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恐怖灵异 > 上门神医 > 第九百一十一章 想杀我?你还不够资格
    陈希杰看了一眼手中的枪,手指微微颤抖了一下,一丝夹杂着愧疚、厌恶和愤怒的复杂情绪在眼中一闪而过,随即眼神又冰冷起来了。

    “你不用激我,我心意已决,俗话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不想变成这样的,是你逼我的!要怪就怪你自己吧。”

    “陈希杰,你没救了!”陈瑜失望地摇了摇头。

    “放心吧,你死了,我会善待你的家人的,我会让他们后半生衣食无忧,替你尽孝,谁让我是你兄弟呢,呵呵呵呵……”

    看着陈希杰张狂大笑,陈瑜握紧了拳头,“陈希杰,你够了!你以为你真的杀得了我?!”

    “你逃不掉的!外面都是我的人,就算你可以,那他呢?”陈希杰用枪指了指兰德博士,吓得兰德博士直接一个跟头滚下床,顺势爬到了床底下去了。

    “陈瑜,我了解你,你不会扔下这洋老头不管的,我这么跟你说吧,你要是敢逃,那死的将会是他!你就算逃出去又能怎么样呢?那个报告你也拿不到!哈哈哈哈……”

    “陈希杰,你未免也太自信了吧?为什么死的人就不会是你呢?”陈瑜突然挑嘴一笑,攥了下拳头,关节咔吧作响,眼神冰冷如死神一般。

    “我有枪!”陈希杰紧张了起来,握着手枪的手开始出汗了,不禁后退了两步。

    “你觉得枪能威胁到我吗?”

    陈希杰冷笑一声,“陈瑜,我知道你身手很好,可俗话说的好,功夫再高也怕菜刀,何况是枪,你再厉害你能躲得了子弹?呵,别说没用的!你到底是选第一条路,还是选择第二条路!”

    “我哪条也不选择,陈希杰,我给过你无数次机会,可你都没有珍惜,我原本就想要一个答案,我想知道我从哪来,我到底是谁,我根本不想要陈家的家产,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只要证明了我的身份,我就会回中海继续过我的日子,不再与陈家有任何来往,可你偏偏不愿意。”

    陈希杰一惊,“既然你现在已经知道了,那你还留在这干嘛?还不滚回你的中海?”

    “现在我改变主意了,该滚的人是你!”陈瑜冷冷地说道。

    “什么?!”陈希杰怒道。

    “我说该滚的人是你!看在我们是兄弟的份上,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跟陈希源一样,从陈家除名,滚去国外,再也别回来,我可以饶你一命。”

    “哈哈哈哈……”陈希杰大笑起来,“你觉得你现在有这个资格跟我说这些吗?我看你是活腻了是吧?”

    陈希杰把枪举起瞄准陈瑜的心脏,“我再问你最后一遍,想死?还是想活?”

    “你还没有资格问我这句话!”

    陈瑜笑了一下,突然声音就从陈希杰的耳边响起了,吓得他大叫了一声,嘭的一枪打了出去,子弹穿过落地窗,玻璃一白便碎成了一地颗粒,白花花地从高处落下,像下雨一样,吓得楼下的保镖们惊叫起来。

    “糟了!楼上有情况!希杰少爷有危险!快跟我来!”

    保镖们瞬间鱼贯而入,地震般的脚步声冲上了楼,头一个进来的人惊叫了一声停了下来,被后面的二三十人直接给顶趴在了地上。

    “怎……怎么回事?陈先生什么时候上来的?我怎么没看见?”

    “枪!竟然动枪了,都小心,别被误伤了!”

    “都退后退后!陈先生,千万别冲动啊?你怎么还能挟持希杰少爷呢?你不是家里的贵客吗?”

    一脸懵逼的保镖们全都退到了客厅里,只有两个领头的在卧室里,还试图劝陈瑜放了陈希杰。

    “陈先生,您把枪放下吧,您到底是要钱还是要什么?你跟希杰少爷说啊,可千万别拿生命开玩笑啊?杀人是要偿命的!”

    “别跟他废话了!我们这么多人,还怕他不成?姓陈的,我警告你,赶紧放了希杰少爷,还可以留条活命,你要是敢乱来的话,陈家人不会放过你的!杀了希杰少爷你也别想活!”

    “你特么给我闭上嘴,你这是盼着我死呢?”陈希杰被后面那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气到了,大骂道。

    陈瑜把枪往陈希杰的脑袋上一顶,“陈希杰,我没想到你会真的开枪,很好,这一枪把我对你所有的希望都打破了,从此以后,我们不再是兄弟,恩——断——义——绝!”

    陈希杰咬了咬牙,红着眼睛看着陈瑜,眼中满是愤怒与不甘,“那你杀了我啊?”

    “呵,杀你?我怕脏了我的手!”陈瑜嗤笑了一声,感觉心都结冰了。

    “不杀我,你会后悔的,我是不会放弃陈家的,死也不放弃!我要让所有人看看,到底谁才是陈家最合格的继承人,你!陈希文,除了是嫡长孙,你屁都不是!你连我的脚趾头都不如!”

    枪顶着脑袋,陈希杰仍不肯向陈瑜求饶,他无比自负,用看蝼蚁一样的眼神看着陈瑜。

    “呵呵,有点意思。”陈瑜笑了,对陈希杰竟然生出了一点佩服来了,如果他现在跪地求饶,那陈瑜还真觉得他不配当自己的对手了。

    “开枪啊!有种你就开枪!”陈希杰吼道,他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了。

    陈瑜用小指一勾弹夹,子弹叮了当了的落在了地上,他手一用力,将手枪捏了个粉碎,惊得陈希杰眼睛瞪得老大,竟不自觉地颤抖起来。

    这是面对强者时来自灵魂深处,无法自控的恐惧,就像遇见天敌一样。

    “陈希杰,你不是觉得自己还不赖吗?那好,我就陪你玩一玩,反正我知道自己是谁了就已经足够了,接下来,我要向你挑战,以一年为期限,我要让你心服口服的从陈家滚出去,你敢应战吗?”

    “呵,”陈希杰冷笑一声,“你拿什么跟我比?就你中海那点家业吗?我告诉你,我现在不涉足医药行业,是看在我们往日的情份上给你留条活路,无论各行各业,只要我愿意,我都能把你踩在脚下,别说一年,十年二十年你都翻不了身!”

    “那就走着瞧吧!你给我记住,在我面前,你永远是个臭弟弟!”

    “行,我跟你比,如果一年之后,你可以跟我站在同一个高度,就算我输,我心甘情愿把陈家让给你,如若不然,请你消失!”陈希杰自信地笑道。