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恐怖灵异 > 上门神医 > 第六百零六章 挖个大坑让你跳
    默罕默得百思不得其解,一脸诧异地盯着陈瑜,握着牌子的手心都出汗了。

    “哥,我出价不?”看陈瑜这副表情,叶凡也有点拿不准了。

    “这个咱不要。”陈瑜微微摇头说道,声音不大,但默罕默得刚好听见,这声音就像在他耳边响起的似的,他把着牌子的手也不那么紧了。

    “为啥啊?这不也咱华夏的东西吗?是因为太贵了吗?”叶凡不解道。

    “啥也不为,就是不要!”陈瑜不解释,坚定道。

    安妮长舒了一口气,表示理解,陈瑜这就是没有钱,不敢争了,上次给默罕默得下了个套,对方钻了,陈瑜这是怕对方学会了,也给他下套。

    还挺聪明的!

    陈瑜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借此机会用极小的声音对公主说道:“公主,如果你信得过我的话,帮我拍下来,付款的时候我来。”

    安妮睁大了惊讶的眼睛,但只是一闪而过,因为她发现默罕默得正盯着陈瑜看。

    “我明白了。”安妮用口型说道。

    为了让陈瑜拍到龙涎香,安妮宁愿放弃亚瑟,这两千万又算什么?

    只是她有点搞不懂陈瑜了,既然之前同意跟她私下交换,不就是因为钱的关系吗?既然钱不够,为什么又要在这些东西上浪费金钱呢?

    她当然不知道,陈瑜跟她私下换,不是为了省钱,只是为了省时的同时更加有把握而已,只是这个愿望没达成罢了。

    “商代青铜麒麟小方鼎,目前已经有人出价两千万了,还有没有对它感兴趣的?陈先生?”拍卖师有点急,竟忍不住直接点了陈瑜的名字。

    陈瑜摆了摆手,拍卖师一脸失望。

    “商代青铜麒麟小方鼎,两千万,第二次!这可是个好东西啊,大家都不想要吗?赶紧加价啊?”

    这东西陈瑜一不要,别人的兴趣也下降了不少,默罕默得就盯着陈瑜,陈瑜不出手,他当然也不会傻到去买这么个东西,还不如珠宝有用,至少可以讨美女欢心。

    半天了没人加价,两千万就拍掉了,虽然已经翻了一倍,但有玉壶的例子在前,拍卖师总是有些不甘心,他又等了一会儿。

    “两千零一十万!”这时候安妮举牌子了,所有人都有些纳闷,鹰国公主怎么也喜欢这玩意?跟她的气质不符啊?

    “这个东西造型真别致,可以放在房间里插花,看起来也不错啊!”安妮听着众人的窃窃私语,故意解释道。

    “安妮公主太可爱了,竟然用这东西插花,想像力真是太丰富了。”

    “还别说,这古铜的青色,别致的造型,和鲜花搭配起来,有一种别样的美感。”

    “两千多万的花瓶,也只有安妮公主用,才能体现它的最大价值。”

    “既然公主想买,那我就不继续加价了,说不定公主还领我一份情,还能记得我的名字呢!”

    “大家都别再争了啊,让公主买了吧,早知道公主对这青铜麒麟小方鼎有意思,我们就不该乱加价,让公主多花了一千万冤枉钱,真是太不应该了!”

    拍卖师还没等落槌,这价就让大伙私下定下来了。

    大伙全都捧着公主,公主也挺高兴的,虽然默罕默得怀疑公主是在帮陈瑜,但他不能举牌,他要是一举牌,不仅得罪了公主,更成了全场公敌,花着钱买个无用的东西,惹一身骂,划不来。

    拍卖师叫了三次,落槌定价,安妮公主欢欢喜喜地上去签了协议,她没有取回麒麟小方鼎,而是继续寄存在纳高那边,等拍卖会结束了再领,更有安全保障。

    “安妮,谢谢你,把你的银行账号给我。”看安妮回来了,陈瑜小声说道。

    “不急,完事再说。”安妮能帮上陈瑜很开心,她虽然现在缺钱,但不好意思直接就跟陈瑜要了。

    “你不急我还急呢,快点。”陈瑜用命令的口气说道。

    “哼!”安妮翻了个白眼,把银行账号给了陈瑜,陈瑜直接给她转了三千万。

    “你转多了!”安妮差点惊叫出声。

    “多出来的一千万是感谢费。”陈瑜云淡风轻地说道。

    安妮一脸震惊,他的哥哥,鹰国的王子,求了半天才把他的全部财产要过来,不过区区五百万,陈瑜给个感谢费就是一千万,他很有钱吗?看起来不像啊?

    安妮一脸懵逼,陈瑜也没再解释什么。

    之后,重头戏来了,佛头登场,陈瑜不禁坐直了身子,默罕默得的眼睛也随之盯紧了陈瑜。

    陈瑜知道,默罕默得肯定会跟自己死嗑到底,至于他会不会像买玉壶那样耍他一样耍自己就不得而知了,毕竟歪国仁的脑回路和华夏人不一样。

    都说华夏人是全世界最聪明的人种,陈瑜做为华夏人精中的人精,当然不辱老祖宗留下的智慧,他决定再玩默罕默得一把。

    “第二十九件藏品,这个可厉害了,是华夏文明瑰宝,千佛洞中的一员,只可惜在岁数流转过程中,佛身已经不知去向,只剩下了佛头,其历史价值不菲,底价一千万,请议者出价!”

    “两千万!”拍卖师的话音刚落,陈瑜直接就举牌子了。

    “我靠!上来就一千万,这小子疯了吧?还速度这么快?什么情况?”

    “这下有意思了,又要出个新高了,有好戏看了。”

    “咱也别加价了,这种情况,不是小医生的,就是默罕默得的,咱争了也白争,反讨人嫌。”

    “一个破佛头,有什么好争的,死沉死沉的石头蛋子,有毛病!”

    “又不信佛,要这东西干啥?这玩意在亚洲的市场还可以,毕竟佛教教众多,在我们欧洲,这东西就是个废石料。”

    没人加价,没人感兴趣这东西。

    “三千万!”

    果不其然,在陈瑜之后,默罕默得举了牌子。

    “五千万!”陈瑜一次比一次狠,脸上带着意味不明的笑意,默罕默得有些犯嘀咕了。

    这小子又在玩什么把戏,加得这么高这么快,他傻吗?是不是又给我挖坑呢?

    默罕默得有些犹豫了。

    “加啊!你不会没钱了吧?”陈瑜故意挑衅默罕默得道。

    “我看事不好,这华夏小子心眼太多,老默可能又要栽跟头。”

    “哪有这么加价的?一千万的东西,一下加一千万,一下又加两千万的,这怎么跟花得不是自己钱似的,一点都不心疼呢?”

    “呵呵,搞不好这次花钱的又是默罕默得了,这个小医生可不好对付。”

    “要是再上一次当,默罕默得就死了算了,丢死人了!”

    “要是我就不争了,这才进行到一半,后面好东西多着呢,争这石头蛋子有什么意思?”

    “我反正没那么傻,我就是奔着亚瑟来的,除了亚瑟,我不会多花一毛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