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快穿] > 民国写文(17)
    纪长泽的医药厂招人很顺利,除了医学生,甚至还有几名比较有名气的大夫来应聘,当然,他们很明显是冲着远望先生来的。

    远望先生在小说中毫不忌讳与他人分享医疗知识,还有那些几近全面,许多大夫都不知道的知识,这些都让一些大夫认为远望先生一定家学渊源,若是他们能为他做事,说不定能学到不少东西。

    纪长泽自然知道他们是抱着什么心思来的,他也不介意这点。

    来了就留下,为他所用,不用走了。

    他暗搓搓的开始提升这些大夫方方面面的待遇,医药厂没明着说“你们都是人才我们需要你”,可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在让这些瞧着见不到远望先生的面打算撤退的大夫犹豫。

    住在西大街的李大夫便是这样的。

    从他太爷爷辈,他们家就开始行医了,这么多年下来,家里虽然不说是大富大贵,但也给他留下了一个小诊所。

    最近西医冲击,中医大夫就没有以前那么受欢迎了,但到底这么多年的名声在那,李大夫也不至于饿着,靠着家里留下来的这门医术过得还算不错。

    他不是那种固步自封的性子,自从看了远望先生这本小说,学习到了不少自己亲爹和爷爷都不知道的知识后,就起了拜师学艺的念头。

    远望先生既然愿意在小说里将这些知识写出来供大众看着,自然是个心性开阔之人,若是他诚心诚意,说不准先生就收下他了。

    这是李大夫去应聘前的想法。

    没想到进了医药厂才知道,远望先生是和报社股东合作开的这家医药厂,一众事宜全部是纪家安排,先生他自己根本就是不露面的。

    第二天他便后悔起来入了报社,还与妻子说想要离开。

    妻子劝他想走就走,这有什么的。

    李大夫却说:“当初去时,医药厂让签下了一个月的短期合同,说是就算要走,也要等到一个月后,否则就要赔钱。”

    “哪里还有这样的,做事不都凭着你情我愿,怎么还带强行把人留下的。”李大夫的妻子很为丈夫抱不平。

    李大夫倒是还算心态良好:“不过就是一个月而已,等到一个月后我再走就是了。”

    第二天,他按照医药厂的上班时间过去做事。

    在教导人员细心的指导下,开始熟悉设备和流程。

    中午用饭时,他们这些技术人员单独在小食堂,每一个人都是标准的三菜一汤,两荤一素不说,一人还发了一只大鸡腿。

    他们就算是在自己家也这么好的待遇,别说是两荤一素了,能有两个素菜就算是不错,这一顿饭吃的众人油光满面,本以为只是第一天来工作这才伙食好点,到了下午时,又是肉包子油条给上,还一人发了两个鸡蛋。

    鸡蛋容易收,李大夫没吃,把两个鸡蛋都放在了兜里,食堂的工作人员也看见了,没人呵斥,也没人阻拦,摆出一副“反正鸡蛋都给了你,你爱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的样子出来。

    晚上回家时,李大夫的妻子见丈夫回来,立刻迎了上去,询问辛不辛苦,李大夫摇摇头,从兜里掏出这两个鸡蛋递给她:“这两个鸡蛋你和孩子一人一个,热热再吃。”

    妻子惊讶的瞧着鸡蛋:“这是哪里来的?”

    “医药厂发的。”

    李大夫将今天的伙食告诉了妻子,妻子也惊讶极了:“从未听闻哪家的工厂伙食这样好的,居然还有鸡腿给你们吃,他们可真是财大气粗,人人都这样吃,药物还没做出来,怕是就要吃掉不少钱。”

    “也不是全工厂的人都这么吃,听闻是只有我们这些通过考试,确定会医术的大夫才在小食堂吃。”

    他给妻子看自己胸.前别着的徽记:“看,这个颜色是青色的,听医药厂的人说,这代表我是医药厂的技术人员,有本事的,其他人的是白色,吃饭就是在大食堂,肯定没有我们这个待遇。”

    就算是这样,也足够妻子啧啧称奇了。

    “就该是这样才对,有本事才能吃得好,不然大家都吃的一样了,你们还学本事做什么。”

    李大夫嘴上不说,心里其实也是有点骄傲自豪的。

    他多年学医,虽说肯定是比不上远望先生,可也还是有些本事,心底不能说没有傲气,如今医药厂怎么办事,算是正合了他的心意。

    第二天去医药厂时,李大夫去时心情便轻松许多,做事也比昨天更认真。

    没想到到了中午,伙食居然还是两荤一素一汤,米饭管饱。

    昨天还能理所当然,今天就很惊讶了。

    这样的伙食居然不是只有一天?

    大家都很惊讶,有人还特地去问了食堂做饭的大妈,大妈笑容憨厚,回答的话也很实诚:“纪总说了,以后小食堂天天就这么吃,他说你们都是有本事的人,他可不能亏待了你们。”

    这番话让小食堂的人都纷纷讨论起来。

    放眼整个柔安城,哪有地方伙食这么好的,就算整个华国,也找不出哪家厂子是这样的伙食。

    而给他们这么好的伙食,是因为他们有本事,这不免让大家伙心中被拍的很舒服。

    到了晚上时,李大夫又带了两个鸡蛋回去。

    妻子接过鸡蛋时神情比昨天还要诧异:“又有?”

    “嗯。”李大夫点点头,在水盆里洗了洗手:“每天都有,明天我带油纸去,看能不能把那只鸡腿带回来让你们娘俩吃。”

    妻子惊讶过后有些犹豫:“这是你们医药厂发给你们吃的,你带回来那边不会生气吗?”

    “无妨。”李大夫说:“我都打听过了,小食堂只管发东西,是不管我们有没有吃这些东西的。”

    第二日,到了吃午饭的时候,李大夫小心的将鸡腿放在自己带来的油纸里包起来,小食堂不是只有他一个人这么做,从知道每天都可以这么吃后,今天不少人都带了油纸。

    到了这个年纪,他们大多都有家人,妻儿父母,有了好吃的总归是自己不吃也要省下来给他们吃的,尤其是鸡腿肉这样的好东西,平日里也就逢年过节吃上一次,有些家境不好的逢年过节也吃不上,如今有了机会,自然要带回去给家里人。

    这一天晚上,李大夫的妻子和儿子就吃上了喷香的大鸡腿,这鸡腿是放凉了又让他带回来热了一遍的,味道自然没有刚刚做好时那么好吃,可他的儿子还是吃的头也不抬。

    李大夫慈爱笑着看儿子吃,又劝旁边吃了两口就不吃的妻子继续吃。

    妻子说;“不了,剩下的就给孩子吃吧,我也不饿。”

    李大夫知道她不是不想吃,只是想要让给孩子,劝说道:“吃吧,这鸡腿又不是只有今天有,以后每天我都带回来,你和孩子天天都能吃到,也不用让这一口。”

    妻子惊讶问:“你不是只做一个月就要辞工吗?”

    “我改变主意了。”李大夫回答:“在医药厂工作还算轻松,每个月的工资也赶得上我自己开药铺,每天吃的伙食还这么好,我若是自己开药铺还未必能每天这么好的伙食,既然医药厂是个好去处,我便不走了,好好做事,每天都带鸡腿肉回来给你们吃。”

    像是李大夫这样是冲着远望先生来的,发现见不到人打算一月期满便离开的人也有不少,但一个月下来,大家都被医药厂的豪气征服了。

    这么吃了一个月,就算他们会把鸡腿肉省下来带给家里人,也还是吃的面色红润,精神奕奕,眼瞧着人都精神了不少。

    再加上他们也逐渐发现就算远望先生不在,他们也照样能够在医药厂里学到一些平时学不到的知识,厂子里居然还有一个小书屋,里面的书全部都是医书,只要是在本厂做事的人,签字后就可以免费借回家看。

    如今的书价格贵,这可都是贵重物品,何况还是对他们来说相当需要的医书。

    于是等到一个月短期合同到期的时候,没有一个人走的,就算是没有被美食给征服的,到底也让那满满一屋子可以免费借阅的医书给征服了。

    纪长泽顺利把这么一堆人才留了下来后,就开始从其中挑选更为出色,准确的说,学习能力和研究能力比较强的人选了。

    李大夫入选了。

    他年纪算是大夫里比较轻的,虽然是中医,但也知道一些西医的知识,根据书屋那边的记录,从可以开始借阅到现在,李大夫一共完整的看完了四本书,每一本书都保存的很好没有折损。

    算算时间,他基本上是一直在利用空余时间学习。

    于是这一天,李大夫照常上班,却被工作人员带到了工厂更深入的地方。

    而在里面,笑的纯良的纪家大少爷正站在一堆奇奇怪怪的制药仪器前等着他。

    挖掘到了人才,制药就顺利多了。

    纪长泽开挂开的很快乐,有他在一旁时不时的一句“这样也许可行?”“要不你们试试这样?”“我看过一本医书上面说这样可以”,新药的研发逐渐顺利起来。

    当然为了避免别人觉得他太过妖孽,他还是像模像样请来了一位外国专家做指导。

    这位外国专家本来是冲着钱来的,等看到暂定下来的成品后,他自己也震惊了。

    怎么指导着指导着,居然做出了这样厉害的药物?

    难道这里不是他最专业吗?为什么他自己都不清楚?

    他懵逼过后,也顾不上别的,赶忙就去找纪长泽谈,请求纪家的医药厂若是以后供应出去,也要卖给他的国家。

    纪长泽一副很犹豫的样子:“但这些药都是为我的国家而制,我们国家的士兵还没用上,我也无法保证能供应其他国家。”

    “纪先生,我也知道你很为难,我们也是朋友,我不瞒着你,我之所以来到华国,除了想要找到工作,也是有避难的意思,我的国家正在和别的国家打仗,到处乱成一片,要是有了这些药品,也许我的国家能够稍微缓一下。”

    纪长泽很惊讶;“什么?你的国家也在打仗吗?”

    对方一脸沉痛的点头;“纪先生,你在华国不知道,外面已经彻底乱了,各国都是你打我我打你,我的国家并不小,但也被打的普通人吃不饱饭,许多士兵受伤后就此死去,我妻子的哥哥就是军人,他就是死在战场上的,因此我深知战争的残酷,纪先生,拜托你,请你看在我们的友谊,帮帮我的国家。”

    纪长泽“很为难”的沉思一阵,过了好一会儿,才在他紧张的视线下叹了口气:“你让我好好考虑,这批药物我是打算供给我们国家军队的,如果还要供给你们,我需要和家里人商量一下。”

    等着对方依依不舍的走了,纪长泽脸一抹,立刻让人送自己去找纪父。

    纪父正美滋滋的算着这次他们纪家的商船通过军方海运能挣多少回来呢,儿子就过来告诉了他这么一个爆炸消息。

    “什么?!你找到买家了??”

    这医药厂不才开了没多久吗?怎么一下子就有买家了。

    纪长泽点头,把这件事简单说了说。

    纪父对外国也在打仗这件事倒是知道,如今是乱世,可不光乱的是他们华国,各国都打的热火朝天。

    “那个洋人是哪个国家的人?你没答应吧?可别是打咱们华国的国家,要是是打咱们华国的,他别说出钱买,他出金子我们都不能卖!”

    “爹你放心,他的国家自顾不暇,怎么可能还腾的出手打我们华国。”

    纪长泽回答的相当快速。

    能不快速吗?当初在一众外国人人选中选出这么一个诚实不撒谎(好忽悠),没有国家仇恨,还有真本事,并且脾气也不错(好说话)的洋人,他可是费了一番功夫的。

    “爹,他们国家虽然打仗跟不上,财力倒是不错,到时候我们一边低价将药物卖给我们自家军队,一边高价卖出去给他们国家,钱也挣到了,自己国家也支持了,你看这个主意怎么样?”

    纪父看着越说越高兴的儿子,觉得自己这大儿子果然是个傻白甜。

    怎么只看得见到手的利益呢?长远的利益就在眼前啊我的傻儿子。

    “你这孩子,做生意运气是不错,但真本事还是要历练,你只看到了这个洋人的国家,怎么看不到其他国家?”

    纪父分析的头头是道:“他们可是正在打仗呢,打的那叫一个欢实,打仗需要药物的可不光是这洋人国家一个,这药要是真的像是你说的那么神,我们大可以四处卖,只要不卖给在打我们华国的国家就行了,赚的钱我们再继续生产药,你不是喜欢捐罐头吗?到时候想怎么捐都行。”

    纪长泽一脸的“爹你好厉害好棒棒”,“恍然大悟”道:“是啊,还可以这样,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纪父顿时满脸骄傲:“你到底还年轻,不知道这些也很正常,还是需要多多向为父学习。”

    纪长泽立刻点头:“对,爹说的没错,我还是要需要向爹学习的,可是爹,我只会开厂,这谈生意我也不会啊,更何况是跟外国人谈,我怯场。”

    纪父沉吟一阵:“我来帮你谈,你只管着着好好生产药物,还有,记得千万别配方外泄,这可是好东西,我们怕是要分出一些利润给军方,好让军方做我们的靠山,这样,我下午就去找洪先生谈谈。”

    “还有你医药厂里的洋人,先晾他几天,等着他等的着急了,再告诉他要卖也可以,价钱不能低了,让他回国跟他国家商量去,等他带着价格回来,你就推说这些你不懂,让他来找我谈。”

    纪父嘴上不停,刷刷刷的安排完了,立刻掏出一个记事本快速写下要做的事,一边写一边补充删改。

    写着写着发现纪长泽还在旁边,语气柔和下来:“好了,你不用怕,有爹在,爹不会让你吃亏的。”

    纪长泽很信任的点头:“我相信爹,那爹,我先回去了,这些就交给你了。”

    “回去吧。”

    于是,纪长泽又成功闲下来了。

    他懒散的往躺椅上一躺,打算这次真的好好歇歇。

    和喜欢偷懒到处找人帮自己处理事的纪长泽不同,从一开始纪父很有战斗精神,一有这种需要忙起来的事,他精神奕奕的,面色都好了不少,出入走路都带风。

    纪长泽需要的是偷懒,歇着,睡觉,晒太阳。

    纪父则是喜欢那种被需要感。

    当初在病中他之所以好的那么快,可不就是觉得儿子被人欺负了需要自己保护吗?

    这次居然是要和其他国家谈判,他打起了十二成的精神,每天都兴奋的像是打了鸡血。

    军方那边在试用了药物后,知道纪家愿意成本价供给前线,并且还要分出利润给军方,很快就痛快答应庇护纪家。

    这也是纪父的聪明之处了。

    医药厂如今就是一块大肥肉,一般情况下,他们家既然把肥肉咬在了嘴里,就肯定是舍不得吐出来的,但肉太过吸引人,别人看见了肯定是想要也吃上一口。

    这个时候要是死活不松手,吃亏的还是他们纪家。

    既然都要被觊觎,还不如从那些想吃肉的人中挑选出一个最强的,主动把肉让一些给他,成了盟友,最强的这位阵营一转,从要吃肉的,变成了需要和纪家一起护着肉的。

    说起来这还要感谢纪大老爷,当初纪父过得多伟光正啊,从来不屑通过找靠山的方式来稳固地位,人脉也联系的不频繁,只有教出来的学生和他算是同一阵营。

    被纪大老爷阴了这么一次,眼睁睁瞧着自己疼爱长大的儿子被这家伙侮辱欺负(纪大老爷:……),甚至还蹬鼻子上脸的追到他们家门口来挤兑他家不善言辞的长泽(纪大老爷:……),他永远都不会忘记,当初长泽没了他的这个当爹的庇护后,被这个老阴货欺负的有多惨(纪大老爷:……)。

    从那之后纪父就学乖了。

    好啊,阴我是吧。

    你阴我就比你更加阴。

    我找一堆盟友,还全都是你得罪不起的,我看你怎么阴。

    和军方那边一谈下来,纪父只觉得神清气爽,恰巧知道了纪大老爷貌似病情好了一点,立刻决定带长泽去探望(气人)。

    纪长泽很想去,当然,他要表现出很不乐意去的样子。

    纪父就劝他:“虽说他对你没半点情分,如今又仿佛是瞧见你有本事了想认你,着实有些厚颜无耻无可救药令人不齿,但到底他是你亲生父亲,整个城的人都知道,他病了你不去看望,别人还要说你没良心,爹当然知道没良心的是他这个没皮没脸恶心巴拉的人,可世人喜传谣,我们还是别给人留下把柄了。”

    纪长泽最终还是只能“满脸不情愿”的点了头。

    去纪家前,他拎着个大包。

    纪父问他:“你这是拿着什么?”

    纪长泽:“朋友托我从国外买的,一会看完大伯我要去给他。”

    两人到了纪大老爷府外,门口看门如今也知道自家老爷大势已去,如今纪父和纪长泽才是有钱有势,见他们来还满是喜色的进去通报之后,进去的时候有多高兴,出来的时候就有多么小心翼翼:“两位,我们老爷不见客。”

    纪父端着架子:“亲弟弟和侄儿来探望也不见吗?”

    “真是对不住,我家老爷病得厉害,实在是不好见客。”

    纪父差点没笑出声来。

    还病得厉害,怕是心病吧。

    上次这家伙还厚着脸皮上门,话里话外都是想要笼络长泽,只可惜长泽是个傻白甜,一字一句差点没把人气死。

    把这么好的儿子拱手让人,是他他也病。

    可惜了,对方不见他,他就没机会气人了,真是可惜。

    纪父很遗憾,但也没办法,只转身对纪长泽说:“算了,既然见不到,我们就回去吧。”

    纪长泽摇头,一脸的正经:“爹你不是说了吗?我若是不慰问大伯,别人会说我没良心的,就算进不去,我也要慰问的。”

    纪父:“?”

    他正疑惑着,就眼睁睁看着纪长泽从带着的大包里,掏出了一个喇叭。

    然后打开开关,冲着院子里开始“慰问”:“大伯,我是长泽,我和我爹来看您了,您身子还好吧!!”

    这声音实在是大的吓人,别说院子里了,周围住着的人家都听到了,纷纷打开门出来看是个什么情况。

    纪长泽继续说:“大伯您放心养病,我和我爹一切都好,我家开的罐头厂又接到了订单,新开的医药厂也已经和军方签了合同,还有外国人也想买我家的药,拿着黄金换呢,您安心,我爹身体可好,吃饭都吃三大碗,隔一段时间就去参加一个宴会,政府也总在邀请他,大伯您好好养病,您现在不方便见我,等到以后病好了再见我们也没什么,侄儿以后有什么喜事就带着喇叭跟您通报,让您也跟着高兴高兴,说不定这一高兴啊,病就好了。”

    屋里以为只要不见面就不会被气到的纪大老爷听到这些话,立刻又想到这么出息的儿子是自己的,若不是当初送了人,现在这些都是他的,他顿时:“……”

    纪大老爷捂着胸口,又开始大口大口喘气了。

    而在外面,纪父简直就是一脸懵逼的看着自己纯良的儿子用着真挚的语气说着气死纪大老爷的话。

    等着纪长泽说完了,冲着纪父邀功一笑:“爹,您看这样怎么样?这喇叭声音可够大,不少人都听到了,咱们就算是不进屋,别人也说不了我们的嘴。”

    说着,他恨恨补充了一句:“只可惜我们要为了名声还与大伯虚以为蛇,他现在听着我们被关在门外还要关心他,心底不知道多得意呢。”

    纪父神情恍恍惚惚。

    得意?怕是要气死了吧。

    刚才长泽说的那番话,哪一句话不是往纪大老爷心脏戳。

    戳一下,还撒把盐。

    蹦Q着左摇右晃,一边晃荡一边用着气死人不偿命的语气说“我可有本事了,我爹有了我现在是又有权又有势,不过你放心,虽然这些和你没有半毛钱关系,但我肯定还是会把这些都告诉你的”。

    纪父觉得,要是长泽真的天天来这么一出,恐怕等不了多久,他就能收到纪大老爷的死讯了。

    而且肯定还是气死的。

    他越想越美,纪长泽见他盯着自己不动,满脸疑惑:“爹,怎么了?”

    纪父忍笑:“没、没什么。”

    他算是发现了,长泽虽然傻白甜,但同时也是个天然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