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恐怖灵异 > 绝品炼丹师 > 第79章 杀意
    “少主!!”

    “少宗主,你怎样了?”

    “儿子,儿子!!!!”

    ……

    战斗结束了,以一种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方式,在众人的意料之外,却是在情理之中。

    东席众人慌忙围上,几个年轻弟子连忙释放玄力想要消除葛天少主身上的剑气,但飘渺剑气又岂是那么容易驱除的,他们的手掌在碰触到飘渺剑气时,都是被切割的哇哇大叫,手忙脚乱了半天,却没有将剑气灭了半分。

    “闪开!”

    葛云鹏从天而降,一掌拍在了葛天少主的胸口,浑厚无比的玄力之下,他身上的飘渺剑气如退却的潮水一般快速消失。

    剑气完全消灭时,葛天少主近三分之一的身体已是模糊一片,惨不忍睹,头发眉毛更是彻底被剑气割了去,伤口更是不计其数,大都深可见骨……

    这些也只是外伤,让葛云鹏震怒的是,葛天全身的经脉,被摧断了至少七成,骨头则至少断了一半,要完全恢复,就算是以霸天宗的月城分宗的雄厚资源,也要起码数月的时间。

    但是最为重要的是玄脉之内的情况还不清楚,要是玄脉出了什么事情,那可真的就是不死不休的死仇。

    葛天少主一直穿戴在身的玄甲已经不见,只有周围散落着微弱的玄甲气息。这件玄甲之坚韧,葛云鹏清楚无比,他更是清楚,如果不是有这玄甲护身,刚才那一剑,葛天就算不死,也要彻底废了。

    “可惜啊,这家伙居然穿着一件不得了保命符,否则至少能废他半条命。”季白喘了一口粗气,很是惋惜的低语道。

    大殿之中,几乎所有人都在不知什么时候站了起来,每一个人都目光呆滞,久久无声,如同这个世界的声音已被完全的抽离。

    一瞬毁灭三个雷魔,又一剑重创葛天少主,本以为已经注定的结果,却在那把朱红巨剑出现之后,短短几息之间,发生了翻天覆地,任何人都做梦也想不到的彻底逆转……

    葛天少主躺倒在地,脸色一半焦黑,一半苍白如纸,他虽然重伤,但还不至于失去意识,两只眼睛也是睁开着,但瞳孔极度放大,似已被惊骇和打击的魂魄离体。

    葛云鹏府中的诸人,还有东席众人的反应也大致如此,他们根本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在葛天亮出黑曜魔剑时,他们已完全确定季白要么认输,要么死,却怎么都没想到,竟是这样的结果。

    寒风府主的脸上也是布满了惊诧,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恍过神来,却已无法形容自己这一刻的心神动荡。他看向云家坐席,毫无意外,从弟子从长老,全部是一副呆滞的表情,就连寒江,云寒,寒溪三大天学府长老的屁股也已离开了座椅,半天没有坐下。

    寒风府主微笑起来,他眼前一恍,竟有些不敢相信这个一次次震惊全场,惊骇着天下群雄的青年男子,竟是自己的弟子。

    他之前的担心还有出手完全是多余,再想到他之前的笃定,和眼神的坚毅,他轻轻点头。

    此刻,最为淡定的反而是之前最为担心的蓝熏公主,她此刻自语道:“季白,你真正的极限,到底在哪里……”

    没有使用墨家真阵的季白被葛天少主压制,诸魔阵一出,葛天少主转眼之间便惨败重伤。

    对一个玄者来说,修炼两中职业是必须,擅长的武器在手,另加上一手保命的底牌,实力自然会随之提升,但提升的幅度也并不会太夸张,一个灵玄境五级的玄者,纵然赤手空拳,也能轻易的战胜武器在手的真玄境四级。

    但季白绝不一样,无真阵的季白和开启真阵的季白,那已经不单单的强度的差距……而几乎是层面的差距!季白开启第一道封印,便可以击败大部分的真玄境,要是第二道,第三道呢?后果难以香型。

    但同时,暴露底牌的代价就是遭人忌单。在重伤葛天少主之时,季白的呼吸,也明显变得粗重起来。

    “父亲,他……他究竟是什么人?”东方时惊声道。刚刚那短短几息的画面,狠狠的冲击了他的心魂,颠覆了他的认知。

    东剑门分宗门主东方问摇头,有些发怔的道:“为父,比你更想知道这个答案。”想到寒风府主之前的强行出手,他继续道:“只怕是寒风府主,都不知道他真正的实力,竟是强大到了如此程度!”

    能让这些来自大明王朝各地的绝世强者一次次的体验何为震惊和不可思议,季白绝对是第一人,他以真玄境的玄力修为所造就的震撼,让这些绝世强者的心中都无法不泛起滔天巨浪,尤其是他重伤葛天少主的那一幕,对他们造成的冲击,胜过之前的所有。

    “下一个是谁!!”

    无双剑斜插地面,季白一手扶剑,额头满是汗水,但声音却依然是字字如雷。到了此刻,没有一个人再敢于轻视嘲笑他,所有的目光都牢牢的集中在他的身上,就连位于上座的蓝熏公主的风采,都在他灼眼的光辉之下沦为了配角。

    随着一声痛苦的呻吟,季白猛然单膝跪到了地上,口中剧烈喘着粗气,整只右臂无力的耷拉了下去。他的体内气血翻涌,一股逆血几乎要冲口而出,但被他死死的咽了回去。咽下逆血后,他的身体一片虚飘……玄脉彻底被掏空,全身的玄力也几乎一干二净,此时的他虚弱的几乎连站都已经站不起来。

    缓缓的,他抬起头,看向葛云鹏的方向,嘴角,默然咧起一个惬意的弧度。

    葛云鹏第一次因为一个年轻人而咬牙切齿。葛天少主重伤完全是其次,他的自信尊严傲气,也被季白彻底的粉碎。今日之后,季白若是还活着,必定名震大明王朝,而他霸天宗的分宗宗主之子,却是沦为这季白扬名天下的踏脚石!

    这个人,必须死……

    败葛林、败风魂、败林啸……现在又败了葛天,四场对决,每一场。所有人都坚信季白必败。能进入到这天学府大殿的,哪一个不是位于天才之路上的巅峰人物,哪一个不是有着极高的身份和话语权。

    尤其是那些活了几十年,甚至百千年的长者,哪一个不是有着强大的眼力和广博的见识,但结果,却是他们一次又一次的误判,一次又一次的惊骇失色。

    或许能做到如此地步的,季白是大明古往今来的第一人。

    葛云鹏侧首,向影武者和霸天宗的狠狠的使了一个眼色。的脸色也早已变得难看,他低下头,向远处的东剑门之人暗中传音:

    “季白已露虚相,显然使用那道阵法消耗极大,应该没有多少后力了,给我不惜一切代价和手段……杀了他,事成之后我霸天宗不会亏待你们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