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杨家有女宜室宜家 > 第41章 兰越栋执意留下
    “大姑奶奶好!”

    “见过大姑奶奶!”

    兰桂丹两步冲进衙门后院,立刻有小斯在前面带路“三少爷不知道怎么了?!就是不愿意跟着老爷夫人去京城,执意要留在青花镇!大家伙办法都想赶紧了,门都不带开的,夫人刚刚气的不行,说在不开门,直接一把火给烧干净,大姑奶奶,平日三少爷最听你的话了,您可要多劝劝啊!”

    兰桂丹步伐极其快,简直搞不懂这弟弟脑子里面都在想什么,两步进门狠狠拍门:“兰越栋,你又抽什么疯!还不把门给我打开!不去京城享福,一个人呆在青花镇作死啊!说话啊,死了是不是!”

    眼看海如兰在京城给他说门不错的亲事,又求着外祖家的私塾给他留了位置,只要这人好好上进,还愁不能混个一官半职的,居然又在这里作死发脾气:“兰越栋我可告诉你,别以为家里就你一个少爷,你就是青天了,你是要死了是不是,全家要走就等着你呢!开门,开不开!”

    门被打开,兰越栋气的怒火蹭蹭,“我说了老子不去,老子不想娶什么劳什子女人,老子也不想科举读书!凭什么老子什么都要听你们!兰桂丹,别以为你是我姐姐,我——”

    啪的一巴掌落到他脸上,兰桂丹扯着他的耳朵:“还敢连名带姓和我吵嘴了,你倒是说说你什么时候听话了?这些年你有让家里人省心一天的吗,我看就是太久没挨打了,找不到东南西北了是不是?!我是你姐姐,我打你怎么了,不服是不是!”

    “你给我撒开!”兰越栋一把将人推开,兰桂丹直接栽倒地上坐在,好半天没回神。

    旁边丫头婆子立刻要上来搀扶,兰桂丹气的咬牙,两下起来,拉起旁边的棍子就打上去:“你居然敢给我动手,你今日敢和我叫嚣,明日是不是要爬到你爹娘头上去坐玉皇大帝了!”

    “我说了我不走!凭什么我一定要走!”兰越栋深深挨了一股子,好看的眉眼带着怒火,两步冲到院子里面去:“我不想娶妻子,我不想考科举,我不想——”

    “那你想做什么!天天如同纨绔子弟好吃懒做不事生产,吃喝嫖赌夜夜笙歌?!你说啊,你说出个所以然我就不计较!你要是说不出了,我立刻让人把你给捆起来!”兰桂丹声音也打了几分。

    “都给我滚!”兰越栋对着一院子下人怒吼!他要怎么说?说他现在就是个没有子孙根不能传宗接代的玩意!?这是他的尊严,他绝对绝对不能让其他人知道!要真的去了京城,真被逼着娶媳妇,丢的就是全家的脸!

    “你说我,那你呢!赵元淳早就死了,你干嘛还留在赵家,如今赵元稹也娶媳妇了,难不成你要去给她做姨娘不是!”兰越栋因着嗓子吼上去,看着要提棍子大人大姐,抱着脑袋躲:“你可以不走,我为什么就要走,我在这里不是多个人照顾你吗!”

    “我看你就是想老虎不在猴子做大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

    “是不是想着如今爹爹去京城做大官了,又有外租家帮衬,你便可以在青花镇胡作了非为呼风唤雨了!怎么多年家里都迁就你,你也十五的人了!还不醒事吗!难道要爹爹靠着外租家一辈子吗!”

    兰桂丹丢开棍子“这些年爹容易吗,你若是不争气,爹爹就是一辈子吃海家软饭的,我们家就你一个少爷,你二姐又是望门寡,你若不去京城给他做靠山,她又怎么办?我,我的事情你不需要操心!”

    “兰越栋你今天说出个所以然,我直接打死你!”

    “你能不能别来管我!你自己的事情都没有搞明白,我——”兰越栋转头指着门:“你给我走,你个臭寡|妇!”

    “我是臭寡|妇你又是什么玩意?!我们都姓兰,一荣俱荣,你实话告诉我,到底出什么事情了,下人说你都两个月没有出去了,天天就关在屋子里面!”

    兰越栋咬牙“还记得那天我鼻青脸肿回来吗!就你的赵元稹打的!我不过是路上随便调戏了个姑娘,谁知道就是他婆娘的!哼,难道我说了,你就回去给我做主!?”

    他啐了口继续:“那女子也是个婊子货色,大晚上在外头走,也不知道是在干嘛,还出现在烟花柳巷那边,也亏得赵元稹在,否则不是我,换做其他人,看着那模样,也得上手去把玩一场!”

    “你为何不早点说!”兰桂丹打断他的话:“赵元稹把你打成这样的?”她又联想到赵旺德那日鬼鬼祟祟,立马道:“我呸!是不是那个赵旺德窜说你的!你就是活活给人做靶子了!那么多女人你选那个——”

    “日后你跟了赵元稹,那个女人我还碰不得?”兰越栋冷冷看着姐姐:“难不成你也要说我的不是了?难不成你也觉得这是老子的错了!她赵元稹为啥娶这女人,真当大家伙不知道怎么想的?”

    “还不是觉得杨宝黛好拿捏,等着以后加官进爵,拿点金银打发就是,成亲半年还没有孩子,怕也是下药了的,免得又出来个陈世美!倒是你,都三年了,居然还是个弟妹,我要是你,无所不用其极也要爬上那张床!”

    兰越栋蹲着地上,看着姐姐不做声,也继续道:“我留在这里不好吗,你我毕竟是姐第啊,我能看着你一个人留在这里?实在不行,你和我一起去京城不好吗?你改嫁,你怎么好,还愁什么不好家人吗?”

    他要留在这里的原因,就要要赵元稹死!若是这大姐不走,恐怕哈不好操作,到时候还要坏事,现在爹娘说着这人也是满脸认可,就像是状元无疑了一样,不就是个穷酸秀才吗,到底哪里那么得认的眼了!

    想着自己如今的遭遇,兰越栋眼神又冷下来几分:‘反正我不走,你也是别人家媳妇了,这样回娘家大吼大喊也不怕坏了名声!’他说着直接走了出去。

    结果刚好遇到兰桂仙,兰桂仙看着气急败坏的兰越栋忙上去:“三弟这是怎么了?又和大姐吵架了?不是我说,大姐就是这个性子,我都习惯了,比较她是大姐,自然要强势一点,你啊,也不要放在心上·····”

    兰越栋十分不喜欢这个心比天高的二姐,刚刚一肚子火正愁着没有地方出,“哟,穿的怎么好看,是觉得明个要启程,今日刘老太爷设宴,爹爹会带你,还是刘盛衡回出来,我劝你也撒泡尿看看自己这个德行,丑的跟着鞋垫子一样,你当刘家少爷多娶不到媳妇了?”

    “你敢这样说我!我也比你好!成天就知道花街柳巷,十五岁了两个功名都没有,天天在家坐吃山空,你又什么资格说我!”兰桂仙对这个弟弟也看不起,根本没有在怕的,直接回嘴起来:“你可是消停消停把,我听母亲说,准备给你订下外租家连襟的小姐,据说也是个书香世家,你可别给我兰家丢人啊——”

    兰越栋抬手狠狠就是一推:“你个望门寡还好意思说我,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是个什么身份,还真的以为和天鹅蛋一起孵出来,就没有看得出来你是个什么鸟了!还敢来说我,以后这个兰家我才是当家作主的,你最好把嘴巴放干净一点!”

    “你,你就欺负我是个没有亲娘的,又欺负我是个望门寡,就因为我不是你娘肚子里面一起出来,就处处针对我,你这样我还不如死了算了呢!”她的目光注视在站住不远处的兰梁,看着瞪她的兰越栋,捂着脑袋装作害怕模样:“弟弟我错了,是我不该说教你,是,我不是你的姐姐,哪里有资格来说教你啊,你大人有大量——”

    “你!”兰越栋抬手就要打她:“老子打都没有打你,你就在这里给我装模作样!”这时候兰桂丹也调整好情绪做了出来,迎面就看着这一幕:“你们两个做什么嗯!都是找不到事情做了?就在这里窝里反了!”

    谁知道兰桂仙忽然跪下:“姐姐,是我不好,我不该欺负弟弟,我不过是想来帮着爹爹劝劝弟弟,是我不好,都是我的不好!······”说着便是哭了起来。

    “你是不是有病啊,你装给谁看啊!”兰越栋最讨厌她装腔作势,抬手就要把她扯起了,兰桂仙立刻栽倒地上:“爹爹救命啊!弟弟要杀了我啊!”

    就在这时候,兰梁冷冷的走了上去:“好啊,枉我觉得你们两个也算是对仙儿好,倒是一个个的背着我敢这样做事的!”他顿了顿,“仙儿到爹爹这里来,爹爹给你做主!”

    “爹爹,我没事的,是我不小心摔下去,弟弟不过是想扶我一把······”说的是个我见犹怜。

    兰桂丹立刻觉察这个不安分的东西又要惹是生非,她刚刚要开口,兰栋猛的道:“你们两个都给我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