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恐怖灵异 > 桃运医仙在山村 > 第322章 灰仙
    次日,大雪已经停了,偌大的医馆院子里布满了积雪,医馆众人直至第二午时才逐渐苏醒,昨晚一夜的疯狂着实是他们这一年里最快乐的日子,也对着新的一年越发期待。

    “哥哥!”

    一大早,钟宁的门便被敲响,是钟倩的声音,她急促敲着门,却见钟宁出现在她背后。

    “大早上的吵什么呢?”

    钟倩一愣,看向钟宁不明白他是怎么从背后出现的。

    “哥,你怎么……”

    “没什么,让青月多睡一会儿,跟我去吃早饭。”

    钟倩这才点了点头,哦了一声跟着他一同走进正厅。

    黄伍见到钟宁和钟倩二人,小心翼翼得走上前对他招了招手。

    “师父,你过来,有件事儿我要和您商量商量。”

    钟宁看着他,随即说道。

    “直说吧,这里没外人。”

    黄伍一阵尬笑。

    “嘿嘿,师父是这样的,上次我们医馆不是在医馆大会上表现出色嘛,所以我家族的人就联系上了我,让我请您还有师娘参加我们黄家三年盛会,天坤大会。”

    钟宁一开始以为是什么比赛之类,谁知道黄伍解释这个天坤大会的来历竟然颇具盛名。

    “说是天坤大会,其实算是武林大会,只不过我家医馆在佛山武术协会有着不小的名号,所以在羊城分部,我们就会举办这次大会的分会,当然其他五个地区也都会有武林大会的形式,最终决赛则是在羊城操办。”

    黄伍一说,钟宁下意识得想到了铁手门。

    “参加武林大会的该不会是什么混元太极,一掌击飞数人的骗子吧?”

    听到钟宁的话,黄伍当即摆手示意。

    “不不不,师父,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天坤大会,是只对业内人士开放的比赛,而且这一次,我爹特意告诉你请您过去,作为这次天坤大会的医疗顾问。”

    钟宁还真没想到自己这么有牌面,不过医馆大会已经结束有半年之久,开春便是青囊大会,现在去羊城多半会赶不上青囊大会,避重就轻他心里还是有数。

    “青囊大会马上就要开始了,这天坤大会是你们习武之人的风格,我就不掺和了吧?”

    钟宁笑道。

    黄伍一听倒也没有强迫他非要怎么样,只是觉得有些可惜。

    “那行吧,师父,原本我是想让您邀请您去我们黄家参观参观,但您既然没有兴趣,这事儿我就作罢。”

    看到黄伍失落的表情,钟宁也是有些好笑。

    “不如这样吧,天坤大会我跟你一起去,不过一旦青囊大会开始,我就得回来参加这场青囊大会,毕竟咱们准备了这么久,总不能让众人失望。”

    黄伍一听,差点没有跳起来,马上拿起电话给远在羊城的老爹打了个电话,告知他钟宁已经答应了,随时都会过来。

    几个小时后,钟倩在躺椅上找到了还在休息的钟宁,面带微笑。

    “哥哥,你准备什么时候和嫂子领证结婚啊?昨天这么草草爹娘可是很不满意啊。”

    这件事儿钟宁早有打算,正欲开口,却见柳青月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他的身后,表情略显冷漠。

    “青月,你醒了,饿不饿,我给你弄点吃的。”

    “不饿。”

    柳青月冷冷回道,转身便离开了,连钟倩都看出柳青月的情绪不太对劲,以为是自己哥哥有做错了什么,轻拍着他的肩膀说道。

    “哥哥,你是不是又做了什么对不起嫂子的事了?”

    钟宁回想起昨晚的良宵,并没有觉得不妥,只是感觉到不太对劲,便起身跟了上去,钟倩很识趣,靠在椅子上给二人留了点私人空间。

    “青月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钟宁从身后抓住她的手,谁知却被她一把挣脱,眼神确是要杀人一般狠辣。

    “不要碰我!”

    这一下子,钟宁意识到了不对劲,一把抓过她的手腕替她诊脉,可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但柳青月的表情却越发显得狰狞,脸色绯红,目露凶光。

    “青月你到底怎么了?”

    此时院外的白狐狸冲进屋里,对着柳青月露出警惕的表情。

    “滚出来!”

    白狐狸大叫一声,柳青月浑身一颤,便倒在了钟宁怀里。

    “什么玩意儿?”

    钟宁着实没想到会有这种事发生,但白狐狸反将目光投向不远处的桌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多了一只灰鼠。

    个头很大,足有一只茶壶大小,正提溜着眼睛大摇大摆得吃着桌上的水果。

    “好大个头的老鼠,什么来历?”

    “东北灰仙。”

    钟宁想起五仙之中确实有灰仙老鼠这么一说,只是没想到家里真来了一只。

    灰老鼠似乎很淡定,瞧着白狐狸多少有些不屑。

    “哎呦,你这白不溜秋的是哪个俺们东北那嘎达的?”

    白狐狸感觉自己被挑衅,纵身跳上桌子,露出狰狞嘴脸,钟宁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东西斗法。

    “别别别!”

    灰鼠秒怂,一头钻进了一只碗中,透出滴溜溜的大眼睛说道。

    “我是来避难的,不想打扰您在这儿做保家仙儿,我这走还不行嘛!?”

    说完,灰鼠一蹿便消失在了客厅,白狐狸这才松了一口气,躺在桌上准备吃点什么压压惊。

    反倒是钟宁有点莫名其妙,先不说自己找的这只白狐狸是狐仙儿,可自己刚回来就遇到了老鼠仙。

    “怎么回事?我家也不是在东北呀?哪来这么多鼠仙?”

    还没等白狐狸开口,黄伍便从屋外疾跑进门。

    “师父!师父不好了!快出来啊!”

    钟宁见状急奔向屋外,看到这一幕他也面露诧异,只见整个院子里全都是密密麻麻的老鼠,而出头也不回得穿过院子,看上去就像是鼠疫横行。

    “哪来这么多老鼠。”

    陈梦婷吓得躲到了门后,钟宁见状连忙呼唤吴光达去弄几幅驱鼠药,吴光达做事沉稳,看到老鼠过戒之时已经将药粉配好,散在雪地里,不到片刻,老鼠纷纷逃离此地,一只不慎,不过看着雪地上密密麻麻的老鼠脚印,众人还是觉得心有余悸。

    “不对劲。”

    白狐狸走到钟宁身旁,第一次看到它这般正经,钟宁也愣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