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恐怖灵异 > 上门神医 > 第四百零五章 被尿毒症压垮的单亲家庭
    “哥哥,你已经帮过我一次了,你买这么多花干什么?”娅娅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就算她再小,也知道陈瑜是什么意思了。

    “因为我喜欢花啊。”林语嫣笑道。

    “那好吧,我带你们去见我妈妈!”

    娅娅开心的接过钱,又找了二十给陈瑜,然后将花送给了林语嫣,“祝姐姐越来越漂亮。”

    陈瑜脱下自己的厚外套给小女孩披上了,小女孩一脸震惊,“哥哥,你这样会冻感冒的!”

    多可爱的孩子啊,自己都要冻病了,还在担心别人。

    “没事,哥哥身体棒着呢!”

    说着,陈瑜将被大衣裹紧的娅娅抱了起来,“你指路,咱们去找妈妈好不好?”

    娅娅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感动得撅着小嘴要哭,重重地点头,哑着嗓子说道:“好!”

    路上林语嫣把她买的好吃的都给了娅娅,娅娅是个懂事的孩子,说什么也不要,可林语嫣说带回家给妈妈吃,娅娅犹豫了一下就收下了。

    看着那些馋人的小点心,娅娅直吞口水,但她就是一个都不吃,一心想着妈妈,看着让人心疼。

    “哥哥,你看,这就是我进货的花店!”经过一家花店的时候,娅娅一指店里兴奋地说道。

    “怪不得你来的这么快,原来很近啊。”陈瑜笑道。

    “店里的阿姨对我可好了,别人进花七块钱一枝,她卖我五块钱,而且还说如果卖不掉可以退给她,可是我从来没退过,花一冻再拿回屋里就变软了不好看了,我不能给阿姨添麻烦。”娅娅乖巧地说道。

    “娅娅,你真是个好孩子。”林语嫣心疼地摸着娅娅的头,不停感叹。

    “娅娅每天要卖多少花啊?”陈瑜随口问道。

    “我每天早上拿三十枝花出来卖,运气好的话十点多就卖完了,我回家给妈妈做饭,下午争取再卖二十只。”娅娅很自豪地说道。

    “娅娅真厉害,这样一天就能赚二百多块钱呢!”林语嫣称赞娅娅道。

    “今天多亏了哥哥姐姐,我一上午就卖了五十枝花了,妈妈回家一定会夸奖我的!”娅娅开心地说道。

    三人就这么边走边聊,还以为娅娅的家并不远,谁想到一走就走了近两个小时!

    娅娅的家在郊区,到市区坐车就得二十分钟,她的小短腿就要走三个小时才能到,冬天的早上天亮得很晚,娅娅天不亮就得从家里出发。

    一个七岁的小女孩,独自一个人顶着寒风走夜路,不说危不危险,就是孤独和害怕,林语嫣一个成年人都受不了,别说一个小孩子了。

    想到寒风里瑟瑟发抖,孤独的小身影,林语嫣就忍不住想哭。

    陈瑜现在有的是钱,他也从未因为钱发愁过,没想过竟然还有人过得这么辛苦。

    走了近两个小时,两人的腿都走酸了,也算是对小娅娅的辛苦感同身受了,想帮助她的心更加强烈了。

    娅娅家住的是效区平房,大门有些破败,房前屋后长满荒草,娅娅拿出挂在脖子上的钥匙打开房门走进院子,冲屋里大喊了一声:“妈妈,我回来了!”

    “今天怎么这么早啊?”屋里传来虚弱的女声。

    “我带客人来了!”娅娅高兴地说道,直接跑进了屋。

    阴暗低矮的小屋里并不比外面暖和多少,屋里虽然简陋,但还算整洁,家里真的是一贫如洗,什么都没有。

    老旧的家具已经掉色了,木板床上的被子盖了好几层,床上的女人已经被娅娅扶着坐了起来。

    女人看起来三十出头,面容清秀,头发随意的在脑后扎着,因为卧床而有些凌乱,她的脸色发黄还有些浮肿,眉头已经皱出了川字纹,看起来很难受的样子。

    “妈妈,我去做饭,你和哥哥姐姐聊会天,他们人可好了!”陈瑜林语嫣到家里做客,娅娅十分开心。

    “你们快坐,家里没生火,不暖和,对不住啊!”娅娅的妈妈给陈瑜和林语嫣道歉,有些难为情的样子。

    “大姐,我们两个是医生,在路上碰见娅娅卖花,就跟她了解了一下情况,希望能帮上你们的忙,你能跟我说说,你这是得了什么病吗?”林语嫣问娅娅的妈妈道。

    娅娅的妈妈感激地看着二人,叹了口气说道:“谢谢你们的好心,我的身体我知道,这病治不好了,我现在就担心我们家娅娅,等我死了以后,她可怎么办啊?”

    “你还没说什么病,怎么就知道我们治不好呢,只要活着就不能放弃希望。”陈瑜鼓励娅娅的妈妈道。

    “能治好我也不治了,我得这个病已经把这个家拖垮了,让孩子跟我受苦,我心里难受!”

    娅娅妈妈哭了起来,林语嫣刚想说什么,娅娅的妈妈突然握紧了她的手,“妹妹,谢谢你们来看我,如果你们真想帮我的话,就帮我给娅娅找个好人家吧,这孩子听话懂事,肯定不会给人家添麻烦的,我日子不多了,如果娅娅能有个好归宿,我也能闭上眼睛了。”

    “娅娅最好的归宿是你啊,你知道娅娅每天要走三个小时去卖花,在外面冻一天,回来还要照顾你,她才七岁啊,她受这么多的苦是为了什么,难道你不明白吗?她没有放弃你,你怎么就忍心放弃她呢?”陈瑜有些激动,含着泪说道。

    “我的娅娅……”一听娅娅受这样的苦,当妈的一下子就受不了了,大哭起来。

    “大姐,我们给你治病不收钱的,我们是真的想帮助你们,不管有多少希望,你试一试行吗?就当是为了娅娅!”林语嫣趁热打铁,劝解道。

    “不行,我这不是一般的病,是尿毒症晚期了,没有钱透析,只能等死,想活命只能换肾,一个肾要好几十万,医疗费也得好几十万,这不现实!”娅娅的妈妈有些绝望地说道。

    “我们会想办法的。”林语嫣听说娅娅妈妈病得这么重,她也开始犯愁了,倒不是为钱,而是纯粹因为这病确实不好治。

    “不行,我活得已经很失败了,不能再给你们添麻烦了,就算我治好了,娅娅还是会跟我受苦,不如让我死了,让她去个好人家比较好。”娅娅的妈妈可能是病得太重,也可能是对生活绝望,求生欲并不强。

    “如果不用换肾呢?你愿不愿意试一下?”陈瑜看向娅娅的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