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杨家有女宜室宜家 > 第47章 杨家开业元稹离
    赵家大房给楚放妻书,让寡|妇媳妇回娘家,一度成为整个青花镇最津津乐道的事情,说法更多偏向兰桂丹要在京城嫁给王公贵族,但是赵旺德对外死咬两家关系不变,还把芙蓉推出来做说明。

    芙蓉身为兰桂丹陪嫁贴|身丫头,赵旺望德提上去做了姨娘,次日就要走一般管家权利,钱氏干脆把中馈都给出去,手里捏着部分财政权利。

    又过了几日,杨宝黛家的豆腐产业也正式落户青花镇,杨宝眉在刘家庄子找到了几个靠谱的伙计打下手,原料的事情杨老豆腐亲力亲为,赵元稹则是抽出时间带着贾珠走市场,提前和许多家酒楼食摊子勾兑好,预订下豆腐订单未开业做足准备。

    而后杨宝眉也终于可以出府,领着一家人去看了店铺所在的位置。

    杨家豆腐店在镇子最繁华的南边,位置正对街道,不远处就是赶集的地方,来往百姓众多,店门面前还有不少地方可以外摆摊子,店铺里面安置许多架子。

    越过一扇门偏门,后面连着个两进两出的小院子,清雅别致,安静舒适。

    杨豆腐看着诺大的地方,双手合十,内心简直阿弥陀佛起来,这样大的摊子,他可是这辈子做梦都不敢想的。

    杨宝眉看妹妹带着娘在外头,悄悄拉着老爹衣袖拽了在,给杨豆腐低声说道:“我就只给爹爹通个风。”

    杨豆腐眨了眨眼睛。

    “这个商铺名义上是走我这里同盛哥儿买的面子拿到的,对外也说是祖的,其实是妹夫拿着他老爹留下的体己银子,专门给你们置办的,您可千万别说漏嘴了,元稹啊,对咱们家是真的厚道。”

    闻言,杨豆腐一个激灵,说话都不利索了,扯着大闺女,话都说不清楚了,:“眉眉,这可不能开玩笑!这都是元稹置办的?”这块黄金位置,少说也得四五百两银子包干啊,都够他们一家用到死了!

    “你可小声点,我就只告诉你了。”杨宝眉拉着老爹嘱咐几句,又赶紧补充道:“可别告诉娘和弟弟了,宝黛也别说,知道的人太多了,传到朱氏哪里,宝黛才是最难做人的。”

    杨豆腐紧跟着点头。

    外头杨宝元帮着搬东西,贾珠看着也没啥了,拉住杨宝黛朝后面去看小院子,看着没有人了,四周安安静静的,小心翼翼从袖口里面拿出个荷包塞到她手里,喑着嗓音叮咛道:“这东西放在床下面,我花了大价钱给你求的!”

    花了大价钱求的?

    贾珠舍得给她花钱?

    杨宝黛下意识解开荷包看了眼,居然是郊外送子道观最贵的桃符!

    她红着脸蛋低头,贾珠狠狠戳她脑袋,狠狠道:“都过门半年了,你可别给我丢人,娘也是比你多活几十年的人了,赵元稹如今是喜欢你的不行,日后成为了举人老爷,眼界立刻就不一样了,女人啊,没有孩子傍身,男人再喜欢都不踏实,明白吗!”

    杨宝黛活了十八年,如今才真的感受到贾珠对她宠爱,笑眯眯靠着她的肩头,“谢谢娘,我最喜欢娘了。”

    “你在你爹面前也是这样说的吧?”贾珠气的不行,狠狠扭她一下,恨铁不钢继续道:“给你说话呢,傻笑个什么,你那个婆婆不是什么明事理的,成天张家长李家短的,自己不当心些!元稹后日就启程去府州了吧,银子衣服都给人准备好没有?”

    “和刘少爷一块的,都预备好了。”杨宝黛柔柔笑着,越看贾珠觉得越漂亮。

    到了中午,赵元稹也牵着小毛驴走了进来,贾珠算着时辰,最后个蹄花也起锅,走出,就看着儿子蹲在外头拿着狗尾巴草逗驴子,立刻怒目,低吼起来,“杨宝元,你滴着哈喇子看着你姐夫驴子做什么,小心驴子踢死你!”

    这赵元稹的驴子最金贵了!

    “娘!姐夫送我了一只狗!”杨宝元扭头,笑的跟个二傻子一样,手里提着跟小狗,他爱不释手的很,哀求的看着贾珠:“娘,这是姐夫特意给我弄来的,你最好了,我们留下它好不好?我会好好巡的,保证她不会吓着你的!”

    这是杨宝元的终极梦想,家里人都想成全他,奈何贾珠太过威严了,赵元稹就不一样了,贾珠在厉害也要卖他面子的。

    “洗手来吃饭!”贾珠也不计较。

    所有人入座,赵元稹就道:“关于这豆腐店我想了想,既然开在这里,地段也好,就得做的红红火火,让青花镇的人提着豆腐就想着杨家两个字,所以咱们这个豆腐得好好创新创新,价格,造型,装的盒子,包括名字也得想好。”

    所有人都认真听着,杨宝眉早就想好了,就道:“店铺可以叫做:脂酥。”

    脂酥,古语就是豆腐的意思。

    赵元稹点点头:“可。”顿了顿,又继续起来:“不能一层不变,按照春夏秋冬一次推出新品,而且是只有这个季节才能购买,分量不用在按照重量计算,全部按照块来计算,豆花,豆腐脑用婉计算,碗的话,我按照名花款式已经打造好了,晚些就会送来。”

    用料又增加了桃花豆腐,梨花豆腐,桂花豆腐,红豆豆腐等青花镇爱吃的事物进去,杨豆腐做了大半辈子,听着赵元稹的话,眼眸越瞪越大,若是把普普通通的豆腐,做出这些千奇百种的味道,银子不就是拍着队伍来了吗!

    “至于井水,就得每日去村子里面打最干净新鲜的来。”赵元稹最后总结起来,杨豆腐家豆腐之所以受欢迎,还是因为那股甜甜的味道。

    赵元稹从怀里抽出厚厚一叠纸张,以拳抵唇不好意思道:‘这都是我闲暇时候写的,桃花豆腐在春季限量出售,石榴豆腐可以在夏天,最好在冰镇下,桂花就在秋季,至于冬日,红豆首选,我只是大概提提,毕竟我也是纸上谈兵,还是岳父岳母商讨最重要。’

    杨家人看着赵元稹呕心沥血写的店铺指南,都是无限感动。

    杨豆腐亲自给姑爷倒酒,握着他的手感谢的不行:“你都要去考举人了,还给我们一家人操心,若是考不上,这可是要爹的命了!”

    贾珠掐他:“不会说话你就给我闭嘴!”说着转头对着赵元稹笑:“娘就以这杯酒给你践行了。”

    赵元稹温言:“岳母客气了,对了,我去府州这段时间,宝黛就摆拜托岳父岳母操心了,我娘没读过书,性子渣渣咧咧,若是欺负了宝黛,岳父岳母尽管去。”其实他更加认为杨宝黛直接在这里住在等她回去才是最好。

    贾珠给他夹菜,一副没听懂里面意思的语气:“这丫头是个没规矩的,让你娘好好教导也是应该的,你啊,就安安心心的去,明日开业你们两夫妻就别来了,都是老街坊了,都认识的。”又瞪了杨宝黛一眼,示意她今晚努力努力,争取怀上。

    吃完饭赵元稹就去学堂了,杨宝黛帮着打理店铺,临着日落就和杨宝眉一同离开,姐妹二人手拉手迎着傍晚的朝阳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杨宝眉靠着妹妹打哈欠,就道:“若是赵元稹她娘敢用你一时半会没有怀孕做由头欺负你,只管来刘府找我,兰桂丹走了,你也安生了。”

    杨宝黛只是微微笑了笑。

    杨宝眉又问些赵家二房的事情,惊讶道:“兰桂丹把她的贴身丫头留给赵旺德了?”

    “芙蓉是个开了脸的,如今提上去作姨娘了,是她自愿留下来的。”

    “傻丫头,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杨宝眉顿时打起精神来,指点她起来:“兰桂丹肯定没有准备放弃赵元稹,芙蓉就是她的探子,是她的眼线,我全部明白了,兰桂丹这是釜底抽薪啊,如今没有叔嫂情义了,她就可以明目张胆对赵元稹下手了,而且,她去了京城,怕是还有后招等你们夫妻两个了,不行不行,我得让盛哥儿去帮忙打探打探······”

    杨宝眉越想越不对劲,又问:“兰桂丹在走的时候可私下来见过你男人了?”

    “见过。”杨宝黛点点头:“但没说什么。”

    “没说什么,我······你这个猪脑子!”杨宝眉急的跺脚,“她肯定是给你男人说,她在京城等着他······哎,你说那么多男人,干嘛都守着赵元稹不放!”

    杨宝黛笑的柔柔的,“大姐,我信元稹的。”

    “男人不能全信的!”杨宝眉戳她脸蛋,

    等着回到家,朱氏已经在做饭了,赵元稹正在院子里面晒萝卜干,这些日子也把家里伙都给做完了,看着杨宝黛回来,好笑起来“怎么不吃了晚饭才回来?”

    朱氏就白眼,很是不满看着杨宝黛:“你家吃饭也不知道叫我啊!”

    赵元稹呛她:“难得人家家里人聚聚,你去做什么,也没看你请他们过来吃饭啊。”

    “赵元稹,你是要气死我是不是,打量你要去科举了,我不敢打你是不是!”朱氏顿时放下菜刀,气的五脏六腑都在痛。

    第二日,赵元稹最后去了书院一趟,又去二房走了一遭,回来便看着朱氏和杨宝黛都在给他收拾东西,朱氏哭丧个脸:“不是说明日一早吗,怎么今天晚上就要了走啊!”

    “刘盛衡说路上要去处理点急事。”赵元稹解释起来:“反正等着考完我就回来。”她拉着朱氏叮嘱,这次终于说了点好话:“别舍不得花钱,家里银子都够用,若是无聊了就多给我做几件新衣服。”

    赵元稹拉着杨宝黛回到房间,捧着妻子脸颊,看着杨宝黛依依不舍的模样,也是将她搂着怀中,亲了亲她的额头:“放心,等着我回来你就是举人夫人了,铺子上的事情我都交代给穆大哥和苟洱了,你就安安心心每日去帮衬豆腐摊子,娘她自己有的是法子打发时间。”

    絮絮叨叨一箩筐的话,杨宝黛都笑了起来“平时都不觉得你怎么的啰嗦,放心吧,家里有我,安心去,注意安全。”

    她欲言又止,赵元稹认真道:“放心,我不会有事的,刘家带来五十个护卫小斯随性过去,还有镖局跟着,定然无碍。”他知道赵元淳的事情给杨宝黛多多少少留下了点阴影。

    收拾好物件,婆媳把赵元稹送出门,杨宝黛虽然笑着,眼眶却是泛着泪水,这一去就得将近一个月,如何能够不担心“你要好好的,千万不要着凉感冒了。”

    “儿啊,你可一定要考上啊,你老爹在天上看着你呢!”

    赵元稹嗯了声,目光依依不舍看着杨宝黛,拿着包袱出门,对着跟出来两个人道:“快回去把,沿途都是去乡试的,不会有什么的。”

    “我听说郊外三十里有土匪,你们可得小心些!”朱氏攥着汗巾子擦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