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杨家有女宜室宜家 > 第1章 狼窝惹嫌推虎穴
    寒风湖面跟着打耳巴子似的落到人脸上,乌云密布,天色昏暗,倏儿阴沉冷风夹着铺天盖地大雪猛然突袭下来,枯枝在冰雪中战战兢兢,枯黄野草也在狂风大作里瑟瑟发抖。

    一颗梅花树下,用着竹篱笆围成的茅草屋院子破败中透着干净,风雪从窗户门缝拼命挤进去。

    屋子里,破铜盆烧着木块回升温度,床炕上稻草上铺在两床烂棉絮,被褥全新的像是格格不入,枕头上躺着个姑娘,清瘦虚弱宛如初生羊羔。

    她猛然睁开眼睛,直愣愣盯着房梁,仿佛丢了魂般挣扎,鲤鱼打挺般坐了起来,穆然看着旁边从小兀子起身男子,攥着衣裳猛然含泪受怕“你,你是谁!”

    男子穿着洗的都要脱色的藏青色长袄,个子高挑文质彬彬,面白肤净,他抿唇轻笑,双颊居然还有对浅浅酒窝,旁边稀稀拉拉火苗光影衬着,眉目温和,他略微颔首拱手:“姑娘莫怕,小生元稹。”

    元稹说着拿过边上靠着大红嫁衣,语气平和夹带局促:“我恰好看姑娘在湖边芦苇荡,因此才······寒冬腊月数九天,姑娘这是?”

    “多谢公子搭救。”杨宝黛松口气,自报家门后眼泪婆娑:“我是青花镇大井村的人,娘逼我嫁人,听人说是镇子上两年前中秀才的赵家,我不想嫁人,又被绑上花轿,迫不得已·····”

    杨宝黛出身村落,但这大井村因着两口甜水井出名,家家户户也算有两个铜板。

    她爹人称杨豆腐,继承祖上三代豆腐手艺,憨厚老实勤勤恳恳,为人内向,好在手艺过关又有甜泉水帮衬,凭着豆腐小买卖养活一家五口。

    杨宝黛排行第二,上面有个大姐杨宝眉,下面有个小弟杨宝元,她老娘叫贾珠,是老爹杨豆腐从隔了两座山的村子娶回来的,那地方偏僻贫穷,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穷的你有钱都没地方花。

    老爹杨豆腐是去替人办差路过,贾珠年轻时那美的不一般,不愿呆在穷山坳里,就跟着贾珠私奔了,她长得貌美,还让大井村眼馋羡慕不少时日。

    偏偏在重男轻女的村里生了两个姑娘才得了个宝贝儿子,贾珠眼罩子比人亮堂,看着自己两女儿继承她和杨豆腐姣好外貌,打定主意要接着两个闺女得对好姑爷,给小儿子铺路。

    俗话说家里兄弟姐妹多,爹娘只会记得最大的和最小的,杨宝黛就是倒霉催的,除开启蒙送到老秀才里正学了五年书,家里脏活累活洗衣做饭全部承包,还得天不亮早起帮怕媳妇的老爹洗豆子磨豆子做豆腐,吃不饱穿不暖,贾珠见她脾气软和毫无她的气势,越发不喜,时不时打骂,偏心偏的十万八千里。

    好歹是活下来,磕磕绊绊长大,贾珠也有心眼,女娃娃十四岁及笄正是说人户时候,家里两朵小金花媒婆那是望眼欲穿都没能进门,硬生生拖到十七岁,硬是让两个女儿花开正艳。

    再然后,贾珠看着两个闺女,杨宝眉娇媚聪慧还能识文断字,咬牙花了十两棺材本,将大女儿送到镇上富豪老爷家做丫鬟去了,不久就被家里少爷提到身边伺候笔墨,每月还朝家里捎带二两银子。

    就着杨宝眉每月二两银子,贾珠贴钱把小儿子送到私塾,就这样杨宝黛每日多出一项任务,那就是负责接送小弟,打雷暴雪风雨无阻,送了整整一年,谁知道倒也巧的很,青花镇上突然来了个媒婆,说赵家秀才要娶她做媳妇。

    贾珠一看聘礼居然活生生五十两银子,当即允诺,把在后头做豆腐一身豆子香得杨宝黛叫出来确认,对着媒婆献媚:“大娘可看清楚是这个?我可有两个女儿,千万别盖头一掀开,看上的是我家在刘老爷家做丫头的大姐了!不退货也不换货的,你可瞧的仔细了!”

    “我的婶婶,你这姑娘落到镇子都没几个能比的,就是她就是她,婚姻大事我敢瞎子摸象啊!”媒婆说完绕着杨宝黛里里外外看了几圈,模样端庄长相大气,乡里乡外说起都是夸赞,嘴上不免帮着赵秀才说好话:“跟了赵秀才日后弄不好就是官太太了,他老娘人也踏实憨厚,家里就两口子人,不会委屈了你······”

    贾珠明了,收下五十两银子,定下婚约拿过生辰八字媒婆乐呵呵走了。

    杨宝元听闻这婚事,忙扯着杨宝黛说话:“我呸,赵秀才他家乱的很呢,看上去孤儿寡母的,他二叔儿子早两年亡了,就想着把他过继过去做儿子,还有个寡|妇弟妹,她婶婶还撺掇改嫁······”

    杨宝黛听完吓的魂飞魄散,这嫁过去还不得被欺负死,光是家中破烂糟心事就够人郁闷!听着都够呛,嫁过去还不得短命?

    贾珠数钱戳儿子脑门:“你姐夫要娶寡|妇弟妹早两年就娶了,胡说八道的东西,宝黛你可记住了,嫁过去生儿子第一重要,赵秀才得他二叔资助,你也要学会孝敬,还有你那个弟妹,虽然是弟妹,那人家是县太爷的女儿,可得伺候好了,被休了,你就死外面别回来了!”

    杨宝黛听完这话,吓得结巴,带着试探恳求的语气:“我不想嫁给他,娘,你让我呆在家里吧······”

    闻言贾珠指着她中气十足:“不嫁人留你吃白饭啊!老娘辛辛苦苦养你一场教你识文断字,就指望你给弟弟赚老婆本,聘礼收了生辰八字互换了,不嫁也得给我嫁!”

    杨宝黛盈泪,看着老娘在旁边数银子藏银子,这哪是嫁女儿,根本就是不管她的死活,拿着它换钱养儿子呢!

    婚事落定,贾珠看她怕的很,是不是规劝她,倒也不许她出门,杨宝黛就听着卖她的老娘语重心长,“宝黛,这娘也是为你好,你模样不差性子沉稳识文断字四书五经那都是读过,还跟着你爹买过几年豆腐,妥妥闲妻良母,赵秀才人家既有功名,自然也是讲理的,与其嫁给乡野村夫的,做个秀才夫人,举人夫人不是更好吗?”

    还能怎么办,哭也哭了,闹也闹了,杨宝黛认命了,到了出嫁那日,大红吉服整个人鲜艳欲滴,结亲却不见新郎官,来的人就说“新郎官弟妹身体不适,不能亲自结亲······”

    盖头下的杨宝黛憋屈含恨的泪水盈眶,这自古娶亲那有新郎官不亲自前来的,居然,居然跑去关心寡|妇弟妹!那娶她不就是掩人耳目让他们继续私相授受吗!

    终于,窝囊憨厚的杨豆腐火了,“真当我杨豆腐女儿没有人要了!不嫁了!给我滚!”

    话音落下,贾珠拧眉提着棍子把杨豆腐打到地上,硬生生把杨宝黛塞到花轿,狠狠警告,:“杨宝黛老娘受了银子没有退回去道理,日子过不过的下去那是你的本事,养你十几年也是让你报答的时候······”

    坐在花轿里面,杨宝黛扯了红盖头,眼泪打转,媒婆撩开轿子哎哟一声:“前面停下,新娘子舍不得爹娘,妆容都哭花了,可不能让婆家人这样看着!就湖边大杨柳树停轿子!”

    ······

    “然后你就跳了湖,宁可死也不嫁?”元稹听完杨宝黛惊心动魄出嫁过程又道:“我说句冒犯话,你娘说的很对,若赵秀才真和他寡|妇弟妹有什么,何必还要花五十两娶你回去?”

    杨宝黛没说话。

    这寻死没死成,按照她娘那德行,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定然不认她了,她闹这出,赵家人也绝对不会要这样的媳妇,杨宝黛抱着膝盖攥着大红吉服,还是很感谢救他的秀才:“谢谢你救我了。”

    拔下头上几根簪子,还有手腕上按照习俗娘家人送的玉镯:“元公子,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这······”

    元稹打断他的话,走到小兀子坐下,继续朝着铜盆添柴火:“赵秀才也应是个讲理之人,你既然无心婚事,为何不去亲自告诉他,再则你就因为未曾迎亲寻死,不是让你爹娘姐弟受人诟病吗,若姑娘信我,我陪你去退婚。”

    退婚!?

    杨宝黛其实完全继承了贾珠的聪慧头脑,不过为人沉稳不显露,当即也觉得亲事还是要说明了,当时也是事急从权才跳湖逃生,想罢她牵动唇|瓣笑了笑,点点头:“那就依照元公子所言。”

    眼下离着日出还有些光景,元稹大概说了说自己个“说起来我和赵秀才也是同年中的秀才,这处就在镇子郊外,过去就半刻钟,我有匹小毛炉,姑娘这吉服有些显眼,若不嫌弃,就用用我的披风吧。”

    杨宝黛点点头,说了声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