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恐怖灵异 > 重生全球首富 > 第七百六十五章 穷凶极恶的杀人犯
    可谁知过去后,我们的东西直接被人砸了,人也被打了,而且伤的不轻,这件事我们得管,不然寒了人心啊。”

    “谁他妈吃了豹子胆,敢打我陈广生的员工?”

    陈广生听了也一头火,猛的拍了下桌子。

    这一幕,不禁让他想到,当初他,胖子,还有李勇,在桃花镇卖豆腐时,和周福源他们发生的冲突。

    可此一时彼一时,以陈广生今时今日,在浙省的身份地位,谁敢在他头上动土。

    “那帮人的头头外号叫飞龙,在义市非常有能量,黑白两道都很吃的开,他哥哥是华市的公安局局长,据说在省公安厅也有关系。

    此人在义市极为霸道,几乎七成的小商品市场,都要看他的脸色行事。”

    “他为什么要打我们的人?”

    陈广生继续阴沉个脸问道。

    “还能是什么原因,当然是我们的产品进去后,损害了他们利益,打人的是他的小舅子,管着义市最大的两个农贸市场。”

    “飞龙?我要看看他是不是真的能飞?能飞我也要把他打下来,这个事我们必须要管。

    被打的有几个人,伤势如何?”

    “一共有三个,其中一个腿被打骨折了,其余两个都是皮外伤”

    “医药费这边,公司暂时全出,另外你再派几个人,去慰问一下,告诉他们,这个事我一定给他们做主!”

    陈广生冷冷的说道。

    义市是浙省县级市,古时候叫“乌伤”,由浙省地级市华市管辖。

    它是华国首个也是唯一一个,县级市国家级综合改革试点,在全国小商品市场中,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同时,也是华国的百强县(市)之一,经济发展,甚至堪比一些地级市。

    后世一部非常著名的电视连续剧《鸡毛飞上天》,说的故事背景就是在义市,这里的人很早就做生意了,所以现在的商业规模很大。

    因此义市虽然是县级市,但在全省的地位也很高,这个叫飞龙的,能在义市这么嚣张,肯定有所依仗。

    所以陈广生第一时间,打电话给了席自然。

    “怎么了广生?我在医院呢,有什么事吗?”

    电话通了后,好一会儿席自然才接,这很不像是席自然的做事风格。

    “医院?对了,是不是嫂子要生了?”

    陈广生一愣,突然想起来,吴咏梅的预产期,好像就在这几天,也只有这样,才有可能让席自然放下工作。

    “是啊,昨天就在医院了,眼下在产房呢,广生,到时一定要来喝杯喜酒啊。”

    席自然语气虽然有些焦急,但也充满了,即将身为父亲的喜悦,算上今年,他们已经结婚八年了。

    在没有怀孕的七年多里,他们夫妻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只有自己清楚。

    “我一定到,席大哥,我真不知道嫂子要生了,你先忙吧。”

    “广生,有什么事你就说,我估计一时半会也出不来,我们之间谁跟谁。”

    席自然很了解陈广生,他既然主动联系自己,一定有事。

    “那好吧,我就长话短说,义市那边有个叫飞龙的地头蛇,打了我们万顺的员工,我准备找他追究这个事,据我所查。

    这个飞龙的哥哥,是华市的公安局长,好像在公安厅也有些关系,席大哥知道什么情况吗?”

    “华市的公安局长?广生,你说的应该是,省公安厅常务副厅长严荣国,他和华市公安局局长任雄,是很多年的老朋友了。

    当初曾一起出生入死过,二人的关系极好。”

    席自然做为陶和平的秘书,全省到了厅级的干部,他都非常了解,所以陈广生这么一说,他就想起来了。

    “席大哥,你说这个事我应该怎么处理?”

    陈广生索性又问了一句。

    毕竟这牵扯到了任雄和严荣国两人,陈广生如果硬来的话,有些不大合适,他的目的,只是收拾那个叫飞龙的。

    “广生,我建议你先和严厅长打个招呼,这不是什么大事,最近省里有很多领导要调动,不适合搞出什么大动作。”

    席自然沉思了会儿,给出了陈广生这个回答。

    “我明白了,多谢席大哥。”

    “好,广生,我听说你们公司最近,又和郑市的金盛集团达成合作了,这可是个好事……先不说了,我马上把严厅长的号码给你。”

    说完,席自然就匆忙挂了电话。

    严荣国是省公安厅的常务副厅长,他能走到今天这地步,可以说一半是运气,一半是能力。

    他是从最基层的干警做起的,当时和任雄两个是搭档,而任雄的父亲,时任义市公安局局长,同时也是他的干爸。

    借助着这个关系,加上严国荣破了许多大案,立过很多功,一步步走到了今天。

    此时,他正在厅长的办公室里汇报工作,湘南省有两个极度危险的杀人犯,流窜到了浙省。

    这两人穷凶恶极,杀警夺抢,一路上又杀了八口人,强奸了好几个女人,引起了公安部的高度关注。

    这二人分别叫王二平,李彪。

    现在他们流窜到了浙省,让他们省公安厅,背负了极大压力,公安部部长钱铁岭,亲自打电话过来,让他们无论如何,也要在浙省,将这两个罪犯抓住。

    可是目前为止,他们还没有任何线索,这两人到了浙省后,也没犯案,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汇报完情况后,严国荣回到了办公室,拿起了桌上的资料,再次翻阅起来,凭借他多年从警的经验,他敢断定。

    这两人一定在谋划更大的犯罪,这让他感到忧心忡忡。

    就在这时,他桌子上的电话突然响了。

    “喂?”

    “严厅长您好,我是陈广生,冒昧打扰。”

    “陈广生?噢,万顺的陈董事长是吧,不打扰,陈董有什么事吗?”

    严国荣楞了一下,立马笑着说道,但同时也很奇怪。

    陈广生的情况,他是了解的,还知道他和陶和平的关系很好,背景非常强硬,但二人从没打过什么交道。

    “是这样的严厅长,我们万顺集团的几个员工,在义市被人打了,打人者外号叫飞龙,据说严厅长您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