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恐怖灵异 > 旺夫农妻:猎户相公宠成宝 > 第648章 又见赵香儿
    “她是上河村的人,被一个姓梁的商人骗了,后来又嫁给了城里一个靠倒卖皮货发财的老男人。那男人早年死了妻儿,后来一直没娶,不知怎么和赵香儿搭上了眼,娶了她回家管家。成亲不到半年,男人在外面跑生意的时候掉到河里淹死了,赵香儿成了寡妇,却继承了那男人的家产,一下子成了主子,进出都坐轿子,前呼后拥,还让下人都叫她小姐。”

    苏灵韵点头,原来是这样!

    赵香儿有钱了,又开始惦记郭平。

    春水继续道,“赵香儿新寡,手里又有银子,被城里很多游手好闲的男人觊觎。我们家隔壁一男人就经常去赵香儿门外转悠,听说两人确实关系不清不楚的。”

    苏灵韵皱眉,“那郭平知道吗?”

    春水窘迫摇头,“小的知道郭平哥和赵香儿以前的事,没好意思和他说,那些事小的也只是道听途说,不知道真假。”

    苏灵韵点头,“行,我知道了!”

    春水也有借苏灵韵之口提醒郭平的意思,见苏灵韵这般态度,放心下来,回去继续做事了。

    下午,郭平赶着马车带苏灵韵和云沐回家,路上两人都没提赵香儿。

    到了家,郭平将马车停好,回家之前突然叫住苏灵韵,“嫂子!”

    苏灵韵笑着转头,“有事?”

    郭平似难开口,踌躇了一下才道,“嫂子今天在店里看到赵香儿,可能会有些误会,但是我保证,我和她已经没有半点关系,我很珍惜柳絮和我们的女儿,不会做对不起她的事。”

    苏灵韵笑起来,“嗯,我相信你。”

    郭平豁然开朗,憨笑道,“那我回家了!”

    苏灵韵把一包枣糕递给他,“这一包是给囡囡的,你给她带回去。”

    郭平没什么扭捏的接过去,笑道,“谢谢嫂子。”

    “快回家吧!”

    “嗳!”郭平提着枣糕,大步流星的往家里走。

    苏灵韵看着郭平的背影轻笑,人的一生总会遇到一些意料之外的事,可能对夫妻会是一种考验,但只要心是正的,总不会走歪路。

    “走了,回家吃饭了!”苏灵韵牵上云沐的手。

    云沐蹦蹦跳跳的跟着苏灵韵进了大门。

    周老伯一日没见云沐,亲热的不行,一老一少坐在院子里,聊的非常开心。

    吃过晚饭后,众人在院子里乘凉,云沐给江长轩讲他今天在茶馆里听的戏本子,手舞足蹈,情节几乎都记了下来,连说书先生的表情都学的惟妙惟肖。

    江长轩一脸复杂的听完了云沐讲拾簪记,明明是他的戏本子,却要别人讲给他听,真是人生无处不惊喜。

    晚一些时候,柳絮抱着囡囡过来串门,云沐立刻撇下江长轩去逗囡囡了。

    外婆抱着囡囡,云沐在旁边羡慕的看着,他也想抱抱糯米团子似的囡囡。

    柳絮拿着绣架绣帕子,笑道,“这是给你绣的,我看你那帕子有些卷边了,绣个新的给你。”

    苏灵韵摸了摸上面绣的精致的刺绣,“真好看!”

    柳絮侧着身子,打趣道,“只要不用你亲自动手,都好看!”

    苏灵韵挑眉,对于柳絮的调侃不置可否。

    柳絮低头时,细白的脖颈上漏出红紫的痕迹,察觉苏灵韵看过来,忙羞窘的拽了拽衣领遮掩。

    “遮什么遮,都看到了。”苏灵韵低笑。

    柳絮瞄了一眼四周,羞涩嗔道,“不怕你笑话,郭平这几日不知道发什么疯,弄的我都没脸出门见人了。”

    “稀罕你呗。”苏灵韵笑睨她一眼。

    “我也只敢和你说,你可别笑我。”柳絮嘟囔了一句,低头是,弯起的唇角都藏着小幸福。

    苏灵韵一手托腮,觉得这样的柳絮真是好看,怎么能是赵香儿那种涂脂抹粉,小人得志的样子能比的。

    ……

    过了两日,郭平去庆元县结账送货,苏灵韵去城里看铺子,云沐交给外公和江长轩照顾。

    夏日多风雨,早晨的时候还风和日丽,到了晌午突然阴雨密布,不一会便下起雨来。

    雨下了半个时辰便停了,但行人被都急雨赶回了家,街上清净,店铺里人也不多。

    苏灵韵在柜台后低着头算账,门一响,有人举着伞进来,伞下的人一身黄黄绿绿的绸缎,正是贵夫人赵香儿。

    赵香儿拂了一下衣服上的雨水,见到苏灵韵在,张口问道,“我平哥呢?”

    苏灵韵抬头,嘴角勾起冷嘲,“谁是你平哥?”

    赵香儿表情讪讪,“郭平呢?”

    “没在。”

    “去哪儿了?”

    苏灵韵轻笑,“赵娘子,郭平去哪儿似乎和您没什么关系!”

    赵香儿丝毫不害臊的道,“我们是睡一个被窝的人,和我没关系,难道和你有关系?”

    苏灵韵冷笑,直接怼回去,“和赵小姐睡一个被窝的人似乎太多了些,郭平算什么?”

    “你!”赵香儿有些恼羞成怒。

    “赵娘子,你现在过的不错,吃喝不愁,还是别念以前的人了,过好自己的日子吧。”苏灵韵淡淡道。

    赵香儿叹了一声,走到柜台前,“苏灵韵,说实话,我和郭平最后落的那般下场,和你也有关系。那个时候我总是羡慕你和元瑾日子过的富足,住的房子是村里头一份的好,吃的好,穿的好,村子里哪个人不羡慕嫉妒。我也嫉妒,所以总是把郭平和元瑾比,比来比去心里就生了怨,这埋怨在心里存的久了,才会有后来那么多的事。”

    苏灵韵哂笑,“赵小姐这锅甩的实在让我无法接受。你不孝敬公婆是因为我,你帮助娘家人坑害夫家是因为我,你心思歹毒置重伤婆母不顾是因为我,我如此能耐,能让善良的赵小姐变成丧心病狂之人,您真的太抬举我了!”

    赵香儿脸色有些不好看,撇撇嘴道,“我承认,我也有不对的地方,但是我现在已经知道错了。”

    “既然知道错了,就应该改过自新,而不是来勾引有妇之夫。”

    赵香儿脸色一沉,声音变得尖锐,“郭平也是我的夫君,他是我第一个男人,我真心喜欢过他,我们还曾经有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