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玄幻仙侠 > 我有一个变异胃 > 第四十五章 初见宗师强者
    这一掌之威,太过恐怖。

    掌印深坑中,骆开宇的身体几乎被拍扁,全身崩裂。

    鲜血从他全身各处冒出,不知有多少处伤口。

    林玄走至掌印深坑旁边,骆开宇躺在坑底,身受重创,奄奄一息。

    看到林玄,骆开宇的双眼中,满是惊惧和恐怖。

    “你……你是血元宗的人?”

    骆开宇艰难的开口,“你究竟是什么身份?哪怕是血元宗武者,也只有极少数人能修炼化血元手。”

    “你去问问阎罗王。”

    林玄淡淡的道,一指弹出,一道血芒闪现,洞穿骆开宇的咽喉。

    骆开宇一声惨叫,瞬间毙命。

    睁着两只大眼,久久不合,至死也想不明白。

    没有去搜骆开宇的尸体,免得留下什么证据。

    林玄走向呼延天。

    呼延天奄奄一息,但还没死。

    他本已绝望,看到林玄施展化血元手杀死骆开宇,眼中一亮,燃起了希望的光芒。

    他将林玄当成了血元宗武者,并且……是身居高位的存在。

    “救……我!”

    呼延天渴望的看着林玄,眼中满是乞求。

    林玄走至呼延天面前,道:“你主人是谁?”

    呼延天道:“荆血阳!”

    林玄道:“你在这里有什么目的?”

    呼延天道:“为宗门搜罗天才弟子。”

    林玄顿时明白了,人牙生意,血元宗看不上,原来是借着人牙生意寻找天才弟子。

    呼延天着急的道:“上尊,我快死了,求求你,快救救我。”

    林玄道:“我送你上路。”

    呼延天一愣:“什么?”

    林玄隔空一掌,震断呼延天心脉。

    呼延天顿时气绝,死都想不明白,林玄会化血元手,不是血元宗核心人物吗?

    为何要杀他?

    林玄也没动呼延天的尸体。

    成为神武卫后,他不缺真气武功修炼。

    再说,呼延天身上,未必有武功秘籍,不值得冒险。

    万一事后有人从呼延天身上查出他留下的痕迹,得不偿失。

    将现场处理了一下,抹去了一些痕迹。

    然后,返回暗道,经地底石厅,从另一条暗道出来,到达云雾岛。

    两个孩童正在云雾岛等待,林玄带着二人乘船离开。

    到达湖边,已经入夜。

    林玄一手抱一个,骑着墨麟马,让另一头墨麟马也跟上,前往云湖郡城而去。

    赶至云湖郡城,天色已晚,找了家客栈住下。

    两个孩童都已疲惫,安心睡下。

    次日,林玄弄来一辆马车,将车架安在两头墨麟马上,让两个小孩乘坐马车,驾车离开云湖郡城,直奔星州城而去。

    官道平坦,两匹墨麟马拉车,速度如飞,不比骑着墨麟马慢多少。

    “你们两个,记得自己叫什么名字,家在哪里吗?”

    林玄一边赶车,一边问道。

    昨夜还没来得及询问这两个孩童。

    不过,听了呼延天的话,林玄可以判断出来,这两个孩童定然是武道天赋优秀的天才。

    小女孩道:“我叫苏婉晴,我的家很大很大,在星州城。”

    林玄暗暗点头,苏婉晴应该是星州城的大户人家子女。

    这个好办,回到指挥所,让人一查就知道了。

    林玄回头看了小男孩一眼。

    小男孩期期艾艾的说道:“我……我叫曾……曾阿牛。”

    林玄一愣:“曾阿牛?”

    曾阿牛点点头。

    林玄赞道:“以后你是要当主角的人物啊!”

    曾阿牛愣愣的看着林玄的背影,完全不懂林玄在说些什么。

    林玄又道:“你家在哪?”

    曾阿牛这下说得极快:“一株大槐树下。”

    林玄愕然,道:“在什么地方?哪个郡,哪个县?”

    曾阿牛摇摇头:“我……我不晓得。”

    林玄挑了挑眉头,这下难办了。

    天下何其之大。

    槐树何其之多。

    要找到曾阿牛的家,这简直就是大海捞针。

    林玄又旁敲侧击的问了曾阿牛不少问题,曾阿牛大部分都不知道。

    只能这么着了,先带回指挥所再说。

    傍晚时分。

    马车到达星斗峰下。

    一入神武卫指挥所,林玄便找到岳飞鹏,讲了他那个无比接近事实的故事。

    除了骆开宇之死,所有的话都是真的。

    骆开宇确实死于化血元手之下,林玄的话天衣无缝。

    就算神武卫去查,也查不出名堂。

    岳飞鹏听呆了。

    他早就预料到,林玄和骆开宇做同一个任务,会出问题。

    没想到,问题的严重性,竟如此之大,还是让他吃惊不小。

    准神武卫在考核任务中陨落,这并非特例,但也很少出现。

    更何况,骆开宇是武道世家子弟,出了这挡子事,骆家肯定要求彻查原因。

    当然,这对于神武卫而言,不算什么。

    骆家虽强,与神武卫一比就是个弟弟。

    问题的真正严重性在于血元宗。

    这可是与整个大越朝廷作对的强大势力,实力超强。

    仅一州神武卫,难以与之抗衡。

    “此事关系重大,林玄,你不要离开,我立即通报指挥使大人。”

    岳飞鹏丢下一句话,便匆匆离去。

    ……

    没过多久,岳飞鹏又匆匆而回:“林玄,跟我来,指挥使要见你。”

    指挥使,一州神武卫之首领。

    每一位指挥使都是炼神境的宗师强者,并且……是其中佼佼者。

    林玄指了指苏婉晴和曾阿牛。

    岳飞鹏道:“他们有人安顿。”

    林玄对苏婉晴、曾阿牛点点头,跟着岳飞鹏出去。

    很快,便来到指挥所大厅。

    穿过大厅,在后院见到了星州指挥使‘王虎臣’。

    王虎臣站在后院水池边,背负双手,正看着池中鱼儿,游来游去。

    岳飞鹏道:“指挥使大人,林玄来了。”

    王虎臣淡淡的道:“你退下吧。”

    岳飞鹏应声退下。

    院中只剩下林玄和王虎臣。

    林玄抱拳道:“林玄参见指挥使大人。”

    王虎臣转身。

    一双眼睛宛如吊睛虎目,炯炯有神。

    一张国字脸,四四方方,气度威严。

    一缕寸长须,乌黑油亮,如同钢针。

    仅是一个照面,林玄便感觉有一种无形的气机,宛如排山倒海般向自己冲击而来。

    林玄全身毛孔本能的收缩,寒毛竖起,暗暗心惊。

    对于王虎臣,林玄只有一个感觉:可怕!非常可怕!

    这是林玄至今见过最强大的武者。

    不管是血元宗主亲传弟子任血泽,还是武道妖孽天才南宫淼淼。

    他们对林玄造成的威胁感都不如王虎臣的十分之一。

    这就是宗师吗?

    一句话都不说,仅仅一个照面,一个眼神,便有着如此可怕的威势,慑人心神。

    林玄内心,充满了对炼神境宗师的向往。

    王虎臣看着林玄,道:“你将云水湖之行,从头至尾,再详细的跟我说一遍。”

    一般的真气境初期武者,在王虎臣的目光下,必定心中慌乱,不敢说谎。

    即便说谎,也心中畏惧,战战兢兢,一眼便知。

    林玄拥有两世记忆,精神强度远超同境武者,虽然觉得王虎臣的气势慑人,却还没到畏惧惊慌的程度。

    林玄深深吸了一口气,将过程又说了一遍。

    说的是实话,林玄语言十分流畅。

    唯独在后面,将骆开宇之死这口锅,扣在了血元宗的头上。

    王虎臣一直静静的看着林玄,一言不发,听着林玄的讲述。

    直到林玄讲完,王虎臣才点点头。

    一瞬间,王虎臣气势尽敛。

    他的目光,平凡而柔静,就像是一个不会武功的普通人。

    王虎臣道:“所以……十二连环坞两位先天坞主都是你杀的?”

    林玄点头。

    王虎臣道:“好,你通过了考核,从现在开始……你便是正式神武卫,等下你找岳飞鹏领牌子。”

    林玄抱拳道:“是,那个……苏婉晴、曾阿牛两个小孩怎么办?”

    王虎臣道:“神武卫会找到他们的家人,把他们送回去,即使找不到……也会托人养育他们,不会再让他们遭劫。”

    有神武卫接手,林玄便放心了,道:“那我先退下了?”

    王虎臣点点头,道:“你夺了血元宗两个天才苗子,以后要谨慎一些,小心血元宗报复!”

    醋#^溜.儿.文^学秒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