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恐怖灵异 > 上门神医 > 第六百四十九章 是谁动了我的心肝宝贝?
    “你要敢骗我,别再想借我家的一丁点光!”潘世昆没想到大斌敢这么跟他说话,跳着脚大骂道。

    大斌翻了个白眼,没理潘世昆,扬长而去了。

    这边陈瑜在琢磨药方,林语嫣在和薛莹莹聊天,不知不觉一上午过去了,陈瑜在几十个配方中选了两个,一个内服一个外用。

    内服的叫做八珍含化方,是由老月石、乌梅肉、桔梗、海浮石、胆南星、赤练蛇粉、薄荷和饴糖配制,全部研粉,再练制成大蜜丸,放入口中含化,可消肿止痛,软坚散结,去腐生肌。

    外用的叫做利咽清津汤,由黄芩、浙贝、麦冬等十三味中药配合知柏地黄丸一起服用,具有滋味阴凉血,清热解毒的功效,对薛莹莹这种阴虚内热型的咽喉恶症有显著疗效。

    称药,配药,打粉,制蜜丸,煎制浓缩液都需要不少的时间,这期间陈瑜当然不会让薛莹莹一直在这等着,他叫方然闲时来帮忙,自己则给唐海打了个电话。

    挂了电话十分钟后,唐海便开车来了。

    “老……”唐海一进来便向陈瑜问好,那个板字还没说出口,便被陈瑜给瞪回去了,在电话里陈瑜已经交待过了,不准当着薛莹莹的面叫他老板,唐海一见陈瑜就给忘了。

    “陈大夫,我来了。”唐海虽然不叫老板了,但那恭敬的态度还是没有改变。

    “莹莹,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好朋友,怡东大酒店的总经理唐海。”陈瑜把薛莹莹拉了过来,给她介绍唐海。

    “你好,薛小姐。”唐海笑着伸出了手,十分有绅士风度。

    薛莹莹还是第一次见这么大的人物呢,这跟她想的不一样,还以为陈瑜会带她去面试,见见保洁的小领导,没想到总经理亲自来了,弄得她十分紧张,脸涨得通红。

    “你……”薛莹莹一紧张又发不出声了,声调怪异的你字憋了半天就没声了,这让她十分难堪,不自觉的眼泪就下来了。

    “没关系的,你的情况我已经听老……陈大夫说了,你别紧张,你就把我当成你的朋友一样,放轻松,没事的!”唐海不但没有像别人一样笑话薛莹莹,反而像大哥哥一样安慰她,让薛莹莹受宠若惊。

    陈瑜眉毛一抖,咬牙问唐海道:“我什么时候成老陈大夫了?”

    本想夸夸唐海的,想想还是算了吧。

    唐海一脸歉意地双手合十跟陈瑜拜了拜算是道歉,连忙去握住薛莹莹的手说道:“我们一起去看看你的工作环境吧?先熟悉一下,怎么样?”

    薛莹莹想开口说话,但又怕自己发出难听的声音,改成了点头,内心十分激动,心脏砰砰乱跳,就这么被唐海牵着手走出了诊所。

    “看完了记得给我送回来,我这边还没完事呢!”陈瑜把二人送上车之后嘱咐道。

    “放心吧,老……陈大夫,我一定完壁归赵。”唐海一脸尴尬地说道。

    听唐海又叫了陈瑜老陈大夫,薛莹莹忍不住笑了起来。

    “薛小姐,你笑起来真好看,以后要多笑啊!”唐海转头看着薛莹莹鼓励她道。

    薛莹莹脸一红,自从她嗓子坏了之后就没有人夸奖过她了,陈瑜是第一个,唐海是第二人,她忽然很激动,感觉生活充满了阳光,于是又甜甜地笑了一个,“好的!”

    陈瑜和方然一边给病人看病一边抽空给薛莹莹做药,陈瑜还好,可以专心干一件事,可把方然给忙活懵了,一会跑这一会跑那的,腿都溜细了。

    “哥,咱能歇会不?你这药方这么大,动不动就十好几种,又是制丸又是浓缩的,这也太麻烦了,一般情况咱不是都三天前接受预订吗?哪有当天赶的啊?要命了这个!”方然感觉心很累。

    “哪那么多废话,干就完了!薛莹莹不一样,我必须让她马上见效,明天她就正式上班了,我想让她有一个美好的开始,这对她很重要!”陈瑜手上不停,一刻都没歇着,他要尽可能的给薛莹莹多做点药出来。

    “唉,哥,你对哥们要有对病人那么温柔就好了,我命苦啊!”方然长叹一声,没办法,还得接着干。

    “再废话我就把你扎哑了,让你也吃点这药咋样?”陈瑜翻了个白眼警告方然道。

    “怕了怕了,我不说了还不成吗?你可真狠!”方然小声嘀咕了一句,继续干活。

    下午两点半,潘明亮从一身酸痛中醒来,一睁眼就看见了床边满脸关切目光的父母。

    “亮亮啊,你可算醒了,感觉怎么样啊?哪里疼啊?”蔡惠芝眼泪都下来了,心疼得要命。

    “哪里都疼……唔……”潘明亮动了一下,便疼得闷哼起来。

    “亮亮,到底是谁?!谁把你搞成这样的,跟爸说!爸弄死他!”看儿子受了大罪,潘世昆杀人的心都有了。

    “爸,这是我自己的事,不用你管!”潘明亮无力地摆了摆手,闭着眼睛长出气,他身上有伤,加上累了一宿,半条命都搭进去了。

    “我是你爸,我不管谁管?谁给你打的,你说,我找他们家去!必须要个说法回来!”潘世昆不会这么轻易放弃的,必须给儿子讨回个公道。

    “你找有什么用?人家厉害着呢,我大表哥都不是对手,你就算了吧,自讨没趣!”潘世亮不耐烦地说道。

    “谁啊?到底是谁啊?我在中海待这么多年,还没见过我潘世昆动不了的人物呢!就是老天爷,我也敢跟他叫个号,你说!到底是谁?!”潘明亮越是这么说,潘世昆就越是不依不饶。

    “哎呀你们烦不烦啊?让我再睡会,我今天还要接着打扫墓园呢!”潘世亮翻了个身,咕哝了一句,接着睡。

    “什么?!还要去打扫墓园?那小姑娘就至于把你迷成那样?我不准你去!”蔡惠芝火了,一个女孩子把他儿子害成这样,在她看来,比打他儿子的人更可恨。

    “妈,你好烦啊!谁跟你说是因为小姑娘了?那是什么小姑娘呀,二十好几了,一张嘴跟鬼叫似的,白给我都不要,我是……我是……哎呀我的事你就别管了,我要睡觉!”潘明亮把头一蒙,不想跟父母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