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杨家有女宜室宜家 > 第40章 结发夫妻两不疑
    赵元稹甩了脸色拉着杨宝黛出门,末了又回去牵驴子,朱氏还在后面骂骂咧咧,赵元稹笑眯眯牵着她的手超前走:“走吧,我带你远离是是非非去!”

    杨宝黛靠着他的肩头:“谢谢你元稹,谢谢你每一次都选择维护我。”

    “其实我知道你能处理好,可你是我的妻子,我更加希望出事你第一瞬间想的是我们一起解决,而不是你来解决。”赵元稹亲了亲她的额头,声音很温柔:“你想做什么就去做,我永远都支持你。”

    “你带我去哪了?”杨宝黛看着出了镇子,仰头看着赵元稹:“你还真不回去哄哄娘?”

    “哄什么哄,做错了就是做错了,难道因为她是长辈他是我亲娘,我便是要事事迁就事事顺着他,这是愚孝,她对我听着,她错我提醒,否则她做错什么事情,吃苦受累的还不是咱们。”赵元稹指着面前的河流:“可还记得这河不?寒冬腊月你也不怕冷死?一股脑就跳下去!”

    逃婚的事情杨宝黛觉得十分丢人,偏偏赵元稹十分爱用这事情打趣她,杨宝黛敲他脑门“怎么,赵家秀才是后悔把我捞起来了?”

    “不敢不敢,你跳多少次我都得捞起来,我也庆幸你不是跳什么刀山火海,否则·····”赵元稹打趣起来,牵着她手朝着河边走:“还记得当时你醒来那个破茅屋吗?”

    “自然记得。”

    “那就是我家老房子,我爷爷奶|奶就住着哪里。”赵元稹看着不远处小院子:“家里发达了就搬出去,可爷爷奶|奶恋旧,怎么都不肯和我们搬走,我啊,就特别喜欢到这里来。”赵元稹推开篱笆门:“那时候元淳处处都比我好,我读书的确不行,我爹尝尝用元淳来和我做比较,我就喜欢到这里来。”

    杨宝黛看着干净院落,怕是赵元稹如今也会京城过来收拾,屋子里面整整齐齐,虽然没有值钱的东西,生活的器具一应俱全,她静静听着赵元稹的话“这处离着镇子不算远,当初我打算带着娘回来住的,你知道娘的,心气太高。”

    “你喜欢日后我陪你回来小住。”杨宝黛仰头看着凋零的腊梅花树,权当做赵元稹带她出来散心了。

    赵元稹坐在石凳上:“宝黛不论他们说什么,都不要信,你会是我一辈子的妻子。”

    他当然知道胡同里面都在怎么议论杨宝黛,二房对她也是意见颇大,杨宝黛抿着唇轻轻笑着:“我知道你为我做了很多事情了,你也很累,所以啊,不必有点风吹草动就草木皆兵的。”

    赵元稹马上要启程去府州乡试,偏偏什么事情都不让他操心,铺子上的事情都是他在安排,她只需要数钱,晚上都待着她睡着,偷偷摸摸拿着蜡烛去隔壁屋子看书写策论,第二日她起床,热气腾腾的早饭就摆在桌子上,临走的时候还要三申五令不许朱氏给她脸色,中午若非学业繁忙,一定抽空回来瞧瞧她·····

    对她老杨家的人更是无微不至,杨宝元能顺利考上童生他是第一工程,隔三差五就让杨宝元带东西给贾珠,偶尔杨豆腐到镇子送豆腐,都要请到酒楼招待一顿,每月还偷偷摸摸塞钱给贾珠,让他们不要紧巴过日子,每日回家都要给她带些小玩意·····

    赵元稹的好不是能说出来,可却是能够实实在在感受到的。

    “我月底就要启程了,所以你的铺子也快点开,刘盛衡昨个给我送了书信来,想同我一道去,我倒是可以能搭个便车了。”赵元稹离着袖子开始交代:“等我走了,铺子应该很忙,你就借口在娘家住着,我不在了,娘那性子必然要和你起来冲突,穆大哥和苟洱那边我交代清楚了,不会有人去找你家铺子的麻烦,也不会有人去找你的麻烦,书院那边我也托夫子多多督促宝元。”

    “你这说的一去不回似的。”杨宝黛好笑,柔声道:“你放心我会照顾好娘,也不会和二房起冲突的。”

    “还有。”赵元稹看着低身在面前的妻子:“孩子不重要的,我娶你从来不是为了传宗接代。”

    杨宝黛忽然眼眶就红了,赵元稹摸着她的脑袋:“我只希望你好好的,明白吗?好好的呆在我身边,好好和我在一起,不要离开我,也不要背叛我。”

    “我知道你想要个孩子。”杨宝黛忍不住哭了起来,对面婶子家孙儿常来串门,赵元稹就特别希望逗着玩,赵元稹不免笑了起来:“我并不想要,我想要的只有你而已。”

    赵元稹叹了口气:“你知道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吗?”杨宝黛抬头看着他。

    赵元稹眼眸无比温柔起来,初见杨宝黛那天天空蒙蒙细雨,他忘记带伞只能在门口站着,远远就看着人群里面有个温婉端庄的姑娘映入眼中,穿的很普通,甚至还有点宽大,一看就是姐姐不穿的,怀里抱着酥饼,站着学堂大树底下,垫着脚尖不停张望。

    很快杨宝元从旁边出来,杨宝黛忙不迭上去,拿着汗巾子给他擦脸,目光温柔无比:“姐姐来晚了,不许生气哦,今日听夫子话了吗?你爱吃的酥饼。”

    “我都说了下雨就别来了,那么远的路,你要感冒了大姐得打死我。”杨宝元掰开酥饼分了大半给姐姐,杨宝黛就笑着就不饿,杨宝元特别较真塞到他嘴里。

    姐弟二人慢慢离开,打伞的死杨宝黛,半个肩头都淋湿了,可弟弟那边一颗雨都没有进去,嘴角始终挂着让人舒服的笑容。

    然后赵元稹就开始慢慢注意了,再一次便是某次提早下学,杨宝黛怀里抱着个狗崽子,笑眯眯哄逗着,端着学堂旁边胡同的台阶上,手里拿着盖头,阳光刚刚好打在她的脸蛋上,透着一层淡淡金黄色,柔和又高雅,明明是穿着最普通的衣物,却是人群里面最耀眼的,不少来往的行人都不忍不住驻足去看。

    灵动明媚又秀气。

    这就是他对杨宝黛最直观的感受。

    而后就是朱氏说给她看了个媳妇,死命拉着她去看,然后就看着拥挤的人群中,杨宝黛朝着里面拥挤,给弟弟买酥饼,认真又倔强。

    朱氏就说:“这姑娘可喜欢?媒婆可说了是个性子极好的姑娘,虽然是个农女,到底也是教导了四书五经,关键这模样好的很,和你那就是郎才女貌呢!你要是喜欢,咱们就把她定下来。”

    赵元稹没有说什么,只感觉,若是娶她做妻子,他是愿意的。

    而后就给了五十两银子。

    杨宝黛听着他的话冷不丁笑起来:“真的吗?我竟然都没有注意到你。”

    赵元稹就道:“可能是你夫君太丑了。”他顿了顿:“你是不是一直在想我和穆大哥和苟洱是怎么认识的?”

    杨宝黛只是笑笑,这些话她虽然好奇,但从来不问,赵元稹愿意说她自然会说的。

    “苟洱我也是和你差不多认识方法,他很不容易,穆大哥算是我和苟洱一起救下来的,他们两个都不容易。”

    杨宝黛觉得这人说了当没有说,永昌安是最神秘的地方,哪里每个月账目都是非常混乱的,偏偏赵元稹也不怎么让他过问,就好像是个打着药店名义的大型洗钱场所一样,有时候会有巨额进账,有时候又会有更大的出账,大部分后院都是冷冷清清,有时候又是彻夜通宵。

    杨宝黛特别留意几次,赵元稹偶尔会天亮茶回来,身上虽然是打理过,隐约也能闻到淡淡的血腥味,她不多想,只认定赵元稹是他夫君。

    赵元稹看着妻子,起身她很聪明,只是喜欢藏拙罢了,很多事情都是看破不说破,赵元稹有时候也在想,若是杨宝黛知道他是半个土匪会不会还喜欢他,他站了起来,仰头叹息一声:“宝黛啊,等我考中举人,我们就去京城吧。”

    “好啊。”杨宝黛笑着点头。

    “我走了记得好好照顾自己。”赵元稹搂着妻子,鼻尖嗅着他头上好闻的玫瑰花油味道“有什么都别憋着肚子里面,告诉我,明白吗?”

    “那还真的有件事情麻烦你。”杨宝黛仰头看他:“替我打探打探刘小少爷对我姐姐到底是几个意思?若是没意思,可别把我姐姐拖成了老姑娘。”

    “小问题。”赵元稹慢慢悠悠道:“宝黛,不论以后我变成什么样子,你都要记住,我对你是真心的。”

    “嗯。”

    “不管我日后是否飞黄腾达,你都是我唯一的妻子,这点永远不会改变。”

    “嗯。”

    “不要听任何人的挑拨,不要相信任何人的离间,我绝对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情。”

    杨宝黛点点头,觉得这人今天话说的太多了,便是道:“结发为夫妻的下一句是什么?”

    赵元稹好笑起来:“不知道,你来说说。”

    “你真的不知道?”杨宝黛睨他一眼。

    “不知道。”赵元稹十分严肃。

    “那我也不知道。”杨宝黛认真的道。

    赵元稹把人抱在怀里,笑的开怀。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