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恐怖灵异 > 神医兵王混都市 > 第一千六百六十九章 一剑万杀
    第一千六百六十九章一剑万杀

    一张图!

    一张满布剑痕,看起来沧桑凌乱,却又散发着无尽剑意的虚影,出现在虚空中,剑图缓缓旋转着,速度却极快,在深深吸引了一众魔神目光之时,等它们刚回过神来,剑图已然和魔仙剑本体相合。

    嗤!

    随着一道模糊的剑影,魔仙剑本体一个扭曲,旁边就出现了另一道剑体,然后第二个魔仙剑又是模糊扭曲,出现第三道……

    转眼间,数百道魔仙剑已然出现在虚空中,占据了整个一方天空,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停滞,无数剑影横空,剑体附近扭曲模糊,连带整片空间都扭曲模糊起来,恐怖的剑意刹那间覆盖天地。

    从高空俯瞰,这些剑体赫然组成了一张更大的剑图,和刚刚出现的那张剑图几乎一模一样,仿佛那张图上的每一道痕迹,都变成了此时的一柄利剑。

    极度的死寂之中,火熔骇然的看着天空的巨大剑图,脸色变得惨白,双目暴起,仿佛要突出来。

    火熔脸色狂变,张开嘴,却仿佛有一双无形大手扼住喉咙,一股浓烈的致命感让他惊恐的想要大叫,但大张的嘴中,却是连微弱的气流都吐不出来。

    法古拉内心的震骇并不比任何人差,但他的脸上却始终保持着平静,仿若这一切都是他自己用出来的。

    “难道这才是他的真正力量?但这到底是什么招式!这种波动……好强啊!他杀克洛诺斯时就是用的这种古怪招式?这绝对不可能是一个普通魔神能掌握的,他是哪个古魔神转世?还是背后有哪位强大的界主?”

    法古拉心中惊疑不定,突然间有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王旭。

    他感觉,自己现在都无法成为王旭的对手,那一百年后……他能如愿以偿的报复吗?

    要知道,王旭现在还只是一个下位魔神领主,就有如此恐怖的力量了啊!

    而也就在这时,一声剑吟陡然响起。

    “杀!”

    明明是剑吟,但传入众人耳中时,却化作了冰冷的杀字。

    下一个刹那,漫天剑影撕裂虚空,向着四面八方爆射而去,这些剑影所过之处,完全无视所有的攻击,仿佛不存在一样,直接穿过攻击,射向后方。

    一名名魔神连闪避都来不及,只觉的眼前一花,紧跟着就是一暗,随后便彻底的丧失了一切意识。

    火熔身体都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只因为他眼前,那些麾下的魔神和数万名高级妖魔守卫,全都被剑影切割,化作了漫天碎块,像是下雨般从空中落下。

    “啪啪!”

    他的头顶,甚至还落下了大片的碎块,血水沾满了一身,让他僵硬在原地,脑海中一片空白。

    那是恐惧!

    强烈的恐惧!

    如何能不恐惧?

    一剑万杀!

    其中,还包括了火熔麾下的数十名魔神,全都在“法古拉”一招之下,被屠戮一空,像是虫子一样。

    这意味着什么?

    法古拉之前在故意跟他示弱!

    火熔满眼恐惧,仿佛又回到了数十万年前,追随在法古拉身后的那名小小魔神,那时的他,法古拉在他心中就是不可仰望的天空。

    他一点点抬头,就见到空中,法古拉站在那里,高大的身形如巍峨高山,身后的披风飘散在空中,随风舞动,猎猎作响,一时之间,只仿佛魔威无边,气势完全震慑住了在场还活着的所有魔神。

    “滴……嗒!”

    不知何时,魔仙剑已经重新回到了法古拉手中,一滴血色的血,粘着无数细小的碎肉从魔仙剑剑身上滑落,吸引了所有魔神的目光,像是一颗惊雷在他们心中炸开,一众魔神惧是心中一寒。

    法古拉缓缓踏出一步,目光如闪电般扫过四周还活着的诸多魔神,森然道:

    “现在,还有谁想与我为敌,还有谁想追随火熔这个叛徒?”

    所有被法古拉目光扫过的魔神,都下意识的低下头去,不敢去看这位曾经的主人。

    数十万年间,法古拉是唯一敢挑战夜梦界主权柄的上位魔神领主!

    曾经,这位领主,是他们这些魔神眼中的英雄,为之追随去死的主人!

    如果不是因为契约的束缚,如果不是法古拉被关押进虚空监狱,很多魔神愿意为法古拉去赴死……

    “你们,还要执迷不悟吗?”法古拉一步步走出,声音淡漠而又威严:

    “我,法古拉,亲手开辟这方魔界的第一任领主,界主之下最强的伟大存在,我曾经带领你们向夜梦挑战!

    我曾经,欲带领你们建立新的神国!

    如果不是夜梦那个腐朽的老东西,在我们弱小时,以欺诈的契约在我身上缠满束缚,属于我们的神国早已经建立!”

    法古拉脸色阴沉,全身散出一股强大的气势,席卷四方。

    突然间,他右手猛地探入虚空,缓缓拉出了一根缠绕着暗红色符文的旗帜,一股强烈的杀气从那旗帜上散发出来,让一众魔神猛地瞪大了眼睛。

    只是旗帜的出现,方圆数百米内的虚空就出现扭曲,空气出不堪重负的距离波动。

    魔仙剑本体之内的一处压缩空间内,王旭的人身缓缓睁开眼,闪过一抹震惊。

    “这根旗帜……呵,果然不能小看法古拉啊,毕竟是曾经敢向一名界主挑战的上位魔神领主,哪怕经历数十万年的关押……但瘦死的骆驼也比马大啊!”

    天空中,法古拉一手缓缓竖立起旗帜,身上威势攀升到极限。

    “尔等,可还记得这面恶业战旗?恶业所指,魔神陨灭,神国坠毁!”

    法古拉一字一顿,声音越发冰冷:“重回我脚下,我这一次发誓,必将带领你们踏破头顶的神国,挣脱身上的枷锁,建立一个更强大,属于你我的真正神国!”

    “拜见法古拉魔神皇!”

    众魔神和无数妖魔终于跪了下去,刚刚那一幕彻底震撼到了他们,仅仅从这一招看,法古拉的实力比之数十万年前依然不差。

    再加上,夜梦界主的虚空监狱从无一名魔神逃出,法古拉是第一个,这也必然意味着法古拉身上的契约已经挣脱了束缚。

    重新调挑战夜梦界主的权柄,也并不是不可能,这让众魔神为之兴奋,毕竟谁都不想自己身上被契约枷锁束缚。

    “该死!你们不要相信他……”火熔见到这一幕,整个人都慌了,大声吼出来。

    但他还未吼完,一道黑影已经贯穿空间,闪电般的洞穿了他的身体,直到这时空气炸开的轰鸣才传过来。

    一柄战旗,穿过火熔的身体,将他笔直的钉在地上。

    “你,你……”他瞪大眼睛。

    法古拉缓步走过来,抬手握住漏在外面的旗杆,一脚踩上火熔的胸膛:

    “背叛我的人,这……就是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