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恐怖灵异 > 上门神医 > 第五百四十七章 与陈家长辈的初次见面
    这就是她梦中的求婚,每一个女孩子都有这样的一个梦,她以为她不在乎,可当陈瑜给她带上钻戒的那一刻她才知道,她真的很在乎,心甘情愿嫁给一个人竟然是这样的幸福。

    台下林父林母抱在一起,哭得比林语嫣还厉害。

    “陈瑜太有良心了,这孩子出息了之后对嫣儿更好了,这我就放心了。”

    “可不是吗?老婆子,我的眼光不错吧?我就说陈瑜将来肯定有出息,只不过我没想到来得这么快,真是太好了。”

    有人哭,有人笑,现场因为陈瑜的求婚,气氛达到了巅峰。

    等稍稍平静下来后,才开始下一个环节,也就是产品展销会,许多还在观望的和已经签了订单的商家,借着这个机会来检验婷美的产品,好决定是否要增加订单量。

    一个个展销柜前,美女们围着婷美药泥叽叽喳喳排队试用,男士们则更关注生发水,有的人甚至当场洗起头来。

    试用现场和订单增量相当火爆,前途一片大好。

    陈瑜等人已经进入室内的宴会厅,宴会厅是自助形式,有一些点心,果盘,酒水供客人自取。

    客人们三五成群聚在一起聊天,陈希杰则拉着陈瑜和林语嫣一起,把他们介绍给自己的家人。

    “嗨,陈瑜哥。”阳光小帅陈希昀陪在母亲的身边,看陈瑜他们过来了,赶紧跟陈瑜打招呼。

    陈家人身边有很多保镖在附近,大户人家就是不一样,把个人安全问题看得很重,他们的命确实很值钱,马虎不得。

    陈瑜还是第一次见除了陈子祥之外的陈家长辈,一个是陈希杰的父亲陈子雄,另一个是陈希昀的母亲陈子珊。

    陈家兄弟姐妹四人,一人去逝,一人作得被赶到国外,剩下兄妹两人,这第一眼看过去,陈瑜就不禁有些脊背发凉,这俩老东西,一看都不是省油的灯。

    陈子雄和陈子珊在看见陈瑜的一刹那也愣了一下神,对视了一眼,表情不明。

    陈子雄高额方脸,浓重的眉毛,一双眼睛十分有神,高挺的鼻梁和陈希杰如出一辙,紧闭的嘴角微微下撇,让人看起来像是在生气,身上有种不怒自威的感觉,让人不好接近。

    陈子珊的儿子陈希昀虽然已经十八岁了,但她还不到四十岁,保养得很好,如同年轻少妇一般,身上散发着昂贵的香水味,一身得体的礼服让她更显光彩,和儿子站在一起就如同姐弟一般。

    不知道是不是大家族的人都这样,陈子珊和她的哥哥陈子雄一样,身上带着一股子傲气,让人很不舒服。

    “爸,姑姑,他就是……”

    “你就是跟我三弟赌马,把他赌得倾家荡产的人?”

    陈希杰刚开口介绍,陈子雄就先发话了,声音意料中的冷漠,颇有些敌意。

    “呵呵,陈三爷向来爱赌,我只是碰巧遇上,运气好点罢了。”陈瑜把自己撇清,他可不想戴个把陈三爷搞破产的帽子。

    “呵呵,运气确实不错,我那个弟弟嗜赌如命,他早晚得把家产败光,要不是你跟他赌这么大,估计他也不会把财产抵给我,那我们陈家的地产可就保不住了,我还得谢谢你呢!”

    陈子雄笑呵呵地说道,陈瑜听着却有点阴阳怪气,很不舒服。

    “二爷不怪罪就好。”

    “小伙子,听希杰说你也姓陈,哪的人啊?”陈子珊说话了,声音很轻柔,神态却有些冷。

    “中海人。”陈瑜回道。

    “以前在京都长住过吗?”陈子珊又问。

    陈瑜皱眉,心里觉得奇怪,第一次见陈子祥的时候,他也问了这样的问题,什么意思?

    “没有,怎么了?”陈瑜反问。

    “我觉得你好像……”

    “子珊,第一次见面,别问东问西的,你看你把这孩子都吓到了。”陈子雄及时打断了陈子珊的话,陈瑜觉得这兄妹俩实在是怪怪的,让人难受,怪不得陈希杰不爱回家。

    在陈子雄面前,陈希杰,陈希彤,甚至是陈希昀都变得无比安静,默默站在一边不说话,弄得陈瑜相当难受。

    跟陈子雄和陈子珊随便聊了几句,陈瑜就逃命似的离开了。

    “呼……”陈希杰长舒了一口气,“我爸吓人不?”

    “呵呵,有点。”陈瑜笑得有点尴尬。

    “我小时候他也不这样,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大伯去逝之后,他就心事重重的,也不笑了,感觉对家人都冷漠了许多,现在我能不回家就不回家,和他在一起太难受了。”陈希杰无奈道。

    陈瑜心里哼了一声,他性情大变,还不是因为自己做了亏心事?害死自己的大哥,就为了争夺财产,这还算人?

    对陈子雄本来就印象不好,见了面之后更不好了。

    虽然陈子雄和陈子珊不怎么样,但他们教出来的孩子还算不错,陈希杰正直,谨慎,能力强,陈希彤单纯,聪慧,很有头脑,陈希昀不怎么了解,不过他的性格陈瑜倒是挺喜欢,阳光开朗,热爱运动的人差不到哪去。

    有时候陈瑜会想,陈希杰如果知道他的大伯和他的希文哥哥是被自己老爸坑死的,他会怎么想?又会怎么做呢?

    这是个很复杂的问题,陈瑜不会去试,毕竟这是他们家庭内部的事,陈瑜是个外人,还是不搅和的好。

    “陈瑜,我想今天跟我爸提一下让你去给爷爷看病的事,你觉得怎么样?”陈希杰小声问陈瑜道。

    一想到要跟陈子雄说话,陈瑜就打怵,不知道为什么,他对陈子雄有种内心深处的恐惧和厌恶,这已经超出了对陌生人的情感极限。

    “我看还是算了吧,我看你爸对我印象不怎么样,他会相信我是一个中医大夫吗?就算信,能够信任我吗?说服你爸我看不容易。”

    “也是,那怎么办呢?”陈希杰挠了挠头,有些苦恼。

    “以后再说吧,你爷爷现在情况不是还挺稳定的吗?”陈瑜问道。

    “是挺稳定的,但总是窝在家里,我怕他会心情不好,希望他能早点好起来。”陈希杰是个孝顺的孩子,对爷爷的关心远胜于父亲。

    “彤彤,你不是回家看过爷爷吗?他怎么样?”陈希杰转头问陈希彤。

    “爷爷他挺好的啊。”陈希彤回答得一点也不走心。

    “这什么话啊?我是问你,他比以前好了还是差了?”陈希杰有些生气地追问道。

    陈希彤翻了个白眼,“你这么担心爷爷,你怎么不自己回去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