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恐怖灵异 > 上门神医 > 第二百零八章 坚持就是胜利
    “好啊你,学会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了,害我白担心了一场!”林语嫣又打了陈瑜一下。

    “你应该对我多一点自信才是,你要相信我,做所有的事都是有计划的就好,周援进要救,周砷也要教训!”陈瑜说道。

    林语嫣撇了撇嘴,“你都远程宋老治病了,周砷看到宋老有成效了之后,搞不好不再理你了呢,到时候你只能通过宋老给人治病,治好了人家也不会感激你的!”

    “那你太小看周砷了,他可没你想得那么傻。”

    “我看他可不精,咱们走着瞧就知道了,看他还会再来吗?”林语嫣觉得陈瑜这招棋走的并不高明。

    “不聊他了,咱们玩咱们的!”陈瑜不想再讨论周砷了,好不容易出来玩一次,不能因为他扫了兴。

    “别去海边了,人那么多,没意思,去水族馆玩玩吧!”林语嫣提议道。

    “行,听老婆的!”陈瑜应了一声,开向了水族馆。

    在水族馆玩了一上午,二人又去了小吃街转了一圈,吃过之后,两人又去海边转了一圈,果然人很多,林语嫣坚决不下水,陈瑜想看林语嫣穿泳衣的梦也破灭了。

    瞎转了一下午,两人又看了一场电影,天就快黑了。

    “嫣儿,咱们回家还是回诊所?”陈瑜问林语嫣道。

    “回诊所吧,一天没上班,怎么也得去看看。”林请嫣一方面担心小李和方然遇到治不了的病人,另一方面想看看周砷会不会还在。

    天都黑了,应该不会在了吧?这可一天过去了,傻子也看得出来,这是在躲他吧?

    林语嫣想着,要换作她是周砷的话,她肯定不会等下去的。

    结果令她意外,离老远,她就看见了周砷的车还停在诊所门前,位置和走的时候一模一样,林语嫣甚至怀疑他压根就没动过。

    看陈瑜和林语嫣回来了,周砷赶紧迎了上去,态度极其诚恳地对陈瑜说道:“陈大夫,求你去看看我爷爷吧,救救他!”

    陈瑜看了一眼时间,对他说道:“今天下班了,不是工作时间,不接治病人。”

    林语嫣拽了一下陈瑜的衣服,悄声对他说道:“太过分了,你这不是欺负人吗?”

    陈瑜无动于衷,拉着林语嫣就从周砷面前走了过去,直接进入了诊所。

    陈瑜和林语嫣一进来,小李就迎了上来,悄声说道:“那个姓周的在外面等了一天,我赶了他好几次都不走。”

    “他还真等了一天啊?真够诚心的。”林语嫣心软了。

    “可不是嘛,除了喝点水,连口饭都没吃,生怕他离开了你们会回来错过了,这人真够执着的,”小李叹报道。

    “陈哥,要不然你就应了他算了,你看他多可怜啊!”方然也帮着周砷跟陈瑜求情,看来这周砷的苦肉计还真有点效果。

    “别管闲事,到点了还不下班,等啥呢?今晚没病人住院,你们两个早点回去吧,我们也走。”陈瑜见小李和方然没啥事,就催着二人回家了。

    二人走了之后,陈瑜和林语嫣查看了一下二人的工作日志,便也收拾收拾回家了。

    “你等了一天了,回去休息吧,明天早点来。”临走的时候,林语嫣看周砷可怜,好心提醒道。

    “谢谢陈夫人!”周砷十分感激林语嫣,他已经听说了,陈瑜特别在乎他这个老婆,啥都听她的,只要林语嫣松口了,陈瑜那面离破功就不远了。

    陈瑜没有理周砷,直接上了车等林语嫣,林语嫣跟周砷说完就上了车,陈瑜开车二人回家了。

    “看什么呢?陈夫人?”陈瑜开车,看到林语嫣总是回头看,不禁好奇道。

    “别叫陈夫人,怪怪的,都不如叫我嫣姐呢,我在看周砷的车,怎么还没拐出来?”林语嫣掐了陈瑜一把说道。

    “你担心他啊?”陈瑜笑着反问。

    “才没有,只是奇怪诊所都没人了,他还在那里干什么?”林语嫣想不通。

    “看样这小子是真知错了。”陈瑜笑道。

    “什么意思啊?这能看出来什么?”林语嫣好奇道。

    “给哥笑一个,哥就告诉你!”陈瑜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调戏林语嫣的机会。

    “笑笑笑,笑你个鬼啊?你今晚是不是不想睡地铺了?”林语嫣威胁陈瑜道,要是陈瑜不听话,还把他撵到楼下去。

    陈瑜明知林语嫣的意思,故意装不懂地说道:“不让睡地铺了?难道让我睡床上啊?”

    林语嫣脸一红,伸手就掐陈瑜,却被陈瑜一把握住了她的小手,紧紧地攥在了手里。

    林语嫣愣了一下,但没有把手抽出来,任由陈瑜握着,他那温暖的大手,让林语嫣很有安全感,被他这样牵着,有种被保护的感觉。

    陈瑜一手开车,一手握着林语嫣的小手,心里美滋滋的。

    就这样一直牵着,到家,车子下库,下车进屋,陈瑜的手一直没有松开过,生怕一松开,再抓就抓不到了。

    陈瑜拉着林语嫣的手径直走向了浴室,林语嫣一直娇羞地低头跟着,听到了开门声,她才抬头一看,差点被陈瑜拉进浴室里,吓得她一声尖叫就跑了。

    “哎呀,就差一步。”陈瑜嘿嘿笑着,握了握手,上面还有林语嫣的余温,带着她的余温,陈瑜进入了浴室。

    洗过澡上楼,林语嫣又像往常一样,很快洗完钻进了被窝,她给陈瑜留着门了。

    陈瑜进门一看,林语嫣真贴心,地铺都给打好了,看来地铺还是要睡一段时间了。

    今天小手牵过了,陈瑜觉得可以一步步跟林语嫣慢慢亲近起来了,心里甜丝丝的,有热恋的感觉,这种感觉真奇妙。

    有林语嫣在身边,陈瑜总能睡得很安稳,林语嫣也同样,有陈瑜在,她就不会失眠。

    一觉睡到大天亮,再次去上班,他们发现周砷的车果然还在那个位置,他坐在驾驶位上睡着了,脸色看起来不太好,眼圈有点黑,看起来很憔悴。

    一天没吃饭,在车里又休息不好,周砷为了不错过陈瑜的时间,为了爷爷也是拼了。

    “陈瑜,你就别折腾他了,已经够了吧?”林语嫣有点看不下去了,这女人真是外硬内软,一点都看不得别人吃苦受罪。

    陈瑜叹了口气,本想再整整周砷的,看来也没什么必要了,再折腾下去,恐怕不光要治他爷爷,还得给他治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