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杨家有女宜室宜家 > 第44章 兰梁发火肃家门②
    兰梁此刻脸色非常难看,冷冷的看着不省心的三个孩子,目光尖锐无比,他素来好面子,在这位老丈母娘面前更不想有任何污点,兰越栋只是冷冷看着作死的兰桂仙,兰桂仙不禁缩了下脖子,下意识跪在地上,可俩巴巴看着兰梁,害怕的用手绢擦拭眼泪,心里喘喘不安的很。

    海老太太威严又贵气,穿着沈暗红色缂丝长袄,手里捏着翡翠念珠,黑白分明的发髻带着套翡翠宝石面首,走上前扫视了四个人一眼,兰梁忙拱手请安,:“老太太来了,这三个孽子不安生,让老太太看笑话了,还不给外祖母请安。”

    “姐弟又吵嘴了?正好,我啊是来看望个老姐姐的,就让她来评评理吧。”海老太太说着,就看着旁边站着为和蔼慈祥的老嬷嬷,大约和海老太太一个岁数,穿着一件前些年款式的灰鼠皮褙子,挽着个小纂,简单带了一根银簪子,周身打扮只能用干净形容。

    海老太太介绍:“这是我以前的教养姑姑,你们叫孙嬷嬷就是。”顿了顿,有加了一句:“以前是皇宫里面教导娘娘们的。”

    孙嬷嬷含笑走过去,毕恭毕敬给兰梁请安:“依着老身看,还是别让下人看热闹,面前出去嚼舌根子,再则大姑奶奶是嫁出去女儿,若在家里受罚了,岂不是打了亲家脸了?”

    她又走过去看着战战兢兢的兰桂仙:“原本老身早就出宫是个闲人,二姑娘的外祖母想给二姑娘求个富贵亲事,特意来请老身前来教导教导,二姑娘千万别辜负您外祖母的期望。”

    一句话把海老太太来意说的清楚无比。

    兰梁错愕,对着海老太太又是拱手,对着孙嬷嬷也尊敬起来:“那就麻烦孙嬷嬷了。”

    很快,忙活的海如兰也到了花厅,就看着自己母亲高坐正首着,旁边坐着的兰梁,家里三个孩子齐刷刷跪在地上,她眨了眨眼睛,还是走过去请安后,看着孙嬷嬷道:“您就是家母特意请来的孙嬷嬷吧,可是这三个混账让您生气了?”

    明日就要启程入京城了,她真的是忙的脚跟都不沾地的。

    孙嬷嬷不卑不亢,温言道:“哪里说得上什么特意,不过是多给贵人们做了几年奴婢,懂得道理多些,让姑娘和哥儿们少走弯路罢了,太太既然来了,就请坐下听老身说几句话吧。”

    海如兰入坐,看着跪在地上三个都不服气的少爷姑娘,孙嬷嬷只是转头对着兰梁道:“老爷是一家之主,手心手背虽然都是肉,到底手指合起来护着一边,另外一边准要起摩擦,今日才来,就瞧着这一出,我本不该多嘴,但既然二姑娘也参与其中,老身虽然还没开始教导她,到底也得让她明白是非曲直。”

    海如兰拍桌子,瞪着三个人,骂起来:“到底发生什么了!丹儿!你可是长姐,就是这样让弟弟妹妹们胡作非为的吗!兰越栋也是丢人!居然还女儿家置气!”

    孙嬷嬷只是静静的听着,目光在不停擦拭眼泪的兰桂仙身上走,轻轻道:“还是让孩子们说说经过吧,老身越了规矩,把二姑娘身边的丫头也传唤了过来,还有三少爷屋子里面伺候的小斯,”说着,外边一个丫头和小斯都走了进来,把刚刚院子和外头所见所闻都说了一次,丫头显然是收了敲打,说的虽然支支吾吾,到底是明了了一件事件,兰越栋并没有打兰桂仙。

    听完之后,兰梁只感觉老脸都给丢完了,海如兰也不吭声,她这些年但凡委屈兰桂仙一分,兰梁就能吵的屋顶都掀开,反正不管什么事情,她的兰桂仙是绝对不会有错。她若是不护着,就的落下个刻薄庶女的罪名,也是难得很。

    兰梁狠狠拍着桌案,指着兰越栋骂起来:“你个混账东西!居然欺负两个姐姐,你说我还养着你做什么!还不如养个看门狗!还能给我······”他气的不行:“你这样日后这个家我怎么敢交给你!你两个姐姐又怎么依靠你!”

    海老太太不动声色:“一个巴掌拍不响,总的让孩子们都是错在哪里的。”

    孙嬷嬷含笑:“老爷不必动怒,孩子们还小,不必打打骂骂,都是读过书的,道理讲好了,那比什么都有用,您说是不是?”

    “嬷嬷狠狠罚就是!”兰梁说完,刚刚想维护二女儿两句,海如兰已经轻轻咳嗽了两声。

    孙嬷嬷走到三个孩子面前,笑眯眯道:“你们可知道错在哪里了?”她目光先落到兰越栋身上:“哥儿先说说吧,男人嘛,承认错误大度些。”

    兰越栋还是气:“我不该推大姐,不该打二姐的奴婢,不该在院子里面撒气,不该惊扰了外祖母,这些和我大姐都没有关系,都是我的错,嬷嬷要罚就罚我一个人便是·····”

    兰桂仙跟着揉着汗巾子开口:“也是我的错,原是去关心弟弟的,结果触了霉头,我原本和他不是一个娘胎出来的,他厌恶也是应该的,我那丫头也是最贱罢了,只是怨恨我做了望门寡,惹得大家嫌弃,原是我没有站稳自己摔倒的,不怨三弟的······”

    兰梁看着女儿被欺负成这样,气的拍桌子,到底是没有开口,孙嬷嬷只是笑了笑,看着兰桂丹:“大姑奶奶先起来吧,您如今是外头的媳妇,记住了,在娘家位置就不一样了,有什么委屈可以直接说出来。”

    兰桂丹起身,微微对着孙嬷嬷行礼:“是我没有管教我弟弟妹妹,让嬷嬷见笑了。”

    三个人,三个说话方式,孙嬷嬷笑眯眯道:“兄弟姊妹不和大多源于误会,但误会的根源胜在一个理,而不是在父母长辈偏疼与谁,适才三少爷一个人把罪责都拦下了,起点是很好,让两个姐姐身上都没有污点,两个都十分维护,可为什么偏偏要加上一句只和大姑奶奶没有关系呢!”

    “她作死我干嘛护着她!”兰越栋叱喝起来,。

    孙嬷嬷看着梁栋要发作,又继续道:“既然是一家兄弟姐妹,就得都维护了,不然还以为你这个大老爷们偏心那方姐姐不是,既然都护着了,就得一碗水端平,这错,的确都是你占大头,是该罚的。”

    又对着兰桂仙道:“二姑娘刚刚慢慢都是委屈,说话委婉动人,可是,我今日要说句不中听,但凡是家里横的,京城多的人眼睛嘴巴,说亲可难如登天的,可莫要仗着老爷太太偏爱,有恃无恐起来。”

    此言一出,兰越栋只是冷笑,兰桂仙傻眼,委屈巴巴的开口:“是,我本就是庶出·····这些年就仰仗太太疼爱······”

    兰梁心疼的不行,不是有人看着,肯定都要亲自去把女儿扶起来了。

    “二姑娘,老身年长你两个辈分,就不弯弯绕绕了,第一,你张口闭口就是庶出,可老爷太太,姐姐弟弟谁把你当成庶出看待的?你一有什么委屈,亦或者谁不和你意思,张口闭口就是那自己身份说事情,这是嫡出大小姐的做派吗?是觉得别人以为你是庶出就会高看你一眼吗?须知道,能不能让人看得起不是爹娘的本事,而是自己的本事!”

    “还有你的心术,是否非要人仰马翻,要姐姐弟弟都被弟弟惩治,你站住他们头上,才算得上是得到了看重?难道兰家只有你一个女儿!?你摸着良心问问,你姐姐弟弟对你不好吗?老身虽然不在青花镇养老,到底也知道你当初做了望门寡,那是你三弟在外头帮你收拾嘴贱的人!你原先那门婚事,原是你高攀,是你姐姐每日提着东西就拜访才答应下来,我本是为了教养二姑娘才来,因此不免说多几句。”

    “您在外说大姑奶奶是寡|妇,说三少爷不学无术,你这般作为丢的是你全家的脸!争强好胜外强中干,你若去了京城议亲,莫说是太太,连着海老太太一家也得为你周全,你就是这样报答的?”

    孙嬷嬷说的很缓慢,但每一个字都敲打在兰梁的脑门上,目光看着二女儿也是越发的冰冷,他是个明白人,就是因为对她亲娘又愧疚,这些年对她无有不从,今日看来,倒是他一碗水没有端平,导致后宅姐弟不和,他不在说话,对兰桂仙哀求的目光表示无视。

    孙嬷嬷继续看着兰桂仙:“从始至终都是你主动承认自己是个庶出,是个姨娘小妾生的不入流的孩子,可外人都是明白的,这些年太太在忙对你的教导也不怠慢,即便你做了望门寡,太太也是在给你物色人,你可知道要把你风风光光的嫁出去,要给出去多少嫁妆!?”

    兰梁听着这话也是一惊,是啊,兰桂丹出嫁才陪嫁了五百两银子而已,这两年更是在到处置办庄子果园,还把原本给兰越栋准备的媳妇钱扣出来大半,他问起来,海如兰也只是说儿子娶亲不着急,顿时兰梁看着妻子的目光柔和了许多。

    兰桂仙被孙嬷嬷说的哑口无言,只是一个劲掉眼泪,兰越栋被哭的烦:“你能耐别哭了,看着就烦!”

    孙嬷嬷就是笑笑:“二姑娘是否觉得哭十分有用?可你弟弟也是男人,日后你的丈夫也比他大不了多少哦,男人可不会喜欢知道哭的妻子。”

    兰桂仙这次是彻底什么招数都使不出,只是呆呆的看着孙嬷嬷,只感觉遇到了厉害角色。

    孙嬷嬷又看着兰桂丹:“大姑奶奶,你是家中长姐,弟弟妹妹年纪也渐渐大起来,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才是正道,你如今是别人家媳妇,一言一行更加是关乎两个家庭,更是要慎重在慎重,需要记住,这一屋子多时你的骨肉血亲,你对他们掏心掏肺,也得让他们领情才是。”

    兰桂丹微微愣住,海老太太忙不迭开口:“还不谢谢嬷嬷金口。”这大外孙女什么都好,就是性子太过要强了些,明明是好事在她做出来,也没有几个人喜欢。

    孙嬷嬷又总结了几句,最后让兰越栋去跪了祖宗,自己则是带着兰桂仙起身离开,大概是要贴身的教导。

    兰梁也觉得自己载孩子们的教育上有点一碗水没有端平,海老太太看着他,慢慢悠悠开口:“我知道你偏心仙儿,可没有道理一家子都要迁就他,养成习惯把自己看的太高了些,日后出嫁可怎么好?难不成公公婆婆妯娌也得迁就她!?她是公主殿下了不是?”

    兰梁也明白其中要害,又拱手多谢了海老太太几句,让海如兰好好伺候,自己以公事为由走了。

    见人都走了,海老太太手指静静的敲着桌案,直接看着兰桂丹,:“丹儿,你即可让人回去放话,要赵家人送休书过来,你和我们一道回京城去。”

    “外祖母!”兰桂丹错愕,这是什么意思?

    “我知道你和你娘的打算。”海老太太眼中闪着精明“赵元稹迟早回去京城,等我们都走了,你就是孤掌难鸣,赵元稹连你娘都敢打,还有什么不敢做的,你这是什么表情,这赵家大郎是个狠货色,但,要在京城站稳脚跟,没人牵线搭桥是绝对不可能成事的,按照我的吩咐去做,你顶着各寡|妇弟妹的名头算个什么,只要做回海家女儿,你对他好,那才是男女之情,不是叔嫂之义!”

    海如兰看着女儿咬牙,厉声:“听你外祖母说完!”

    “等着休书过来,赵家必然震荡,你只需去告诉赵元稹是我的主意,但你会在京城帮她上下打点。”海老太太正色道“赵元稹绝对不敢拒绝你,等着去了京城,你就以赵元稹未过门的妻子自称,到时候他受了我们的好,还能不娶你过门?”

    兰桂丹十分困难的开口:“可是······”

    “没有什么好可是,你是我最器重的外孙女,当年你婚嫁是海家还在复起的阶段,如今大可不必了。”海老太太冷冷的看着她,撑着椅子扶手站起来:“青花镇你奈何不了赵元稹,到了京城可就不一样了,明白吗?”

    “你外祖母亲自给你筹划,还不谢谢!”海如兰赶忙开口。

    兰桂丹无法忤逆海老太太只能点头,海老太太爱惜的拉住她的手:“外祖母欠你母亲的,都会还给你,记住了,比起舔着脸去找男人,要让男人离不开你才是最重要的,权势这东西,不论男女都要牢牢的握住!”

    兰桂丹若不是赵家的媳妇了,那便是兰家的大姑娘,海家的外孙女,即便是死了丈夫又如何,京城里面谁敢瞧不起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