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杨家有女宜室宜家 > 第46章 元淳牌位救桂丹
    这时候,外头忽然走进了个人,正是风尘仆仆而来的赵元稹,手里还抱着个包袱,喘着大气走进了,额头都挂着汗珠,他一到,整个屋子气氛都凝固了下,朱氏立马喊了起来:“儿啊,快了劝劝你弟妹啊,这好端端的就要走了,这·····”

    还有几个老人面面相觑点点头,觉得赵元稹估计也是来挽留这个弟妹的,赵元稹的口才那是一流的,钱氏也突然看着救星,示意赵旺的不要开口。

    兰桂丹看着赵元稹走进了瞬间,忽然脑海里面最深处的记忆就被唤醒了一般,想起当时她意外小产赵元淳从书院杀回来的模样,他眼眶凝结的泪珠,这一刻再也忍不住掉了下来,汗巾子捂着口鼻,扑在海如兰怀里啜泣,愤愤的看着赵家人:“若是元淳知道你这样对我,他九泉之下都不会安宁的!”

    赵元稹走过去先给二房的人行李,就道:“弟妹的事情既然请来怎么多人,我也请了一个来,我想他比任何人都有发言权。”

    所有人就看赵元稹把个东西立在桌子上,忽而扒拉开遮掩的东西,钱氏吓得捂心口,望着面前赵元淳的牌位,顿时声音都不稳定起来:“赵元稹,你疯了,你居然把你弟弟的牌位抱来,你要做什么!你要他九泉之下不得安宁吗!”

    “我看是你们一个个要元淳在九泉之下不得安宁!”赵元稹站住赵元淳牌位旁边:“赵元淳睁开的眼睛看清楚了,这些一个个都是欺负你媳妇的人,你可得好好保佑他们断子绝孙,家门不幸!儿子做鳏夫!女儿做寡!妇!”

    所有人都静止了,赵元稹一甩袖子冷冷道:“这本就是赵家大房的事情,你们这些七杂八杂的亲戚来做什么,是觉得扣下弟妹的嫁妆能分一杯羹,还是觉得把人留下来,赵家二房会财产写你们名字!在做的都是受过元淳和弟妹好的人吧?”

    “我若是记得不错,你儿子童生录用的时候刚刚好差一个名次吧,是弟妹动用家里关系让你儿子成了童生!”

    “还有你,你儿子考秀才那年你婆娘要死了吧,可是弟妹请来名医又重金买了药材,才让你儿子不用守孝!”

    “哦,你也来了,你娶的是二婶的大庶妹妹吧?你的聘礼还是弟妹给你出的!”

    赵元稹一一点名,逼得在场的人全部不敢在开口,又走到赵旺德面前:“你们说对弟妹好,又是怎么个好?她做的再好你们都会说是自己教育的好,在外人面前从来不愿称赞弟妹一句,人情送往都是元淳挑选的,元淳送的,那时候赵元淳可天天都和我在书院!如今你们有什么脸面不许弟妹走?”

    钱氏要开口,赵元稹直接把赵元淳牌位对着她:“你有什么就对着赵元淳说,来,把你们要以休书赶走弟妹的理由全部说出来!她是赵元淳的妻子,只要对得起赵元淳就是对得起整个赵家大房!”

    “她薄情寡义!”赵望的一拍桌子低吼!

    “她薄情寡义为何还要给元淳守孝,她哭着要给元淳陪葬的时候,你们都忘记了!她对你们依旧仁至义尽了!你们不愿放走她,无非因为兰大人升迁京城,而她的外租在京城人做官,不想丢掉这层关系罢了。”

    赵元稹直接把牌位抱着怀里,对着赵旺德冷冷道:“弟妹陪嫁过来的人,都被你染指了个遍,还有当初海夫人特意给你儿子选出来几个预备的通房丫头都被你吃的干干净净,你这就是对得起你的儿子!”

    “我家元淳没有对不起他!”赵旺的看着儿子牌位,突然力不从心起来。

    赵元稹指着兰桂丹,大声道:“那弟妹也从未对不起元淳过!”顿了顿,他又从袖口里面拿出个东西:“这是弟妹当初陪嫁来的东西,如今也没有多少,大部分都落到你们这些人手里,你们一个个说弟妹尖酸刻薄,傲慢心气高,可你们谁家有困难求她,她是没有帮忙的,别给我说是因为看着赵元淳的面子上,给钱办事善后都是兰桂丹,和赵家又有什么关系!”

    钱氏冷冷道,“赵元稹这是我家的事情!”

    “你也闭嘴吧,你家庶出小妹出嫁可是弟妹凑的嫁妆!”赵元稹冷哼。

    在场也有人反驳,他说一句,赵元稹十句过去,抵的一群人抱着心窝子痛。

    隔间里头,杨宝黛静静的看着,莫名其妙也是泪眼婆娑下来,倒是钱芍药坐不住了:“你哭什么啊,要是兰桂丹真的风轻云淡走了,日后咱们在青花镇就没有靠山了!”

    杨宝黛冷冷的看着她,沉声道:“就知道靠别人这辈子都不会有出息,元淳对弟妹的,难不成要弟妹一辈子奉还给你们这些人?靠山?你当弟妹不会辨是非?”

    “你!”

    杨宝黛眸光微闪:“你若是在说我弟妹一句不好,我这个做大嫂绝对不姑息!”

    外面渐渐安静下来了,终于在旁边始终静静坐着的海老太太开口了:“我们丹儿却是受你们赵家照顾了四年,可是,女人这辈子不能没有个依靠吧,说句得罪亲家的,你们走了,丹儿守着家业,谁又服气呢,再说了,与其过继个孙儿,不如你们在旁系找个踏踏实实儿子过继过来,更是少了操劳之心。”

    在做的都是眼睛一亮起来,这要是过继的儿子,自己的可都是现成的啊!

    海老太太又道:“我们丹儿还年轻,再说了,都是亲戚一场的,若是日后又难处,我们如何会坐视不管的?不如这样吧,嫁妆我们就全部留下来,就当丹儿给你们二老养老的钱,我听说有个叫芙蓉的丫头被开脸了,就算我送给亲家老爷做姨娘了,如何?”

    一句话钱留下了,关系也留下了,证明两家关系的人也留下了。

    不得不说姜还是老的辣,赵旺德到底是个商人,权衡利弊再三,也是点头:“既然老太太也发话了,那这样是再好不过了。”

    钱氏还是觉得不行,芙蓉不过是个奴婢,能有兰桂丹值钱,兰桂丹可是嫡长女如今海老太太都为她说话了,说明和姑娘更加受家族重视,刚刚要开口,赵元稹又从怀中摸出文书:“我都预备好了,签字画押吧。”

    钱氏看着抱着自己儿子牌位的人,硬生生和心口闷了猪油无二。

    赵旺德在拿了芙蓉卖身契后,才起身签字画押,兰桂丹拿过笔快速写下名讳,狠狠按上指头,轻蔑的看了赵家人一样,回头看着赵元稹抱着的旺夫牌位,手指颤颤巍巍摸上去,还是收回了手,眼泪跟着下来:“元淳,咱们两个缘分尽了,不要怨我,也比别怪我!”

    整个屋子都是唉声叹气,钱氏看着兰桂丹手腕上的血玉镯子道:“你既然要走,赵家的东西就被带了!你手腕上的东西拿下来吧!”

    “当我稀罕!”海如兰就要去扯,就看兰桂丹捂着不许,眼眸里面全是怨恨:“你就连这点念想都不给我!”这是赵元淳新婚之夜送给她!

    “这镯子是元淳给弟妹的,要换也应该是元淳让弟妹还,我们谁都没有资格。”赵元稹直接走上前,把钱氏的目光隔绝:‘再说了,这些嫁妆还不够买一个镯子了吗?’

    钱氏捂着心口气的不行。

    赵元稹亲自送兰家人出去,兰桂丹看着没有人了,停住脚步:“元稹,我在京城等着你,我会在哪里帮你打点好一切的。”

    “我不过是因为元淳才帮你的,如今你我已经不是叔嫂关系,以后不必在见。”赵元稹摸出一千两银子塞给她:“算我我替元淳给你改嫁的添妆。”

    说完退后两步,颔首抬眸:“兰大小姐,恕不远送了。”

    走出门,海老太太坐在马车里面轻笑了起来:“我总算是知道你母亲为什么极力赞成你和赵元稹在一起了。”

    “不是我看是赵元稹,是您外孙女一开始最想嫁的就是赵元稹。”海如兰抱着委屈的女儿道:“赵元稹是个狠人,日后必然权势滔天,等着我们去了京城,替他打点好了一切,到时候,母亲一定让你风风光光嫁给他。”

    “蠢货。”海老太太摇头,看着女儿狠狠敲她的脑袋,:‘这赵元稹是个好孩子,她知道身为女子的不容易,赵元淳的牌位是暂时寄在郊外道观作法的,一来一回又准备文书还有嫁妆单子,又舌战群儒,又把做好人的机会给了老婆子我,他啊,是个好的。’海老太太顿了顿:“当然,我并没有说元淳不是好的,孩子,记住了,他已经死了,你也为他们家做的够多了,以后,就是他们赵家回报你了。”

    “芙蓉可是自幼就跟着我的,若不是那日我不在家,她又身体不舒服,如何会被赵旺的给!·····”兰桂丹说着狠狠锤膝盖。

    “我都给你打点好了,以后芙蓉会是赵家大房堪比主母的人,赵家人一举一动她都会休书给你,芙蓉被赵旺德凌辱算计,绝对是不会让赵家大方有好日子过得,外祖母都给你安排好了,这破地方咱们不呆着了,今日就走!”

    另外一边,杨宝黛看着气的瘫坐的钱氏和朱氏,头一次一句话都没有多少,在她看来,兰桂丹倒是走的真好!

    至于赵旺德,现在已经去找芙蓉了。

    赵元稹折了回来,只是站在门口叫了杨宝黛出去,认真道:“她走了也好,省的破坏我们夫妻感情,你可不许因为刚刚我帮她说话吃醋。”

    杨宝黛摇摇头,认真看他,:“刚刚若不是你来,我已经推门出去了,是他们太过分。”

    赵元稹牵着杨宝黛的手朝外面头,一副累得不行的样子,刚刚要把脑袋靠着她肩膀上,突然哎哟一声:“糟糕,我驴子还丢在道观的!”

    杨宝黛哭笑不得,让他小心些。

    驴子,手镯,都不过是个小小的念想罢了,都念着赵元淳的好呢。

    她正想着了,又看着赵元稹杀回来,风风火火冲进去,把里面的钱氏吓了一跳,赵元稹过去把赵元淳牌位小心翼翼包裹好,:“牌位还没有拿呢,我可是偷来的,得在发现之前放回去!”

    钱氏简直震惊:“赵元稹,你居然·····”偷什么不好,跑去偷自己弟弟的牌位!

    朱氏也是抹泪:“儿啊,要是兰桂丹走了,日后你可怎么办啊,还指望他们家能在京城多多提拔你了!”

    “你儿子能干,不需要他们帮。”赵元稹丢下一句话,阔步走出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