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杨家有女宜室宜家 > 第36章 原是幼时小故人
    入夜后雨越下越大,杨宝黛看着赵元稹迟迟不会,又想着刚刚杨宝眉着急忙慌的模样,在家里等的有点焦急,不停的在屋子来回踱步,捏着汗巾子咬着指甲盖。

    朱氏倒是开心的很,盘腿坐着炕头上啃酥饼,大黄牙都露出了八颗:“哎呀呀,算命的果然没骗我,说我儿子有贵人命,这才和刘家少爷见了几次啊,就和人家称兄道弟了!”

    这刘家可是青花镇第一富商啊,刘盛衡这位体弱多病的小少爷还是养在老太太和老太爷跟前的大宝贝疙瘩呢!能和这样的人攀上关系,多少人求都求不来呢!

    “你紧张什么,男人家喝酒说事情,妇道人家知道个什么,你可少去参合。”朱氏看着心急如焚在屋子外面遥望的人,喝了口水想起什么,拍了拍桌子要引起她的注意:“宝黛啊,我给你求了符水回来,旁边胡同家的孙家小媳妇——”

    杨宝黛目光锁定在忽然被推开的门上,立马撑着雨伞过去,朱氏顿时不悦起来,这哪有婆婆说教媳妇,媳妇爬起来跑了的,果然是被夫君给宠坏的人,一点尊卑孝道都不懂了!

    “怎么样了?”杨宝黛两步过去。

    赵元稹被她吓一跳,好笑起来,放缓了口气:‘我能怎么样,我好着呢,刘盛衡问了点朝局的事情,搞得我莫名其妙的。’

    夫妻二人进屋子,赵元稹喝了口热茶,吃了两口糕点,才直起身子慢慢道:“我怀疑是刘家在京城为官的大爷儿子死了,需要过继一个过去,选中了刘盛衡。”

    这算是好事了,过去就是嫡出儿子,还有人牵引进入仕|途。可今日刘盛衡那模样,分明就是被吓到了。

    “现在朝廷水浑浊的很呢。”赵元稹没有深说,摇摇头“我不过是随便猜猜,你别到处说,刚刚大姐缠着我问个不停,我看她太担心,都随便糊弄,对了,你今日和大姐都说什么来着?”

    杨宝黛扯着凳子做到他跟前,就一五一十说起来,总结道:“我和大姐打算把爹娘接到镇子来,开个小豆腐店,宝元上学也方便。”

    “就住到家里来就是,还有两间空屋子呢,院子也大。”赵元稹道。

    杨宝黛好笑,就着他喝过的杯盏抿了半口擦,才道:‘这哪里有娘家人住到婆家来的。’

    赵元稹一本正经反驳:“都是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

    杨宝黛睨他一眼,淡淡笑道:“那你让娘怎么想我啊,难不成带着娘家人来欺负她不是?”

    赵元稹想了想,凭着朱氏小家子气的心思,倒是说的很对,又道:“这个不难交给我去说。”

    杨宝黛拍拍他的手背,含笑起来,“不用那么麻烦,我和大姐都计划好了,豆腐都是我家坐了许多年的,到时候也能贴补家用。”她顿了顿:小心翼翼的目光看着赵元稹“明日我想回去给爹娘说说。”

    赵元稹没有理解那目光的含义,点点头,以为她是在期待什么,眨了眨眼睛,:“你要我陪你?明日我要去学堂······你看看晚上可以吗?”眼瞅着就要去乡试了,学堂的秀才都忙的不可开交,他也不列外。

    “我自己回去也可以,只是问问你放不放我回去而已。”杨宝黛低笑起来,戳了戳男人的额头,无奈的很,:“你是真不明白还是假的不明白?”

    赵元稹抓住她的手亲了亲,也是好笑的很:“你又不是去别人家,那是你娘家,你从小大的地方,你喜欢也可以回去小住的,多回去看看,我马上要去府州了,扯着我还在家,多回去走走,过不久,这家里家外都要交给你。”

    “现在不也是在我手里捏着的吗。”杨宝黛笑眯眯的看着男人。

    外面听墙角什么都没有听到的朱氏翻白眼的敲门:“差不多吃饭了啊,快点啊!”自打这杨宝黛入门,儿子什么悄悄话都只给她说,对着自个就是说。

    次日一早,杨宝黛起身的时候赵元稹已经离开了,她穿戴好衣物,朱氏是个要面子的人,抽了一两银子给她,交代起来:“别两手空空的回去,让你们村子里面的人瞧不起元稹了!”

    杨宝黛笑着接着,恭敬的福了礼:“谢谢娘,娘,我晚饭之前一定回来。”

    朱氏点点头,有点摆谱:“替我问声好,给你爹娘说,有什么我赵家能帮忙的地方,只管来说。”

    杨宝黛刚刚走出胡同,思考买点什么回去的时候,就听着旁边有人叫她的名字,一回头,就看着苟洱的抱着脑袋朝她走过来,笑的慵懒无比。

    待着走上前,苟洱挑眉拱手,勾着嘴角笑的玩世不恭,语气两份疏远三分客套,更多的是冰凉凉,“你男人不放心你,让我陪你回去。”苟洱抬起头,打了个响指,后面就有辆马车徐徐过来,苟洱做了个请的手势,含唇微笑:“小嫂嫂,走吧,给你爹娘预备的东西都有了,我们早去早回。”

    马车上面,苟洱懒洋洋斜靠着,模样比斯文温和的赵元稹似乎要俊俏两份,举手投足都有股子玩世不恭的气息,闲的十分恶劣,那双眸子冷漠又带着玩味,手指挑开马车料子目光流转,挑了挑眉,余光扫在对坐人身上:“小嫂子可有讨添置的东西啊。”

    杨宝黛微微轻笑:“很多了。”又是杭绸蜀锦的缎子,又是上等的老山参还有几套书册还文房四宝,金银首饰成衣也按照人头配了两套,她不好意思道:“麻烦三弟了。”找元稹在三个人里面排行老二,她目光在苟洱脸上转了一圈,上次见面都没有多注意,这人怎么给人一种,怎么说呢?小霸王的气焰?

    到了村子,贾珠还以为自个眼瞎了,农村里面最忌讳嫁出去的闺女动不动回娘家了,当即贾珠扯着扫把就要打人,却是被旁边几分凌厉色彩的苟洱吓得不敢动,只感觉那人飞扬跋扈的很。

    苟洱只是微笑道:“我是赵元稹的兄弟,他今个学堂有事耽搁,因此让我送小嫂子回来探亲。”

    苟洱说完,把东西提到院子里面的小桌子放在,错身和杨宝黛过他小声道:“早听说小嫂子娘脾气火爆。”他目光促狭的看了眼捏着扫把的贾珠:“赵元稹可吩咐我了,她媳妇若是平平安安的去,缺个胳膊少腿的回去,可要和我割袍断义的。”

    贾珠被他冰冷的语气浸心肝颤抖,点点头,倒是啥情况也不知道杨豆腐从厨房里面出来,依稀只听着赵元稹兄弟几次字,开始和稀泥的打招呼,:“来的好,我做了豆花,尝尝啊!”然后贾珠一个眼神扫过去,杨豆腐极其怂的龟缩回了厨房。

    苟洱微微撇过头,讥讽的看了贾珠一样,抱着手慢慢离开。

    “这人谁啊,凶巴巴的什么土匪海盗的眼神,老子欠她钱不是!”贾珠硬着脖子骂了一句,杨宝黛眸子眨了眨,走上去道:“你管人家什么性子,今日我回来是有重要的事情和你们商议的。”

    一番商议后,等着杨宝黛走出屋子的时,已经过了中午饭的时候,刚刚杨豆腐好心要去把苟洱找来一起吃,这毕竟是姑爷的兄弟,不能把人家丢在外头不理会吧,结果贾珠气的骂人,杨宝黛也不好多少,吃了两口,就说要走了。

    刚刚出去,杨豆腐就扯着个食盒给她:“你娘就是怕你回来太久你婆婆不高兴呢,拿着路上吃,两个人的分。”末尾又补上一句:“都是你娘预备的。”

    ·····

    杨宝黛朝着村口走,走着走着就听着笑声满满的声音传来,便看村口前面大槐树下几个孩子正捏着石块朝着湖里任,旁边苟洱靠着树身,嘴角带着几分痞子德行的笑容,反倒是因为太俊俏的缘故,既然意外的让人移不开眼睛,手里抛着两块石头看着娃娃三三两两起哄,抬手轻嘲:“打个水漂都不会,还是水边长大的,丢人——”

    话音未落,忽而眼前闪过一块石头,朝着湖面而去,连着五个水花,几个娃娃顿时大声吆喝起来,忽而那石头像是通人性一样,居然转弯回来,连着又打了三个花浪起来,最后落到水中。

    “许久没有打了,以前我们去五个来五个呢!”杨宝黛朗笑上去,温和开口。

    苟洱目光投向杨宝黛,语气有点不明了:“谁教你的?”

    “以前有个路过的小哥教我的,我那时候才八岁,就在这颗树底下,我还提了壶普洱茶给他,结果还把壶给我拿走了,害的我娘罚我不准吃饭。”杨宝黛走到湖边,又找两块顺手的石块,如法炮制又打了两个,对着意犹未尽的娃娃们道:“还不回去吃饭去,一会你们爹娘来了,小心拿你们打水漂。”

    娃娃们还是怕挨打的,三三两两回家找爹娘。

    “是个青花瓷的水壶,盖子是个紫砂的?”苟洱忽而开口,目光似乎柔和了几分,对着投来目光的人,露出笑意:“居然是你,那么破烂的茶壶,居然装着上等的普洱,你那个壶在我屋子放着的,你要随时去拿。”

    杨宝黛先是错愕,随即想通什么,也是不可思议的绽放笑容,捂着脸噗嗤轻笑,眸光闪亮,指着苟洱道:“原来是你,居然是你,你和小时候变了好多,我都认不出了。”她还记得当时骗他口渴的人个头还比她矮上许多,目光也是瘦脱相的野猴子。

    “我也没有认出你。”苟洱注视眼前的人,上下左右首次好生打量了一番,轻飘飘道:“还居然让你成了赵元稹的妻子。”

    他足足找了这个人五年,青花镇周围所有的村落都给翻的底朝天,这个村子也派人来打听了无数次,居然······苟洱看着杨宝黛等着他后面的话,凝视她片刻,手一扬,淡淡道:“时间差不多了,回了吧。”

    杨宝黛嫣然轻笑,心情十分的不错:“嗯。”

    目送杨宝黛入了家门,苟洱转身,马夫给他抬凳子,那句爷还没有出口,忽然耳边就是砰的一声,小凳子被踢到胡同墙角,碎的四分五裂。

    苟洱眼神锋利,背着的手慢慢捏紧。

    马夫大惊:“三爷,您这是······”

    苟洱很善于隐藏情绪,他微微叹了口气,目光很冷,语气却很温和“去找两个激灵点手脚功夫好的过来,以后在暗处护着她。”说着,目光又朝着胡同口赵家看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