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杨家有女宜室宜家 > 第39章 二房搅和做生意
    “夫人可服用过极寒之物。”

    “并未。”

    “最近吃食如何?”

    “都是镇子家常口味。”

    人来人往的小茶庄最安静的雅间之中,中间隔着纱帘和竹屏风,大夫跪坐着低头,不敢去瞧着屏风上投下来的模糊人影,用汗巾阻隔的手腕手指时而重时而轻的诊脉,年迈的双眸透着庄重。

    杨宝黛收回手,把沏好的茶推到大夫眼前,细细的透过缝隙瞧着他摸胡子的举动,犹豫了几下,还是道:“半年前寒冬我不慎落入湍急河流,小风寒了两日,是否因为这个原因。”

    大夫点点头忽而又摇摇头,虽然端坐,目光依旧别在旁边:“兴许有这个可能,夫人体内寒气太过,寒冬落水未曾好好调理这是其一,其二,说句冒犯夫人的,也才新婚半年,子嗣不来也是正常,我给夫人开些调理的汤药。”

    旁边摇着茶碗的苟洱笑着道:“大夫也知道女子这种私密的隐患总不能大张旗鼓的吃药,可否给我姐姐开些药丸,也能有个说辞。”

    那大夫道:“这好办,我做成药丸送到这里。”说着又嘱咐几句,苟洱亲自送了出去,杨宝黛走出去,苟洱朗笑进来:“放心,我不会告诉二哥的,我就说怕是你当时逃婚落到河里面的缘故。”

    苟洱话头转开:“这是我自个钱投的茶庄,以后你有什么事情变来这里寻我就是。”

    杨宝黛略略看了茶庄几眼,就道:“元稹说你也是永昌安里面的,怎么好好的医药不做,跑来开茶庄了?”

    苟洱很想说是因为那壶普洱茶,还是笑着回话:“我又不精通旗黄之术,不过是昨个账房,若是有人来找麻烦再出来说几句而已,素日十分清闲的。”

    时间不早,杨宝黛又和苟洱说了两句,便回去,却是到巷子口,看着个熟悉无比的人影,“宝元?你怎么来了?”杨宝黛看着拽着衣角的人忙不迭上去,今个可是上学的日子呢,随机道“是不是过了吃饭的?你姐夫娘不在吗?”

    杨宝元瘪嘴,摇摇头,瘪嘴:“不是,姐,我好像犯错了。”

    杨宝黛看着他摇头:“又和谁家打架了?”他手指戳了戳弟弟脑袋,镇子学堂都是有钱人家送去的孩子,像杨宝元这种村子里面咬牙送去学子,很多都是被欺负的命,“你说啊。”

    她拉住弟弟手走着,如今赵元稹也在学堂里面,偶尔也会给小童生代课,同班学子也没有人敢找杨宝元麻烦的,杨宝黛就看弟弟不敢走,沉默了好久,过了好一会才问起来:“你是不是和你姐夫的娘吵架了······”

    杨宝元沉默片刻:“我今日下学早想来看看你,结果就听着你婆婆嚼舌根说你不事生产,好吃懒做,还不能传宗接代,天天在家做翘脚大爷·····我气不过,上去争执了两句,就把,就把咱们家要在镇子做生意的事情给抖出来了。”

    这事情就怕被朱氏闹得人尽皆知,杨宝黛就只告诉赵元稹和杨豆腐和贾珠,这小弟估计是听墙角,杨宝黛微微眼中浮现一抹焦急,杨宝元又继续:‘我看赵家二房也去了,二姐,你还是先别回去了!’

    像赵家这等不上不下也算小小商户的家庭,那可是最忌讳女人出去做生意!

    “不碍事的,你先回去。”杨宝黛知道有场硬仗要打了,安慰了弟弟两句,深吸口气走了回去。

    屋子里面赵旺德,钱氏,朱氏依次坐着,杨宝黛刚刚进去,便是察觉里面沉重气氛。

    “我问你,你是不是要背着家里出去开豆腐摊子的!”朱氏当成炸毛起来:‘这种有辱斯文的事情也是咱们家能够做的吗!你男人可是秀才!马上就要去做举人老爷了!你要是出去抛头露面的,你······’朱氏气的砰砰锤桌子,直接道:“你要敢去,就给我会娘家!”

    钱氏浅浅咳嗽了两声,表示对朱氏不过脑子的话深深不满,语气竟然是一方常态的温和:“二婶知道家里生计都在元稹肩头,你是个要强的姑娘,自然不愿意,二婶婶知道你想给家里出力,但是,你也要记住,元稹是赵家唯一的独苗,没有什么比开枝散叶的重要·····”

    她招手让杨宝黛走到跟前,笑了笑:“有什么这不是还有你二叔和二婶吗,你是不是觉得平时回家机会太少了,儿啊,你想想,若是你和娘家人一起做生意,这传出去,岂不是说元稹靠着你们娘家养活了?这和上门女婿又有什么区别啊?”

    钱氏和朱氏一个黑脸一个白脸,杨宝黛礼貌的听着,带着二人都开始喝茶了,她才微微轻笑:“娘和二婶说的都是,到底我家都是豆腐生意,即便我没有嫁给元稹,家里也盘算着把生意放到镇子上来的······我心中有有数,绝对不会拿着娘家钱贴补夫家,也不会拿着夫家的钱贴补娘家。”

    她估计朱氏就以为赵元稹的体己银子都给落到她手里了,赵元稹却是忽的站起来,身上还有酒水和胭脂味道,估计是万花丛中紧急拉回来的,站都有点站不稳,意味深长的看着杨宝黛:“杨宝黛,别给我扯弯弯摇摇的,当初你婆婆看上你家,就是因为你们家老实本分。”

    他冷哼了声:“你和你大姐打的什么算盘我不管,你要尽孝心我也不管,可你给我记住了,你如今是赵家的夫人!但凡做生意,哪有不出去迎来送往,可生意场上几个是女人和女人谈的,且不说怎么谈,那都是底下屏退左右,届时你男女共处一室,我们信你是做生意,那外头呢?我们都不做人,元稹也不要做人?”

    赵旺德想的比钱氏和朱氏都全面,赵元稹那可是要做官的人,万万不能留下一点污点的,士农工商,即便商户是个上九流,依旧是扶不上墙,而且,若是以后要休妻亦或者和离,被扣上用妻子钱步步登天,最后个忘恩负义的帽子,赵元稹还混不混了?

    “你家要开我不管,除开初一十五上赶集你可以去帮帮忙,博个孝顺的名号,其他的时候都不许给我去,要谈生意,让你老娘和你大姐去,杨宝黛,你想出去做生意,这是门都没有的事情!”

    朱氏也附和,咬牙切齿看着她:“要不是你弟弟说漏嘴,你还要瞒着我,我就是对你太好了!你个媳妇也敢骑道我头上来,你说说哪家媳妇有你过的好,你看看你周身穿的料子,带的首饰·····”

    杨宝黛正在思考怎么说,朱氏请来两个大神过来,她不好得罪,忽然外面传来砰的一声。

    杨宝黛听着熟悉的脚步声,她不由的扭头,虽然就见赵元稹沉着脸走了进来。

    杨宝黛微微错愕了下,立马反应过来是杨宝元去通风报信,急忙拉住他:“赵元稹,我没事。”

    赵元稹直接甩开他的手,只是看着面前三个为难妻子的人,倒是钱氏反应最快,拍着桌子厉声:“你不在学堂温习备考回来做什么!长辈还不能给你媳妇立规矩了!”

    朱氏也附和点头:“还不回去,我们还能吞了你的媳妇!”她的生意越来越小,如今赵元稹每日不下三次提醒她不许下杨宝黛脸子,她侧头:“是你二叔······”

    这甩的一手好锅。

    赵旺德摇摇晃晃走过去,带着点酒气,怒道:“你就怎么纵容你媳妇在外头抛头露面的!我可去娘的!这种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事情,你也敢答应,这清水小白菜真是迷住了你眼睛不是!”

    赵元稹一把提起赵旺德衣领子,“我已经警告过你不要来找宝黛的麻烦!”

    “我可是你二叔!血浓于水!赵元稹我看你是疯魔了!别怪老子没有提醒你,哪家相公放娇滴滴妻子出去抛头露面做生意,和男人卿卿我我,你不要脸我赵家还要脸,你没钱老子给你!金山银山都给你!老子死了还不都是你的!”

    钱氏吃惊:“元稹还不松开!”这怎么能和长辈动手!她看着杨宝黛的眼神顷刻充满讽刺,就差没有骂出红颜祸水几个字眼。

    赵元稹难得废话,扯着赵旺的直接道:“杨宝黛是我的妻子,她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她喜欢做生意我就让她做生意,我对她好需要你来说三道四!你以为你是谁,自己家生意越做越少说什么金山银山的,别来给我耍横,别以为我不敢收拾你!”

    “赵元稹!”赵旺德简直气笑了:“你打一个我看看!”

    话刚刚说完,赵元稹一个拳头招呼上去,又恨又快,吓得钱氏和朱氏尖叫起来,杨宝黛赶忙上去拽着他:‘赵元稹,他是你二叔!’

    赵元稹眼中透着狠厉,俊美的脸上毫无恐惧,送开手还给他理了理衣摆,冷冷道:“长辈让打不敢不打。”他看着屋子里面人,声音很冷也很认真:“我今天就给你们说清楚,我赵元稹的女子,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男人能做的事情她都可以做,我会永远站在她的身后,以后再让我知道你们敢为难她,我直接离了族谱,我看你们谁敢在放肆!”

    朱氏差点站不稳,“赵元稹,你,你居然为了个媳妇,要离了赵家不是!”

    “是!”赵元稹微微笑:“和我赵元稹过一辈子不是你们其中任何一人,是杨宝黛!以后她要做什么是她的自由!外头怎么说我不管,你们三个管不住嘴!我亲自来帮你闭上!”

    他让出路,对着赵旺的和钱氏:“恕不远送!”

    赵旺德捂着脸颊狠狠指着赵元稹:“你,你,赵元稹老子给你讲,你肯定会后悔!女人·····”女人一旦什么都有了,那翅膀就硬起来了!届时心高气傲起来,什么不要脸的事情做不出来!

    赵元稹含笑:“我的女人,不需要你们来费心,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