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恐怖灵异 > 妈咪,爸比是全球大佬! > 第69章雨夜战斗
    漆黑的胡同里面,磅礴大雨的夜里清冽的声音带着极致的冰寒彻底的回荡开来,

    一个男人,一个小女孩站在死胡同唯一的出口,就那么的封死了他们的所有意图,

    随着傅少诚的一句,温沫的一句,这个夜的平静便彻底的被打破了!

    三个人的表情也是彻底的变了!

    小刀从手中浮现,刀锋伴随着嗜血锋芒毕露,

    黑暗当中,为首的男子面色一冷,脸上逐渐的勾勒出残忍的笑容,

    “你就是情报上说的那个农民工?”

    “这下正好,一起给解决喽!”

    “真是好胆量,光明正大的就往这冲,我看是个脑残!”那个穿着黑色雨衣的男子笑了笑,眼角带着嘲讽。

    “爸……爸比……”温沫看着那刀锋逐渐泛起的寒光,再看着这三个男人嘴角的邪恶不禁怯弱的喊了一声。

    但又下意识的止住步子,小拳头握紧。

    傅少诚的头一直是平视着的,而由于宽大的雨衣,所以三人看不真切的脸庞,只是从话当中确认了身份。

    察觉到温沫小手缩了缩,傅少诚径直的摘下了雨衣的帽子,任由雨水打在他的脸上,他从怀里拿出一把钥匙,递给了温沫。

    “回家开门去,妈咪快回来了,这几个臭鱼烂虾就交给爸比了,爸比待会就回来。”傅少诚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变的温柔一点。

    温沫抬起头看了一眼傅少诚宽大的身影,接住了钥匙,而后点了点头“沫沫在旁边等爸比,沫沫不会让他们抓住威胁爸比的!!”

    “那也好,槐树下面等爸比吧,一会儿爸比就出来了。”傅少诚淡淡的道。

    下一秒温沫拿着钥匙就朝着外面跑去,而傅少诚那张暴露在外面的脸颊也是缓缓的对准了三人所在的方向,与此同时那张平静的脸颊彻底的沉了下来,先前面对温沫仅有的一丝和善彻底成了火山爆发前的宣泄!

    眸子冰冷,周身涌现的气势足以比肩任何一位他们所知的大人物,脸上是一种平静到极致的情绪,但他们知道这底下藏着的是无尽的怒火!

    为首的男子面色变得凝重起来,眼前男人的气势给了他一种很可怕的感觉,像是喘不过气一样。

    “你当真是一个农民工?”

    “老大,管他呢,先杀了再说!”黑衣男子脸上露出了一抹戾气,他摘下头套,眼里凶狠,右脸上面有一条蜈蚣一般的伤痕,他的嘴角咧开,更是平添几分凶狠,手里的袖子略微一滑,一把匕首瞬间滑了下来,抽开,冰冷的匕首带着无情的寒意。

    傅少诚却连眼皮都没抬,脸上依旧没有过多变化,薄唇轻抿,

    “寒夜组织的人?”

    “什么狗屁寒夜,爷是要你命的人!”黑衣男子身形豁然滑出,先前那个稳重男子也是一步上前,手中匕首在雨夜中带着寒芒一闪而过。

    唯有中年男子脸上带着无比的震惊,

    寒夜!!

    这个农民工知道寒夜!!

    但这一刻……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身形如离弦之箭一般猛地冲出,手中匕首以一个最专业的姿势飞快前来!

    看到那个姿势,傅少诚眼皮略微的挑了挑。

    而后也是没有任何停顿的上前一步,

    黑衣男子匕首划过,直接朝着傅少诚的脖颈之处袭去,那匕首径直要划过的是那喉管!!

    这是真的下死手!!

    就在匕首袭来的那一刻,傅少诚果断的伸出了那只大手,以一个更快的速度拿捏到黑衣男子的手腕上,

    咔嚓,

    一股大力袭来,手腕处传来一声脆响,匕首滑落,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啪嗒声。

    啊啊啊!!

    接着是一阵惨叫声彻底的回荡在黑夜里面,

    一脚飞快踢出,给黑衣男子的感觉就像肚子是被牛给大力的踢了一脚,疼,火辣辣的疼!

    身子也是毫无悬念的被踢了几米远!

    “老三!”

    为首的男子看的目眦欲裂,脚下更快,身子飞快的朝前面奔去,匕首朝前猛刺,

    傅少诚冷眸看了过来,往旁边退了那么一步,而后修长的左手顺势拿捏在那手腕处,瞬间,右手握成拳,猛地挥了出去,一拳砸在那脸上,

    砰!

    拳到脸那种闷响声在雨夜里宛如一道惊雷,鼻血飞溅,一脚踢出,继而看向最后一个人。

    那人的身子止住,看着两个回合都不到就将他大哥和三弟都放倒在地上的男子,

    雨刷刷的落下,漆黑的夜色下,无人在的合同里,傅少诚脸庞在他眼里却宛如鬼魅一般,宛如修罗地狱下的死神一般将他的肝胆脾都吓的俱裂!

    三个人当中,他的武力是最弱的,其余两个手上当真是有人命的,是见过血的狠人!

    但是在面前这个男人手里居然撑不过两个回合!

    而且是一拳就没了作战能力!

    这几乎是一件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但是,他发生了,就这样的发生在他的眼前!!

    他不敢上了,

    他的心里满是畏惧,

    这是农民工么?

    他产生了怀疑。

    傅少诚依旧是缓步前来,那张脸上没有半点表情,他朝着唯一站着的男人看去,但那男子却在这气势下连连后退了几步,

    但最后面就是墙壁,这是个死胡同,他选的,旁边甚至不是居民区,在这雨夜当中任何惨叫都将是徒劳,他也没有后路。

    他努力的鼓起与傅少诚动手的勇气,终于他提起了手中的刀,朝着傅少诚跑来,但是下一秒,

    砰!

    一拳就让他鼻血直流,自己就忍不住松开了那一只握着匕首的手,倒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傅少诚的动作并不花里胡哨,只是看准,再精准的一拳、一脚,干净利落!

    看着在地上躺着闷哼的几人,傅少诚照直的朝着为首的男子走去,而后从地上捡起了那把匕首。

    看着不断前行的傅少诚,那为首的男子躺在地上艰难后退,雨水混杂着血水让他有些狼狈,他嗫嚅的道;

    “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

    傅少诚走在他的面前静静的看着他,听着他不断的重复我可以解释,我可以解释,

    半分钟以后,傅少诚直接扬起那把刀,

    然后猛地向下刺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