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穿越架空 > 龙飞凤仵 > 036 先生学生
    书房内摆设到没有出彩之处。

    两排挤满了书的书架,空着的墙上则挂着山水、人物各类的画作,和宋宁想象没有不同,典型的文人雅士的房间。

    出乎意料的,房间里除了胡清远和马学武的师弟外,还有三位女子,见他们进来,几位的视线都朝他们看来。

    所有人宋宁都是第一次见,但她的视线,却立刻被胡清远吸引,看着他,只觉得清远二字很适合他,清雅疏离,冷却不寒,远却不木,一切都恰到好处。

    至于容貌,倒没有那么紧要了,在他这身气质下,容貌也仅仅只是锦上添花而已。

    在胡清远的身后,立着三位容貌清丽的女子。第一位的女子年纪最长,约莫二十八九的样子,鼻梁秀挺下颌清秀,她只扫了宋宁一眼后,便一直垂着眼帘,性子看上去比较安静。

    这应该就是那位自愿伺候胡清远一生的云燕了,她十一岁进胡府学艺,至今十八年,一直为同样终身未婚配的胡清远打理近身琐事,两人亦师亦友亦仆。

    宋宁的视线落在苏墨如身上,她身材娇小,穿着草绿的褙子,容长脸,看人的目光很挑剔,有些孤傲不好亲近的样子。

    见宋宁看她,她也回看着宋宁,眉头微蹙,目光不悦。

    宋宁并不避讳,转过脸去打量最右侧的小姑娘。小姑娘约莫十三四岁,个子不高,一双眼睛又大又圆,但不似别的小姑娘看人怯生生的,她显的既安静又稳重。

    胡清远喝了一口茶,见宋宁丝毫不避讳的将他和他的学生都打量了一遍,便蹙眉问道:“二位也是快手?”

    “胡先生!”宋宁将案件的卷宗和她新得的腰牌亮给他看,“我上午从衙门领取了案件的卷宗,开始查办今年三月初三,发生在贵府的案件。”

    “还请胡先生给予方便。”

    胡清远微微扬眉,他还以为查案的人是鲁苗苗,没想到进门来鲁苗苗没说话,全是这个女子在说话。

    “倒是难得,第一次见到女快手。”胡清远望着她,发现她的五官很清秀,只可惜她自己不在意容貌,打扮和行止都很粗糙,“你既接手查办,我们自然配合,不过我还有事,不能多陪几位。”

    他说着起身,和金广予道:“金伯,他们想知道什么,去哪里查看,由着便是。”

    今天秋闱最后一场结束,他的学生们和他相约去翠山赏月。

    “我还有事,也不多陪了。”云燕略和众人打了招呼也跟着走了,一下子,房间就只剩下苏墨如和另外一个年纪小的小姑娘。

    苏墨如凝眉看着宋宁:“怎么这么巧的,我去衙门问了几回,也没有人接着查瑟瑟的案件。”

    “可今天刚请了马先生来,你们就紧跟着来了。”

    宋宁回道:“确实很巧合,不过,还请小姐一视同仁,有信息也和我们说一说。”

    “我知道的都写在卷宗里了。”苏墨如道,“也没什么可和你说的,你想查就凭自己本事吧。”

    说着上前去对马学武道:“马先生莫多虑,我既请你来,当然是相信你能查到凶手的。”

    马学武高兴地抱拳应是,又得意洋洋地看着宋宁:“这个案子不适合你,你还是早些退出去的好。”

    苏墨如出给他一百两,他一定要将这个案子查明白,挣得这个钱。

    “你还不知道吧,快手查办案件,若选了案件却查不透或办冤家错案,是要担责的。”马学武上前来低声道,“前者超过三次则被除名,后者,则依律当凶手待。”

    宋宁原来如此地点了点头:“原来你不敢进衙门取案件的原因,是怕被除名?也是,以你的资质,查办清楚确实不容易。”

    马学武大怒,指着她道:“大言不惭,咱们走着瞧。”

    宋宁摆手:“走吧走吧。”

    马学武被噎住,还要再说,苏墨如喊他出去:“何必和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丫头计较,先生随我去瑟瑟遇害的房间。”

    马学武和他的师弟出去,房间里便安静下来。

    宋宁笑呵呵地落在那位小姑娘身上,问道:“小姐贵姓?”

    罗觅云昂着头回道:“案子的你看过卷宗了吗,有把握吗?”

    “刚才那两位虽夸夸其谈,却言中无物,我不信任他们。”

    原来是死者罗瑟的妹妹,宋宁笑了:“感谢小姐的信任,我的能力不用言语,案子破获了,你就明白了!”

    罗觅云盯着她,直白地问道:“那你说一说,案子有什么疑点?”

    她刚才也这么问过马学武。

    金广予见罗觅云语气不好,上来给他们介绍:“觅云小姐是罗大小姐的堂妹,她今夏来的府中,先生收她做的学生。二小姐和大小姐一样,在琴艺上很有天赋。”

    宋宁扬眉,原来是罗瑟的妹妹,难怪语气这么冲。

    不过,她是夏天拜师住进胡府,那就是罗瑟出事后的事了。

    宋宁热情地和罗觅云道:“二小姐可有空,边走边聊?”

    罗觅云抿着唇点了点头:“你们跟我来。”

    宋宁出了书房,金广予就说有事告辞走了。

    罗瑟住的院子,和这间篱笆院离的不远,经过一条抄手游廊,在尽头就是罗瑟的院子。

    也是两间院的罩院,院子里种着桃树和梨树,院子里收拾的很整齐。

    “这就是出事的院子,我本来想住在这里的,可先生不让,说姐姐的案子还没有破,不能弄坏了重要的东西。”

    宋宁有点惊讶,没想到胡清远将现场还保护着。

    他们进院子里,马学武和苏墨如还在里面,三个人边走边说着话,进去卧室里。

    宋宁立在院中,展开案件的卷宗。

    三月初三是上巳节,那天胡府除了罗瑟以外,胡清远、云燕、苏墨如以及金广予清早坐车去了玉龙潭的别院。

    这是胡清远的习惯,以往十几年,他每一年的这一天都会去别院住两日。

    当天,罗瑟身体不适留在了家中。家中只有她和小厮吴子毅。

    罗瑟死亡时间,大约在亥时到丑时之间。机械性窒息,下颌以及左边脸颊有明显的指印,除此以外,死者并没有其他的伤痕,身体也是完璧,没有被人侵犯过。

    关于死亡只有这些信息。

    但卷宗还记录了另外四项,沈闻余查证的比较重要的信息。

    第一,经由云燕和苏墨如查证,罗瑟房中的首饰全部丢失了,价值约在六十两左右。

    另,当夜和罗瑟一起在府中的吴子毅,作为嫌疑人被调查关押了三日,三日后他被释放,但半个月后却消失的无影无踪,至今没有下落。

    还有,住在胡府的其他所有人,都能互相作证,他们当晚都在玉龙潭。经由查证,胡清远等几个人既没有杀人动机,也没有杀人时间。

    最重要的一点,沈闻余认为这个房间,被人擦拭过,凶手在作案后,打扫清理过现场。

    有用的痕迹和线索都消除了。

    所以,昔日惊才绝艳的才女罗瑟被杀案,成了半年未破的悬案。

    “看的这么认真,你看出什么了?”罗觅云好奇地问道。

    ------题外话------

    今天为少女们加更,明天是不是要为少奶奶们加更?

    少奶奶们说句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