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恐怖灵异 > 旷世宸妃倾天下 > 第183章 顾母怒斥
    看着犹豫不决的顾世韩,凤锦曦内心一阵祈祷,但愿你不要再做出错的选择,否则谁都救不了你。

    “韩儿!”就在顾世韩拿不定主意的时候,门外响起了一道令顾世韩震惊又无措的声音,那声音中饱含的沧桑与不平,听得顾世韩整个人僵在了原地,木讷的将视线移到门口。

    听到声音,众人也循声望去,便看到大门口,在一位年轻姑娘的搀扶下,一个双鬓花白,身形瘦小的老婆婆拄着拐杖一步一步走进来。

    岁月在那老婆婆身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尽管如此,在场人依旧能够感觉到,这张被岁月摧残的容颜,年轻的时候也是不可多得的一个美人。

    而这老婆婆唤了一声“韩儿”,想必应该是驸马的母亲了,只是她不是在老家吗?怎么突然到京都了?

    老婆婆身边的姑娘,在场的大多数都认识,毕竟那是一张令人过目不忘,魂牵梦绕的容颜。

    正是红鸾。

    看到红鸾终于来了,凤锦曦忽然如释负重,接下来,就没她什么事了。

    而封逸宸却是诧异不已,红鸾搀扶的那个老人,不用想,定是顾世韩的母亲了,只是,她何时未雨绸缪的?这件事自己竟然一点都不知情。

    “母亲……”看着步履蹒跚的老母亲朝自己走来,顾世韩本能的唤了一声。

    顾母一双饱经风霜的瞳孔望着数月未曾相见的儿子,激动的泪花随之浮现在眼眶,可是一想到他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顾母瞬间心寒不已,来的路上,红鸾已经将所有事情都告诉自己了,她真没有想到,她的儿子会做出这等丧尽天良的事情来。

    而也是今日她才发现,原来数月前,将自己接到京都的不是自己的儿子,而是北周的宸王妃以她儿子的名义将自己接来供养,这个不孝子,高中后,就捎了封信说与公主成婚,不便邀请自己,虽然不能亲眼目睹自己儿子的婚礼,但是她知道这一切不容易,也就没有去计较。

    只是有点伤心,他何时也变得这般势力了。

    本以为到了京都,可以母子重逢,怎料,将她这把老骨头接来的人并非她的儿子,而是一个陌生人,好吃好喝的供着自己,却不想,自己的儿子做了那些令人羞愧愤恨的事情。

    “你给我跪下!”顾母忽然厉声呵斥一句,虽然年迈,但是这句话却是铿锵有力,语气中的怒意也在此刻全部流露出来。

    闻声,顾世韩“噗通”一声跪下,他知道,既然红鸾将母亲带来了,那么所有的一切母亲应该都知道了。

    也许,他知道该如何选择了,是到了他该承担责任的时候了。

    “没用的东西。”见顾世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二话不说的就跪下了,封聘婷瞬间低声咒骂一句,觉得顾世韩窝囊不已。

    看来今日的事情是无法摆平了,既然如此,顾世韩不听自己的,那么只能弃卒保車了,顾世韩要丢人,她可不会跟着一起丢人。

    顾母当即费力的扬起手中的拐杖,对着顾世韩后背“咣咣咣”就是三棍子。

    而顾世韩也没有闪躲的意思,硬生生接下了这三棍子。

    “第一棒,是替你死去的父亲代打的,你辜负了他生前的嘱托,该打。”顾母红着眼眶,声音哽咽不已。

    “第二棒,是替那些对你寄予厚望的父老乡亲打的,你辜负了他们对你的期望,该打。”

    “第三棒,是替素心姑娘打的,你拜高踩低,功成名就之际,便忘了一路扶持你的身后之人,还差点逼死人家,该打!”

    顾母这三棒有理有据,顾世韩一个字不吭声。

    在场的所有人,没有一个人不震惊的,他们没有想到,不明事理的顾世韩,竟然有一个如此明事理的母亲,这三棒下去,确实该打,毋庸置疑。

    素心错愕的看着眼前的一切,顾母的话,让她终究忆起当初的辛酸与委屈,差点落泪。

    顾母说完,而后忽然伸手朝着自己的右脸“啪”就是一巴掌。

    “母亲,你这是做什么?”顾世韩瞬间慌了,跪在地上惊呼。

    见状,凤锦曦连忙从二楼下来,来到顾母身边,封逸宸等人也尾随其后。

    “老夫人,您这是做什么?”凤锦曦虽然没有见过顾母,但是冲着她方才的三棒,她对顾世韩的怨气已经消了,相信素心也是跟自己一样的。

    看着突然出现的凤锦曦,顾母叹息道:“这一巴掌,是我老婆子应得的,我没有教育好这个逆子,我有错。”

    “老夫人,她就是宸王妃。”红鸾在顾母身侧小声提醒道。

    闻声,顾母瞬间错愕的看着凤锦曦,连忙弯着身子就要下跪。

    见状,凤锦曦赶紧将她扶住,才阻止了她的大礼。“老夫人不必多礼。”这么大年纪给自己下跪,她受不起啊。

    “老身有愧王妃娘娘的厚爱啊。”顾母一脸心酸,自己的儿子伤了她的姐姐,她竟然还代替自己的儿子将自己接到京都供养。

    “老夫人不是你的错,在这权势滔天的乱世,任何人都会迷失其中,但是我相信,令郎还有挽救的余地。”凤锦曦轻声道,这就是她当初未雨绸缪的本意。

    一开始,她也以为顾世韩是个不折不扣的陈世美,可是在调查之后,忽然间动了恻隐之心,顾世韩无关紧要,但是那帮支持他的百姓,她不忍令他们失望,便侥幸的做了这个决定,希望有一天顾世韩能够警醒。

    正巧今日之事,也许就是最好的时机。

    听到凤锦曦的话,顾母不知如何作答,她的儿子真的还有挽救的余地吗?真的还能回到当初那个一心向善待人宽厚的顾世韩吗?

    “老身多谢王妃娘娘给他改过自新的机会,今日若是他继续一意孤行,不知悔改,老婆子我也认了,是我教子无方。”事到如今,顾母不得不将话挑明,若是今日连自己都挽回不了这个逆子,那真的是没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