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恐怖灵异 > 上门神医 > 第八百零一章 怎么有这么多陈自强?
    陈瑜好不容易找到了一条路,结果到头来还是个死胡同,不免有些郁闷。

    就在陈瑜郁闷的时候,突然眼睛被东西晃了一下,接着一把尖刀指向了陈瑜,一抬头,看到了洛林满脸的狞笑。

    “我们的交易结束了,各归各位,我还是那句话,看过我样子的人,都得死!”

    陈瑜看了一眼刀尖,冷笑一声,“你也太心急了吧?过完河就拆桥啊?你确定你这河是过去了,桥用不上了吗?”

    “什么意思?”洛林惊道,突然他的腹部传来一阵剧痛,突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哟,这么快就发作了,看样你确实中毒挺深啊,就压了这么一会儿就压不住了。”陈瑜故意大惊小怪道。

    “怎么回事?!你没给我解毒吗?陈瑜!你……你这个骗子!”洛林继续呕血,疼痛比从前更甚了。

    “无毒不丈夫,这是你刚才说我的话,现在又用上了!呵呵。”

    陈瑜抬手一打就将洛林的刀打落了,洛林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僵硬到动不了了,身体里就像有个野兽在冲撞一样,随时要破肚而出,他快忍不了了。

    “上次我就说过了,你这种人,不配活在这世上,想要挟我,你还嫩点!”

    “救救我!受不了了,太痛了!我说,我什么都说,救我!”

    果然这个洛林跟自己玩心眼,要不这么弄他一下,还真不行呢。

    “元诚还有个名字,叫陈自强,就是为了追那个富家女起的假名,你想打听那女人,就去京都,她……她是京都人,也姓陈!”

    陈瑜突然感觉一道惊雷从空中劈下击中了他。

    陈自强?!

    原主的养父?怎么回事?

    顿时一大堆信息从陈瑜脑子里全飞了出来,乱成一团,要爆炸了一样。

    “我该说的都说了,救我!”洛林已经开始七窍流血了,就跟何奎死前的惨状一样,这是曼陀罗毒发的症状。

    陈瑜看着洛林的生命在自己眼前一点一点地消散,却生不出一点同情心来。

    虽说医生的天职就是救人,但洛林他早就不是人了,他是魔鬼,魔鬼注定要下地狱的。

    “去死吧!”陈瑜伸出手指在洛林的额头上一戳,他便像个木偶一样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洛林终于死了,血蜘蛛的时代终于宣告结束了。

    陈瑜给劳尔大佬打了电话,劳尔快乐疯了,没想到上级把这个任务从他手里夺走,最后还是落到了他们的手里。

    劳尔联系了上级,很快就有人来把洛林的尸体拉走了。

    陈瑜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发呆,感觉脑子要炸了一样。

    原主的老爸叫陈自强,元诚也叫陈自强,他们两个会是一个人吗?

    陈瑜打开手机相册,里面有他在墓碑上拍的陈自强的照片,长得很普通,不怎么好看,一脸严肃正经,就这种长相,会泡到白富美?好像不太可能。

    而且陈自强脸上根本没疤,临风和洛林都说过,元诚的脸上是有疤的,如果不是一个人,那位富家小姐为什么会去看原主的老爸呢?还把最重要的定情信物都丢了。

    如果非把两人说成一个人的话,那只有一个可能,陈自强整过容。

    不过把自己往丑了整的,他还是头一个,可是为什么要整容呢?为什么要逃掉呢?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不好吗?

    陈瑜想不明白,也想不通,想得脑仁疼。

    看来京都是肯定要去一趟了,姓陈的富家小姐,会是谁呢?会不会跟陈希杰他们家有什么关系?

    应该不会这么巧吧?

    算了,不想了,先回家看看吧,林语嫣今天受到了惊吓,肯定很害怕,要回家安慰她一下。

    打扫了诊所,关好门窗,陈瑜带着那只从洛林那搜来的钻石耳环就回家去了。

    陈瑜已经好久没去岳父家了,就这么空手去不太好,何况林语嫣是那样的状态回来的,他们肯定会胡思乱想,说不定以为两人打架了呢?

    丈母娘肯定是不会轻饶了陈瑜,陈瑜需要老丈人的支持,所以他没有直接去老丈人家,而是先回家把王玉林送的两瓶高档红酒拿着了。

    光是装酒的这箱子就值得个五位数,拿出去倍儿有面,林父平时也喜欢跟老朋友聚一聚,喝个小酒什么的,这两瓶酒要是让他带出去装一把蛋,他肯定乐飞了。

    叮咚!

    开门的是丈母娘,如陈瑜所想,丈母娘的脸色很难看,冷冷地丢下一句“把门带上”便转身进了屋。

    “女婿来了啊?手里拎的什么啊?”林父眼尖,一眼就看到了陈瑜手中的箱子。

    “爸,这是我孝敬您的,打开给您看看吧!”陈瑜走到茶几旁坐下,打开了箱子。

    “哦豁!这可是好酒啊!1872年,发国……”

    看了半天,林子敬就只认出了年份和发国,不过关键的地方认识就够了。

    “孩子她娘你快来看啊!陈瑜给我带的这两瓶酒,二百多年的名酒啊!这得不少钱吧?”林子敬非常激动,可见他有多喜欢这个礼物了。

    “爸,没花钱,是朋友送我的,您喜欢就好!”陈瑜有点小显摆地说道。

    “好好好,喜欢,太喜欢了!陈瑜就是厉害,这种贵重东西也有人送,真有出息,爸和你借光了啊!”林子敬夸奖陈瑜道。

    “一个破酒就把你收买了啊?刚才是谁说陈瑜来了就给他好看的啊?你看看他是怎么对咱们嫣儿的,大晚上的让她一个人回家,头发还湿漉漉的,也不知道是出了啥事,问她就说没事,陈瑜,你告诉我,是不是你欺负我们家嫣儿了?!”

    林母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劈头盖脸把陈瑜一顿骂。

    “对了,嫣儿呢?”陈瑜问道。

    “她睡了,就不回去了,要回你自己回。”林母气道。

    林子敬已经完全被陈瑜收买了,听老伴在那训陈瑜,他就冲陈瑜挤眉弄眼地小声说道:“别听她妈瞎说,嫣儿好着呢,一会儿就给你叫去啊!”

    “谢谢爸!”陈瑜有老丈人撑腰,有信心多了。

    “死老头子,懒得理你!今晚你还给我打地铺!这辈子你就别想睡床上了!”林母看林父就气得慌,干脆抬屁股走人了。

    林父一脸尴尬,当着女婿的面被老婆子揭穿了丑事,他很没面子。

    “你妈她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呵呵呵……”

    “爸,你别说了,我懂!”

    陈瑜点头,突然跟老丈人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总算找着根了,原来林语嫣动不动就让他打地铺,是跟她妈学的啊,以后还是让她少回娘家的好,要不然林子敬的今天就将是他的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