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恐怖灵异 > 霍总,你媳妇又闹离婚了 > 第1042章 我至今未婚
    说话间,云安安的手机响了起来。

    “我去接个电话,你先睡吧。”云安安扫了眼来电显示,立刻把手机给反了过来,以免苏酥看见。

    苏酥乖巧点头,正要躺下,动作就是一顿:“我在你这睡你家霍总没意见吗?”

    公寓的大门硬是被拆了,新门还没来得及装上,加上苏酥今天受了这么大的惊吓,云安安不放心她一个人,所以就把她带回了8号。

    听言云安安呵呵笑,“他能有什么意见,连个人影都见不到的家伙不配有意见。”

    苏酥:“……”替霍总默哀三秒钟。

    云安安拿着手机来到露台,按下接听,“莫先生。”

    “云小姐。”那边传来一道宛如珠玉碰撞的声音,“听闻苏酥被绑架了,她现在还好吗?”

    “莫先生既然好奇,为什么不自己问苏酥呢?”

    莫聿修默了两秒,而后温淡一笑,“她把我拉黑了。”

    云安安丝毫不意外这个结果,苏酥的性格本就如此,不拘小节,敢爱敢恨,谁要是让她不爽,她才不屑继续凑上去找不愉快。

    可想到每次提到莫聿修这个名字,苏酥黯淡的眉眼,云安安就忍不住叹口气。

    “云小姐为何叹气?苏酥她……受伤了?”

    察觉到对方语气中的紧张,云安安细眉微挑,换了个方式重复了一遍刚才的问题:“莫先生这么担心,为什么不自己来看苏酥?”

    “啊,不好意思我好像失言了,莫先生这么关心苏酥,让我一时都忘记莫先生已经结婚了。”

    距离莫聿修和程乐潇的婚期都过去了这么久,两人恐怕早就已经从生米煮成爆米花了。

    想想云安安就替苏酥生气。

    莫聿修温声道,“苏酥在云小姐那儿,我很放心,也麻烦云小姐多照顾一下苏酥,莫某感激不尽。”说着他顿了下,淡淡补上一句:“我至今未婚。”

    不等云安安反应过来,那边就已经挂了电话。

    云安安看着渐暗的手机屏幕,心底哦豁了一声。

    敢情莫聿修这是想借她之口……转达苏酥他没有和程乐潇结婚这个讯息?

    他对苏酥究竟是什么意思?

    故意吊着还是……另有苦衷?

    思索之际,云安安忽然听见楼下传来车子熄火的声音,立刻倾身往栏杆外一看。

    果然看见那辆熟悉的黑色迈巴赫就停在别墅前面。

    楼下。

    大门打开,一道颀长挺拔的身影踏着夜色沉步走了进来。

    里面没有开灯,入目皆是一片漆黑。

    霍司擎眉心轻折,正欲去按墙上的灯光开关,就被突然从黑暗中窜出的一团不明物体给扑了个正着。

    突如其来的冲击力下,霍司擎还未来得及稳住身形,双臂就已下意识接住了怀里的娇小一团。

    呼吸间袭来丝丝馨香,似有似无的,分外撩人。

    “你该不会以为我现在已经睡了,才这个时候回来吧?”像是只八爪鱼似的紧紧缠在霍司擎身上,云安安得意洋洋地炫耀:“你这两天每晚都是这个时间才回来,不就是躲着我吗?想不到吧,我到现在都还没睡!”

    被霍司擎视作空气忽略了整整两天,云安安早就忍无可忍了。

    本来打算今天整晚不睡,蹲也要蹲到他回来为止。

    没想到这才十点,他居然就回来了,也算是意外之喜。

    “别闹。”黑暗中霍司擎声线微哑,“下来。”

    “我才没跟你闹。”云安安死死抱住他不肯撒手,“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肯原谅我?你今天必须给我个准话!”

    “下来。”

    “你先告诉我!”

    “云安安。”

    霍司擎嗓音渐沉,携着抹警告的意味,听得云安安心里委屈得要命。

    一委屈,她就忍不住超大声开始逼逼:“我又没犯什么大罪,你晾我晾了两天还不够吗!把我晾成咸鱼干干你才肯罢休吗!你想失去你宇宙第一美的女朋友吗!”

    霍司擎未语。

    云安安便埋在他肩窝蹭了蹭,温软的声音可怜唧唧的:“哥哥,我知道错了,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原谅我嘛?”

    求饶求到这份上,霍司擎还是毫无心软的迹象,温热的掌心覆在她腰间,试图将她拉下来。

    云安安顿时就急了,搂紧他脖子一句话想也不想地脱口而出:

    “大不了以后在床上都听你的,我不哭也不闹更不装疼求饶就是了!!”

    话音刚落,云安安就听见“啪嗒”一声轻响,紧接着黑暗褪去,屋子里顿时变得明亮起来。

    与之一起变亮的,还有不知何时起就站在大门口的傅毓年和萧易,以他们生命的最大价值,散发着超出电灯泡瓦数的逼人光芒……

    看见他们的刹那,云安安整个人都傻了。

    傅毓年和萧易也傻了。

    他们只是停车多花了点时间,到的时候看见里面没光,于是顺手就把灯给开了。

    怎么就好死不死地赶在了云安安爆发的当口,还听到了这等虎狼之词……

    让他们两个单身贵族,情何以堪??

    他们只是情何以堪,而云安安距离当场去世,就只差那么一点了。

    啊!!!!

    云安安心底的小人骤然爆出一声尖叫,浑身血液直冲头顶,让她脸颊瞬间通红,火辣辣地发烫!

    而被她搂着的霍司擎呢?

    神情慵懒,狭眸含笑,满满的戏谑之意毫不掩饰,哪有半点她所以为的不耐烦?

    反应过来的云安安哧溜一下从霍司擎身上下来,然后连招呼都来不及打一句,转身就往楼上冲!

    到楼梯口的时候,云安安甚至听见身后传来霍司擎低低的笑声,羞窘的感觉差点当场把她淹没。

    等云安安的身影消失后,傅毓年和萧易才晃进屋里,意味深长地看着霍司擎。

    “哥哥,明明那么喜欢嫂子黏着你不放,却表现现得很不耐烦一样,大尾巴狼装得可真像~”傅毓年学着云安安刚才的语气,掐着嗓子揶揄了霍司擎几句。

    “嫂子这么可爱的人,哥哥哪里舍得让她独守空房,这不赶早就回来了~”萧易贱兮兮地笑。

    霍司擎略微侧首,黑眸沉沉地盯着他们半晌。

    “我跟你们熟吗,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