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恐怖灵异 > 上门神医 > 第二百七十九章 捡大便宜了
    “我还以为小友在鉴赏书画方面的功夫了得,原来也是和我们一样,靠碰运气啊,呵呵。”

    “幸亏刚才没跟周老的风去买,要不然可能也买个赝品回来。”

    “苦了周老了,这么相信他这干孙子,谁知道买的都是些什么东西啊。”

    “这回我心里平衡了,什么大师,凡人一个嘛,或许还不如我们呢。”

    “就是啊,一个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哪来的什么鉴赏能力,不过是从哪学来了几套词,班门弄斧罢了,还真差点把我忽悠了。”

    听着众人揶揄,陈瑜不以为然。

    但周援进的脸上倒有些挂不住了,陈瑜竟然也能买假货?竟然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不可否认,陈瑜在他的心中有那么一瞬间跌落了神坛。

    林语嫣搞不清楚状况,陈瑜跟她说捡了大便宜了,然而这些人却在群嘲陈瑜买了假货,到底谁说的才是真的?

    面对众人的冷嘲热讽,陈瑜依旧泰然自若,他将长卷展开,请那位家中有怀素拓本的白发老者看了一眼问道:“老先生,你觉得这摹本和怀素和尚本人的有几分相像?”

    老头子拿出放大镜来观看了一番,眉头直皱,“乍一看,这鬼手写得和怀素有点像,但仔细一看,却风格迥异,可以说这是一件很不成功的摹本。”

    听了老先生的话,于大少爷笑得越发大声了,“真特么笑死个人,赝品,还是个失败的赝品,你是想笑死我吗?”

    众人也忍不住跟着发笑,他们还是第一次见过有人买假货买这么假的,周援进想帮陈瑜说几句话都找不到词了,尴尬得一批。

    可面对群嘲,陈瑜依旧稳如老狗,竟然还夸奖了一句白发老者的鉴赏能力,让白发老者有些脸红,这还看不出来?当他这把年纪是白混的吗?

    “呵呵,既然这鬼手太有个人风格了,那能存留到现在没有当废纸扔掉,肯定有他的过人之处,哪位对书法有研究,应该能看得出这是出自何人手笔吧?”

    陈瑜这么一说,倒是让众人感到好奇了,尤其是几个书法爱好者,全都凑了过来观看。

    “这幅字是瘦金体,相当有特色的一种字体,历史上有很多名家,怀素便是其中一人,但这鬼手的写法,乍一看相似,实则与怀素大相径庭。”

    “怀素字体虽细瘦,但笔法圆劲有力,这位可不一样,笔锋外露,如屈铁断金,个人特点强烈。”

    “这幅字肯定不是褚遂良的,褚遂良虽为瘦金体之祖,但他也只是小部分相同,大部分则不同。”

    “会不会是薛曜的手笔?相比他舅祖褚怀良,薛曜的字更纤细有力,与这幅字共同点诸多!”

    “不对,这幅字比薛曜的字更有韵味,侧锋如兰竹,瘦挺爽利,整篇字一气呵成,尽显气质,明显比薛曜笔法成熟得多,将瘦金体的艺术之美发挥得淋漓尽致,这需要极高的书法功力和涵养,以及气定神闲的心境,才能写出这样的字。”

    “没错,瘦金体书法名家众多,然得其骨髓者却廖若晨星,这别具一格的瘦金体,倒让我想起一个人来……”

    众人是越分析越震惊,这哪是什么摹本,分明就是一件瑰宝,一个个脸色都变了,于大少爷是听得一头雾水,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不过看他们的表情,似乎有些不妙了。

    “宋徽宗赵佶,华夏历代书画成就最高的帝王,他的瘦金体是书法史上的独创,笔法追劲,意度天成,所谓天骨遒美,逸趣霭然,他的字富有傲骨之气,如割金断玉一般,别有韵味,堪称瘦金体的杰作。”陈瑜接过众人的话,侃侃而谈,听得一群老头子瞠目结舌。

    “小陈,你说这幅字是出自帝王手笔?当真?”周援进一脸震惊地问道。

    “宋徽宗的作品现今只有十九件存于世,而这幅临摹怀素的《东陵圣母帖》是宋徽宗唯一一幅长卷,价值不可估量。”陈瑜又补了一句,直接把众人震翻了。

    “你……你说这是宋徽宗的手笔,可有证据?你自己连看都没看,就在那里胡说八道,你以为我们傻啊?”于大少爷是无论如何也不想相信陈瑜又撞了狗屎运。

    众人看向陈瑜,也有同样的疑问,陈瑜自己都没打开书卷看,只瞟了一眼就说出这么多来,虽然他的说法很有说服力,但哪有人会这么神?

    “那就请众人打开卷尾看一下,可有证明?”陈瑜一指卷曲的书卷末尾说道。

    年轻老板也很好奇自己是不是把一个遗珠当石头子给卖了,赶紧拿来镇纸固定卷尾,众人便附身看了下去。

    只见这卷尾上不仅有宋徽宗的玺印,更有乾隆皇帝的三希堂御鉴印玺,而且卷后附有宋徽宗自跋:朕观怀素之书,有飞动之势,若悬崖坠石,惊电遣统,珍重珍重。

    众人一片哗然,再说不出半点质疑来了,有两个皇帝玉玺作证,又有赵佶亲笔签名,就算书法造得了假,这印章也造不了假啊。

    “原来这才是最值钱的一个,我就这么卖掉了,我……”年轻老板的肠子快悔青了,看着这幅长卷,眼睛都快瞪出血来了。

    “小友,可愿意将这幅墨宝出手?我愿意出一亿高价!”

    “我出一亿五千万!”

    “我出两亿!”

    “两亿二千万!”

    众人争相争夺这幅帝王手卷,立刻引起了整个会场的注意,越来越多人围观过来,当听说陈瑜手中这幅就是史上最有才的帝王宋徽宗赵佶最具价值的代表作之后,纷纷加入了争夺战中,叫价声此起彼伏,堪比大型拍卖会现场。

    于大少爷已经被疯狂的人群挤到了后面去了,他脸色铁青,浑身颤抖,“不可能!绝不可能!一个不过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他怎么可能有这样的眼力?”

    嫉妒和恨意让于大少爷脸部扭曲狰狞,他拿起电话,颤抖着手,强压怒火咬牙道:“外面的,给我查一下这个陈瑜,是坐哪个车来的,别放过他!”

    众人围睹陈瑜三人,保安都出动了。

    周援进来这里混了这么多年,哪见过这阵仗义啊,谁能想到这么个地方,竟然能炸出这么大一雷来,恐怕陈瑜又要成传说了。

    看到价格已经叫上十亿了,林语嫣惊得嘴巴都合不上了,不断地问陈瑜道:“这不会是做梦吧?是真的吗?”

    “呵呵,我就说咱们捡了大便宜吧?要不你掐一下试试?”陈瑜看林语嫣那惊呆的模样就高兴。

    林语嫣伸手在陈瑜大腿上狠掐了一把,陈瑜顿时疼得惊叫起来,林语嫣才终于长舒了一口气,“原来不是做梦啊,真好!”

    陈瑜哭笑不得,这女人真狠,掐起别人来一点都不手软,真是拿别人的孩子不当孩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