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恐怖灵异 > 允你恃宠而骄 > 第136章
    次日早,甄沉病睡到了自然醒,她坐起身迷茫着双眼看着四周,是酒店……

    梦里她梦见在别墅里,齐威复活了,还告诉她不用再去迎合苏无了,他带她离开这里,去很远的地方……

    可是在最后还是醒了。

    甄沉病长叹了口气,翻身下床去洗漱。

    一天又是无所事事,直到夜深了,甄沉病打开手机拨通了苏无的电话,又像昨晚那样被接通,苏无却没有再说话。

    两相无言后,甄沉病起身打开衣柜拿出浴巾和睡衣就进了厕所,也不管电话是否还打着。

    等到从浴室出来时,看见电话还在通话中,甄沉病扯着嘴角笑了笑,披着浴巾坐在了床上。

    电话那边传来了翻纸张的声音,已经快十点了,他还在办公吗。

    甄沉病敛下眸子,趴在手机旁,将声音放到最柔,“晚安。”

    随后便挂断了电话。

    接下来的几晚都是这么反复,苏无也乐在陪她玩这场游戏。

    就在第十天的晚上,甄沉病正准备像往日一样拨通苏无的电话时,在她按下拨通键的一瞬间,门被人敲响。

    甄沉病只好放下手机去开门,还没看清来人是谁时,一股力量就将她抵在了墙上,伴随着门“啪”地声被关上,苏无那张丰神俊朗的脸出现在了眼前。

    甄沉病轻笑了声,“忍不住来找我了吧。”

    “这场游戏你倒是玩儿得不亦乐乎。”苏无低沉着嗓音说道。

    热气在甄沉病的脖间喷洒,甄沉病微微偏开头,下意识抓紧了握着苏无领带的手。

    甄沉病“啧啧啧”地打量着苏无,笑道:“我也不和你兜圈子,我要你现在正在开发的地盘设计主权。”

    “哦?”苏无别有兴趣地看着身上那人,“你来设计?”

    “我对这些还不感兴趣,我只对你感兴趣。”甄沉病笑着说道。

    她扯出苏无的白衬衫,手轻轻拂过苏无那令人鼻血直流的腹肌。

    “既然只对我感兴趣,就别问那些东西。”

    “那苏总呢,对什么感兴趣?”

    苏无微微眯了眯眼,俯下身在甄沉病的耳旁,极具诱惑力的嗓音在耳边响起,“此时此刻,我也对你感兴趣。”

    甄沉病眼底冷了下来,瞥了眼那人后又换上了一副笑脸,“苏总今晚也不办公了?”

    ……

    甄沉病一个翻身,孙女下意识摸向了身旁,那里已经空无一人,却还残留着余温。

    甄沉病微微睁眼,从床上坐了起来,散落的头发挡住了身上暧昧的印记。

    她起身在房间里四处看了看,没有半点苏无的影子。

    她失声笑着坐在床上,对于这个结果还是不出乎她的意料。

    苏无昨晚能来,就证明苏无的心里还是有她的位置。

    齐老爷子说得对,该好好利用苏无对自己的这份感情。

    还有三个月,那就慢慢来,苏夫人的位置还是她的。

    甄沉病起身进了厕所洗漱,换了身保暖的衣服后就出了酒店,她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来往的人都是结伴而行,她这才想起,还有几日就是跨年了啊。

    甄沉病搓着通红的双手走到了荣货商场,晃眼看见苏无和叶清正从车上下来,两人一前一后地进了商城,让本只想路过的甄沉病一时起了兴趣。

    今年的跨年怕是热闹了,她记得前不久似乎和苏权锦说过,自己和苏无只是小打小闹分开一段时间而已,她可不能让这句话成了假的。

    甄沉病也跟着进了荣货商场,在大厅在停住了脚步,见正往电梯走的苏无回过头来,她笑着招了招手。

    而苏无微微皱起了眉,很快却舒展开,被叶清给拉着上了电梯。

    甄沉病耸了耸肩,走过去坐上另一台电梯也跟着去了四楼。

    跟在那两个人身后,都是叶清在挑挑选选,大概是苏无在身侧,叶清至今没有发现甄沉病跟着他们。

    直到叶清将苏无拽进了一家男装店,在店里挑了半晌的衣服,最后拿起一件花色衬衫递给了苏无。

    苏无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了下来,甄沉病忍不住掩嘴笑了起来。

    叶清似乎纠缠着苏无让他去试试,可苏无却是纹丝不动,直到目光看向躲在门口偷笑的甄沉病。

    竟然站起身拿过了叶清手里的衣服,往试衣间走去。

    甄沉病愣了愣,却也秒懂了苏无的那个眼神,在苏无进了试衣间后,她推开店门走了进去。

    叶清一怔,还没弄明白为什么甄沉病在这儿时,甄沉病就径直走向了苏无进去的那间试衣间。

    “小姐,里面有人……”导购员还想拦住甄沉病,而甄沉病已经握上了门把手,冲她做了个噤声的的动作后,开门走了进去,顺手反锁上了门。

    试衣间很大,还摆着一张桌子和一面墙镜。

    甄沉病走过去将包放在了桌上,“我还以为你都脱了呢。”

    “这不是等你来吗。”苏无轻笑着,将那件花色衬衫扔给了甄沉病。

    甄沉病拿起来打量了一下,最后点了点头,“这叶清的眼光还不错,你这万年不变的黑色系衣服,我都看腻味了。”

    “看腻味?”苏无挑了挑眉,走过来拖住了甄沉病的臀,将她抱在桌上。

    甄沉病下意识搂住了苏无的脖子,而试衣间的门被人大力敲响,甚至都用上了脚。

    甄沉病靠在了苏无的怀里,摇了摇头听着外面的动静,八成这会儿叶清正想着怎么撬门。

    “不用管她们,你帮我脱。”苏无拉起甄沉病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前,低哑着声说道。

    甄沉病轻叹了口气,将衣服搁置一边,开始脱苏无身上这身万年不变的黑色系衬衫和风衣。

    “穿这么点你也不怕冷,冻死你!”甄沉病低声嘀咕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