏论坛上看看,说不定这里的云姐姐出了个什么新的结局。

    每次有人攻略出新结局,论坛上总是会风风雨雨一番的。

    晨熙看了那小水晶球好一会儿,好不容易回过神来,抬手揉了把脸,嘀嘀咕咕:“就……勉强算吧,你快去洗澡。”

    “好。”楼狮点头,看着晨熙要转身,又抬手按住了晨熙的肩。

    晨熙:“?”

    楼狮:“生日快乐。”

    晨熙微怔,片刻,抿了抿唇,小声:“你……为这个赶回来的?”

    楼狮刚想点头,发觉晨熙微微抿着唇眉头皱着,不太赞同的样子,微微一顿,心头微暖,又把话吞了回去,摇了摇头:“那些事也正好差不多是这个时候结束。”

    晨熙长出口气,嘟哝:“行吧,你快去收拾一下。”

    他说完,转过头,噔噔噔的冲进了楼狮的房间。

    楼狮看着晨熙的背影,走进浴室带上门,一抬眼,发现镜子里的自己脸上尽是笑意。

    晨熙上楼狮房间里给他拿了衣服放到浴室门外的衣篓里,往客厅沙发上一坐,抱着靠枕,撑着脸盯着浴室的方向发愣。

    过了半晌,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心跳已经平复下来,但总觉得没有什么实感――关于楼狮突然回来了这件事。

    晨熙手里拿着楼狮给带回来的那个小水晶球,翻来覆去的看。

    这水晶球做工并不精致,甚至十分粗糙,边缘的涂装也好,水晶球内部的模型细节也好,都透着一股敷衍和不走心的味道。

    这样的工艺品,跟楼狮平时那种能用最好的绝不用次等的画风不太相符,大约是急匆匆回来的时候随手买的。

    不过想是这么想的……

    晨熙抬眼看向浴室的方向,隔着一段距离,又有着质量极佳的隔音材料,浴室里遗漏出来的水声极其细微。

    晨熙砸吧砸吧嘴,收回视线,再一次翻看着手里的小水晶球。

    虽然理智上知道楼狮风尘仆仆的回来,连收拾自己的时间都没有,肯定不会有空来给他整什么惊喜。

    但感情上吧……晨熙还是禁不住有点期待。

    他摸到水晶球底座上的开关,“咔哒”一下打开,意料之中的听到了世界名曲的BGM。

    没有什么惊喜。

    晨熙把开关关掉,有点小失落的叹了口气,刚准备把手里的水晶球放回去,手腕上的终端就轻轻震动了两下。

    晨熙低头打开面板,看到寝室小群里任航和叶朗朗在催他搞快。

    这俩人对潮汐湾很期待,在没有海潮花的时候,潮汐湾仍旧是个非常别致的景点。

    之前,晨熙对此也是期待的。

    但现在……

    晨熙情不自禁的发出了鸽子精的声音。

    彩虹屁指挥中心(4)

    晨熙熙:「咕。」

    叶朗朗:「?」

    任航航:「?在?何?鸽?」

    晨熙熙:「此事说来话长。」

    叶朗朗:「放。」

    晨熙熙:「我老板回来了。」

    叶朗朗和任航倒吸一口凉气,然后开始激烈谴责。

    叶朗朗:「重色轻友!」

    任航航:「见色忘友!」

    沈深深:「妈妈心好痛!」

    叶朗朗:「爸爸也是!」

    任航停顿了两秒,然后敲字:「爷爷也是。」

    叶朗朗:「?」

    沈深深:「?」

    任航航:「?」

    晨熙看着群里三个人因为辈分问题迅速歪楼骂骂咧咧的掐起来,十分忧愁的叹了口气。

    好歹都是职场人士了,怎么还是这么弱智。

    真是令人担忧。

    晨熙一边担忧着,一边情不自禁的加入了进去。

    叶朗朗和任航撩起了袖子,准备上晨熙住的屋里砸窗户,跟他真人battle,结果刚迈出步子,又想起楼狮回来了。

    草。

    楼狮回来了!

    现在肯定是在晨熙住的那屋里,不然晨熙没必要鸽他们!

    那楼狮在,他们是不可能殴打臭弟弟的。

    毕竟楼狮是个觉醒者。

    叶朗朗深吸口气,抬头看了一眼晴朗无云的天空,憋着气放下了袖子,愤怒敲字:「白日宣淫,不知羞耻!」

    晨熙一愣,心里咯噔一下,跟叶朗朗他们激情对线的顿时停了下来。

    群里陷入了短暂的寂静。

    叶朗朗呆怔片刻,扭头看向任航,两个人面面相觑,然后“操”了一声。

    淦啊!

    虽然这是个隐私问题,虽然他们嘴上总是逼逼叨叨晨熙背叛了他们雏鸟联盟,但他们仍旧知道,晨老四还是只可爱的、唧唧叫的小雏鸟啊!

    意识到这一点的哥仨顿时有点紧张起来,这份紧张说起来,可能有点像即将送女儿出嫁的老父亲。

    叶朗朗小心敲字:「楼狮……现在在做什么啊?」

    晨熙的心思也有点飘:「……在洗澡。」

    洗澡!!!

    哥仨倒吸一口凉气!

    这还了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